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一章 横皇城中,谁敢动武?
    魏先生的话音一落,还不待徐寒等人想明白他话里的意思,天穹之上便忽的又一道光点亮起。

    然后那光点不断的在诸人的眼球中放大,是某种事物正在以快得惊人的速度从不知几千里之外的地方赶来。

    光点逐渐的放大,似乎是一道火焰。

    而转瞬之后,随着那火焰不断的靠近,诸人才赫然发现,那分明是一尊包裹在火焰之中的人影。

    这是那赤霄门掌教的仙人法相!

    在诸人醒悟到这一点的时候,那尊法相却以常人难以理解的速度落在了诸人的跟前。

    包裹在火焰之中的人影难以看清容貌,只是却免不了让人生出一股宝相庄严,想要鼎力膜拜之感。仙人之威,由此可见一二。

    那法相并未在徐寒等人身上驻足片刻目光,而是直直的看向立于人群之前的魏先生。

    “看样子是本座小觑阁下了。”那法相如此说道,包裹在火焰下的脸庞上隐约似乎露出了一抹笑意。

    闻此言的魏先生呵呵一笑,脸上看不出半分的异状:“掌教大人摆出这样的阵仗,所为何事还请明示,我等尚且急着赶路,耽搁不起。”

    “无他。”那法相于那时从怀里掏出了一样事物,于手中微微掂量,却是那枚早前为晏斩与雪宁卖命所用的火云令。“本尊回去想了想,这火云令既然在阁下手中,那么阁下祖上必然与我赤霄门颇有渊源。此令还是归还阁下为好。”

    这话自然是好话,可那掌教无论是说话的语调,还是手中的动作都丝毫没有归还的意思,反倒是目光炯炯,带着灼灼凶光的看着魏先生。

    可魏先生好似对这一切并无所感一般,他点了点头,言道:“那便谢过掌教大人了。”

    说罢,这老人竟然就这般颤颤巍巍的走上前去,伸出手就要从那掌教的法相手中接过此物。

    那尊法相顿时双眸一寒,淡淡的杀机开始自他体内溢出。

    “怎么,不是说要给我吗?”魏先生却依然好似未有感到这般变化一般,他一脸困惑的看着那法相问道。

    “与本座装糊涂是吗?”那法相压低了声音,阴沉着语调说道。

    而此言一落,包裹着他周身的火焰顿时大盛,狂暴的气势奔涌而出,笼罩向魏先生的身躯。

    “糊涂?不是阁下说的要将这火云令还给老朽吗?”魏先生眯着眼睛问道。

    “哼!”那法相一声闷哼,语调并不高亢,却暗含雷霆之威,震慑人心,徐寒等人尚且能够保持常态,而诸如甄玥等修为较弱之人则纷纷脸色煞白。

    但一切并未就这样结束,随着那冷哼落下,法相的身后,一直浑身燃烧着白色火焰的毒蛇忽的探出了脑袋,吐着信子来到了老人跟前,于离他颈项不过半寸处停下,目光猩红盯着老人。

    “说!火云令中的金乌真火在何处!?”而那仙人法相的声音也在这时豁然响起。

    所谓图穷匕见,显然这位掌教大人已经失了与魏先生虚与委蛇下去的兴致。

    那一刻身为仙人的威势于他身上展露无遗,无数与之前一般周身燃着烈焰的毒蛇自他身后涌出,密密麻麻的相互缠绕嘶吼。

    穹顶之下落下的细雪根本触及不到他的身躯,方圆数里之内,于离地百丈之遥,那些细雪便纷纷融化,化为白烟,再次升腾而起。朦胧的水汽将这方天地笼罩,而水汽之下却是满地焦土,寸草不生。

    可饶是如此,魏先生的脸上依然不见任何的慌乱之色,他捋了捋自己下巴处并不浓郁的胡须,看向那仙人法相:“老朽为何不记得你赤霄门祖训中有这一条规矩?赠出去的金乌真火怎还有要回去的道理?”

    这话的讯息自然不少,而那仙人却将其中大多数都给摒弃于外,唯独听出了一件事情,眼前这老人知道金乌真火的所在。

    “既然你冥顽不灵,就别怪本座心狠手辣了!”那法相冷眼说道,那条盘踞在老人跟前的浴火毒蛇便在那时嘶鸣一声,直直的朝着老人的面门杀去。

    那毒蛇看上去不过半寸粗细,可其中蕴含的威能却显然不是寻常人可以抵御的。

    它速度极快,宛如一道闪电一般亮着自己锋利的獠牙,眼看着就要撕破老人的血管。

    可魏先生却在那时缓缓的伸出了自己的手,他的食指与无名指竖起,其余三指并拢,而那两指之间不知何时已然夹着一枚铜钱。

    毒蛇撕咬而来的毒牙竟然就这样不偏不倚的碰撞到了那铜钱之上。

    叮!

    一声脆响荡开,那毒蛇的身子宛如被施了定身咒一般,停了下来。

    下一刻,一抹漆黑之色自那毒蛇的头顶浮现,随即蔓延开来,很快便浸染了毒蛇的全身,它周身的火焰熄灭,身子于那时支离破碎,犹如被火焰燃过的枯枝,化为灰烬,洒落一地。

    “乌萧何传下的宗门我想为的可不是恃强凌弱,巧取豪夺吧?”魏先生的声音于那时响起,他眯着的眸子中竟然隐约间涌动着一份怒色。

    这是徐寒从未在老人眸中见过的东西。

    那尊仙人法相的脸色一变,当然为的不是老人的训斥,而是方才老人所展现的出来的那一手强悍的神通。

    谢闵御执掌赤霄门已经足足两百余年,活了近三百岁的他外人看来自然是不沾凡尘,修为通天的仙人,可他自己却知道,这第三次天劫即将到来,而他却并太多把握熬过这次劫难

    老人的出现,或者说老人手中那枚火云令的出现却给他一丝希望。

    相传这火云令中存有自家祖师爷,那位乌萧何的一道本命真火,也就是所谓的金乌真火,若是他能炼化这等奇物,那么对抗第三次天劫的胜算起码要多出五成。

    大抵是活得越久便越惜命的缘故,谢闵御不想放过这次机会,所以在回到宗门之后他便急不可耐的想要炼化那令牌中的事物,但这时他却诧异的发现,那令牌中的金乌真火早已不知所踪。

    这种得到希望,又失去希望的感觉当然并不好受。

    于是什么祖上的遗训,什么宗门的规矩尽数被他抛诸脑后,领着这些弟子便寻到了魏先生等人的所在,便要取得这金乌真火,以期度过第三次天劫。

    好在他来得及时,敢在魏先生等人走入横皇城之前将之截住,否则入了天子脚下,于龙隐寺的管辖之内,就是给他谢闵御再多几个胆子,他也不敢造次。

    而现在即使感觉到眼前这位老者的不凡,他也不打算放过对方。

    因为他并没有太多的时间再如此耗下去。

    想到这里,谢闵御的眸中杀机更甚,他一声闷哼,那尊法相顿时如充了气的气囊一般开始膨胀,瞬息之后便化为了三丈大小。

    然后他的手豁然伸出,巨大的手掌直直的朝着魏先生袭来,身后那些燃着灵炎的毒蛇缠绕这他的手臂,同样随着他这一掌嘶鸣着杀向魏先生。

    这看似寻常的一掌,前行之时所卷起的气浪却如山岳般朝着诸人袭来,徐寒等人在那时不得不运转起各自体内的真元抵御,方才能安然无恙。

    而魏先生面对这浩然一击却是屹然不动。

    “唉,看样子得替你好生教育一番这后生了。”

    他用只有自己才能听得真切的声音发出一声喟叹,而后双眸之中神光亮起。

    他脚下的地面忽的一阵如浪潮般的波动,然后一道土墙于平地而起,挡在了他与那呼啸而来的手掌之间。

    灼热的火焰触及那土墙,土墙顿时被灼烧得焦黑,转眼便有了崩溃的痕迹,但这并未有让魏先生生出半分的惶恐,之间他的一只手微微一弹,一枚铜钱飞出,顺着那土墙被烧裂的缝隙飞出,在遇见那白色烈焰之后,铜钱瞬息融化,化为金水。

    那金水却极为浩大,远超出一枚铜钱所能化作的迹象,然后金水如有灵性一般覆盖在那即将崩碎的土墙之上,土墙顿时被那金水所覆盖,化作一道牢不可破的金色石墙。

    “真金不怕火炼。”老人悠然言道。

    这般神奇的手段让人叹为观止,同样也让谢闵御的脸色愈发阴寒。

    他再次发出一声冷哼,三丈高的的法相再次变大的数分,化为了足足五丈开外。

    而他手中缠绕的毒蛇也在那时嘶鸣着上前,转瞬便杀到了那金墙之上,随即那些毒蛇的身躯一道道裂开,竟然由毒蛇化为了一只只拇指大小的蚁虫。然后那些蚁虫密密麻麻的密布在那金墙之上,竟然开始啃食那墙体。

    虽然无法将之一举击破,但如此撕咬下去,却也有被其渐渐蚕食的可能。

    谢闵御见状,脸上的郁色稍缓,嘴里如此言道:“千里之堤溃于蚁穴。”

    魏先生的眉头一皱,一身灰色的麻衣忽的鼓动,两只成人手臂粗细的水龙于那时自他袖口处涌出,呼啸着奔向那些蚁虫。

    在那水龙的浇灌之下,那些密布于金墙之上的蚁虫顿时发出吱吱的惨叫,身子抖动,火焰熄灭化为灰烬于金墙之上跌落下来。

    未曾想到这看似寻常的老人竟然如此难缠,谢闵御的脸色顿时凝重了起来。

    “朱雀五炎阵!”他一声暴喝,身下那些早已结出战阵的弟子们闻声而动。只见诸人纷纷衣衫涌动,一道道灵炎于体内倾泻而出,涌入那尊谢闵御结出的巨**相之中。

    于此同时,巨大的法相收回了摁在那金墙上的手掌,他昂首矗立在诸人身前,一只手伸出,于胸前张开手掌。身后那些浑身浴火的毒蛇,在那时如得敕令一般涌向他的手掌。

    很快那些毒蛇在他的手掌上空,盘踞成了一团火球。

    而随着毒蛇与那些弟子唤出的灵炎不断涌入,那火球越聚越大,温度也越来越高。

    即使相隔数十丈,诸人也能感受到那火球之中所包裹的恐怖温度,甚至就连那火球周身的空间也因为承受不住这可怕的温度,而出现了扭曲的痕迹。

    “天堂有路你不走,这可就怪不得本尊心狠手辣。”也似乎是因为感受到了这一击所凝聚的可怕力量,谢闵御脸上的郁色尽散,随之浮现的是一抹浓重的狞笑。

    可魏先生却依然神情悠闲地立在原地,似乎对于这一击中所蕴含的可怕威能,并不放在心上。

    这样的作态,对于已经登临仙人之境数百年的谢闵御来说无疑是一种蔑视。

    他心头已经暗暗想着,待到将老者击败,一定要留下他的性命,将之放入赤霄门中的丹炉中好生折磨,再逼问出那金乌真火的所在。

    想到这里,谢闵御的眸中亮起一道寒芒。

    他伸出的手于那时凭空一握,一道灼灼的热浪荡开。周围那茶摊的支架幔布似乎都因为承受不足这股可怕的热浪,而开始燃烧起来,徐寒等人更是脸色难看,显然在这仙人之威下,他们连反抗的力量都生不出半点。

    仙人,尤其是已经度过了两次天劫,凝聚出法相真身的仙人,即使是诸人宁竹芒、晏斩这样的大衍境强者在他的面前也不过蝼蚁。

    而在这一握之后,那团由他体内的毒蛇,以及众多弟子所唤出的灵炎汇聚而成的火团。于那时忽的开始扭动,一双翅膀自那火团之中伸出,然后,是,一只高昂的神鸟头颅,尾翼以及锋利的脚爪。

    嘤!

    伴随着一声震天的长鸣,一只数寸大小的朱雀神鸟,浮现于诸人眼前。

    当然这只是开始。

    随着拉长鸣响彻天地,朱雀神鸟的身影也不断的放大,转瞬就变得与那法相真身一般大小。

    “去!”谢闵御发出一声暴喝。

    那神鸟又是一声仰天长鸣,然后身子便豁然朝着魏先生奔去。

    它速度极快,拖着漫天的火焰残影,所过之处,空间扭曲,地面龟裂。

    面对这只巨大的朱雀神鸟,魏先生的脸上终于浮出了一抹赞赏之色。

    他的手再次伸出,一枚铜钱握于手中。

    那道金色的墙壁似有所感,底部于那时伸出了两道藤蔓,将金色墙体的身子撑起,金色墙体上的金水流下,将那两道粗壮的藤蔓包裹,好似生出了双足。两条水龙涌动落于那墙体的左右两侧,好似两条手臂一般上下飞舞。

    而金色墙体的上方也在那时生出一道藤蔓,却转瞬枯萎,汹汹的火焰升起,好似这奇怪生物的头颅一般。

    这时,被魏先生握于手中的铜钱在那时被魏先生屈指一弹,落入那奇怪生物的胸口处。

    铛!

    伴随着一声轻响,好似齿轮转动发出的沉重声音。

    那铜钱光芒大作,无数金光涌动入那生物的四肢百骸,那东西瞬息活了过来。

    之间他迈着自己镀有金水的双足,上前一步,两头水龙化作的双臂伸出,直直的迎向那杀来的朱雀神鸟。

    轰!

    伴随着一声巨响那生物与朱雀神鸟狠狠的撞在了一起。

    二者僵持不下,一时间似乎谁也无法将谁拿下。

    谢闵御怎么也想不到这造型古怪,甚至称得上滑稽的奇怪生物竟然能当下自己这朱雀神鸟的浩然一击,甚至他观那魏先生脸上的神色,并无多少异色,似乎游刃有余。

    二者的对抗持续了数十息的光景,朱雀神鸟渐渐露出疲态,而那奇怪的生物则不急不缓的向前。

    魏先生淡淡一笑,正要于这时趋势那生物一举拿下此战之时,他却忽的脸色一变,胸口处猛然传来一阵绞痛。而那被他驱使的生物也因此攻势一滞,被那朱雀神鸟压了回去。

    这高手对决身负往往便在一瞬之间。

    魏先生的异状,被谢闵御很是敏锐的洞察到。

    他眸中寒芒一闪,紧握的巨大手掌猛地一震,那些与之相连的结出朱雀五炎阵的弟子们纷纷脸色一白,一道道金色的事物自他们体内涌出,奔向那朱雀神鸟体内。

    那是这些弟子体内的生机,这样的做法无疑会让这些弟子根基受损,身子寿元缩减,可为了得到金乌真火,谢闵御显然并不在乎这样的后果。

    而随着那些生机的涌入,朱雀神鸟的气势大振,它周身的火光又汹涌了几分,而没了魏先生力量驱使的生物则是在那此消彼长的差距之下,再也无法承受这朱雀神鸟的力量,周身一震颤抖,最后竟然轰然碎裂。

    “噗!”

    同时与之心神相连的魏先生也受到反噬,脸色一白,口中喷出一道血箭,身形暴退。

    “魏先生!”徐寒等人见状顿时大惊失色,赶忙上前扶住老人。

    但谢闵御显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一击得胜的朱雀神鸟马不停蹄,直直的朝着诸人所在之地杀来。

    眼看着这可怕的火焰就要将诸人吞噬,魏先生脸色苍白的看了那朱雀神鸟一眼,嘴里言道:“带我们走!”

    此音一落,他背后那巨大的木箱之中一阵白芒涌动,将诸人包裹。

    那白芒极为刺眼,让吕厚德等人顿时失明,而在短暂的时间之后,待到他们在恢复过来,徐寒等人却早已不知所踪。

    “掌教?”他们惊尤不定的看向那尊巨大的法相,一脸疑惑的问道。“要追吗?”

    而那巨**相的脸上也在那时浮出一抹狞色,他转头看向身后那座巨大的城池,咬牙切齿的言道。

    “横皇城中,谁敢动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