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三章 镇魔塔
    徐寒冷着脸色,再次沉默了数息的光景,而后抬头问道:“为什么会这样?”

    “森罗殿也想要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所以现在刘笙的房屋外面,始终围有四位以上的炼妖师,时刻关注着他,嗯”说到这儿,元修成又顿了顿,脸上做出思考之色,随后脸上荡出一抹笑意言道:“用他们的话说,只要观看了刘笙化为妖物的全过程,他们就可以弄清楚原委。”

    “你能救他?”徐寒可没有与他调侃的心思,于那时又问道。

    “不,我可没有那个本事。”元修成却摇了摇头。

    而说罢此言,他不待徐寒脸色的怒色荡开,便再次言道:“但是你有。”

    “我?怎么做?”徐寒问道。

    “这森罗殿如今在大夏的大好局面,一手全是刘笙布置出来的,刘笙对于森罗殿来说,还是立下过不少汗马功劳,只要能让他的情况稳定下来,不再需要巨量的妖丹,那么我想森罗殿必然会再次重用他。”元修成依然是那副不急不忙的模样,将自己的打算徐徐道来。

    徐寒却是脸色一变:“我的身上已经没有龙气了。”

    元修成瞟了他一眼:“我当然知道。”

    “难道你想从大夏下手?”徐寒双眸一凝,脸上露出了错愕之色。于这大夏来说,获得龙气的最好办法,自然便是大夏的国运。

    “以你那位老相好的状况来看,想要稳定半妖身体的龙气数量可是极为巨大,几乎需要倾尽一国之力,你觉得你有着本事吗?”元修成反问道。

    徐寒眉头一皱,倒是有些弄不明白这元修成到底打着些什么主意。

    “其实对于刘笙体内的状况,我们并非毫无所知。”似乎是看出了徐寒的不耐烦,元修成在这少年露出不悦之色前便再次侃侃而谈:“其实刘笙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已经死过一次的人。”

    “我在蛊林发现他的时候,他便几乎没有任何呼吸,他没有死是因为他去到了蛊林的深处,在那妖气弥漫的地方,被妖气所侵染,吊住了他最后一口气,他因此陷入了长眠。”

    “而森罗殿将他唤醒,他体内妖气与他的机体在数年的沉睡中完美的融合在了一起,这让他成为了森罗殿梦寐以求的半妖。而就是因为掌握了这个临界点的具体数值,方才让森罗殿有了批量制造这种不成熟神种的办法,相信你也想到这所谓的办法是什么了吧?”元修成说这里,微微一笑,抬眸看向了徐寒。

    徐寒闻言心头微震,他沉声言道:“你是说修罗诀?”

    其实元修成的话说道一半,徐寒便想到了这样的可能,如果说所谓的半妖只是将妖气注入人的体内,将之以一个巧妙的计量融合在一起的话,那么修罗诀便是这样一道法门。只是这个妖气的数量当如何确定却是一个很难以计量的事物。

    “嗯。”元修成点了点头,他颇有些佩服的言道:“修罗诀这门功法与世上所有的功法都有极大的差别,我曾经很是疑惑,究竟是什么样的人物会想出这样的法门,直到确定了刘笙的状况之后,我才醒悟过来,森罗殿的算盘究竟打得有如何的深,而现在他们只需要稍稍修改修罗诀中的某些功法运行门道,便可以很轻松的将那些修炼此法之人将能吸收的妖气数量调节到,他们需要的地步,而这”

    这一次元修成的话,还未说完,徐寒便脸色凝重的接过了话茬:“意味着他们可以批量的制造半妖”

    “当然不行。”元修成再一次打断了徐寒的话,“若是每一位半妖到最后都是刘笙这般模样,那森罗殿就是再大上十倍,恐怕也禁不住,这样的消耗。”

    “所以搞明白刘笙究竟为何会变成这样,变成了如今森罗殿最重要的事情,而恰我,我知道的比他们要多上一些。”

    徐寒听到这里,也知道重头戏快开始了,他沉着目光,盯着眼前的男人,等着他将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信息一一道来。

    “半妖之所以需要吸收妖气,其实就是与修罗一般,无法自己产生妖气,只是不同的是。修罗将吸收的妖气都炼化入了肉身,所以吸收妖气对于他们来说只是继续修炼下去的所求物,而半妖却并未将妖气炼化,而是将之与自己身体融为一体,但就像是人要吃饭一般,妖气的力量会被慢慢消耗,所以需要不停的补充妖气,来弥补消耗。”

    “只是人的身体毕竟不是妖族,在吸收到足够多的妖气之后,人的身体会渐渐对妖气产生一种奇怪的现象,这个现象我们将之称为‘抗性’,也就是说,人体对于妖气的吸收速率会随着吸收的时间而降低,因此为了保持所需要的妖气,需要进食的妖丹便会成几何倍的增长,这也是为什么利用修罗诀修炼到前四境如此简单,而后三境每一步都举步维艰的真正缘由。”

    “而同时一旦停止吸收妖气,妖气与机体达成的平衡便会失效,而之前那些未有被吸收的妖气也会反扑,从而渐渐将半妖完全同化为妖物。”

    “所以,想要解决这个问题的办法,也很简单,便是让人能够一如既往的高效的吸收这些妖气,又或者”

    说道这里,元修成的眸子中忽的涌向了一抹狂热之色,他盯着徐寒,就像是盯着一座宝藏一般:“又或者让他能够靠自己产生妖气。”

    徐寒听出了他的意有所指,他自然能够猜到元修成打的是些什么算盘,但为了阿笙,他没有选择的余地。

    “你是说,你想要我”

    只是他的话还没说完,便被元修成再次打断。

    “并非如此。”他摇了摇头如是与言道:“的确我的想法便是寻到一位妖王或者妖君的精血将之炼化,那样半妖就能依靠着自己产生的妖气,维持自己的生命,虽然无法做到神种那样强悍的地步,但却也远超出寻常修士太多。”

    “但你的右臂早已被那位剑仙封印,若是强行取出精血,那么势必先要破开这层封印,这会给你带来什么后果,想必你比我更清楚,而说实话,我很喜欢你,这样的买卖于我来说并不划算,毕竟失去你这么好&bsp;一位合作伙伴,无异于杀鸡取卵。”

    徐寒并无意去改变元修成对于自己右臂某些错误的看法,更无心取深究他这番话究竟是真心实意,还是客套的虚伪之言。他于那时,直截了当的问道:“那你的意思是?”

    或许是默契使然,男人对于徐寒的态度并未有表现出半分的不满或者诧异。

    他在那时微微一笑,嘴里如是言道。

    “镇魔塔。”

    “那里同样压着一位妖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