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五章 我想试一试
    老人在听了道人的回答之后,脸色瞬息垮了下来。

    他上手就想夺回自己的佩剑,可到了手的东西,道人怎可还给他。

    一番鸡飞狗跳之后,老人那古朴大气的古屋在这二位的斗法下土崩瓦解。

    “魏长明,今日你不给我说出一二三来,我就是拼得这条老命不要,也要与你来个你死我活。”修为比起道人差了不止一筹的老人,站在古屋的残骸之上,指着道人咬牙切齿的言道。

    道人看了看这老者,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

    这才走到了他的跟前,言道:“如此为之,实属无奈。”

    “什么无奈?”老人显然不吃道人这一套,一摆手身子一顿,便再要上前抢夺那把跟随了自己百余年的佩剑,不愿让这等神物,受到如此亵渎。

    道人的面色在那时一沉,神情瞬息肃穆了起来。

    他于那老人不远处站定了身子,一只手伸出。

    “阿言曾赠我一物,唤作勾陈血。”道人如是说着,他手中便复选一道晶莹剔透血滴状的蓝色事物。“相传乃是妖族大帝勾陈所留的精血,其中蕴含水之精魄,乃是她青丘狐族世代相传的至宝。”

    “前些日我去了趟玲珑阁与赤霄门,见了见昆不语与乌萧何,他们分别赠我两物。”

    这时一道蕴含磅礴生机的青色木块与闪着耀眼红芒的古朴令牌,分置浮现在道人的身前。

    “这块木头究竟是何物我不得而知,但其中蕴含着勃勃生机,显然有木之精魄存于其中,至于这乌萧何给的令牌,中有他一道本命真火,其中威能只是不比我多说。”

    说到这里,道人将身后那巨大木箱放了下来,用力拍了拍:“这是大渊山的大君赠与我的东西,里面装的是”

    道人顿了顿,似乎在斟酌但如何形容这木箱中的事物,但想了半晌之后,也只能言道:“这里面装的是土”

    然后他将老人的剑放在了那木箱之上,目光一凝言道:“而你的剑是金”

    老人身为当世不多的剑道仙人,听到这里他自然闻出了味道。

    他的脸色一变,看向道人的目光顿时凝重了起来:“你是想要以五行之力,于体内自成天地,最后破开枷锁,不受他人结发,以己力破开天地枷锁登临真仙之境吗?”

    “嗯。”道人的回答,简单又笃定。

    “可是”老人的眉头却皱了起来。

    这方天地的存在不知有几亿万年,但自有史的记载以来,昆仑山巅便有一座仙宫,乃是仙人居所。

    真仙牧天下,而教化众生。

    每隔千年便于万千修士之中挑选出一人,登临仙宫,结发授予真仙之位。

    自此,无论是留于昆仑,还是通过天柱去往域外星空都是那幸运儿的自由。可天下修士何其之多?尤其是那些抵达地仙之境的仙人们,岂能甘愿看着千年来唯一的名额被人取走,而自己则只能等待那百年一至的天劫,直到有天抵御不住,身死道消。

    于是,便有先贤想出了这样一个办法。

    用五行之力在体内结出一方世界,以这方小世界之力去对抗,这方天地桎梏在众生身上的枷锁,以此凭借己力登临真仙之境。

    这样的功法并算不得什么辛密,尤其是在这些仙人之间。

    但千万年来,前赴后继不乏万人尝试过此法,可最后都以失败告终。

    老人并不觉得自己作为故人,能有这样的本事。

    而道人似乎是看出了老人的疑虑,他笑了笑说道:“我与那位妖族的大君聊了白日光景,此法按理来说并无问题,之所以世人皆不得其成,归根结底无非便是于体内结出的小世界太过弱小,无法对抗这天地之力。”

    “而我无论是阿言赠与我的勾陈之血,亦或者这剑,都是蕴含极为精纯的五行之力,我相信,我所能结出的世界,一定比所有人都要强大。”

    听到这里老人却依然并不放心,他皱了皱眉头言道:“这些就够了吗?”

    “当然不够。”道人却是一笑,掂量起了手中的宝剑:“五行之力只是构成世界的最基本元素,一个世界想要变得强大,便需要更丰富,有山、有水、有暴风骤雨、又阴晴圆缺、甚至有草木飞鸟、有生老病死。”

    “当然,对于在体内结出的世界,我们自然做不到这些,但至少我们可以可他加入‘念’”

    “念?”第一次听闻这个辞藻的老人显然无法理解这个字眼的意思,他皱着眉头看着道人。

    “喜怒哀乐、悲欢离合都是念,虽然小世界中无法存在真正的生灵,但有了这份‘念’,世界的力量也会更加强大。”道人言道。

    “可你要如何获得这些东西?”老人又问道,这所谓的念于他看来着实太过玄妙了一些。

    道人脸上的笑意更甚,他的手于那时缓缓伸出,那把名为阳明的神剑就这时在他双手之间凭空悬浮,然后竟然渐渐开始融化,便为火红的铁水,再随着时间的推移化为了一道道闪着金光的铜钱。

    道人伸手摘下其中一枚,握在指尖细细端量,他随即言道:“一枚铜钱,看似寻常,可有时却可能是乞儿活命的希望,是幼儿救命的药引,是丈夫养家糊口的命脉。”

    “铜味虽臭,却包含了芸芸众生在这方世界生老病死的念想。”

    “你是想将这些铜钱散布人间,收集天下众生的‘念’?”老人问道。

    “嗯。”道人点了点头。

    “可这需要很长时间”

    “千年足矣。”道人言道。

    “你撑得到那个时候吗?”老人又问道,千年便是十次大劫,没有人能抗得过这么多次的雷劫,至少之前没有。

    道人没有在第一时间回答老人的问题。

    他只是在那时屈指一弹,手中的铜钱便飞射而出,而身前那满满当当十万枚铜钱也似有所感,皆在此刻化作一道道金色流光朝着离山下的时间如流星陨落一般飞遁而出。

    那一刻,道人立于漫天金光之下,看着白发苍苍的故人,言道。

    “我想试一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