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三章 馈赠
    大夏的帝都横皇城中。

    一家名为礼贤斋的客栈中,徐寒等人看了看昏迷不醒的魏先生,又看了看身旁一袭白衣,模样俊美,但偏偏两鬓处伸出两道毛茸茸的耳朵的年轻男子。

    “你是妖怪?”眼睛几乎要蹦出眼眶的楚仇离愣愣的指着眼前的男人问道。

    之前就是这人在危机关头忽然出现,施展了某些诸人难以理解的秘术,将他们带到了横皇城中,不过那是他头戴兜帽,加之魏先生状况危机,徐寒等人来不及过问,直到男人扶着魏先生,领着他们进了一家客栈,入了厢房,男人取下兜帽,诸人看清了他的容貌,也就才有了如今这一幕光景。

    男人显然是个冷冰冰的性子。

    他听闻此言,目光瞟向角落处的玄儿与嗷呜,言道:“你们这里妖怪还少吗?”

    嗷呜缩了缩脑袋,似乎对这男人颇为畏惧,而玄儿则依然自顾自的梳理着自己的毛发对于男子视若无睹。

    徐寒在那时亦是心头一跳,他不愿在此事上多做纠缠,转而问道:“魏先生,他怎么样了?”

    “是啊,是啊。这老头子这么厉害,连仙人也敢怼,不会要死了吧?”楚仇离素来口无遮拦,话虽难听,但脸上的关切却并非作假。

    “死倒死不了。”生得俊美好似女子的男子看了一眼床榻上的老人,如此言道。

    这话出口,诸人顿时松了一口气,可下一口气还未提上了,男子的声音便再次响起:“但也差得不远了。”

    诸人的脸色那时立马阴沉了下来。

    “此事皆是应晏某而起,若是先生有个三长两短,晏某必与那赤霄门不死不休。”当下晏斩便咬牙切齿的言道。

    这几个月的相处下来,早已清楚他性子的诸人自然明白他这话绝非场面上的虚伪之言。

    而诸人亦都是脸色愤慨,显然对于那赤霄门已经恨之入骨。

    “就凭你们?”那俊美男子好似感受不到这房间中高昂的斗志一般,冷冷的言道:“莫说连同他们掌教在内的三位仙人,就是那数十名大衍境的长老结出的朱雀五炎阵便足以让你们魂飞魄散,与赤霄门斗?这样的事情可不是谁都有本事做的。”

    相比于愤慨的诸人,徐寒却要冷静得多,至少表面上看上去要冷静得多。

    “先生状况到底如何?”他皱着眉头看向那俊美男人,再次重复起之前的问题。

    听闻这个问题的男子,淡淡一笑,言道:“本就是泥菩萨渡江自顾不暇,却偏偏还学那些秃子想着普度众生,你说他能如何?”

    不知是错觉还是什么,徐寒隐隐觉得男子在说这话时,似乎对他带着些许敌意。

    “不过你也放心,虽然行将就木,但还未到入土为安的地步,约莫明日大抵就可醒来。”男子还不待徐寒品出他话里的味道,声音便再次响起。

    说罢此话,男子又将目光在诸人的身上一一扫过,最后目光还是落在了徐寒身上,如是言道:“你们都出去吧,我想与他好好聊聊。”

    男子说话的语气极为高傲,这话也并非商量或是请求,反倒是带着一股居高临下命令的味道。

    这让诸人都有些不喜,你看我我看第,却都没有离去的意思。

    最后还是徐寒言道:“宁掌教、晏大哥、楚大哥,你们先出去吧。”

    诸人听闻此言,这才带着疑虑离去,而房门之中于那时,便只剩下了徐寒与男子,当然还有躺在床榻上的魏先生。

    “你要与我说什么?”徐寒于那时沉声问道。

    他素来便是这性子,别人与他好言相向,他自是不会无礼回应,而若是别人非得与他为恶,徐寒也决计不会舔着脸凑上去。

    徐寒的反应让男人一愣,却也未有多做其他的反应,只是淡淡的一笑,随即便言道:“你知道,是你害了他吗?”

    “嗯?”徐寒显然没有料到男子会说出这样一番话,他微微一震,言道:“你是说那日先生救我之事?”

    那日徐寒体内的东西作祟,他险些被其吞噬,若非魏先生相救,他恐怕早已被那东西控制。如此想来,以魏先生的实力想要对抗他体内的事物,似乎也耗费了良多的修为

    本以为这样的猜测已经**不离十。

    可谁知男子却摇了摇头,“这些都是最后的果,而真正的因在于你。”

    “你的体内有那位监视者给你注入的一道星光,从此这方天地的因果算计都无法将你裹挟其中,你就像是一条按部就班,东流入海的江河中的一道漩涡。”

    “你所到之处,因果都被毁坏,而他肩负着你难以想象的重担,你与他的相遇,搅乱了我们苦心经营千年的因,也毁了那即将结出的果。”男子如是说道,他的语调随着他的言语,而渐渐变得幽寒,身子周身隐隐漫出一股杀机。

    徐寒听不太懂男子究竟在说些什么,但却能真切的感受到男子的愤怒。

    他直视着对方的目光问道:“所以你想杀了我?”

    “何止是想要杀了你?我恨不得将你碎尸万段。”男子咬牙切齿的言道。

    “那为什么你还不动手?”徐寒问道。

    男子在那时沉默了下来,他有些无可奈何的看了看徐寒。

    “因为,没有因的人,或许才能承下这无量的果,他败了,你便是最后的希望。”

    男子说到这里,方才那一脸愤恨忽的烟消云散,他有些落寞的底下了头,眼角的余光又落在了一旁的老人身上。

    惆怅、不甘、愤恨、怜悯各种复杂的情绪于那时涌上了他的眉梢,他喟然长叹了一声。

    “我大抵能够猜到他究竟准备如何做了”

    “我只是希望,无论成功与否,你都能对得起这份馈赠”

    男子说罢这话,终是没了再与徐寒对话的性子,他的身子一闪,顿时化作了一道白芒,遁入了那道巨大的木箱之中。

    而一道声音亦在那时再次在徐寒的耳畔响起。

    “若是你做不到这一点,我会亲自取了你的性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