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一章 修罗
    时间已经到了亥时。

    若是依着大周的情况,这个时辰,街道上早已是行人稀疏。可不知是执剑人大比即将开始的缘故,亥时这横皇城素来如此,街道上无论是往来的行人,还是吆喝的商贩依然可谓络绎不绝。

    远远跟在徐寒与甄玥身后的鲁压山四人,躬着身子,躲藏在黑暗的角落之中,小心翼翼的尾随着二人。

    “小马哥,你说咱们老大和徐寒究竟要去何处?”史玉成看了看那远处街道上并肩而行的二人,压低了声音问道。

    “我怎么知道,估摸着是要去个人迹罕至的地方,幽会吗,终归不能在众目睽睽之下,咱们老大也抹不开这个面子,不然何须连我们避着。”

    “嗯。”史玉成闻言连连点头,暗觉这胡马所言颇有有理,暗暗记在了心头。

    “那既然要幽会,为何还带着他的猫狗。”一旁的卫尘也凑了上来,指了指跟在徐寒身边的一猫一狗,好奇的问道。

    这个问题顿时难住了胡马,好在一旁的鲁压山似乎不愿见着胡马一家独大,便一本正经的言道:“那还能做什么,肯定是用来望风啊!”

    卫尘一愣,脑海中暗暗想着,这一男一女在人迹罕至的地方所做的事情,又恰好需要望风。

    一些绮丽香艳的画面于那时不由自主的浮现在了卫尘的脑海。

    他的脸色一红,不由得小心翼翼的问道:“既然如此,咱们还要去吗...”

    其余三人一愣,但很快便回过了味来,似乎也被自己这胡编乱诌的一番话所说服,顿时脸色纷纷一变。

    “去...怎么不去!”胡马尽量让自己的话听上去足够硬气,可语调中的颤音还是将他此刻内心的翻涌表露无遗。

    “老大若是知道了,恐怕...”卫尘言道。

    “咱们又不是去捣乱的,你想啊,这猫啊狗的望风的本事哪能和咱们比,咱们可是去帮着老大。”胡马很是勉强的为自己的好奇心找了一个于他看来还算说得过去的理由。

    其余三人互望一眼,也有些意动。最后终究是架不住心头的好奇,再次跟上了徐寒二人的步伐。

    很快,徐寒与甄玥便转入了一条小巷之中。

    四人不敢隔得太近,只能远远在巷口观望。

    忽的,他们看见徐寒猛然停下了脚步,将甄玥的身子一拉,抱入了怀中。

    “这!!!”

    四人一惊,赶忙收回了目光,互望一眼,似乎是想要求证方才的所见是否是自己的错觉。

    而彼此目光中那惊恐的神色却毫无疑问的证实了那一切都是真实发生的。

    “就在这里?”卫尘咽了一口唾液,看了看依然人来人往的街道,又指了指小巷,不可思议的问道。

    “想不到老大竟然这么开放。”史玉成也神情发愣的说道。

    “恋爱中的女人啊...”鲁压山摇头感叹。

    “判若两人。”胡马低声应和。

    可虽然嘴里这么说着,四人还是在同一时间掩不住自己心底的好奇,纷纷再次朝着那小巷伸出了脑袋。

    但这时他们却忽的发现,巷子中却是空空荡荡,早已空无一人。

    ......

    待到这四人如没头苍蝇一般在小巷中一阵乱转,最后不得其法的离开,似乎还想要去别处寻找徐寒与甄玥的踪迹。

    而那时徐寒却与甄玥,连同着玄儿与嗷呜忽的从小巷的房顶落下。

    徐寒看了看四人离去的方向,转头朝着甄玥言道:“你这四个属下,似乎对你颇为在意嘛。”

    说这话时,徐寒的脸上神情淡漠,让甄玥难以从这上面看清徐寒的心底究竟在做何想。

    她脸色一变,赶忙说道:“他们就是这性子,你若是不喜,我明日可好生与他们...”

    甄玥唯恐四人的行径惹恼了徐寒,赶忙为他们辩解道,只是话未说完便被徐寒生生打断。

    “无碍。”徐寒却摇了摇头,“我只是很羡慕你...”

    说罢此言,这少年便没了继续与甄玥对话的性子,转过身子,便朝着与胡马四人相反的方向走去。

    甄玥见状也只能赶忙跟上。

    ......

    二人再次来到繁华的街道,沉默着并肩穿过了数道巷口,最后终于来到了一处僻静的所在。

    这里位于横皇城的西处,破烂矮小的房屋毫无章法的挤在一起,并无半点美感可言。散发着阵阵腥臭的巷口,随处可见神情麻木又衣衫褴褛的行人。这与那繁华的横皇城好似两个世界一般,格格不入。

    或许不管是曾经年年灾害的大周,还是如今这风调雨顺的大夏,终归免不了存在这样一处黑暗的角落。

    阳光照射不进,人们于黑暗中爬行。

    他就像是繁华世界的一处流脓的伤疤,微渺、不起眼却又触目惊心。

    徐寒无心感叹这些事情,他站在那巷口的中心,转头看了一眼身旁的女子,问道:“是这里吗?”

    “嗯。”甄玥点了点头,这便是她与刘笙约好的带徐寒前来接头的地方。

    徐寒闻言,深吸了一口气,迈着步子走向那其中的一处破败房门,那里便是甄玥所言之处。

    距离他杀死那位黄老已经过去了两日的光景,晏斩所言的他此举的目的自然无错,但除此之外,徐寒却还有更深层的打算。

    杀死李家王府的得力助手,这样的事情于横皇城中自然算得了一件大事,加之那么江湖人士众目睽睽,想必两日光景足以将此事传遍整个大黄城。那么刘笙若是在此,想必也会听到这样的消息,必然会来这约定地点等候。

    这才徐寒最重要的目的。

    他来到了房门前,又深吸了一口气,不可否认他有些紧张。

    鹿角原的相见他清楚了刘笙似乎失去了以往的记忆,而这次主动相见是否意味着刘笙已经记起了一些事情。又或者真如甄玥所言,森罗殿出了变故,刘笙不得已向徐寒求助?

    这些都得见到刘笙之后方才能有所答案。

    想着这些,徐寒推开了房门。

    他迈步走了进去,穿过了门口那狭窄又漆黑的玄关,待到来到门房之中,他便看见一位身着黑袍之人,正坐在那房门之中。

    “阿笙...”徐寒诧异的言道,眸中的神色激动。

    那黑袍闻言也在那时抬起了头,他看向徐寒,黑暗中徐寒却无法将他的容貌看得真切,只是那隐约的轮廓,让他觉得有些熟悉。

    黑袍于那时缓缓摘下了头上的兜帽,嘴角勾勒出一抹笑意。

    “好久不见,徐修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