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四章 秘密
    回到客栈的路上,徐寒的脸色格外&bsp;阴沉。

    素来不安分的嗷呜与玄儿似乎也感受到了这少年此刻的心情,少见的安静的跟在他的身后并未发出任何的声音。

    而甄玥更是一言不发,之前她所见识到的一切,远远超出了她对森罗殿的认知,隐隐间她忽的明白她似乎已经卷入了一个大得可怕的阴谋之中。这对于这样的她来说,算不得一件好事。

    二人就这样在沉默中穿走出了这破烂的巷口,来到了那已然繁华的街道。

    时值亥时,横皇城中依然人来人往,街口的酒肆中高谈阔论的酒客依然滔滔不绝。

    徐寒却在那时停住了脚步。

    正在徐寒身后低着脑袋想着心事的甄玥一不留神便撞到了徐寒的后辈,她摸了摸自己有些发疼的额头,问道:“怎么了?”

    徐寒于那时转过了头,看向甄玥,沉吟半晌问道:“你还要跟着我吗?”

    同样在思索这个问题的甄玥不由得一愣,她就像被人戳中龌蹉念想一般,脸上的神色有些窘迫,同样也有些迟疑。

    而这样的迟疑,无疑给了徐寒答案。

    他深深的看了甄玥一眼:“跟着我是为了保命,而现在我可以保证以元修成的本事,足以解除森罗殿对你们的追杀,那么跟着我,对于你们来说,便再无任何好处就当是为了你那几位忠心耿耿的小弟,走吧”

    说完这话,徐寒便没了听甄玥回应的心思,转过了头,迈步离去。

    甄玥下意识的想要追上,可那方才迈出去的脚步,不知为何却忽的停了下来,悬在了半空,终究没有去再跟上徐寒的步伐

    她忽的明白,她与这少年之间差的不止是修为,还有某些她说不明白却确实存在的东西。

    那是一道她如何也逾越不了的天堑

    二人一前一后的回到了客栈。

    寻不到甄玥二人的胡马等人无法安心睡下,一直在客栈的大厅等候,他们自然不敢去招惹徐寒,纷纷围到了甄玥的身边,七嘴八舌的就要说些什么。

    甄玥的心情本就不郁,将之一一喝退,又看了看徐寒离去的背影,想要说什么,却还是无法开口,只能是沉默着回到了自己的房间,这让胡马等人八目相对,一脸不明所以。

    徐寒并没有回房休息。

    他来到了魏先生的房间,在门口迟疑了一小会时间,终究还是敲响了老人的房门。

    “进来吧。”老人似乎对于徐寒的到来早有预料,就在房门被敲响的一刹那,老人的声音也随即响起。

    徐寒对此虽有诧异,但还是迈步入了房门。

    魏先生还是半躺在床榻上,但气色似乎好了许多,他见徐寒入了房门,便伸手指了指床榻旁的木凳,笑着说道:“坐吧。”

    徐寒应声落座,却并未在第一时间发声。

    可他那点心思如何瞒得住魏先生?老人上下打量了一番徐寒,便再次出声问道:“怎么了?”

    “先生”徐寒沉吟了一小会,这才抬头看向老人:“我心有一惑,不吐不快。”

    老人看着愁眉紧锁的少年,脸上少有的露出了慈爱之色,他言道:“那便说来听听,老头子虽然没有什么大见识,但毕竟活得久些,或许可给你一些忠告。”

    可饶是如此,徐寒还是有沉吟了许久,方才说道:“倘若我为了救一个人,却害了许多人”

    “那这个人,我救是不救?”

    老人笑了笑,并未有直截了当的回答徐寒这个问题,而是反问道:“那这个你要救的人,有非就不可的理由吗?”

    “嗯。”徐寒想也不想的便给出了自己的答案。

    “那那些会因此而死的人,你与他们可曾认识?”老人又问道。

    徐寒想了想,回答道:“可能认识,也可能不认识”

    “那就是所要救之人对于你来说更重要?”老人脸上的笑意又重了几分。

    “嗯。”徐寒又点了点头。

    “所以你的迟疑不是该不该救,而是这样的代价对你来说,是否值得?”老人问道。

    徐寒一愣,但却不得不再次点头。

    “可那些代价并不需要你来付出,如你所言,那些会因此而死掉的人,你不认识。”老人还在发问。

    这一次,徐寒没有再同意老人的观点,但他却也未有反驳,不是因为不想,而是一时间他不知当如何准确的表达自己的感受。

    “还是说,那所谓的许多的人,是一个大到你无法承担的数字?”

    “不对。”徐寒这一次,果断的摇了摇头,他直视向老人的目光,极为笃定的言道:“这与多少无关。”

    “我曾经被冠以大义之命,而被万人请愿赴死。他们说,只要我死了,天下便长治久安,百姓便不受离难。”

    “我不知道,这样的结果是否真的会如他们所言,但无论真假,我都觉得不对,凭什么我要为了那些不相干的人去死”

    说这里,徐寒顿了顿,他的脸上浮现出少有的困惑之色。

    他的思绪似乎有些混乱,因此,很快便推翻了自己之前的言论:“或者说,我只是不喜欢被那些人用一种如此冠冕堂皇的理由杀死。我觉得,没有人能够去决定别人的生死。至少对于一个没有犯过错的人来说,应当如此。”

    “因此我讨厌他们”

    “可我若是救了阿笙,却害死了其他人,就算我与他们素不相识,可我依然觉得不妥,因为这样,我与他们便没了区别,而我讨厌他们”

    老人却似乎丝毫没有感受到少年此刻内心的困惑,他盯着少年看了一会,有些无奈的言道:“那这么说来,你只有不救那口中那个阿笙了?”

    可徐寒却再次摇了摇头:“我能够的救他的,可我若是为了所谓的大义不救,那我与他们还是没有区别”

    徐寒皱着眉头言道,似乎自己也被自己这样的逻辑所混淆,以至于他的眉头皱得更深了。

    “所以这是一个死结了吗?”老人问道。

    徐寒点了点头,却又摇了摇头,不知当如何继续这个话题。

    老人又看了看徐寒,他忽的收起了脸上那玩味或者说是轻松的神色,他出乎预料的伸出了手,轻轻的抚摸这徐寒的脑袋,就像是一个长辈在抚摸自己的儿孙。

    徐寒出奇的对于魏先生这样的举动并不感到突兀,反倒极为释然。

    “这世上从来不缺少有人告诉你诸如鱼和熊掌不可兼得、又或者忠孝难两全这样的道理,当然他们中或许真的有人经历过这样或那样的无奈,但更多的人,却只是将这些当做他所需的借口,或者自我安稳的理由。”

    “我无法感同身受于你的无奈,但我想,既然你如此踌躇,为何不想一想有没有足以两全的办法”

    “这或许很难,或许会两头皆空。”

    “但人生于世,活于世,死于世,寿过千载的仙人也好,不过百年的凡人也罢,来到这世上,我以为不是为了品尝这些无奈,而是去改变这些无奈。”

    “哪怕最后一无所有,但来过,战斗过,真正的活过,这才无愧于人世间走过一遭”

    徐寒听着老人这番话,说不上豁然开朗,但心底却有了些明悟。

    他站起身子,看了看一脸笑意的老人,终是朝着对方拱了拱手,却又觉不妥,正要一拜。

    可那时老人却伸手拦住了他:“这可不是什么好办法,老人家胡言乱语,你若是要谢,还是等到成功做到此事之后再谢吧。”

    徐寒有些不明白魏先生为何如此在意此事,但他终归没有去拂老人的意思,于是只是道了声谢之后,方才转身离去。

    待到徐寒出了房门,老人身旁那木箱之中忽的亮起一阵白芒。

    一位生得俊美,两鬓却长着毛茸茸的耳朵的男人忽的出现在了老人的身旁,他看着徐寒离去的方向,轻声言道:“你不是已经选中了他吗?怎么这个时候还犹豫了呢?”

    闻言的老人对于男子的出现并未有表现出半分的诧异,他转头看了看男人,言道:“我只是有些舍不得”

    老人叹了口气,看了看自己的随身携带了数百载的木箱子,又言道:“这担子,对于他来说终究太过沉重了”

    “这便当做最后的考验吧”

    男人对于老者的感叹微微撇嘴,也不去反驳,只是在笑了笑后言道:“或许你应该看一看,我查到的东西,这样你可能会改变你的心意”

    老人闻言一愣,他侧眸看向男子问道:“你查到了?”

    “还没有。”男人摇了摇头,“但已经离真相不远了”

    “那家伙的来头,比你想象中恐怕还有可怕”

    男人说罢,便从怀里掏出了一本发黄的古籍递到了老人的手中,老人接过那古籍将之打开,注目一看,他脸上的神色于那时骤然一变,瞳孔也随即放大。

    男人看了看那一脸骇然之色的老者,摇了摇头,喟然叹道。

    “这世界藏着太多秘密,我想,咱们或许得与那位监视者见上一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