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六章 伥鬼跋扈,走狗横行
    大夏的帝都横皇城中。

    一家名为礼贤斋的客栈中,躺坐在床榻上的老人看了看身旁的少年。

    他的脸色有些苍白,却带着些许笑意。

    “这就是那出皮影戏后面的故事。”他如是言道,“怎么样,你觉得如何?”

    徐寒听闻此言这才如梦初醒一般的眨了眨眼睛,看向老人。

    魏先生在今日早晨便醒了过来,虽然还卧榻不起,但宁竹芒为他看过之后,言道并无大碍,休养些时日便可恢复。好在他们已经到了横皇城,免去了路程上的颠簸,至于房钱、休养所需的药材补品,又晏斩这个财主在,也远不用诸人担心。

    反倒是魏先生却似乎颇有兴致,拉着徐寒便开始讲那道人与白狐故事的后半段。

    徐寒听得仔细,心底也大抵猜到,这故事,就是老人自己的故事。

    他愣了半晌,之后方才言道:“那大渊山上,道人究竟与那位大君说了些什么?”

    “你想知道?”老人同样眨了眨眼睛。

    “嗯。”徐寒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

    “这可是个更长了故事了,这么麻烦一件事情,你要我做,是不是得给我鞠上一躬呢?”老人问道,脸上带着揶揄的笑意。

    徐寒一愣,对于老人提出的这个要求有些不明所以。

    “小寒!小寒!”正迟疑间,楚仇离的大嗓门从屋外响起,只见这中年汉子于那时大大咧咧的冲进了房门。

    “怎么了?”早已习惯了楚仇离本性的徐寒对此也见怪不怪,他站起身子问道。

    “龙门会的报名开始了,咱们得赶快去啊。”中年大汉似乎也意识到自己大吼大叫有些失态,当下缩了缩脖子,小心翼翼的言道。

    “嗯?”闻此言的徐寒亦有些意动。

    所谓龙门会,也是来到横皇城后,楚仇离等人打探来的消息。

    须知这界执剑人大会,因为丰厚的条件,引来了大夏无数江湖人士的眼热,想要参与这场角逐的英雄豪杰也是数不胜数,从这横皇城中每日街道上行走的腰挎刀剑的江湖人士数量便可窥一二。

    如此重要的大会,自然不可能等到开始的时候大家一拥而上,来个一锅乱炖。

    因此,便有了这龙门会。

    这龙门会从一个月前在横皇城便已经开始,由龙隐寺委派给横皇城中颇有名望的江湖名宿,又或者一些王爷皇子,由他们选出合适的人选进入执剑人大比。这龙门会可以看做是执剑人大比前的一次优胜劣汰的选拔,到了今日之前已经有过五次的样子,虽然这执剑人大比还有些日子,而 龙门会也不会就此一次,但徐寒还是觉得能早些搞定,方才心头安稳。

    “去吧,故事什么时候都可以听,老朽现在还死不了。”似乎是看出了徐寒的心思,一旁的魏先生笑呵呵的言道。

    听闻此言的徐寒倒也不再迟疑,他朝着那魏先生微微拱手,言道:“那先生就好生修养,我这就去将此事办妥。”

    言罢,徐寒便转身出了房门。

    ......

    与楚仇离并肩走在横皇城人来人往的街道上,徐寒想着魏先生讲的那个故事,对此他自然无法做到毫无触动。

    故事中有太多关于这个世界的秘密。

    而最让徐寒关心的却是他与大君的对话,他的右臂便是那大君的东西,它为什么被剑陵镇在大渊山中,又为什么帮助道人,甚至愿意因为沧海流当时的几句话便将自己的右臂交给徐寒。

    这些的背后于徐寒看来,似乎藏着更大的秘密。

    而再言之,魏先生说,昆仑山上有仙人居住的仙宫,沧海流说他去过那里,那里已做尘土,夫子也去过那里,最后似乎死在了那里,甚至就连那位似乎凌驾于这方世界之上的监视者也要徐寒去到那里。

    那里究竟有什么,与自己又能有什么干系,这些问题,都在这时一股脑的涌现在少年的脑海。

    “小寒,小寒!”直到大汉略带不满的声音敲打得他耳膜嗡嗡作响,少年这才回过了神来。

    “嗯?”他抬起头茫然的看着身旁的大汉。

    “我给你说话呢?”楚仇离问道,不过徐寒脸上的神情已经很明显的告诉他,徐寒并没有听,中年汉子不由得扶额叹息,只能将方才的话再重新说了一遍。

    “这次的龙门会是由横皇城中一位王爷举办,这王爷说起来还是当今大夏皇帝的宗亲,唤作李末鼎,在横皇城中口碑极好,为人也颇为公正,能被龙隐寺挑中举办龙门会的大抵如此。”

    “不过...”说到这里,楚仇离忽的停了下来,一脸得色的看着徐寒,似乎颇有些卖关子的味道。

    可徐寒怎会吃他这一套,当下便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中年汉子顿时气势一弱,极不情愿的说道:“不过这些被选中的王爷也好,江湖名宿也好,都也打着自己的算盘,你想啊,这么多人参加这执剑人大比,但是这龙门会便会被刷下来一大片,而这其中免不了有些漏网之鱼,这些大人物就可以从中想办法招揽一些沧海遗珠以为己用。当然这还不是最关键的,最关键的是,此次参加执剑人大比的不乏一些大宗门的长老或是精英弟子,龙门会虽然公允,但主持者多少拥有一些自主的权利,这样一来,关键时刻卖那些大宗门一些情面,日后好处无穷。”

    听到这里的徐寒大抵也闻出了味道,他暗暗点了点头。

    这大夏虽然兵强马壮,但不同于周陈二国的是,周陈宗门虽然林立,但皇权明显压住了江湖,可大夏则不同,这一宗三门十二镇几乎个个都有那么一位仙人坐镇,若非龙隐寺与皇族交好,恐怕这些宗门大打派早就将这大夏闹得天翻地覆,可饶是如此,寻常皇族见了这些大宗门也得低头颔首,断不敢作威作福。

    “对了,宁大叔他们呢?”徐寒忽的问道,这一日都不曾见宁竹芒等人的身影,他不由得有些奇怪。

    “他们早就在那里等着了,你可是不知,如今那位李王爷的门前可是门庭若市,挤满了报名江湖游侠,咱们可得快些。”楚仇离回应道。

    “嗯。”徐寒当下也不再多言,便与楚仇离快步赶路。

    ......

    很快二人便来到了位于横皇城北的李家王爷府,而这里的景象也确如楚仇离所言,门庭若市,满满当当的带着各式兵器的江湖人士将这王爷府的门楣围得是水泄不通,徐寒踮着脚举目望了望,却见那门口处,一干腰配刀剑的侍卫一字排开,一位年过半百的老人坐在一张太师椅上,正在端详着一位报名的男子,似乎在衡量他似乎有无这参加龙门会的资格。

    “徐公子!这里!”这时,不远处传来一声轻呼,徐寒侧眸望去,却是早已排到了中游位置的宁竹芒等人,而发出这声呼喊的却是那甄玥。

    徐寒漫步走到了跟前,甄玥极为懂事的退了出来,将位置让给了徐寒。

    这执剑人大会竞争激烈,看看通幽境的甄玥自然没有参与的必要,饶是徐寒也不敢说有十足把握,一行人中也就徐寒、宁竹芒、以及晏斩有试一试的资本。

    “魏先生怎么样了?”见徐寒到来,排在他之前的宁竹芒便转身问道。

    “应该并无大碍。”徐寒回应道。

    “亏得先生福大,若是他真有个好歹,晏某当不知如何面对诸位。”一旁的晏斩也在这时接过了话茬,显然对于牵连徐寒诸人的事情,这个男人依然耿耿于怀。

    一行人正说着这些,忽的人群后方传来一阵骚动,似乎有一大群人正要越过排队的诸人,直接去到前方。

    这样的做法自然引来了排队的众人的不满,徐寒虽然也是从中插入,但毕竟是与甄玥换的位置,任任何人都挑不出毛病,可此刻出现的那一大群人却似乎是想要强行插入人群,一时间群情激奋。

    不过这样的愤怒在数息之后便被浇灭了下来。

    “赤霄门的面子你们都敢不给?莫不是活腻了吧?”一道阴测测的声音于那时响起,人群顿时偃旗息鼓,纷纷不甘的退开,而徐寒等人也在这时看清了那群人的模样。

    赫然便是那吕厚德与胡蔓儿等人带着的一大群赤霄门弟子。

    有道是冤家路程,徐寒等人看见了他们,他们自然也在这时看见了徐寒。

    又有道是仇人见面分外眼红,徐寒等人顿时脸色难看,而吕厚德等人则是在微微一愣之后,纷纷露出了狞笑之色。

    为首的吕厚德大摇大摆的走到了徐寒等人的跟前,他上下打量了一番徐寒,冷笑言道:“想不到你们还有胆量来这里。”

    徐寒面不改色,神情淡漠的言道:“伥鬼尚且跋扈于光天之下,走狗亦可横行于乾坤之中,徐某堂堂正正,又如何不敢?”

    “哼,有本事就一辈子龟缩在这横皇城中,否则...”被徐寒一句话咽得面色通红的吕厚德压着心底的怒火,咬牙切齿的言道。

    徐寒闻言,眯着眼睛笑着回敬道。“阁下也请一直将你的掌教大人带于身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