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九章 时候未到
    徐寒睡醒的时候,玄儿正蜷缩在他的身旁,嗷呜睡在床脚,打着哈欠。

    随后,四肢百骸之中便传来一阵钻心的疼痛,像是整个身子都被撕裂开了一般。

    “啊!”这忽如起来的痛感让他不由得发出一声闷哼。

    “你醒啦?”被这闷哼所吸引,房间中一道身影快步来到了徐寒跟前。

    她关切的看着徐寒,额前的发丝垂到了徐寒的鼻尖,带着一股说不出味道却好闻极了的清香。

    徐寒一愣,这才看清女子的模样,却是甄玥。

    “楚大哥昨日守了你一晚上,我见他熬不住了,故而才将他换下。”似乎看出了徐寒的疑惑,甄玥浅笑着回应道,说罢又站起身子言道:“你饿了没?想吃什么?”

    然后她走到一旁的木桌边,伸手要为徐寒倒上清水。

    徐寒回过神来,看着这好似无事人一般的甄玥,心底难免有些疑惑。

    昨日的事情,他虽然被那股可怕的力量所控制,可其中的经过他却大抵感受得到,也清楚究竟发生了些什么,因此他才不明白为何甄玥还有胆子出现在他的面前。

    “喝点水吧,我去叫楚大哥给你弄些吃的。”徐寒想着这些的时候,甄玥却已经将水杯递到了他的跟前。

    可徐寒并未在第一时间接过那水杯,反倒是沉着眉头看着甄玥,半晌之后方才问道:“你不怕我?”

    甄玥一愣,随即嘴角上扬,问道:“为何要怕你?”

    “我差点杀了你。”徐寒语调顿时冷了下来,他并不喜欢甄玥这明知故问顾左右而言他的态度。

    “可你最后还是没有杀。”甄玥言道,似乎已经忘了之前二人发生过的不快。

    说罢此言,她见徐寒没有接过她水杯的意思,便施施然的收回了递去的手,言道:“你歇着吧,我这就去寻楚大哥。”

    然后,她就要迈步离开,可徐寒却在那时猛地坐起了身子,一把抓住了甄玥的右手。

    那里的手腕上还带着徐寒赠与的铃铛,这般拉扯,那铃铛顿时发出一阵叮叮的脆响。

    “我说过我不喜欢你的小心思,你若是听得懂就乖乖离去,你若是还要如此,下一次你就不会再有这么好的运气了!”徐寒盯着甄玥的眸子一字一顿,咬牙切齿的言道。

    不知是他此刻凶恶的语气,有还是别原因。

    甄玥这一次并没有再如以往一般敷衍过去,她对上了徐寒的目光,如狼一般凶狠的目光。

    她眸子中的光彩却在那时忽的融化了下来。

    “我没有别的路能走了”

    这个素来在人前狠厉泼辣的女子像是换了一个人一般,语调变得温软了几分。

    “我们得罪了森罗,只有刘判官可能给我们一条活路,可现在他也自身难保,我能想到的,能帮到我的,只有你”

    徐寒闻言脸色微微一变,但下一刻还是沉着眸子言道:“我没有理由帮你。”

    “你当然没有。”甄玥言道,“但我不想死,凭什么我们做了对的事情,却要遭受流离追杀的命运?即使逃到了大夏他们也不愿放过我们。”

    “所以即使你现在就要杀了我,我也要跟在你身边,因为你是我活下去唯一的希望!”

    甄玥说这话时,那笃定的语气,那决然的神情让徐寒意识到了她所言不假。

    徐寒沉默了一会光景,终于还是站起了身子,言道:“这是最后一次,若是你再耍小心思,我保证,你会知道什么是生不如死。”

    而也就在这时,徐寒等人此行的目的地,那座名为横皇城的都城之中。

    徐寒的老熟人,崔庭崔大国柱,独自一人气冲冲的回到了他在横皇城中的别院。

    看出了自家主人的不郁,那些一旁的家奴一个个噤若寒蝉,远远的避开,给崔国柱让出一条路来。

    崔庭脚步急促的穿过别院中精致的小院,一路上碰倒了三个名贵的瓷瓶,摔烂了五道华美的饰品。

    最后来到正屋的小院前,崔大国柱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最后终是压不住心头的怒气,一把拔出了腰间的长剑,对着那些摆放在院落前的名贵花草一阵横劈斜刺,嘴里念念有词的怒吼道:“欺人太甚!欺人太甚!”

    旁边一位谋士打扮的中年人快步迎上,见自家主人如此,终是不敢去触他霉头,只能安静的立于一侧,直到崔庭发泄完自己的怒火,偃旗息鼓的扔下手中的长剑,这时那谋士方才小心翼翼的走了上去,于崔庭的耳边轻声言道:“国柱大人,元阎罗在府中等候多时了”

    听闻这话的崔庭脸上顿时一变,他恶狠狠的看了谋士一眼,问道:“为何不早说?”

    谋士顿时语塞,不敢反驳。

    “国柱大人就不要为难他了,还是请入屋一叙吧。”就在这谋士进退维谷之时,屋内却响起了一道爽朗的声音,崔庭闻言又狠狠瞪了那谋士一眼,这才整理了一番衣冠,迈步走入了身后的正屋。

    他方才推开房门,入目便见着了一位青衫男子正端坐在屋内的正座之上,双手展开一副字画在细细端详。

    这当然算得上是一件很是失礼的事情,毕竟他是主,男子是客,按理来说除了大夏的皇帝李榆林,这天下端是再寻不到任何人能在他崔庭的房门中坐上主座。

    可素来心高气傲的崔国柱却似乎对此事没有半点的不满,反倒是觉得理所当然。

    “国柱大人似乎心情不郁啊。”见崔庭走入房门,那青衫男子缓缓的收了手中的字画,露出了其后那张儒雅俊朗的脸。

    “江之臣与邱尽平那两个混蛋,死抓着我长武关战事失利之事不放,在陛下那里对我是口诛笔伐,今年春后陛下要引两路大军,一路东进直取陈国金陵,一路南下,破剑龙关,夺冀州之地。我一身为大夏征战,可偏偏这事陛下却将我排除在外!”崔庭于那时便一脸愤慨的说道。

    崔庭虽然看上去大大咧咧,颇有些江湖莽汉的气质。但能在波澜诡诞的大夏立足这么多年,对于政事上的嗅觉,他还是极为敏锐的。

    这一次皇帝所做的准备,无论是调集的粮草,还是派出的兵力,都隐隐透露出一股志在必得的味道。而一旦江之臣与邱尽平做到了这一点,那三大国柱之中便唯有他崔庭寸功未立,这对于崔家来说,自然算不得一个好消息。

    因此一想到这里,崔庭便有些恼怒。

    “当初若是你们肯再给我多几万兵力,长武关我必然拿下,又如何能给蒙克那混蛋驰援奇袭的机会!我们又如何能落到如今在大夏处处受人掣肘的境地?”他极为不满的抱怨道。

    而青衫男人却在那时淡淡一笑,并不将崔庭的抱怨放在心上。

    他在那时站起了身子,不急不慢地走到了崔庭的身旁:“若是国柱大人是因为此事忧心,那于元某看来就大可不必。”

    崔庭闻言看了对方一眼,摇了摇头说道:“你不懂,这一次陛下可是”

    “志在必得?”崔庭的话还未说完,就被青衫男人打断。“就像他那个御驾亲征,最后被姓林的老头一箭射死的仙人老爹一样?”

    听到这里的崔庭,脸色一变,有些不满,又有些诧异。

    当今圣上的父亲李文景,开创了如今大夏盛世的仙人皇帝,若不是林守那一箭,如今的天下恐怕便没有大周,也没有了陈国。

    夏人每每讲起此事,大抵都扼腕叹息,叹息于李文景的壮年身死,亦叹息于他的出师未捷,壮志未酬。

    即使崔庭对于那位先帝心中有的也只是满满的崇敬。

    此刻听闻青衫男子如此调侃的语气,终究不喜。

    “崔国柱就把心放在肚子里吧,这一战,李榆林赢不了。”青衫男人好像对此并无所感一般,他笑着又拍了拍崔庭的肩膀,如此言道。

    从与森罗殿合作以来对方给过的承诺似乎都从未出现过纰漏,可是一想到今日朝堂上李榆林调用的粮草与兵马。崔庭着实想不明白,陈周二国如何拿得出与之抗衡的力量。

    “为什么?难道陈周二国还有什么我们不知道的底牌吗?”崔庭终究还是耐不住心中的疑惑,出言问道。

    “崔国柱在边境征战多年,想来这大周也好,陈国也罢有什么本事你比在下更清楚,若是他们真的还有底牌,早就拿出来,又何苦年年被大夏掣肘?”青衫男子语气轻松的笑道。

    “那究竟是为何?”只是这样的回答并未有缓解崔庭的疑惑,反倒让他愈发的不解。

    “因为时机未到。”青衫男子笑呵呵的朝着崔庭眨了眨眼睛。

    “时机未到?”崔庭却愈发疑惑,他叨念这这句话,目光直直的看着眼前的男人,问道:“什么时机?”

    青衫男人脸上的笑意更甚,他走到崔庭的身侧,在他的耳畔附耳轻言了几句。

    此言一出,崔庭的脸色一变,正要说些什么。

    “嘘。”男人却朝着他眨了眨眼睛,示意他不可多言。

    而饶是如此,崔庭脸上的震惊却依然愈演愈烈,久久不可消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