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七章 榜首
    吕厚德闻此言,脸色再次变得难看了起来。

    他与胡蔓儿夫妇皆是大衍境的强者,那贼人却是不敢偷盗他们的请帖,可这门下的十余位弟子,就没那么好运了。他们的请帖尽数被盗走,而这些弟子大抵都是宗门年轻一辈中的佼佼者,宗门让吕厚德带着他们来此为的可不是观光闲游,而是希望能将其中一些送入执剑阁,若是能有幸参与那镇魔塔之中,对于他们日后的修炼可谓大有助益。

    可如今这龙门会便出了纰漏,将他们拒之了门外。

    可他偏偏又情急之下自己承认这些弟子并未参加,玄通大师这一关了过去了,可之后宗门追究下来...

    一想到自家掌教那狠辣的手段,吕厚德便一阵胆寒。

    但如今他自知骑虎难下,若是这时在反口,恐怕眼前玄通大师这一关都过不去。

    这样想着,他恶狠狠的盯了徐寒一眼,阴沉着脸色遣散了那些弟子让他们去屋外等候,自己与胡蔓儿夫妻一道坐到了早已为他们预留的座位上。

    经过了这一系列的变故,龙门会终于开始。

    心情不郁的李王爷早已打好的腹稿也没有心思一一道来,随意说了一些,便交给了一旁的玄通大师,讲解一些关于此次龙门会的事宜。

    无非便是这次龙门会,招入六位金执、十位银执、十八位铜执。

    徐寒自然是听得雨里雾里,好在身旁的楚仇离这次可是做足了功课,便开始在徐寒耳畔一一讲解。

    “所谓金执、银执、铜执对应便是执剑人的品级,金执着金袍、银执作白袍、铜执着红袍,而其中金执并无年龄要求,但银执年龄在五十至三十之间,铜执则在三十以下。”

    徐寒听到此处大抵是明白了一些,撇开这届奖励丰厚的执剑人大比不说,以往执剑阁对于那些小门小派或是干脆无门无派的江湖人士来说,却是一个不可多得的上升通道。而修行之道,说到底修为的高低对于大多数人来说还是与年龄成正比,如此的规定划分出一些年龄限制,倒是有利于提拔一些后起之秀,算得上颇为合理。

    而这对于徐寒来说也是一个利好消息。

    毕竟若是一群人纷争这区区几个名额,他的修为对付寻常离尘境尚可,大衍境他便力有不逮,有了这个规定,那么想来这执剑人大比的资格他是十拿九稳了。

    “下面便让李王爷宣布这三色执剑人于这次龙门会上的排行吧。”介绍完这些规则的玄通和尚再次退下,又恢复了那眼观鼻鼻观心的淡然模样。

    “排行?”徐寒闻言又是一愣,他有些摸不着头脑,这比赛还未开始怎么就有了排行呢?

    一旁的楚仇离见他此状,知道又到了自己出手的时候,他在那时得意的一笑,便再次于徐寒耳边而言到:“这龙门会足足五六百人哪能一一比过?等到这人选出来,估摸着执剑人大比都能再开一轮,所以龙门会的规矩很是特别。”

    “执剑阁与龙隐寺每次委派的组织龙门会的人,大抵都是颇有威望的江湖名宿,或者与江湖多有交集的王爷贵族,他们会依照这这些参赛的江湖人士的修为以及在江湖上的战绩,给出排名。然后,未有被提上排名之人便需要通过挑战排名上的江湖人士,从而进入到排名之中,最后能留在排名上的人,便是这次龙门会的胜出者。”

    楚仇离说着这些的时候,那李末鼎已经读完了金执榜上六人的排名,分别是吕厚德、罗靖、胡蔓儿、北律、宁龙以及晏斩。其中罗靖便是那位胡蔓儿的夫君,亦是之前雪宁在赤霄门中的师尊,而宁龙则是宁竹芒的化名,至于那位北律,听晏斩所言,似乎是大夏一座不起眼宗门的掌教,不过修为也到了大衍境,能上这金执榜倒是无可厚非。

    “可若是如此,对于先上榜的人岂不不公平?”徐寒听楚仇离说完这番话,不免皱了皱眉头,有些不解。

    “毕竟只是初选,难能做到完全公平,但也有规定,每个上榜之人,只用接受三次挑战,若是全部胜利,便不用再被挑战,也就是说保定了晋级的名额,而若是挑战者超过了三人,那么挑战者之间则会想不战斗,决出挑战的名额。但事实上,一般来说龙门会的排名都极为公允,不会出现太大的人员变化。”楚仇离言道。

    听到这里的徐寒也暗暗点头,确如楚仇离所言,此事自然不可能完全公平,而这样的规矩倒也还算说得过去。

    譬如这金执的六位人选,清一色的都是大衍境的强者,没有这样的修为,想来也不会有人去自讨苦吃。

    “一般的人员都是出在榜单的末尾以及榜首。”楚仇离又在那时言道。

    “榜首?”听闻此言的徐寒微微一愣,这末尾人员的变化他大抵理解,毕竟若是排名公允,这末尾的守擂者显然是最弱的,那么大多数都会选择从末尾的几人下手,争夺名额,可这榜首变化频繁是何意徐寒却是无法理解。

    “这无论是金执、银执、又或是铜执,榜首都有一个天大的好处。”楚仇离似乎看出了徐寒的疑惑,他卖起了关子,一脸神秘的说道。

    “什么好处?”徐寒问道。

    “呵呵。”大汉又是得意的一笑:“这想要坐稳榜首得接下五次挑战,而作为榜首杀出龙门会的人,在执剑人大比上可以拥有一次挑选对手的权利。”

    虽然并不了解执剑人大比的具体比试方式,但一次挑选对手的权利显然对于执剑人大比来说极为重要,甚至若是使用妥当很可能成为获胜的关键,也难怪这榜首的竞争如此激烈。

    徐寒这时大抵也彻底弄明白了这龙门会的规矩。

    而那位李王爷也读完了银执的十位人选排序,很快便轮到了铜执...

    徐寒侧耳听了听,那些名字倒没有一个他认识的,索性便不再理会,反正以他的修为,对于这铜执的竞选,他有十足把握。

    就在他想着这些安静等待着大会开始时,那李王爷的声音忽的变得高亢了几分。

    “铜执第三名虎墨!”

    “铜执第二名于安南!”

    “榜首!”

    “徐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