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七章 龙虎斗
    周围的诸人一片诧异,你看我我看你,显然都不明白眼前这个忽然跳出来的少年究竟是谁,竟然敢与赤霄门叫板。

    虽然他们心底对于这几年来渐渐有成为三门之首的赤霄门多有怨气,但大抵都是敢怒不敢言。此刻见少年如此强硬,心底佩服之余,更多却是担忧。更有甚者心底暗暗言道这少年不知死活。

    “我看你能伶牙俐齿到什么时候!”吕厚德大抵也知道自己在这口舌功夫上远不及徐寒,索性放下一道狠话便领着身后一大群弟子越过人群走向那李家王府的高台上。

    方才还做着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端量着前来报名的江湖人士的那位老人,见着了吕厚德等人顿时换上了一副谄媚的嘴脸,他站起身子,笑呵呵的朝着这吕厚德一干人说着些什么,距离太远徐寒听不真切,但大抵都是一些等候多时、蓬荜生辉的恭维之言。

    这就王府的之人见着了赤霄门也得拱手哈腰,可见这赤霄门在大夏的威望当是如何了得。

    “狗仗人势。”待到对方走远,确定他听不到自己的怒骂之后,楚大侠便义愤填膺的骂道。

    这般作态惹得徐寒等人连连苦笑,却也清楚他就是这性子,倒也并不将之放在心上。

    参加龙门会的人着实太多了一些,即使已经处于队伍中游的徐寒等人走到队伍前列也花去了整整一个时辰的光景,天色已经渐晚,可他们身后宛如长龙的一般的队伍却是丝毫不见减少,反倒有越聚越多的趋势。

    徐寒看了看身后的队伍,心底除了暗暗感叹一番这执剑人大会对于大夏江湖人士的吸引力外,&bsp;倒也未做多想。

    这时他身前的那人已经通过府门的那位老人的审视,这便轮到了徐寒三人。

    “宁龙。”宁竹芒率先走上前去自报家门。

    这当然不是他的真名,宁竹芒毕竟曾觉得大周第一宗门玲珑阁的掌教,于大夏的江湖人士,或许大多数人都未曾见过他的真容,可这名号摆上去难免引得有心之人的注意,所以他索性便用了化名。

    这第一步报出性命,第二步便是对方询问原籍门派之类的事情,龙门会毕竟只是初次选拔,具体身世清白那得等到过了龙门会之后,由龙隐寺自己去核查。

    而第三步就更简单了,展示真灵。

    真灵这东西,大抵是要天狩境身子离尘境才能凝聚出的事物,能唤出真灵对于修士来说便是最好的实力展现。当然也有例如叶红笺这样的例外,在通幽境便早早有了真灵的雏形,但这也并无所谓,毕竟能在通幽境做到这一点,大抵都是绝世天才,这样的妖孽自然不能以寻常境界来衡量。

    所以展示真灵自然就成了最简单也最有效的办法。

    当然路不止一条,若是无法展示真灵,那么也可以选择对敌一位府中早已安排好的凝聚出真灵雏形的天狩境修士,只要能在将之击败,便可通过。而这种办法则被称之为龙虎斗!

    只是,世上离尘境大能大抵都能凝成真灵,而天狩境的修士若是无法做到凝聚真灵,那么想来也不会去自讨苦吃。

    清楚这个流程的宁竹芒在报完自己的化名之后,按着自己之前早已在心中大好的腹稿一一对打,最后将自己体内的真灵唤出,大衍境的修为于那时展露无遗,人群微微惊叹,那位趾高气扬的王府老者也忍不住多看了宁竹芒一眼。

    大夏的仙人大能确实不少,诸人知晓的便有二十余位之多,但作为地仙境之下的最后一境,大衍境的修士对于大多数人来说依然是值得敬畏的存在,尤其是宁竹芒这种并无宗门的大衍境修士,更是各门各派,甚至一些王爷国柱拉拢的对象。

    但宁竹芒却对此并不在意,在报名成功之后便退到了一旁,安静的等待着徐寒与晏斩完成此事。

    晏斩倒是行不更名坐不改姓,他于这大夏的江湖也算得上近来的风云人物,只是魔天门素来被贴上了邪道的标签,因此大家对于他也是自知其名,不见其人,此刻听他报上名号,又免不了引来一阵注目,不过这位与楚仇离颇有几分臭味相投的中年男子却丝毫不以为意,反倒还热情的与诸人挥手,惹得一旁的雪宁一阵娇责。

    同样身为大衍境的晏斩,报名也同样顺利。

    这便轮到徐寒。

    他倒是同样未有隐藏自己的姓名,毕竟他这个天策府主当的时日尚浅,于大夏来说还陌生得很,更少有人见过他的真容,因此并不需要遮掩。

    “哪个门派?籍贯何处?”负责筛选与记录的老人在听闻姓名之后,便出言问道。只是语气中却明显比对待之前诸人多出了一分不耐烦的味道。

    “无门无派,辽州人士。”徐寒不以为意,嘴里如是言道。

    “无门无派?就是来路不明咯。”老人阴测测的言道,这次他语调中嘲弄与不满更是毫不遮掩。

    徐寒皱了皱眉头,他的说辞与之前宁竹芒的并无太大区别,能让这老头如此不满,徐寒唯一能想到的就是之前自己与赤霄门所起的冲突。

    有道是阎王好见,小鬼难缠,徐寒并不愿意与这老人多费口舌,索性并不理会他的言辞,安静的等待着下一步的开始。

    老人见自己的冷言冷语犹如泥菩萨入江一般,于徐寒这里激不起半点的波澜,他也不再自讨没趣。

    “真灵。”低着头便言道。

    “没有。”徐寒的回应简单干脆。

    他体内所谓的真灵,无非便是那妖元激发的妖兽虚影与血元激发的修罗虚影。且不说那修罗虚影因为刑天剑被夺早已无法施展,而那妖兽虚影虽然已经被他炼化为了真灵,但其中的古怪之处着实太多,至少不到万不得已,徐寒是不愿意将之展露在众目睽睽之下,以防有心之人窥探。

    “哼,真灵都未有凝结也赶来这里找死,当真以为执剑人大会,是过家家的把戏吗?”那老人闻言顿时像是抓住了徐寒的把柄一般,冷言说道。

    可徐寒却好似没有听见他的话一般,依然神情淡漠的立在那里。

    “还不走?怎么要让我送你吗?”老人又言道。

    徐寒疑惑道:“不是还有龙虎斗吗?”

    “你要龙虎斗?”老人听闻此言眉头一挑。

    “嗯。”徐寒点了点头,神色依然平静。

    “哼,老夫活了这么久,什么人都见过,唯独你这般急着投胎的人却没见过。”老人言道,索性站起了身子。

    “来吧,老夫就让你试一试这龙虎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