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八章 伎俩
    “榜首!”

    “徐寒!”

    随着李末鼎此言一落,顿时满座皆惊,诸人都在那时纷纷转头看向徐寒,皆是一脸惊诧之色。

    徐寒虽然击杀了离尘境的黄老,但毕竟修为方才天狩境,而黄老于这离尘境中大抵也只是中下之姿,加之之前从未有人在江湖上听闻过徐寒这个名号,将之排在这榜首未免有失偏颇。

    “这家伙!”楚仇离也在那时皱起了眉头,看向高台上的李末鼎,眸中的不满之色可谓溢于言表。

    “不过借刀杀人的低末手段,算不得什么。”徐寒却摇了摇头,李末鼎这样的安排虽然出乎他的预料,但却也在情理之中,对此他并无多少感觉,毕竟在听闻过楚仇离那番话后,这铜执的榜首之位,于徐寒心中早已是志在必得。

    不过不得不承认的是,此刻李末鼎看向他时,眸中狞笑与得色着实让徐寒颇为不喜。

    ......

    龙门会很快便开始了。

    最先的是金执榜的挑战,这一榜的战力差别最为明显,而敢于向这几位大衍境强者挑战的人也是少之又少,而晏斩与宁竹芒也无心争夺那榜首之位,倒是那位排名第四的北律尝试着与第一的吕厚德争夺这榜首之位,不过很快这一战便落下帷幕,排位原封不动。

    而在这期间,银执榜与铜执榜挑战者之间的战斗也在别处一同进行,待到金执榜落幕,银执榜的战斗便很快展开。

    相比金执榜,银执榜的战斗可谓激烈无比,后四位的排名者几乎都打满了三次挑战,倒数第二名与第四名甚至发生了易主,而榜首同样受到了两次挑战,这场银执榜的战斗足足持续了一个多时辰方才结束。

    旁人倒是看得兴致勃勃,徐寒却有些意兴阑珊,这些大夏江湖人士徐寒一个都不认识,更别提提起兴致去看他们舞刀弄枪了。

    不好在在时间来到子时时,铜执榜的战斗很快便拉开了帷幕。

    按照规矩,榜上有名之人都得在这时去到台上,等着诸人挑战。

    “小寒,小心点,尤其是那个李定贤!”楚仇离如此说着,目光却瞟向不远处那位正坐在李末鼎身旁悠闲饮茶的男人身上。

    似乎是感受到了他们的目光,这位李家王府的世子还不忘再次朝着二人举杯,一脸的和煦笑意。

    “他可没在铜执榜上。”楚仇离咬着牙低声说道。

    徐寒面色凝重的点了点头,这才站起身子,走到了台前。

    李定贤方才二十七岁,修为离尘境大成,这般境界,莫说这铜执榜,就是放在银执榜中也是一位不可小觑的对手,可偏偏却未有被放入这十八位铜执榜排名之中,李末鼎打的什么主意,徐寒用脚趾头都能想个明白。

    但他并不将此事放在心上,毕竟他要做的就是这铜执榜的榜首,任何阻拦他的人,都注定失败。

    ......

    铜执榜的大战随着李末鼎的一声令下很快便开始了。

    只是按照规矩,榜首的挑战是被放在最后,因此徐寒又打着哈欠在台上百无聊赖的看了足足一个时辰。

    一番挑战下来,十八位铜执人选几乎被换掉了半壁江山,而这并非这场铜执之争的重头戏。

    在最后一次对战结束之后,所有人都在那时将目光转向了那位一脸困意的少年。

    李定贤没有上场,他想要的很明显便是这铜执的榜首,而势必这将与徐寒发生不可避免的一场大战,一边是大夏成名已久的皇族天才,一边是不知从何处冒出的跋扈小子,诸人莫名对于此战都有些期待。

    可最先出手却并非李定贤,而是一位身高八尺开外,**着上身浑身横肉的壮汉。

    他迈步走到了徐寒跟前,手中那巨大铁锤由锁链拉起,落于地上,随着他的行走,发出阵阵沉闷又刺耳的声响。

    徐寒在感受到对方周身的气息之后顿时双眸一凝,这分明便是离尘境大成者才能拥有的气息。

    须知这铜执人选可有极为明确的规定,必须是三十岁以下的修士方才可参加,而能在三十岁之前抵达离尘境,甚至大成者都可谓世间罕有的天才,放在任何宗门都是足以倾尽整个宗门之力培养的对象,最典型的例子便是那位到现在还在悠闲饮酒的李家世子——李末鼎!

    这忽然冒出一位离尘境大成的修士,着实奇怪。就是有这样的本事,最稳妥的办法也是先在后十七位中博得一个名次,再尝试冲击第一位,这才是最稳妥的办法,可偏偏这家伙在之前从未出手,直接了当的便选择的徐寒作为对手,这其中的蹊跷,明眼人一眼便可看个透彻。

    况且...

    徐寒抬起头神色古怪的打量着眼前这个壮汉的模样,终于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阁下还未满三十?”

    这位壮汉,脸上的横肉密布,皮肤黝黑,怎么看都应该是年过四十的中年人,也难怪徐寒发出此问。

    周遭那些围观的江湖人士,也纷纷看出了这其中的猫腻,一时间都朝着那壮汉投来狐疑的目光。

    那壮汉似乎在众人的注视下也有些心虚,他索性手中一提,将巨大的流星锤高高抬起,双手用力一抡,那流星锤便在他的头顶旋转起来,巨大的力道将空气切割,发出阵阵呼呼的巨响。

    “爷爷我就是未满三十!”他索性也不顾什么脸面,于那时喝到。

    徐寒摇了摇头,对此倒也不放在心上,以李末鼎的身份想要改一改一个人在户籍上的年龄还不是手到擒来的事情,他难得在此事上多费口舌。

    “嗯,那你倒是长得有些着急了。”他于那时一本正经的点了点头,嘴里如是言道。

    这话出口,那明显脑子大半都长到了四肢上去的壮汉还一脸不明所以,而周遭的诸人却已然哄堂大笑。

    壮汉虽然已然不明就里,但也知道徐寒定是在取笑于他,他怒急攻心,当下便喝骂道:“小子,你敢耍我!”

    说完这话,壮汉的身子一顿,便挥舞着那虎虎生风的流星锤直直的朝着徐寒杀来。

    ......

    铁锤的速度随着壮汉体内真元的注入而变得愈发的恐怖起来,甚至渐渐自这王府的大殿中卷起了阵阵罡风,吹乱了满座诸人的衣衫,若不是这在座诸位都是修为不俗之人,恐怕单单是这罡风的余波,便足以让他们站立不稳。

    而作为这铁锤首当其冲的目标,徐寒的压力可想而知。

    铁锤未至,呼啸而来的罡风便让徐寒的脸色微微一变,他不敢托大,于那时抽出了自己背上那被漆黑的长剑,沉眸看着那越来越近的壮汉。

    轰!

    数息之后一声巨响于大殿中炸开。

    漫天的尘埃扬起,那壮汉手中的流星锤狠狠的砸入王爷府的地面,名贵的木制地板轰然碎裂,可徐寒的身影却不知去向了何处。

    一击不中的壮汉还在发愣,人群中却响了一声惊呼。

    壮汉虽然脑子不太灵光,却是久经沙场之辈,顿时醒悟过来,他看也不看,手中的铁锤便猛论起朝着身后猛力一挥。

    提剑高高跃起朝着他身后斩来的徐寒,见那呼啸而来的流星锤,眸中露出一抹惊诧之色。

    他不得不收了剑势,以剑横于身前,迎向那巨锤。

    铛!

    一声巨响荡开。

    徐寒的身子暴退数丈,即使以他紫霄境的肉身修为也在这巨力之下暗觉气血翻涌,面色潮红。

    他冷着眸子侧头看了看周遭的人群,若不是有心之人于那时发出惊呼,恐怕他那一击已经得手,不说便就此击败这壮汉,但却足以奠定胜局。

    而在座诸位都是江湖上有些脸面的人物,徐寒与这壮汉之间的比斗也并非寻常市井泼皮的打架斗殴,这观棋不语的道理寻常人都懂,这些江湖人物怎会不知,这样的惊呼无异于变相的提醒,这很明显也是某些有心之人刻意为之。

    念及此处的徐寒眸中顿时浮出一抹怒色。

    他压下自己体内翻涌的气血,身子站定,双手持剑竖于胸前。

    那时一股磅礴的剑意于那时自他体内奔涌而出,金色的剑影浮现,自他的身后一字排开。

    犹如满弦的利剑,拉缰的战马,蓄势待发。

    “大道天成,亦可剑衍!”

    一道恍若天音的箴言自徐寒口中吐出,带着无上的威严响彻于在场诸人的耳畔。

    随着此音一落,他身后那密密麻麻的金色剑影便在那时飞射而出。

    壮汉见状心头骇然,他自然不敢小觑徐寒,于那时将那大锤在自己的身前舞得浑圆,试图以此阻拦那些飞射而来的剑影。

    叮!叮!叮!

    伴随着一阵阵脆响,金色的剑影不断被巨锤挣开,纷纷倒飞出去。

    而壮汉的脸上也随着这样的对抗,渐渐浮出密密麻麻的汗迹,那金色剑影之中所蕴含的力量不可小觑,饶是以他的修为在这样对抗之下,也暗觉消耗巨大,可那些剑影却好似没有尽头一般依然如暴雨一般倾泻而下。

    他心头一横,正要唤出真灵与徐寒一搏时,人群中再次响起阵阵惊呼。

    他顿时暗道不好,莫不是徐寒又来了一处声东击西的戏码?

    他定睛看去,却见徐寒的身子不知何时依然高高跃起,从他头顶刺来一道寒芒。

    壮汉顿时心惊肉跳,体内真元鼓动,瞬息一头蛮牛虚影与他身后浮现顶着巨大犄角就要迎向徐寒刺来的利剑。

    可谁知就在那时那些飞射向他的金色剑影却忽的改变的轨迹,贴着他挥舞铁锤的轨迹猛地仰起,竟然化作一道剑龙微微的接住了徐寒杀向他的身子。

    然后载着徐寒的身子剑锋一荡,竟然从侧翼杀了过来。

    这时的大汉无论是手中的铁锤还是唤出的真灵都攻势与守势已成,断无回撤的可能,只能一脸惊骇的眼睁睁的看着徐寒从侧翼持剑刺入了他的身躯。

    噗!

    伴随着一声轻响。

    壮汉发出一声闷哼,炙热的鲜血喷洒而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