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二章 妖化!
    徐寒脸上本已渐渐荡开的笑意,在那时忽的停了下来。

    因为当那黑袍摘下他的兜帽之时,徐寒终于是看清了他的模样。

    清澈却又深不见底的眸子,高挺的鼻梁,有些苍白的嘴唇。

    那是一张应当属于书生的脸。

    也是一张徐寒再熟悉不过的脸。

    “元...修成!”徐寒的双眸一凝,杀机涌现。

    他下意识的伸出自己的手,就要拔出背上的剑。

    按理说他与元修成的关系应当还算不错,至少在森罗殿的那几年,元修成给过他不少帮助。

    但徐寒与元修成都明白,那不过是一场各取所需的相互利用。

    当然,真正让徐寒在心底对眼前这个男人涌出杀机的却是因为,他在这时出现在了这里!

    对于元修成的身份,徐寒不止一次有过猜测。

    他似乎与天策府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身子连那枚天策府的府主令都是他送到徐寒手中的,若是所从他加入森罗殿时,这龙蛇双生之法便已经刻在了他的身上,那么眼前这位元修成显然才是这一切背后最大的推手。

    是他将徐寒带动充州,也是他将刺杀玲珑阁弟子的任务交到徐寒手中,若不是那一次相遇,徐寒也不会叛出森罗殿,也自然不会有如今这些事情。

    他的出现,无论是阻止刘笙与徐寒相见,又或是帮着天策府清理他这个不安因素,于徐寒来说,都算不得一个好消息。

    因此出于自保的下意识行为,徐寒退出了数步,同时拔剑出鞘,警惕的看着眼前这位男人。

    一旁的甄玥虽然未有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但从徐寒的反应之中也看出了情况似乎不妙,也于那时拔剑出鞘。

    而元修成却似乎并不将这二人的反应放在眼里,他淡淡一笑,微微踱步上前,目光上下打量着徐寒,嘴里颇有些感叹的言道:“想不到,数年未见,当年的小乞丐竟然成长到了这般地步。”

    他的语气倒是极为诚恳,似乎这样的感叹并非虚伪的场面话,而是发自肺腑。

    徐寒却并没有与他闲聊的心思,他沉着眉头看着元修成,问道:“阿笙现在在何处?”

    “他现在安全得很,你大可放心。”元修成闻言,笑着言道,他的脸上是与徐寒脸上的冷峻截然不同的和煦笑意。

    只是这样的善意却并未得到徐寒的半分回应。

    他还是冷着脸色看着元修成,脸上的寒意没有消融的痕迹,嘴里更是没有发声的意思。

    元修成见此状,微微一愣,但很快便醒悟了过来,这个男人在那时摇了摇头,言道:“还是老样子。”

    而后他也收起了虚与委蛇的性子,于那时言道:“他快要死了。”

    “嗯?”这次轮到徐寒一愣了,他直直的盯着元修成,半晌光景过去方才言道:“什么意思。”

    元修成的脑袋朝前凑了凑,用一种极为冰冷的语调说道:“那个在青州蛊林用自己命换了你的命的阿笙,快死了。”

    听闻此言的徐寒,双眸一凝。

    本就在体内蓄势待发的剑意忽的奔涌而出,三千道金色剑影忽的浮现,如上满了弦的利箭一般,将元修成的进退之路尽数封死。

    徐寒面露凶光,咬着牙问道:“他在哪里?”

    “你觉得我会告诉你吗?”元修成眉头一挑,神色轻松的反问道。

    “我会让你开口的。”徐寒寒声以对。

    此言说罢,他的身子一震,手中那把漆黑色的神剑发出一声长鸣,那三千剑影于那时就要应声而动,直直的杀向元修成。

    可即使如此,元修成脸上的神色依然淡漠。

    只见他手中的长袖一挥,那时徐寒袭来的剑影竟然就在这衣袖下,被尽数拂退。

    然后他再次看向徐寒,言道:“即使你杀了我,你也无法救他,不如咱们坐下来好好聊聊。”

    可徐寒却丝毫没有理会他的意思,他手中长剑嘶鸣,周身衣衫鼓动,似乎随时都有可能发起第二次进攻。

    “或许,你应该先看看这个。”徐寒强硬的态度让元修成有些头疼,他想了想,在徐寒再次进攻之前,从袖口中掏出了一样事物。

    那时一枚晶莹剔透的晶石,随着元修成体内真元的灌入,那晶石之中光芒亮起。

    一道流光影像便在那时浮现于徐寒的眼前。

    徐寒来不及去深究这晶石究竟是何物,竟有如此神奇功效,他的目光从那流光影像浮现的第一刻便被牢牢吸引,再也无法移开。

    那是一间两丈见方的狭小房间,似乎处于地下,除了屋中烛台上那幽深的火光,房门之中便再无半点光亮。

    而房中有一道身影正四肢着地,以一种近乎野兽般的古怪姿势立在那里。

    吼!

    吼!

    吼!

    他的嘴里不断的发出一阵阵低沉的嘶吼,那声音之中裹狭着愤怒、痛苦、挣扎,却并不像人的声音,反倒更像是某种野兽。

    他的脑袋随着嘴里的低吼,而缓缓抬起,徐寒在那时终于看清了那张脸的模样。

    “阿笙!”他忍不住发出一声惊呼,下意识的就要向前,这一步方才迈出,便醒悟过来,眼前的并非实体,而是一道幻影。

    影像还在继续。

    那张脸固然是刘笙的脸,可脸上却布满了一道道紫色的纹路,像是他皮层下凸起的血管,他的双眸血红,嘴里似乎还伸出两道獠牙。

    这让此刻的刘笙看起来极为狰狞可怖。

    而下一刻,刘笙的身子忽的跃起,如同野兽一般开始用脑袋,用已经生出锋利爪子的双手,撞击着这房门的墙体,像是要试图逃出此处。而无论是他此刻近乎疯狂的神情,还是他嘴里不住的低吼,都无一例外的在告诉徐寒,此刻刘笙正在承受着某种巨大的痛苦。

    就在这时,元修成放着那晶石的手忽的一握,那漫天的流光在那时便豁然散去。

    “怎么样,这下你愿意与元某人好好谈谈了吗?”元修成在那时言道。

    徐寒的脸色微微一变,但最后还是不得不收起了手中的长剑,死死的盯着元修成问道:“阿笙究竟怎么了?”

    “想必你也知道半妖这东西吧?”

    徐寒闻言,神色凝重的点了点头。

    他当然知道所谓的半妖,那天策府几番谋划,所谓的不就是将身为半妖的秦可卿推上皇帝的宝座。

    “你是说阿笙这样的情况,是因为他是半妖?”他很快便醒悟了过来,于那时沉声问道。

    “聪明。”元修成赞赏的点了点头。“森罗殿为了培育出稳定的半妖,花费数十年,甚至上百年的心血,而刘笙是他们迄今为止,最为成功的一个。”

    “森罗殿的高层对此很是满意,甚至不惜花大价钱培养他,委以重任。但这样的事情,在这些时日子忽然有了变化。”

    “什么变化?”徐寒听到这里,终是忍不住出言问道。

    “其一,森罗殿在通过对刘笙长期的研究之后,已经找到了培育半妖的办法。其二,虽然刘笙是迄今为止森罗殿最成功的试验品,但他依旧不是一个完整的半妖....嗯...”说到这里,元修成顿了顿又才言道:“准确的说,他是半妖,却是制造半妖的嘴中目的,也就是所谓的神种。”

    “神种?”徐寒愣了愣,“他倒是之前听闻过这样的说法,他曾以为神种与半妖只是称呼的不同,此刻听来,才发现似乎这两个东西,还有所区别。”

    “森罗殿制造神种的最终目的究竟是什么,我不得而知,但我想无非便是看重此物那无可匹敌的战力或者是觊觎那不死不灭,跳出轮回的悠长寿命。但无论如何,森罗殿是一个很冷血的地方,他们喜欢以冰冷的公式去衡量一个东西对他们的价值。”

    “曾经的刘笙,对于森罗殿自然是可以倾尽所有保护的至宝,而随着半妖制炼方法的成功进行,刘笙的存在便不再变得那么重要。而正如我之前所说,他并非一个完整的神种,他体内的力量极不稳定,因此需要某些东西来震慑或者说稳定这股力量。”

    “你是说龙气?”徐寒并不笨,他听到这里,再联想到鹿先生他们的所作所为,很快心底便有了答案。

    “嗯。”元修成又点了点头,“龙气自然是最好,也是目前所知的可以一劳永逸的办法。”

    “为此森罗殿也试过以自己饲养的蛟龙提出龙气灌入他的体内,可是以炼妖之法饲养的蛟龙所蕴含的龙气着实太过稀少了一些,想要达到半妖蜕变神种的要求着实太难,甚至就是倾整个森罗殿之力,也不见得能够满足刘笙的胃口,因此,森罗殿便用了另一个办法,以妖气暂时稳定刘笙体内的状况。”

    “可随着时间的推移,刘笙对于妖气的需求越来越大,他一个人一个月所需的妖丹,足以森罗殿培养出数以万计的修罗。因此,高层最近便下了决定,放弃刘笙。”

    “当然秉着物尽其用的原则,我们将他关押了起来,观察他失去妖丹之后的变化。”

    “而如你所见,他正在渐渐从一个人,变成一只真正的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