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八章 路还在
    “魏先生,小寒到底怎么了?”定蛮城的客栈中,楚仇离愁眉不展的看着那昏迷在床榻上的少年,朝着身旁的老人问道。

    本来吃着楚仇离亲自下厨来的可口饭菜,看着客栈外繁华街道上为庆祝年关到来而表演舞狮的队伍,诸人好不惬意。

    甚至就连隐隐有隔阂的胡马等人也在几杯酒下肚之后与楚仇离几人熟络了起来。

    可当魏先生带着昏迷的徐寒以及明显负伤的甄玥回到客栈时,这样的惬意便尽数烟消云散。

    听闻此问的魏先生,抬头看了楚仇离以及他身后同样目光关切的诸人一眼,言道:“并无大碍,明日就会清醒”

    魏先生在诸人之中还是颇有威望,得到了他的答复诸人悬着的心算是放了下来,可楚仇离却在这之后又问道:“可好端端的,小寒怎会昏迷?”

    这个问题一出,诸人再次将目光看向魏先生。

    而这一次魏先生却转过了脑袋,并无回答的意思。

    诸人见状自然不敢多言,只能将目光看向一旁怔怔出神不知在想些什么的甄玥,只是甄玥当然知道有些事能说,有些事就是能说,也不该她说,所以她在那时底下了脑袋,避开了众人递来的目光。

    于是此事便不了了之。

    虽然魏先生说了明日徐寒便可苏醒,可素来酒肉当前的楚仇离却并不放心,执意要留下照看徐寒,用他的话说,“就算小寒没事,睡久起来要吃点东西喝点热水,我在旁也可帮衬一二。”

    见楚仇离将话说到了这个份上,诸人自然也不好再劝,于是便纷纷离开了徐寒所在的房门。

    诸人所选的客栈并不大,一行人浩浩荡荡十余人,几乎就将这小客栈所有的客房都包了下来,诸人歇息下去,整个客栈也在那时安静了下来。

    魏先生的房门中同样如此。

    只是不同的是老人并未有睡下,他颤颤巍巍的从床榻旁站起身子,走到了一旁的大木箱子边。

    整个过程他走得极为缓慢,每一步的踏出与下一步的衔接都带着明显的停顿,似乎行走这件事情对于现在的他来说都变得极为艰难了一般。

    但他终究还是走到了木箱旁。

    他大口大口的喘了阵粗气,这才伸手抚摸向那木箱。

    那一刻柔软的白芒自木箱中溢出,顺着老人的手臂涌向老人的身躯。

    “你这样会死的。”一个与那白光一般柔软的声音也在那时响起。

    “活了一千年早就该死了”魏先生满是褶皱的脸上在那时挤出一抹艰难的笑意,如是回应道。

    “可你还有机会,为什么要将铜钱浪费在那个不相干的少年身上。”柔软的声音带着些许怒意追问道。

    这个问题,让老人有些迟疑。

    他想了一会,方才摇了摇头:“不知道”

    “或许是年纪大见不得人死能救的总想救一救”

    这样的回答让那声音也随即沉默了下来,木箱周围的白芒涌动,就好似那声音主人此刻翻涌的内心一般。

    而在下一刻,那柔和的白芒忽然变得狂暴了起来,就像是五月的艳阳,炙热明亮,灼灼逼人。

    连同一道变得狂暴的还有那柔软的声音,它用一种几乎嘶吼语调言道:“那我们怎么办?你忘了当年的承诺了吗?”

    那声音的怒吼与质问并未由让魏先生生出哪怕半分的不满或是恼怒。

    老人的脸色依然平静,一如他此刻的声音:“你应该知道,即使我成功了,我也没办法带你们走”

    “但终归好过没有希望”那声音似乎受到了老人的感染,语调不再似之前那般汹涌。

    “希望吗?”老人叨念着这句话,眸子中目光渐渐深邃了起来。

    楚仇离当然很想做一个体贴的老大哥。

    为此,他才会选择留下来照看徐寒。

    前半夜他尚且能够坚持,可到了后半夜困意袭来,他便有些难以自已,几次将脑袋垂到腰间惊醒,最后索性对着一旁不明所以的玄儿与嗷呜说了句:“我就睡一小会。”之后,脑袋一歪便沉沉的在桌子上睡了过去。

    嗷呜与玄儿歪着脑袋看着中年汉子,似乎还在努力的理解中年汉子话里的意思,可那时同样一股困意袭上了它们的脑海,两个小家伙便在那时再也坚持不住,歪着脑袋沉沉睡去。

    在这一人一猫一“狗”睡去后约莫十来息的光景之后,房间的门忽的被人从外推开。

    魏先生迈步走入了其中。

    他不复之前的疲态,步履轻松的来到了徐寒的床前,沉眸看着徐寒。

    他的目光深邃,带着些许困惑。

    他背后的木箱中忽的涌出一阵白芒,一道缥缈的身影在他的身侧凝实,与他一道注视着床榻上好似陷入熟睡的少年。

    “就是他吗?”白色身影问道。

    “嗯。”老人点了点头。

    “他很古怪”白色身影在看了一会之后又言道。

    “自然,连监视者都为他亲自降临这方世界。”老人言道。

    “那你的意思是?”

    “我想或许弄明白他的身份,对于我们很重要。”

    “可你没有那么多时间了。”白色身影皱了皱眉头。

    “所以我想要你们的帮助。”老人转头看向对方,目光诚恳,语气亦诚恳。

    只是这样的诚恳却未有得到他想要的回答。

    白色身影冷着眸子言道:“你应该清楚,除非你走通那条路,否则我们不会插手这个风险我们冒不起”

    说罢此言那白色身影似乎失去了与魏先生再继续对话下去的兴致,她的身子一阵扭曲,最后化为一道白芒遁入了老人背后的木箱。

    老人的脸色在那时变得古怪了起来,他看了看眼前的少年,目光变化

    那是漫长到不知几何光阴前的事情。

    大离朝的暴乱终于走到了尽头,楚朝的始祖领着英雄们从尸山血海中走出,建立了那自此之后矗立于这方世界足足六百余年的大一统王朝。

    那是英雄时代,也注定是苍生的悲歌。

    头顶风雪,却生得一张俊美面容的道人在百年的苦修之后终于再次行走于世间。

    百年的光景,于他虽然算不上弹指一瞬,但也不过是一场参悟、一场浮生大梦。而于世间百姓,百年光景足以让嗷嗷待哺的婴儿品味够这人间百态,最后垂垂老矣,化为一赔黄土。就是那些他说认识的修行之人,百年之后尚且在世的也不过五指之数,这其中还得算上那些与他并不交好之人。

    而饶是这样,方才出世的道人还是收到了一位故人将死的消息。

    他觉得他得去见一见。

    但在那之前,他也得去见一见另一个人,那个人有个很奇怪的名字——昆不语。

    若是记得没错,他是一个医师,一个纯粹的医师。

    这就是一件很古怪的事情了,他认识他时,他已经四十出头,如今一百余年过去,昆不语的年纪至少也得一百五六,一个凡人,没有半点修为的凡人,能活到这个年纪,比起那些活了五六百年的仙人,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还要惊世骇俗一些。

    而当他见到这位故人时,心头的惊骇比起之前所想的还要多出数倍。

    这位已经白发苍苍、垂垂老矣的医师竟然成为了一座宗门开宗立派的掌教,而这个宗门还聚集了大批的修士,其中不乏一些当世闻名的仙人。而他们都出人预料对于这位寻常的医师极为心悦诚服。

    为此,道人足足发愣了数息光景,方才开始与这位故人的谈话。

    “你拒绝他了?”只是这样的念头方才升起,脸上犹如老树一般褶皱密布的故人却抢先问道。

    “嗯。”道人并无隐瞒的意思。

    “你想好剩下的路怎么走了吗?”故人又问道。

    道人摇头。

    “可惜,我没办法陪你了。”故人长叹。

    二人相顾无言,沉默良久。

    道人在那宗门中待了一日光景,而昆不语大多时候都在睡觉。能活这么久已是不可思议,但毕竟到了这个年纪,他的精神头自然不会太好。

    临走时,昆不语送给了道人一道青色的木头,道人不知是何物,但却能清晰的感觉到自那不大的木块上传来的源源不断的生机。

    他说:“前路艰险,此物相赠,如我伴君。”

    道人再次沉默,虽然二人都未挑明,但他们都清楚,这注定是最后一场见面。

    道人见的第二个人,叫乌萧何。

    北方新起的宗门赤霄门的开山鼻祖,不得不说这些故人似乎都过得不错,当年那个脾气火爆的毛头小子也有开宗立派的一日。

    道人想着这些,在那一干年轻后辈的簇拥下,独自去到了他们宗门的山顶,乌萧何闭关之所。

    当然所谓的闭关,倒不如说是等死。

    当年冒冒失失的小子,已经一脸暮色的垂坐在山崖上,但眉宇间依稀可见的是一抹即使死字当头,也不服输的桀骜不驯。

    道人曾经不喜他这性子,此刻见着却又莫名深感欣慰。

    “你来了?”乌萧何看着道人,嘴角拉起一抹笑意。

    “嗯。”道人坐到了他的跟前,心里盘算着如何开始这场诀别。于他看来这应当是一件很严肃的事情。

    “奶奶的,你他娘的走得真慢,若是在晚上些许时辰,你就见不到老子了。”

    只是还不待他想得透彻,那暮发苍苍的乌萧何便指着他的鼻子骂道。

    “”道人默然,不知但如何回应。

    乌萧何见状摆了摆手,嘟囔道:“无趣。”

    说罢他便伸手给道人递来了一道事物,道人下意识的接住。入手之时便觉得手中一烫,他定睛看去,却见是一枚令牌,上书火云二字。

    “这令牌中有我一道本命灵炎,若是他日将之炼化完成,莫忘了还给我那些徒子徒孙。”然后,乌萧何在那时伸出了手,拍了拍道人的肩膀言道:“给老子好好活下去,到时候别忘了抓几个漂亮的女真仙给老子烧过来!”

    说罢此言的乌萧何脑袋一沉似乎就要睡去。

    而山崖下那密密麻麻端坐着的门徒们见此情景顿时群情悲切,也不知是谁第一个哭出声来,于是人群嚎嚎大哭。

    见此情景的道人也有些心头不郁,他正要朝着那已经闭上双眸的身子低头道一声谢谢时。

    乌萧何无又在那时忽的抬起了头,他指着山脚的门徒便喝骂道:“哭什么哭,老子还没死呢!”

    山下的哭声戛然而止,道人到了嘴边的谢谢生生咽了回去。

    “你们都说老子读书少,这些日子我一个人坐在这山上想了一首诗,你要不要听听?”然后乌萧何看向了道人,一脸笑意的舔着脸问道。

    道人如何能够拒绝,于是便点了点头。

    已经一把年纪的老人脸上顿时露出了孩子般的笑意,他伸出了手,朝着那山崖方向挥动起来。一道道歪歪斜斜的字迹便在那时浮现在那山崖的崖壁之上。

    “龙涛十里山河,云压百里雪川。”

    “兵戈千里疆土,夜笼万里黄玄。”

    “不怕,不怕!”

    “你且看东方见白,唯我金乌正艳!”

    道人字字不漏,细细读过。

    “何如?”乌萧何凑上前来问道。

    “字正腔圆,韵律浩大,气势绵长”道人由衷叹道,可话说着说着忽然停下,他侧眸看向身旁的故人,这时,乌萧何再次垂首低眸,静坐一旁。

    道人愣了愣,脸上的神色忽的变得落寞了几分。

    他知道这一次,乌萧何是真的睡去了

    道人沉默着看了眼前这位老者许久,终是站起了身子,朝着对方盈盈一拜,言道:“星空万域,若有机会,魏某必代乌兄一观”

    离开了赤霄门。

    道人盘算着他剩下的路该往哪里走,又该如何走。

    他漫无目的的游走在人间,见过许多风景,也认识了一些人。

    最后他来到大楚的东边,他忽的心思一动记起了在陈地那座传承千年的离山之中还有一位故人健在,虽然关系算不得好,但这么多年过去,曾经的恩怨也早已一笔勾销,见上一面终归是可以的。

    抱着这样的念头,他朝着离山出发。

    可在经过大渊山时,他却被一个人拦了下来。

    他说他叫飞廉,是被囚禁于大渊山的妖族大君,他听说过道人与那狐儿的故事,想请道人去大渊山上一叙,毕竟他的本体被封印在大渊山,能分出一道神识前来见道人一面已经用尽了浑身解数,不可长久下去。

    道人想了想,这大君毕竟是她的族人,出于愧疚也罢,怀念也好,道人最终还是同意的大君的邀请,只身前往了大渊山。

    那是一场持续了足足百日光景的对话。

    没人知道他们说了些什么,甚至少有人知晓过这场对话曾经发生过。

    唯一知道的是,自从那次对话之后,道人的背上便多出了一个大大的木箱子,从此之后,这木箱便也再也未有离开过道人。

    “喵呜!”玄儿从昏睡中醒了过来,它意思到了有些不对,站起身子朝着那矗立在徐寒床榻前的身影发出一声凄厉的嘶吼,它浑身的毛发如尖针一般一根接着一根的竖起,身子一跃便落在徐寒的床榻前,一脸警惕的盯着那身影。

    这声尖锐的长啸,让神游物外的魏先生从自己的思绪中被拉扯了出来。

    “嘘。”他朝着玄儿做出一个禁声的动作。

    玄儿也在这时看清了老人的模样,它认出了魏先生,眸中的警惕稍稍散去了些许,但依然立在徐寒的身前不愿离去。

    魏先生见状无奈的摇了摇头,伸手就要驱赶玄儿。

    可他的手方才伸出,玄儿便亮起了獠牙朝着魏先生咬去。玄儿的心思通明,它知道它方才也好,此刻还在熟睡的嗷呜与楚仇离也罢,之所以如此,大抵便是眼前这个老者所谓。

    现在徐寒依然昏迷未醒,玄儿一改往日温顺的做派,变得颇有几分暴躁。

    魏先生显然也未料到如此,伸出去的手便被玄儿的獠牙咬了一个正着,于是殷红的鲜血自他手指中溢出。

    魏先生在看见那血液之后先是一愣,随即不可思议的转头脑袋看向一击得胜后退开身子依然警惕的注视着他的玄儿。

    他第一次细细端量起徐寒的这只黑猫。

    玄儿却并不喜欢被人如此打量,它弓起了身子,琥珀色的眸子中黑色的瞳孔变得狭长,粗重沙哑的呼气声从它喉咙中喷出。

    魏先生此刻却像是未有看出玄儿的异样一般,伸出了手想要将玄儿抓到怀里。

    于是房门中一阵鸡飞狗跳,最后魏先生还是将玄儿抱在了怀中,而为此,他的脸上多出了几道抓痕,衣衫之上也多有破损,但他对此却是犹若未觉一般,他仔细的打量着怀里还在不断挣扎的黑猫。

    忽的,他像是发现了什么,脸色一变。

    随即,他将玄儿的身子高高举起,脸上露出了大喜之色。

    “是你!是你!”他如此言道,神色颇有些癫狂的味道。

    几番挣扎未果的玄儿低着脑袋,似乎有些畏惧这个得了失心疯一般的老人。

    魏先生对此却犹若未觉,他依然自顾自的言道:“可以的,可以的。”

    “你还在,那路就还在!”

    “我们走得到那里,我们走得到那里”

    说着说着,不知为何那满脸笑意的老人眼角却忽然有泪水涌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