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二章 梦里当年人
    银丝满头,模样却俊俏如十八少年郎的道人背着大大的木箱,来到了离山脚下。

    离山是座很漂亮的山。

    它的漂亮源于它奇伟的山势。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它于那坐落着有太阴宫的牙奇山颇有几分相似。

    但不同的是,牙奇山的奇伟狰狞、凶相,带着一股高高在上,生人勿进的疏离感。

    而离山的奇伟,却是一种坦然的巍峨,你可远观,却更想近品。

    站在山门下,仰头细细观赏着这道世间奇景的道人,还未来得及好生品味。两位身着白衫的持剑弟子便走了上来:“这位道长,前方便是离山宗门,若是没有他事,还请绕道而行。”

    离山是当世有头有脸的剑道宗门。虽不敢说执天下牛耳,但除开太阴宫、剑陵、龙隐寺、青莲观这四座超然大物,世上宗门三甲之名中少不得离山。

    身居这般宗门弟子的身份,能做到如此心平气和,甚至和颜悦色的与一寻常路人谈话,可见离山上层教导弟子的本领当是如何了得。

    背着与自己身子一般大小的木箱的道人,于那时朝着那二位弟子微微拱手,和蔼言道:“在下想要求见贵派王剑仙,还望二位通传。”

    那二位弟子听闻王剑仙三字顿时脸色一变。

    离山乃是天下闻名的剑宗,剑仙虽多,而王剑仙却只有一人。

    乃是前人离山掌教,如今虽卸下了掌教之位,于山巅静修,但这太上长老的身份,却是崇高无比,放眼离山无人能出其一二。

    二人虽然有些迟疑,但却不敢怠慢这道人,哪怕他只有万分之一的可能是太上长老的故人,那这份罪责降下,也不是他们能承担得起的。

    “二位勿需为难,我且在此处等候,你们去他那里报上我魏长明的名讳,他自会出来见我。”道人倒也通情达理,于那时笑着说道。

    见这道人如此笃定,二位弟子更是心中惶恐,赶忙将道人迎入宗门会客的府殿,然后奉上茶水,这才遣人去山中报信。

    离山虽高,但负责通传的弟子想来也是脚力了得之辈,一个来回,一个时辰不到的光景,便有了回应。

    时任离山掌教之位,王剑仙的亲传弟子亲自来到了府殿,恭恭敬敬的将道人迎上了山门。期间还不忘好生夸了夸那二位看守山门的弟子,举止得体,未有怠慢贵人。

    似乎也是知道这来者不凡,又或者那位太上长老早有交代,他将道人送到那位王剑仙闭关的府门外后便推了下去。

    道人却并未急着入府,而是在那府门外细细的打量了一番这位故人居住的府邸。

    自然不是那凡俗大户人家那般披金戴银的奢华装扮,但无论是用料还是建筑的风格都极为考究,不锋芒毕露,却透着一股源自骨子里的大气磅礴。

    道人看到这里,不由点了点头。

    他还是他。

    体面、排场,却又不咄咄逼人。

    “进来吧,这破茅屋有甚好看的?”道人看得悉心,可屋中那等候的故人显然已经有些不耐烦了,他的声音自里屋传来。

    “还是这性子。”道人闻言,摇了摇头,嘴里嘀咕道。

    但还上在那时迈出了步子,走向大府门之中。

    那里一位身着白袍的身影正背对着他席地而坐,一头雪白的银丝随意的披散,垂至肩头。

    虽然百年不曾相见,但道人还是从那背影之中一眼便认出了此人便是那位故人。

    “想不到你还会来寻我。”而那位故人显然也很清楚的知道道人的到来,他如此说道,身子缓缓站起,随即准过身子。

    道人也在这时看清了对方模样。

    那是一张上了年纪的脸,皱纹、沧桑、以及白发一样不少,虽然还依稀可见当年的风姿,但终究还是老了。

    那人却似乎并未看见道人眸中的感叹,反倒是在那时朝着道人递来了一个酒杯。

    道人嗅了嗅,刺鼻的味道冲击着他的味蕾,让他有些目眩。

    “是酒?”他抬头看了一眼眼前的老人,问道。

    “当然是酒。男人不饮酒,难不倒你想我和你饮茶?”老人理所当然的回应道,眸子带着狡黠的光芒——他知道,道人几乎从不饮酒。

    道人自然也知道他是故意为之,但终究没有去拂他的面子。

    因此,在微微迟疑之后,他便仰头将那一杯清酒尽数饮下。

    “说吧,有何事求我。”见道人如此,那老者开怀一笑,随即在屋中的矮榻旁坐下,朗声问道。

    “百年不见,难道我就不能单纯的来看一看你?”道人脸色微变,嘴里如此问道。

    “当然可以,但你若是不是有求于我,又怎会如此爽快的饮下这杯美酒。”老人如此说道,言罢还不忘朝着道人眨了眨眼睛:“有时候,你的敌人比你自己更了解你。”

    道人默然。

    于沉吟了好一会光景之后,方才看向老人言道:“我未授仙人结发之封。”

    老人闻言脸上的笑意忽的一滞,整个人忽的僵在了原地,半晌之后方才脸露苦笑:“千年来百万修士追逐之物,恐怕也只有能走到那一步,亦只有你能拒绝这一步。”

    是的,却如他所言,这一切只有发生在道人身上,才会如此既在预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

    “你果然还是忘不了阿言成了真仙,你报不了仇,可若是不成真仙,你同样报不了仇,这是一个死局。”老人又言道。

    道人这时方才走到矮榻前,放下了自己背上那巨大的木箱,于老人的对侧坐下。

    “路都是人走出来的,谁说天下只有一条可以通天的路?”道人不动声色的回应道。

    老人闻言心头微微一震,但面上还是不动声色的言道:“这么说来,你是找到办法了?”

    “我去过大渊山,见过那位妖族大君。”道人的回答有些牛头不对马嘴的味道。

    旁人无法理解,老人同样无法理解。

    “他给你指了条明路?”他随口问道。

    “嗯。”道人的回答却是出乎预料。

    “哦?”老人故作云淡风轻的饮下一杯酒水,强压下了心底的波澜起伏——他终究不愿意在这个与自己斗了半辈子的故人面前落到下风。

    “那你要求的事情又是什么呢?”老人转移的话题,不愿在这个问题上多做纠缠,不是不好奇,只是这些年过去,他也想通许多事情,以往介怀的种种,如今却早已看淡,否则他又如何能在这里与这道人把酒闲谈呢?

    “说来,有些羞于启齿。”道人有些迟疑。

    “你素来寡廉鲜耻,说便是了。”老人不喜道人这扭捏态度,于那时出言讥讽道。

    道人闻言还是迟疑了好一会光景方才言道:“我想于你这里,求取一物。”

    “何物?”老人问道。

    道人又顿了顿,似乎还是觉得不妥,直到老人脸上露出一抹不耐烦的神色,道人方才于咬了咬牙之后言道:“你的佩剑。”

    “这个?”老人的身伸出,房间的某一处便响起一声剑鸣,一把造型古朴的长剑便于那时飞入他的手中,他拿着剑在道人的身前晃了晃,嘴里如是问道。

    “嗯”道人艰难的点了点头。

    这于他看来是一件极为失礼的事情,尤其是对于眼前这位已经名满天下的剑仙来说,索要他的佩剑,就好比夺人妻女一般既下作又鲁莽。

    但他终归有他不得已的理由。

    所以他在说出这话的同时,脑海中也开始打着腹稿,一次希望眼前的老人能够理解他处境。

    可是这样念头方才升起,那腹稿还未在他的心中写好开头。

    “给你。”老人的声音忽的响起,然后他伸手一抛,那把与眼前老人一般名满天下的神剑便在那时落到了道人的手中。

    “嗯?”从未想过此行如此顺利的道人不由一愣,他看了看手中的神剑,又看了看眼前的老人,眼睛眨了又眨,那脸上的神情就好似在怀疑眼前之人究竟还是不是他曾经认识的那人。

    “我已经用不着他了。”而老人似乎是看出了道人的疑惑,他朝着道人摆了摆手言道。

    “用不着?”道人闻言一愣,随即像是明白了什么,顿时脸色一变,他有些悲伤的看向老人问道:“还剩多久?”

    “什么?”这次轮到老人不解了。

    “你还能活多久?”道人再次问道,于他看来一位剑客用不着自己的剑,那唯一的原因无非便是这剑客行将就木。

    可谁知听闻这话的老人却是勃然大怒,指着道人便骂道:“活多久也比你魏长明活得久,你放心就是你死了我也不会死!”

    老人这般态度让道人明白自己是会错意了,自知理亏的他自然不敢反驳,只能小心翼翼的问道:“那你这是何意?”

    老人淡淡一笑,神情轻松的言道:“我这些日子想了想,你们要么归隐山林,要么去见阎王老爷,世界虽大,却再无我一位旧识,着实无聊。与其如此,倒不如答应那老小子,去剑陵替他守墓”

    对于此事多少知道一些的道人虽然惊讶老人的选择,但终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在一阵沉默之后,点了点头:“如此也好”

    “那里什么剑都有,这把剑你想要便那去吧,但丑话可要与你说在前头,这剑名为阳明,取自我名,与我相伴一百三十余载,你可得好生对他。”老人如此言道,末了像是想起了什么,又问道:“对了,我记得你不是从不使剑吗?取它作甚?”

    道人的额头上顿时浮出浓密的汗迹,他用微不可闻的声音小心翼翼的言道:“熔了铸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