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五章 王爷做的鸡
    第二日傍晚,李家王府的龙门会如期举行。

    徐寒一行人赶到王府前时,府门口可谓门庭若市。

    对于徐寒的到来,不可避免还是引起了不小的轰动,毕竟徐寒杀了黄老,也毕竟那李末鼎当着那么多人的面,给徐寒下了“逐客令”。那话的味道,但凡长着脑子的人都听得明白,究竟是什么意思。

    许多人都暗暗猜测徐寒应该会避开此次龙门会,选择下一次参与,毕竟由于此界执剑人大比的人数众多,龙门会必然还有数起。

    徐寒断是没有自讨苦吃的必要。

    可徐寒的所作所为,倒是再一次刷新了诸人的认知。

    不知是出于怎样的心理,在看清徐寒等人的到来之后,王府前长长的队伍,很是自觉让出了一条通道。无论这样的态度是出于对徐寒胆色的佩服,还或是只是想要看一看热闹,徐寒对此都是坦然受之,领着诸人便来到王府的门前。

    负责接待来客的是那日那位中年统领,对于徐寒的到来他同样有些诧异,不过很快他便换作了一脸冰冷之色,沉着眉头看了看徐寒身后的诸人,便言道:“只有参与龙门会的人才能进入。”

    这话出口,顿时让随行的楚仇离与雪宁脸色一变。

    或许确实存在这样的规定,毕竟龙门会参与的人员确实不少,若是人人都带着随从或者朋友,那这王爷府恐怕便得乱成一锅粥,但楚仇离却还是将这样的说辞,看做了对他们的可以刁难。

    这位中年汉子本想要与这统领据理力争,可眼角的余光却在那时瞟到了什么,他的嘴角勾起一抹笑意,附耳在徐寒耳畔言道:“小寒你们先进去,过一会我带着雪宁来找你们。”

    徐寒也不知道这家伙究竟在打什么主意,但却也不想与这统领纠缠,索性点了点头,便与晏斩、宁竹芒一道入了王爷府。

    ......

    徐寒等人的座位被安排到了距离王府大殿的外围,几乎已经靠近的门口的屋檐,而大殿之中尚且还有许多位置空置,如此行径,若说不是有意为之,恐怕便也找不到其他理由了。

    好在徐寒也好,晏斩与宁竹芒也罢都是豁达的性子,对此也并不放在心上,都是坦然处之,甚至还有心相互谈笑。

    徐寒却借着这个机会暗暗观察着着大殿中的形势。

    李末鼎的王府自然是气派非凡,无论是修筑所用的材料,还是装潢所用的漆料,都可谓上乘,而起布局也看得出是出自大师之手,无论墙壁上的彩绘,还是庭院中山水,都带着古朴大气之感,甚是考究。

    此刻一袭白色貂裘的李末鼎高坐于主座之上,提着酒杯,笑呵呵的与一些徐寒叫不出名字的大人物们杯光交错。而他身旁坐着一位低眉垂首,身披红色袈裟的和尚,似乎是来自龙隐寺的高僧,而另一侧则坐着一位年纪不过二十五六的男子,那男子生得剑眉星目,倒是与他颇有几分相似,且举手投足都透露着一股贵气,那种贵气显然不是刻意装饰出来的,更像与生俱来的东西。

    徐寒很快便猜到了此人便是那位李末鼎最得意的儿子,李定贤。

    只是当徐寒看着李定贤的时候,这位小王爷似乎也感受到了徐寒的目光,他转头看向此处,朝着徐寒微微一笑,甚至还伸手端起了身前的酒杯,遥遥的对着徐寒一敬。

    徐寒一愣,但还是朝着那人举杯回应。

    一行人在这大殿中坐了约莫一刻钟的光景,大殿之中座位渐渐被坐满,人也多了起来。

    这时,一只手拍在了徐寒的肩膀。

    “怎么样,小寒,楚某人说能进来就能进来吧。”而耳畔楚仇离那熟悉的声音也在那时响起。

    正坐在一起的三人闻言纷纷转头,却见楚仇离领着雪宁,确如他所言一般来到这王府之中。

    大抵是因为徐寒之前开罪过李末鼎的关系,即使到了此刻,他们周围的位置依然空中,楚仇离倒是既不避讳的与雪宁坐了下来。

    “你们怎么进来的?”徐寒见此也来了兴趣,忍不住问道。

    那楚仇离却毫不遮掩,一屁股坐下之后,端起案台上备好的酒杯,将杯中的清酒一饮而尽,末了还不忘撇了撇嘴,评价道:“这王爷府的酒水,也不见得比酒馆里好喝嘛...”

    而这时他也才想起了徐寒的提问,漫不经心的回应道:“走进来的啊。”

    末了又抓起自己案台前的鸡肉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嘴里念念有车:“嗯,这鸡肉还不错,有楚爷爷的三分火候。”

    楚仇离的吃相,端是没有半点美感可言,吧唧吧唧的声响更是在这聚集了各方有头有脸的江湖人物的王爷府中显得颇为突兀与刺耳。

    不可避免的,他此举很快便招来的大殿中诸人的嫌恶的目光,可他依然犹若未觉,自顾自的吃得不亦乐乎。

    而这时,那位坐在主座上的李末鼎也注意到了徐寒等人的存在,这位李王爷皱了皱眉头,却终究没有多说什么,毕竟他终归不能在这众目睽睽之下,赶走徐寒等人。

    ......

    约莫又过了半刻钟的光景,大殿中的来客几乎已经坐满,只剩下十余位离李末鼎极近的位置,尚未有人落座。

    “怎么还不开始?”

    “这不是已经到了时辰了吗?”

    ......

    大殿中免不了在那时窃窃私语了起来,显然对于到了此刻李末鼎依然没有开启这龙门会的意思,多少有些奇怪。

    就连徐寒也不由得皱了皱眉头。

    “别急,那赤霄门不是还没到吗?”楚仇离却在那时丢出一块鸡骨头落在了大殿中,如是言道。

    他的声音并不大,却还是被周遭的诸人听在了耳中。

    这让那些疑惑的诸人顿时心领神会,早就听闻赤霄门也会参与此次的龙门会,此刻还不见身影,如此看来,这位王爷是为了等候那赤霄门之人,方才迟迟不开始此次龙门会。

    诸人你看我我看你,不由得有些色变,虽然并未有人再发出不满,但眸子中对于这位李王爷身为龙门会的主持,却如此偏私,多少有些不满。

    那位李末鼎同样感受到了这一点,脸色不郁,心底对于徐寒等人更是恨到了骨子里。

    可楚仇离的脸皮是何其之厚,不仅丝毫不在意李王爷那愤恨的目光,反倒还伸手朝着他挥了挥手中的鸡腿,高声言道:“王爷做的鸡不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