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章 先人脸面
    横皇城近在咫尺。

    四五日的路程对于诸人来说并算不得什么。魏先生照样每日支摊,赚取那并不丰厚的赏钱,楚仇离靠着晏斩依然每日胡吃海喝,他们灌醉宁竹芒的计划还在继续,只是每一次都以失败告终,而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初衷早已不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要捍卫自己身为男人在酒桌上的尊严。

    至于嗷呜与玄儿,两个小家伙可没有这样或那样的烦恼,每日吃了睡,睡了吃,无事时还偷溜出去,徐寒到知道嗷呜的本事,对此也并不多管。甄玥近来也消停了许多,老老实实的跟随诸人上路,而她手下的“四大金刚”倒是因为之前与楚仇离等人喝过酒缘故关系近了不少。

    相比于诸人,徐寒却有些心事。

    他体内那东西又苏醒了一次

    他很清楚那东西就是在长安城中差点将他吞噬了的阴冷气息。他不知道这样的苏醒是不是意味着那东西已经不满足于潜伏在他的体内,而是想要破茧而出。为此徐寒很想要与魏先生谈一谈,毕竟如今看来能够帮到徐寒的也只有这位老人了。

    可奇怪的是,魏先生却自从那天之后便有意避开徐寒,每每徐寒提及此事,老人都顾左右而言他,徐寒不得其法,最后也只能作罢。

    一晃便是四日的光景过去,这一天,诸人再次出发,若是没有其他变故,按照计划他们今日傍晚时分便可抵达这场行程的终点,横皇城。

    为此诸人都很是振奋。

    虽然现在还才一月初,距离三月份开始的执剑人大会尚且还有很长一段时日,但官道上却随处可见赶往横皇城的江湖游侠。

    相比那些身着锦衣,腰挎长剑,风度翩翩的侠士,徐寒等人的装扮并不出奇,不过那躺在嗷呜头上打盹的玄儿一路上倒是惹来些许目光。但也大抵只是微微一瞥,并不被人放在心上。

    行至正午,远方那座雄伟的城池已经在诸人的眼前初现端倪。

    因为一路皆是马道的缘故,脚程比想象中快上不上,估摸着再过一两个时辰诸人在天黑前便可赶到横皇城。

    时间充裕,加之正好天上下起了小雪,诸人便索性在路边的茶摊上坐下休息,为此他们还点上了一份丰盛茶点,当然这钱是由晏斩这位富豪出的。

    这个中年男人的怀里好似有用不完的钱一般,这些日子楚仇离跟着混吃混喝,晏斩从未皱过半下眉头,乐得楚仇离直言,晏斩是他这辈子交的最好的朋友。

    路边的茶摊很是简陋,只是几个竹竿撑起的幔布,但生意却火爆得很,大抵都是些江湖人士打扮,高谈阔论的内容除了这即将开始的执剑人大会,最多便是当今大夏的政事,而其中让徐寒与宁竹芒脸色一变的却是那大夏似乎又在准备对陈周二国动武的消息。

    二人对望一眼,正想要弄明白事情的始末的时候,一旁坐在晏斩身边的雪宁却忽的脸色变得煞白,这位素来温婉,少有言辞的女孩猛地站起了身子,言道:“快走!”

    这话方才出口,徐寒等人还不明所以,一旁的晏斩在见着雪宁的异状之后,却抢先站起了身子,朝着诸人言道:“走!”

    这样的举动已经不能用突兀来形容,甚至可以算得上是有些莫名其妙。

    诸人一脸疑惑的看着晏斩,晏斩却是一脸焦急,他再次朝着诸人言道:“走啊!”

    诸人还是不解,而这样的不解与疑惑于十余息的光景之后便得到了明悟。

    一群身着白衣袖口绣有烈焰纹饰之人从不远处狂奔而来,直直来到了诸人饮茶的茶摊外,将这茶摊里三层外三层的层层围住。

    包括徐寒等人在内的于这茶摊中饮茶的诸人都在那时一愣,纷纷站起了身子,警惕的看着那群忽然涌出的白衣人。

    “赤霄门办事,闲杂人等请回避!”这时,一道沙哑的声音从那群白衣人的身后响起。

    赤霄门。

    大夏一宗三门十二镇中的三门之一,地位崇高,饶是大夏的国柱遇见了其间的掌权人物也得必然三分,这些在茶摊上饮茶的寻常江湖人士如何敢招惹?

    在听闻了赤霄门的名头之后,一个个脸色大变,纷纷逃一般的离开此地,就连那茶摊的摊主也害怕引火烧身,连茶钱都来不及去计较,也赶忙逃离此处。

    而徐寒等人却并未有任何行动,不是他们不想,而是他们明白这些赤霄门的门徒就是冲着他们来的。

    这并不是一件特别难明白的事情,尤其是在看见那位吕厚德带着数位年纪在三四十岁左右的男女从人群中笑呵呵的走向他们之时,这样的结论便显而易见了起来。

    徐寒来不及去深究之前雪宁是如何感应到此事的,他侧眸看了一眼一旁的魏先生,见那老人还在安静的坐在一旁饮茶,徐寒心头稍安,于那时沉眸看向吕厚德,问道:“怎么?堂堂赤霄门也言而无信吗?”

    而相比于之前有过交手的吕厚德更让徐寒忌惮的是与他一道走出来的那一对男女,都是三四十岁的年纪,他们周身的气息凝练,徐寒看不太真切他们的修为,却大抵能猜出恐怕都是些大衍境的强者。

    “邪魔外道也配与我讲信用?”年过半百,蓄着羊角须的吕厚德双眸一眯,冷笑言道。

    “师傅师娘!徒儿与晏大哥是真心相爱,况且晏大哥也早已退出了魔天门,求你们放过我们吧。”这时,那一旁的雪宁似乎对于这忽然出现的那一对男女极为畏惧一般,快步便走到了人群前,朝着那二人言道。

    而徐寒等人也才从这话中醒悟过来,这随着吕厚德到来的一男一女竟是雪宁的师傅与师娘。

    “哼!浪蹄子!”但她的恳求却并未得到她的师傅与师娘的体谅,那位生得一脸刻薄之相中年女人便在那时发出一声冷哼,嘴里阴测测的奚落道。

    但这话音方落,一道闪着寒芒的铁索便如毒蛇一般直直的朝着那女人所在的位置轰杀了过来。

    女子双眸一凝,在感受那铁索之中所蕴含的威能之后,不敢托大,只见她衣衫鼓动,一头浑身浴火的蟒蛇便于她袖口处涌出,直直的撞向那铁索。

    二者碰撞掀起一阵气浪,而晏斩的身子则在那时快步上前,开到了雪宁身旁,衣袖一挥,将那漫天气浪尽数搅碎。

    “我晏斩女人,轮不到你胡蔓儿来教训!”而后,他看向那中年女子,寒声言道,身子却不露痕迹的微微移动,将雪宁的身子尽数挡在了身后。

    “晏斩,死到临头你还要逞口舌之利,我倒要看看待到我毁去你一身功力,将你与这小贱人送入焚天炉时,你还有没有这等闲情雅致。”那中年女子显然也不是一个良善之辈,于那时言道,而身边的男人以及吕厚德,甚至他们所带来的百余名门徒都在那时摆开了架势。

    这是朱雀五炎阵!

    之前在与晏斩相遇时,吕厚德与数十名门徒结出此阵所爆发的威能便极为可怖,此刻这阵势更是大出了数倍,一时间诸人周围烈焰滔滔,仿若置身仙人火炉之中一般。

    晏斩显然也意识到这次麻烦已经超过了诸人的承受能力,他面色一沉言道:“诸位,能与你们结伴而行,实乃晏某之幸,但天下无不散之筵席,今日之事,晏某一肩担之”

    晏斩此言意思自然是再明显不过,他自知无法力敌,故而想要一人担下此事,不愿拖累诸人。

    只是他的话还未说完,便被生生打断。

    “晏斩你这说的是什么话,我楚某人是那贪生怕死之辈吗?”楚仇离于那时躲在徐寒的身后,一脸愤慨之色的言道。

    徐寒见状对于到了这个时候还在耍宝的楚仇离有些无可奈何,他摇了摇头,手上却毫不犹豫的取出了背上的长剑。而身旁的宁竹芒也于那时拔剑出鞘,神色冷峻的看着那已然结出战阵的吕厚德一行人。

    见诸人如此,晏斩固然心头感动,可正是因为这样的感动他愈发不愿连累诸人。

    因此他张开嘴便要再次发声,可同样这一次他的话还未出口,又被打断。

    而这一次打断的他,是一只手。

    一只满是褶皱的手。

    它忽的伸出,在晏斩的肩膀上轻轻一拍,晏斩一愣,而就在他愣神之时,之前一直在一旁安静饮茶的魏先生便与他错身而过,背着他那素来不曾离身的木箱子大步走到他的身侧。

    “这可不管你的事。”老人如此言道,目光却仰头看向天际。

    但晏斩还是知道,这话是对他说得。

    可他不明白的是,这事如何能与他无关,若不是他与雪宁,赤霄门又怎会死咬着他们不放?

    “出来吧。”可那时魏先生的声音却再次响起,这一次,这话却不是对他说的了。

    而是对着天际,对着遥远的某一处。

    “好歹也是乌萧何的后人,躲躲藏藏岂不丢了先人脸面,莫要让老夫笑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