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六章 颠倒黑白
    “王爷做的鸡不错!”

    楚仇离的声音于大殿中响起,殿中的诸人一愣,一个个回过神来之后,纷纷憋红了脸色。那是一种想笑却又不敢笑出声来的窘迫模样。

    而李末鼎更是脸色难看到了极致,他大抵恨不得现在便将这不知何处来的邋遢大汉抽筋剥皮,可终究不敢在这众目睽睽之下行此事。

    可就在他强压下心底的怒火之后。

    “那个谁,再来一只王爷做的鸡!”楚仇离的声音却再次响起

    砰!

    李末鼎手中的酒杯终是承受不住男人心底的怒火,在那时轰然碎裂。

    “去!看看赤霄门的人为何还没到!”他朝着身后的侍卫咬牙切齿的言道,他自然无法现在报复楚仇离,但只要开始了这龙门会,他有的是办法好生整治徐寒一行人。

    那身后的侍卫跟随这李末鼎多年,自然听出了此刻李末鼎心底的不郁。

    他不敢迟疑,这便要去向府门方向。

    可脚步方才迈出,那府门方向却忽的涌入了一大批人。

    为首的不是别人,赫然便是那赤霄门的长老吕厚德,身旁跟着胡蔓儿以及那位雪宁的师傅,当然还有十余位赤霄门的弟子。

    奇怪的是,他们并未有走向大殿中早已为他们安排好的位置,而是直直的朝着徐寒等人走来。

    诸人见状纷纷交头接耳,暗道莫不是这赤霄门已经嚣张到了在这龙门会上都敢找徐寒等人的麻烦?

    很快,吕厚德领着的诸人便将徐寒等人团团围住。

    徐寒将这群人来者不善,看了看一旁的楚仇离与雪宁,楚仇离倒还是那大大咧咧的模样,可雪宁这姑娘却目光闪躲,颇有些被做了坏事被抓了个正着的模样,他顿时心头一沉,暗道一声不好。

    但表面他却是云淡风轻的站起身子,举目约过身前的吕厚德诸人一眼,朗声言道:“劳烦王爷让这些不懂礼数的仆人让一让,挡着徐某人的视线了,徐某人还等着龙门会开始呢。”

    这话出口,还不待那高台上的李末鼎给予回应,吕厚德一行人便顿时脸色铁青,显然他们便是徐寒口中那群不懂礼数的仆从。

    “姓徐的,你休要在这里混淆视听,不要真以为这横皇城里就没人治得了徐寒!”吕厚德那下巴处的山羊胡阵阵扬起,咬牙切齿的盯着徐寒言道。

    徐寒在那时一愣,这才如梦初醒一般的看向吕厚德一行人,他顿时脸上露出了歉意之色,赶忙言道:“这不是吕长老吗!你看,都怪徐某眼拙,你们这身白衣裳,与那酒店中的小二太像了,加上这朴实无华接足了地气的气质,让徐某看错了,看错了”

    徐寒那一脸真诚的模样让不明就里之人都以为他是在真心道歉,可真正的明白人却听得真切,徐寒这哪是在道歉,这分明就是再指着鼻子骂这群赤霄门的门徒太土

    已经记不得多少次在徐寒这口舌功夫上吃下败仗的吕厚德倒是长了记性,他索性并不理会徐寒,而是在徐寒身旁的诸人身上一阵扫视,最后将目光落在了楚仇离与雪宁的身上。

    “就是这二人,给我搜!”他伸手一指,嘴里喝到。

    身后一群门徒便在那时就要一拥而上。

    而那位胡蔓儿更是咬牙切齿的盯着雪宁,嘴里骂道:“吃里扒外的小贱人。”

    “晏某人今天倒是要看看谁敢上前一步!”晏斩的性子可是火爆至极,在那时豁然站起了身子,寒声喝到,体内身为大衍境的气势于那时展露无遗,而宁竹芒虽然未有出手,但那冷着的眸中中透着的寒光,让人丝毫不敢怀疑若是他们再上前一步,究竟会遭到怎样的迎头痛击。

    见自己手下的弟子们畏缩不前,吕厚德心头的怒意更甚。

    他咬着牙上前一步,就要准备动手,毕竟同为大衍境的修士,他可并不惧怕晏斩与宁竹芒二人。

    “阿弥陀佛。”可就在那时,他的身后却忽的传来一声响亮的佛号。

    诸人闻言一愣,纷纷在那时侧头看去,却见李末鼎与那位他身旁做着的和尚不知何时已经来到了此处。

    “不知究竟何事让诸位施主如此大动干戈。”那年纪约莫四十上下的和尚朝着诸人做了一个佛礼,嘴里如是问道。

    徐寒细细打量了那和尚一眼,竟是看不出他的深浅,只觉这看似寻常的和尚体内却好似有一汪深不见底的潭水,看不清、也摸不透。

    而方才还颇为嚣张跋扈的吕厚德一行人在看清那和尚的容貌之时,却是纷纷脸色一变。

    “竟是玄通大师在此,吕某人鲁莽惊扰大师了。”那吕厚德竟是一脸恭谦的朝着那和尚言道,脸上那谄媚的模样端是让任何人也无法将之与之前那跋扈之人联系在一起。

    而周遭的诸人在听闻这和尚的名号以后也是纷纷脸露异色,显然,这位和尚却是一位了不得的人物,或是因为深居简出的关系,在场大多数人都只闻其名,不知其人。

    “出家人修持法度,为的不是离尘清净,而是普度世人,若是这便算得上的惊扰,那贫僧这百年修持传出去恐怕也就只能让人贻笑大方了。”和尚如是言道,语调轻柔,却又暗藏威吓,但偏偏这威吓又难以让人心生恶感。好似那宝象菩萨,善于信徒,恶只与恶人。

    “是是是!”吕厚德连连应道:“大师豁达,是吕某人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只是不知吕施主与这位小兄弟究竟有何恩怨,不若说出来,让贫僧一观,也好过在这龙门会上大动干戈,有失体面。”和尚又言道。

    既然这玄通大师发了话,吕厚德也知道今日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对徐寒等人动手,他脸色一沉,便言道:“实不相瞒,吕某本带着师弟师妹与诸多弟子参加这龙门会,可在入门之时,请帖却无故遗失,几经调查,方才发现这二人盗窃我门中弟子的请帖,怒急攻心,这才做出了方才那般唐突之举。”

    “哦?”他这话音一落,楚仇离声音便拖着古怪的音调于那时响起。“你家弟子请帖遗失,满座数百人,你倒是说说看,别人不搜为何偏偏要搜我们?我看啊,你们赤霄门都是一个德行,挟私报复!”

    “你!!”吕厚德闻言顿时脸色一变,指着楚仇离的面门就要喝骂。

    “吕施主,这位施主所言有理,你若是没有证据便要强行搜身,着实有些不妥。”一旁的和尚却在这时接过了话茬如是言道。

    这话虽然说得看似公允,但徐寒却明显闻到了一丝偏颇的味道,他不由得脸色微变,心里暗暗想到他们与这和尚素不相识,为何会在这时出言帮衬?

    被这玄通大师一问,吕厚德顿时语塞,他支支吾吾半晌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这般模样落在那玄通大师眼里,这位得道高僧顿时眉头微皱。

    似乎是看出了对方的不悦,吕厚德的脸色微变,他赶忙言道:“大师,这贼人分明没有参加过龙门会的初选,在场诸人都是有目共睹,那日他随着这几人同来,只是一个仆从,又哪来的请帖?”

    吕厚德说完此言顿时长舒了一口气,心里忍不住暗暗为自己的急中生智而庆幸。

    可是这话音一落,徐寒的声音便再次响起。

    “没参加初试就不能有请帖吗?徐某人怎么记得吕长老那日与你的诸位门徒也未有参与呢?”徐寒笑呵呵的问道。

    吕厚德顿时脸色又是一变,以李家王府巴结他们还来不及的态度,又怎会在这初试上难为他们,那日他入了王府,要多少请帖李末鼎便给了多少,却不想这事到了这时,反倒成了被人抓住的把柄。

    他赶忙朝着身旁的李末鼎递去一个眼色,示意对方将之解围。

    可是李末鼎的步子方才迈出,徐寒便再次言道:“怎么,李王爷想要为吕长老作证?”

    “那王爷可就得想清楚了,这龙门会有没有可以单独比试的规矩”说到这里的徐寒微微一顿,目光在那吕厚德身后的数位弟子身上一一扫过,最后言道:“我看吕长老这些弟子,似乎不是个个都能唤出真灵吧?既然不能唤出真灵,那想来要取得请帖,就得开启龙虎斗,可这龙虎斗据徐某所知,诺大王府只有那位黄老勉强能够出手,可他到死之前都一直坐在府门口,未曾进入这府门之中,那敢问吕长老与李王爷,这龙门会的请帖,你们有事如何发出去的呢?”

    “这”徐寒这问题可谓一语切中了要害,二人的脸色在那时皆变得极为难看,而那位玄通大师更是若有所悟看向这二人的目光顿时冷了下来。

    “我看是不是吕长老年纪大了,糊涂了,这才记错了此事”就在二人骑虎难下之时,徐寒的声音又一次响起。

    这时吕厚德哪还顾得上与徐寒的间隙,赶忙接过了话茬言道:“对对对,你看我这记性,记错了记错了,我这些弟子学艺不精,哪能有着本事,都是老夫糊涂,糊涂”

    徐寒见状,嘴角顿时勾起一抹笑意,他坐回了自己的作为,淡淡言道:“既然如此,这龙门会亦有随从不可参加的规矩,那便请这些弟子出去吧,咱们也就开始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