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七章 长叹
    魏先生送走了那群围观的看客,低头看向自己手中的瓷碗。

    老人顿时眉开眼笑,若是接下来的时日都能有这般收获那么想要凑够那十万银钱想来也不是没有可能。

    老人是个乐天的性子,所以顿时便轻松了下来。

    时近亥时,天空中又开始飘着小雪。

    魏先生搓了搓手,试图驱散些许寒意,虽然这样的做法收效甚微,但他并不为此苦恼,反倒是享受着这样的感受。

    他收起了自己的家当,将之一一放入那大木箱中,然后便准备起身回到客栈。

    可当他方才有些吃力的将木箱背上,站起身子。

    他于那一刻像是忽然感应到了什么一般,身子一震,侧过脑袋便望向了城西的某个方向。

    魏先生脸上的神色瞬息变得凝重了起来,他有些迟疑的在原地静立了数息的光景,最后发出一声长叹,身子一闪终是朝着那诡异气息传来的方向飞身遁去。

    甄玥动弹不得看着眼前的少年,她能清晰的感觉到徐寒周身那密布的杀机。

    她很清楚,这一次,他是想真的杀了她。

    她能看出此刻徐寒的不一样,却无法理解这样的异状究竟根源在何处。

    她想要躲避,想要反抗,可这那股阴冷气息的笼罩下,她连手指都无法抬起,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徐寒的手离她的颈项越来越近。

    很快,徐寒的手便捏住了她的脖子。他开始发力,甄玥的血液流淌开始不畅,呼吸渐渐变得困难,而死亡的气息也渐渐将她包裹。

    她感觉到自己体内的生机被不断的抽走,她就像是一汪即将枯竭的潭水,来到死亡的边缘。

    可就在她以为自己的生命已经走到终点的时候,她的眼角的余光忽的看见徐寒背后的空间一阵扭曲,随后,一道背着木箱的佝偻身影便于那时出现在了她的眼前。

    是魏先生!

    甄玥的瞳孔陡然放大,而下一刻魏先生的手便豁然伸了出来,轻轻的朝着徐寒的头顶一摁

    一道白芒涌动,遁入了徐寒的体内。

    那股白芒好似对徐寒,或者说对徐寒体内所散发出的阴冷气息有着极大的杀伤力一般,徐寒于那时发出一声痛苦吼叫,他眸中血光大盛,也顾不得甄玥的死活。他收回了掐住女子颈项的手,转身便以手为爪直直的杀向魏先生。

    徐寒的速度极快,行动间拖着诡诞的黑色残影,那其中所包裹的阴冷气息让魏先生的眉头一皱。

    他的另一只手也随即伸出,挡住了徐寒呼啸而来的一爪。

    于是二者的身子于那时僵持在了原地。

    魏先生周身白芒大作,神光包裹之下宛如仙人。

    而徐寒体内却不断溢出漆黑的阴冷气息,将他这一方的世界包裹得不见天日。

    黑与白碰撞,撕裂!

    于小小的长巷中分割出了两道泾渭分明的天地。

    魏先生的脸色渐渐从冷峻变作诧异,从诧异又变回了肃然。

    徐寒体内那股力量诡异又强大,更是给他一种源源不绝无穷无尽之感。他的眉宇深皱,在迟疑了数息之后终是咬了咬牙。

    只见他收回了摁在徐寒天灵盖上的那只手,周身的气息一震,将徐寒的身躯震退数丈。

    然后老人也随即借力退去数步,将他与徐寒之间拉出一个足够安全的距离。

    此刻的徐寒却好似已经没了神智,在被震退之后,又发出一声嘶吼,然后又朝着魏先生直直的杀来。

    见此情景的魏先生将背上的木箱一提,将之放在了自己的身前。他一手摁住木箱,一手于怀中结印,然后轰向徐寒,与徐寒攻来的右爪狠狠的撞在了一起。

    二者庞大力量碰撞,给徐寒肉身带来的疼痛感,让他本就混乱的神智在那一刻陷入了愈发不可收拾的疯狂之中。

    他血红眸子的中心,一点好似无底深渊的漆黑浮现。就像是在镜湖之中投下了一块石子,那漆黑开始在他的眸中荡漾开来,而他周身那股可怖的阴冷气息也于那时愈发汹涌。

    同样感受到这一点的魏先生,心头的震惊愈发浓烈。但他知道现在并非深究此事的时刻,因为一旦那漆黑之色彻底侵染完徐寒的眸子,或许那种连他都无法理解的黑暗便真正的要降临此间。

    想到这里的魏先生没有了半分犹豫。

    他摁在木箱上的那只手猛然发力,那看上去并无任何特异之处的木箱,竟然在那时开始颤抖起来。

    然后金色的光芒自木箱中射出,一道接着一道,很快便将整个木箱都包裹其中。

    金光照耀下,魏先生整个人看上去亦显得愈发的威严,他眉目一沉,嘴里便喝道:“大道千重路,清风十二门。”

    “我道阴阳生,邪魔四象镇!”

    说罢,他与徐寒対掌的左手一震,一股庞大的力量被他咬牙催动,徐寒的身躯再次被他所击退。

    而趁着这一会的功夫,魏先生的双手猛然合十,于胸前结出手印。

    手印飞快的变化,每一个都玄妙无比,暗合某种天地至理。

    “天地初成,万物未生,地成其道,故万物有根!”

    魏先生如此言道,此音一落,再次杀来的徐寒,奔袭的身子忽的停在了原地。

    他脚下青石板铺就的地面忽地破开,两只由泥土组成的手掌于地下伸出,牢牢的抓住了徐寒的双脚。那两只手掌看似极不出奇,可徐寒却发现无论自己如何拼命的挣扎都无法挣脱那手掌的束缚,好似所有的力道都会被那手掌化掉,融入他身下那片无垠的大地一般。

    而魏先生手印还在不断的结出,一道接着一道。

    “生灵未行,雨露雷鸣,地孕其根,木自成林。”

    这话说罢,那两只握着虚寒脚踝的手掌忽的凝固,犹如两道沙丘一般将徐寒的脚踝包裹其中。而两根嫩芽便在那时忽的自那手掌化作的土丘之中破土而出。

    嫩芽转瞬便化为了藤蔓,犹如毒蛇一般缠绕着徐寒的脚踝,不断的向上攀升,穿过他的身躯,将他整个人包裹其中。这时的徐寒已经被彻底束缚,他不断的发出怒吼想要挣脱,却无法奈何这诡异的神通。

    “岁月轮转,日月交替,盛极而枯,火从木生!”

    这时那将徐寒的身躯包裹得严严实实的藤蔓忽的开始枯萎,化作了一道道干枯的藤条,本以为这秘法被破有望重获自由的徐寒眸中光芒大盛,就要挣脱这束缚,可就在这时,那枯萎的藤条之中,忽地燃起了一点星火。

    那一点火苗很快,便以燎原之势顺着徐寒周身的藤条,蔓延开来,将徐寒包裹其中。

    这火焰显然不是寻常的火焰,它的温度算不得如何炙热,但却是乎有一种足以直抵灵魂的可怕威能,那种剧烈的由里自外灼热感,让徐寒痛不欲生。

    而似乎也正是由于这种来自灵魂的痛楚,让徐寒本已迷失的意识似乎有了些许转醒的迹象,至少他眸子中那么抹无尽的漆黑之色似乎渐渐停下了继续侵染他眼眸的步伐。

    将这一切看在眼中的魏先生知道事情已经到了关键的一步,成败在此一举。

    他手中结印的速度愈发的快了起来,嘴里下一道箴言就要脱口而出。

    可就在他的嘴方才张开之时,他的身子却忽的一震。

    一股前所未有的虚弱感袭上他的脑海,他的脸色变得苍白,额头上浮现密密麻麻的汗珠。而就是这一息不到的停顿,便给了徐寒可乘之机。徐寒眸中方才停下的那抹漆黑之色再次有了继续浸染徐寒眸子的趋势,而他周身的火焰也似乎因此而黯淡了几分。

    意识到这一点的魏先生脸色一沉,咬牙将那股忽然袭来的疲倦感生生压了下去。

    然后他手中继续结印,口中肃然言道:“凤凰火中涅,佛陀炎中生。碎石万万众,百炼现真金!”

    这时魏先生身前的那道巨大的木箱身躯一震,一道道金色的事物自其中涌出,不断的飞向徐寒被包裹在烈火之中的身躯。

    细细看去,那些金色的事物,竟是一枚枚铜钱。他们分别飞向徐寒身躯的某一处,并牢牢的落在那里,像是已然与徐寒连成了一体一般,很快徐寒周身便被附着满了那金色的铜钱。

    魏先生眸中的光芒在那一刻愈发的耀眼,就仿若天上的星辰一般,明晃晃的让人难以直视。

    他手中结印的速度豁然停下,嘴里如是言道:“一枚铜板一份念,十万银贯作宏愿。”

    这话一落,那徐寒周身燃烧的烈火渐渐熄灭,而那些包裹着徐寒身躯的铜钱却在烈火的灼烧之下渐渐软和,化为了金水,覆盖了徐寒全身。

    “收!”魏先生又是一声暴喝。

    那金色的事物顿时渗入了徐寒的皮层消失不见,而徐寒周身那股阴冷的气息也在那时随即散去,就像是被那金色的事物包裹住压回了徐寒身体的深处一般。

    这时的少年早已没了之前的癫狂,他的身子一阵摇晃,便于那时脑袋一歪,轰然倒地。

    魏先生收起了自己的木箱,走到了徐寒的跟前,他居高临下的看着这好似陷入熟睡的少年,脸上的神情无比复杂

    而他的胸口也在那时传来一阵剧痛,他不得不伸手捂住自己的胸膛,又看了看一旁早已被这诡诞情景吓得失神的甄玥,老人终是发出了一声喟然长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