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八章 剑气浩然
    执剑人大比,于大夏已有百余年的历史。

    往届的执剑人大比,虽然不如此次这般人数众多,但执剑人这样的身份,对于那些小门小派或者无门无派的江湖游侠依然拥有足够的吸引力。毕竟一旦在执剑阁做满十年的任期,至少可以获得一次去往龙隐寺藏经阁的机会。

    因此,无论是执剑人大比还是龙门会,对于大夏的江湖人士来说都并不算陌生。只是这届因为那只需五年的任期,以及那一旦进入执剑阁便可拥有一次去往镇魔塔的机会,而让天下修士疯狂,故而这届的人数可谓史无前例。

    而饶是如此,无论是之前的执剑人大比,还是这一次空前的盛会,这龙虎斗依然是少之又少的有人敢于挑战。

    首先未有凝聚起真灵,修为大抵是在天狩境或者天狩境以下,以此对抗一位凝出真灵的天狩境强者,胜算本就极低,而就算侥幸获胜,也必然内耗极大,于三日后的龙门会必然受到影响。其中门道太多,一言难尽,但此刻听闻徐寒与那老人的对话之后,正在一旁排队等候的诸多江湖人士都免不了露出惊叹之色。

    有人暗道徐寒胆色不凡,而更多的却是暗笑他不知死活。

    但无论他们在作何想,那老人身后的一排器宇轩昂的带刀侍卫依然走了出来,将人群逼退,为徐寒留出了一道十丈见方的场地,而那些侍卫则在那时纷纷气息一沉,各自气机连成一片,竟然是形成了一道屏障,将这方场地笼罩其中,毕竟是天狩境的比试,届时真元激荡,难免伤及无辜,故而才有了这万全的准备。

    徐寒对此不以为意,迈步走到了那场地之中,沉着眉头等待着他的对手上场。

    甄玥皱了皱眉头,看着徐寒,有些担忧。

    “没事,小寒厉害着呢。”一旁的楚仇离似乎看穿了她的心思,在那时笑着言道。

    甄玥一愣,下意识的转头看向楚仇离,却见这平日大大咧咧的大汉,却对她露出了揶揄的笑意。

    仿佛心思被人戳穿的甄玥脸色一红撇过头不再言语。

    而让徐寒没有料到的是,他在场中等了约莫数息光景,走上来的却是方才那位老者。

    徐寒的双眸一凝,声音顿时阴寒了几分:“离尘境?”

    “小子还是有几分眼力劲,怎么怕了?”老者言道,嘴角带着一抹狞笑。

    “黄老,这恐怕不合规矩吧?”这次还未待徐寒发言,那群侍卫之中,为首的中年男子便沉了沉眉头言道。

    被称为黄老的老者却不以为意,他言道:“堂堂王爷府,哪能为了他一个小子去寻一个天狩境又恰恰凝出真灵之人?老夫自会压制境界。”说罢,老人再次看向徐寒:“小子,若是你怕了,便快些离去,莫要耽搁大家时间。”

    那位侍卫首领闻言脸色微变,却终究不敢忤逆这老人的意思,退了下来。

    而在这时,周遭那些江湖人士也闻出了味道,须知这堂堂王爷府,怎会寻不到这样一位修士,再则所这龙隐寺安排的事情,就是真没有,那位王爷想来也会想尽办法去寻来一个

    这位黄老的托词着实让人觉得荒谬,所谓压制修为,这件事情本就难以评判,诸人看出他的用心,显然是为了讨好赤霄门而故意为难徐寒,可毕竟事不关己,这些江湖人士就算心底如何不满,也断不会有任何人站出来为徐寒说话。

    所有人都在那时将目光投向了那位右臂绑着白布的奇怪少年,而就在诸人以为徐寒会选择退缩的时候。

    少年却神色冷峻的拔出了自己身后的长剑。

    他看着那老人,虽未言语,但意思却再明显不过。

    徐寒的果决让黄老也是一愣,他大抵未有想到在明知道自己离尘境的修为之后,这少年还敢应战。

    不过他也未做多想,毕竟徐寒的修为不过天狩境,连真灵的雏形都未有凝成,于他看来,徐寒并无半分胜算。

    而徐寒的选择虽然出乎他的预料,却也正中他的下怀,他倒是可以借这个机会向赤霄门示好。

    黄老并不傻,他心底有自己的一套小算盘。

    李末鼎,也就是此次操办龙门会的李家王爷,他的主子。

    李氏王朝虽然家大业大,坐拥大夏八州之地,虎视眈眈陈周二国,但其内里同样有他的问题。朝堂之上崔家、邱家、江家三大国柱争权夺势,李榆林几次削藩都无疾而终,江湖之内,一宗三门十二镇足足二十余位仙人如鲠在喉,虽然表面上服从朝廷管束,但这一切都是因为有龙隐寺压着,可龙隐寺又岂是真如外人看来那般修身养性,不问世事?

    大周有大周的霍乱,李家也有李家的烦恼。

    皇族想要镇压下这一切,最好的办法便是多出几位仙人为之所用。

    而如今这龙门会便是最好的机会。

    李末鼎有一子嗣,唤作李定贤,此子天赋卓绝,今年方才二十出七,便已是离尘境大成的武道修士,是放眼整个皇族之中最有可能登临仙境之人,无论是其父李末鼎还是当今的圣上李榆林都对其寄予厚望,而此次他若是能够进入执剑阁,去往镇魔塔,对他日后登临仙境必然有天大的帮助。为此,李末鼎这才想尽办法取得了这次龙门会的操办资格,为的就是向龙隐寺示好。

    而这些尚且远远不够。

    执剑阁虽然是由龙隐寺一手扶持起的势力,但其确实相对独立的存在,当今阁主萧蚺乃是大夏有名的仙人境剑修,早年曾受过赤霄门的恩惠,与赤霄门素来亲近,近年来赤霄门在大夏做大,与这位阁主有密不可分的关系。

    因此,想要李定贤稳妥的进入执剑阁,这与赤霄门的关系便极为重要。

    想着这些,黄老看向徐寒的目光愈发阴冷了起来。

    小子,莫怪老夫心狠手辣,要怪就怪你招惹了不该招惹之人。

    黄老的身子于那时迈步而出,狂暴的气势也于那时自他体内奔涌而起。

    他一身宽大的灰袍鼓起,双眸一眯,寒声言道:“老夫让你三招,莫让以为我倚老卖”

    他的老字还未出口,下一刻便忽然止住。

    因为徐寒已经提剑杀了上来。

    他的脚尖点地,所过之处铺就地面的青石板都大抵无法承受这股力量而纷纷龟裂。

    而速度同样不容小觑,只是眨眼的功夫徐寒便杀到了黄老的身前,那把漆黑色的长剑带着呼呼风声,直直的朝着老者的面门轰来。

    这是一式劈斩。

    看似并不出奇,更无任何精妙可言。

    但黄老却从少年这一剑之中闻到危险的味道。

    劈者,破也。劈者,分也。劈者,剖也。

    而少年这一剑,毫无疑问将这一式劈斩的精髓展示得淋漓尽致。

    一往无前,向死而生。

    黄老的双眸一凝,不敢托大,只见他于那时伸出了自己的双手,两柄与他干瘦身材极不相符的开山斧忽的出现在他的双手,他将之交差横于胸前。

    轰!

    一声爆相炸开,巨大的罡风被掀起,涌向四周,被那些侍卫之前早已撑起的屏障所阻。

    感受到这一剑威能的脸色一变,他咬牙切齿的喝骂道:“小子诓我。”

    于他看来,徐寒的作为着实下作,他好心让他三招,可徐寒却不管不顾,直直的杀来,毫无江湖规矩可言。

    可之前未曾理会他的徐寒此刻更是不会在意老人的心情。

    他冷着眸子,于嘴里吐出一道字眼:“一。”

    这话出口,他正与老人僵持着的长剑忽的一震,一声高亢的剑鸣拔地而起。

    狂暴的剑意与他体内涌出,一道道金色的剑影如流光一般自那漆黑长剑的剑身上奔涌而出,那些金色剑影自出现那一刻,便带着席卷全场的凌然剑意,少年双眸一凝,喝到:“去!”

    那数以千计的金色剑影便轰然而动,直直的朝着黄老的周身刺来。

    黄老的心头大骇,心底仅余的一点点轻视被他尽数收起,他眼珠子被瞪得浑圆,嘴里高喝一声:“霸下!”

    他的身后顿时一位与他一般手持双斧,却身高三丈开外的恶汉身影忽的浮现,那恶汉仰天一声长吼,如狮如虎。

    随后手中巨斧翻飞,那些飞来的金色剑影被他尽数抵达于外,并未伤及到黄老,可饶是如此,黄老额头上依然弥漫出了密密麻麻的汗迹。

    无论是徐寒这剑身上的力道,还是这被他激发出的金色剑影,都给老人一种极大的压迫感。

    他不敢如此与之对峙下去,心思一沉,背后的真灵与他一同发力,想要一击将徐寒击退。

    可徐寒却好似洞察了他的心思,根本不待他力道出手,身子一顿,直直的朝身后退去,躲开了黄老这蓄谋已久的一击。

    “不是让我三招吗?”落地之后的徐寒并不着急再次发动进攻,反倒笑呵呵的问道。

    自知理亏的黄老脸色铁青,他咬牙切齿的言道:“与你这狡诈小人,何须讲什么规矩?”

    这话说罢,老者甚至一顿,竟然就索性直直的朝着徐寒杀了过来。

    此刻他与他背后的真灵好似融为一体,二人的动作一致,十丈距离,瞬息便至,而后,他手中巨斧论起,身后那恶汉同样如此,而后便直直朝着徐寒面门劈来。

    着一斧可谓势大力沉,足以开山断石。

    徐寒见状冷笑一声,握着剑的右手忽的一动,将长剑移到了左手,那些金色剑影也似有所感,纷纷在那时遁回这漆黑神剑之中。

    而后,徐寒便以左手握剑,迎向那呼啸而来的巨斧。

    又是一声轰响炸开,二者僵持于原地,似乎谁也无法将谁奈何。

    黄老见此状却是眸中闪过一丝得色,另一只握斧之手高高提起,竟然又朝着徐寒斩来。

    于他看来这一击,徐寒之剑被他一只巨斧牵制,徐寒要么抽剑回防,要么退身躲避,可无论他做出如何选择,老者都有置其于死地的后招。

    可令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面对这样一斧,徐寒竟然不闪不避,反倒是在那时伸出了他那只绑着白布的右臂,直直的迎上了这一斧。

    铛!

    斧刃与徐寒的右臂碰撞,发出一阵金石之音。

    他竟然就这样以血肉之躯接下了这一击。

    “肉身修士?”老人的脸色一变,不禁有些诧异。

    饶是他压制了自己的修为,想要以肉身接下他这一斧,怎么也得有第五境龙象境的肉身修为方可如此,可少年的年纪这才多大,最多也就二十出头,内功已到第五境天狩境,本就算得了不起的天才人物,若是肉身也有这般修为,那眼前这个少年可就不是可以常理度之之人。

    老人心思一沉,他知道到了这一步,他与这少年已经彻底撕破了脸皮,与其这时示弱,倒不如将之打入深渊。

    想到这里,他也顾不得什么脸面,索性体内真元涌动,离尘境的修为于那一刻展露无遗。

    周围那些江湖人士也是脸色纷纷一变,他们未有与徐寒交手,自然看不出这少年的根底,但还是不耻于老人这样的行为。

    “这老家伙!”一旁的晏斩见此也是脸色一变,就要出手。

    他并不清楚徐寒的真实实力,只是于他看来,天狩境对抗一位离尘境的强者并无胜算可言,况且黄老已经坏了规矩,他自然不可能看着徐寒吃亏。

    可是这脚步方才迈出,一旁的雪宁却忽的伸出了手,朝着他摇了摇头。

    “怎么?”晏斩一愣,看向女子的目光有些疑惑。他轻声问道:“你看见了什么?”

    素来温婉可人的雪宁在那时好似换了一个人一般,她眸子中换得亮起一阵白芒,却又转瞬即逝,随即用一种冰冷又近乎笃定的语气言道:“他败了。”

    “嗯?”晏斩一愣,他虽然疑惑于这样的结果,但清楚雪宁本事的他,还是按下了出手的冲动,静静的看着场上的变化,却不知二人这一番异动早已被一旁的楚仇离收入眼中,中年汉子脸有异色的看了雪宁一眼,很快便故作无觉收回了目光。

    而这时场上的战斗还在继续。

    随着黄老将离尘境的修为尽数展示出来,徐寒的压力陡增。

    无论是他手中的长剑还是抵挡斧子的右臂有开始了轻微的颤抖,甚至就连他脚下的地面也因为抵御不住如此强大力道而寸寸龟裂。

    黄老体内的真元还在不断的倾斜而出,离尘境的修士气机绵长,远不是天狩境的修士可以比拟的存在。

    就在他以为自己胜券在握的时候,徐寒的嘴角却忽的勾勒出了一抹笑意。

    “既然不讲规矩,那徐某也就不留情了。”他用只有他与老人才能听见的声音如此言道。

    而后还不待老人反应过来,徐寒体内的三百六十五窍穴疯狂运转,九道真元气机吐纳,于幽门处连成一体,而那枚已经伸出花蕾的剑种也随之颤抖,狂暴的剑意如潮水般自徐寒的四肢百骸之中涌动。

    随即一声剑鸣乍起。

    如雄鸡唱晓一般,响彻于这李家王府的门楣前。

    “大道天成!亦可剑衍!”

    徐寒如是言道,声音低沉,语调威严,宛如天音一般惶惶如雷鸣,猎猎如旗响!

    一道剑光自徐寒手中的那把漆黑长剑中亮起,狂暴的剑意裹挟其上,老人手中的斧头被那剑意触及,竟然渐渐有了崩碎的痕迹。

    而徐寒显然并不打算就此罢休,他右臂之上忽的亮起一阵微弱的星光,那是那位监视者留在他体内的力量,这星光虽然平日里并无他用,却出奇的可以加持肉身。

    星光的照耀下,徐寒右臂所能展现出的威能显然不可同日而语。

    几乎就在同一时刻,老人的一只斧头被徐寒震碎,而另一只这被徐寒的右臂一荡,生生挣开。

    感受到这股自徐寒体内爆出出来的强大力量之时,老人脸色一变,想要退守防御,可却已然为时已晚。

    只见震退对手的徐寒双手握住了手中那把神剑,他眸中剑光如昼。

    嘴里如是言道:“天地玄黄,剑气浩然。”

    此音一落漫天金色的剑影于长剑之中涌出,与他身后一字排开,如冷冽弩箭一般直至老者。

    他的身子也在那时豁然动起,速度极快,转瞬便杀到了老人的跟前,那剑锋往前一指,身后千道箭芒瞬息凝为一体,化作一道剑龙直直的杀向老人。

    老人心头一震,赶忙将那真灵恶汉唤至身前,试图以此抵御。

    可是那方才寒强悍无比的巨大真灵在抵御了数道剑影冲撞之后,便身子摇晃了起来。

    随后一道道如毒蛇一般的裂纹自那真灵的身躯之上蔓延开来。

    砰!

    伴随着一声轻响,那真灵的躯体便瞬息如琉璃一般崩碎。

    而那些金色剑影却并不停歇,依然呼啸的去向老人的面门。

    “小子,你敢杀我?”见此状,那老者顿时亡魂大冒,口中惊声高呼道。

    回答他这个问题的却不是别人,而是徐寒那柄呼啸而来的神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