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五章 好地方
    徐寒回到客栈时。

    楚仇离与晏斩以及宁竹芒的大战已经接近尾声。

    楚仇离与晏斩勾肩搭背,面红耳赤的不知道在说些什么,不过那亲昵的神色似乎恨不得当场就来个歃血为盟义结金兰。

    宁竹芒则依然一脸淡漠的坐在一旁,安静的自饮自斟。

    徐寒见状无奈的摇了摇头,坐到了宁竹芒的身旁。

    “多少了?”他瞟了一眼那已经神志不清的二人,如是问道。

    “八坛了。”宁掌教的回答简单明了。

    “魏先生呢?”徐寒可没有心思去细究二人精心策划的战略是为何又落到伤敌一百自损八千的地步的,他转头如是问道。

    “还没回来。”宁竹芒摇了摇头。

    这个回答让徐寒一愣:“嗯?”

    他抬头看了看窗外的夜色,不过因为下着雪的缘故,看不见月光自然也无法因此判定大致的时辰,不过他还是觉得今日魏先生回来得晚了些。

    想到这里,他的眉头微微皱起。

    似乎是看出了他的担忧,宁竹芒在那时又饮下了一口清酒,淡淡言道:“或许是雪大耽搁了,以先生的本事想来也出不了什么事情。”

    “唔。”徐寒点了点头,又从桌上寻到一个干净的酒杯,为自己倒上一杯清酒,仰头饮下。

    然后右臂绑着白布的少年朝着宁竹芒狡黠的一笑,言道:“我说宁大叔,你到底欠下了什么风流债,让我二师娘对你如此恨之入骨?”

    正襟危坐的宁掌教斜眸瞟了徐寒一眼:“我以为这般八婆的心思只有眼前这二人有呢?”

    “哈哈。”徐寒闻言飒然一笑,打着哈哈言道:“好奇而已,好奇而已。”

    末了,说完此话的徐寒见宁竹芒又是一脸淡漠的模样,便又言道:“其实呢这人不风流枉少年,宁大叔也不用藏着掖着”

    “是吗?”宁竹芒问道,目光却瞟向徐寒的身后,脸上忽的荡出一抹笑意。

    徐寒也从宁竹芒这奇怪的目光中觉察到了些许不一样的味道,他下意识的回头看去,却见甄玥领着胡马等人不知何时已经出现在了客栈的门口。

    一身紧身劲装的女子咬了咬牙,走到了徐寒的身侧,低着脑袋,绯红着脸颊,不曾言语,但那娇滴滴的女儿态却煞是可人。

    宁竹芒在那时站起了身子,示意将自己的位置让给甄玥,然后他拍了拍徐寒的肩膀,又揶揄的朝着徐寒挤了挤眼睛,言道:“嗯,说得好,人不风流枉少年”

    魏先生回来得比往日晚了不少。

    他似乎身体有些欠恙,徐寒注意到了他的脸色颇为苍白,本想询问却被对方敷衍了过去,徐寒也不好深究。

    第二日诸人再次启程时,魏先生似乎也比往日起得晚了些。不过因为有晏斩以及楚仇离这两个宿醉未醒的大汉需要照顾,诸人对此大都未有注意。

    这时,甄玥带来的四大金刚便派上了用场,两两为阵扶着这晏斩楚仇离二人便上了路。

    今日便是年关,魏先生说今日街上的行人比起往日一定多出不少,所以要在天黑前感到他们的下一个目的地——燕州的定蛮城!

    入了燕州,行程的重点横皇城便近在咫尺,徐寒算过大抵不过四五日光景便可抵达,而越靠近这大夏的都城,诸人所路过的城池便愈发的繁华。

    这定蛮城便算得是这个大夏境内排得进前十的巨城,也难怪魏先生如此在意。

    只是徐寒想不明白的是,到了魏先生这种境界的高人为何还看得起这些许银钱?

    按照计划,诸人很顺利的赶在天黑之前便抵达了定蛮城。

    确如魏先生预料的那般,年关将至,街道上往来的行人络绎不绝,几乎将这定蛮城挤得是水泄不通。就连客栈中的床位也颇为紧张,诸人跑了好几家客栈方才寻到合适的住所。

    或许是昨日饮酒过度的缘故,也或许是年关将至的缘故,晏斩与楚仇离并未有再拉着宁竹芒再战,反倒是由酒醒的楚仇离与店家言说了一番,接过了厨房,买下了些许食材,亲自下厨扬言要给诸人做一桌子上好的饭菜。

    但魏先生却没有安心享用这顿美餐的心思,他着急忙慌的啃了两个馒头便要出摊,徐寒有些放心不下便随着对方一同前去,说是要照顾一番,而那甄玥却不知在做何想,竟然也跟了上来,这不免惹来了诸人的一阵揶揄的目光。

    给魏先生支摊的事情并不复杂。

    无非便是摆放一下老人从木箱中取出的坐凳,再寻到一处能够站下听客的所在,徐寒与甄玥很轻松的便解决了这个问题。

    “定蛮城可是大夏出了名的繁华重镇,这儿老朽一个人便行了,二位便去好生闲逛一番,走走看看也算不枉此行。”而待到这些做完,魏先生便笑呵呵的朝着徐寒与甄玥言道。

    徐寒闻言微微沉吟了一番,便出奇的应了下来,这般作为惹得一旁的女子美目中异彩连连。

    人山人海这个辞藻用在此刻的定蛮城在合适不过。

    商贩的吆喝声响彻不绝,孩童的嬉闹、长辈的谈笑,都汇成一片,荡漾在定蛮城的街道上。

    这理所应当是一道美妙的风景。

    可惜的是徐寒却无心欣赏。

    他低沉着眉头,走在人潮之中,说是闲逛倒不如说是沉浸在自己的世界。

    甄玥负着手走在徐寒的身侧,她侧眸望了一眼身旁的少年,他紧皱着的眉头,绷紧的脸色,带着一股与他年纪极不匹配的城府与稳重。

    甄玥无法去想象,徐寒究竟经历了些什么,但她还是忍不住将目光在少年的脸上多停留了好一会光景。

    直到少年似有所感的抬起了头,对上了甄玥的目光。

    女子在那时一愣,下意识的想要收回自己的目光,但在那时她又像是忽的想起了什么,她的身子一震,咬了咬牙出奇的选择了不闪不避,直视向徐寒的目光。

    二人都没有说话。

    徐寒的目光平静,一如他脸上的神情,让甄玥难以从其中得窥少年此刻内心心境。

    她终究受不住这样的对视,于十余息的光景之后败下了阵来,他她脸色绯红的收回了自己的目光:“你这么看着我做什么?”

    徐寒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在其之后同样收回了自己的目光,迈着步子再次朝着街道的尽头走去。

    甄玥见状也只能快步跟上。

    徐寒在走出数步之后,在借口的一处商贩旁停下脚步。

    那是买卖一些小饰品的地方,这些东西自然不是男人可以用到的,而徐寒一行人中除了甄玥与雪宁同样也找不到其他女子。

    徐寒断是不可能送给雪宁这样的东西

    想到这里,站在徐寒身旁的甄玥脸上便浮出了一抹羞红之色。

    她不言不语的俏生生的立在一旁,按着徐寒一脸严肃的在那堆饰品中精挑细选,最后取出了一个红线系成的铃铛。

    “好看吗?”他拿着那铃铛在甄玥面前微微摇晃,那铃铛发出一阵脆响,落于甄玥耳中那声音就好似这世上最好听的乐曲一般动人。

    “嗯!好看。”除了胡马等人便再未收到过任何异性的赠品的甄玥在那时想也不想的点了点头,而脸上的绯红也在那时更甚了几分。

    徐寒却好似并未察觉到她的异样一般将那铃铛放在了甄玥的手中,又在店家的夸赞中付了银钱,这才领着甄玥离开了人潮涌动的闹市。

    在又穿越了几道街区之后,二人拐入了一道人烟罕至的小巷。

    走在前方的徐寒忽然停住了脚步,这让身后拿着那铃铛爱不释手的甄玥一愣,身子也在那时赶忙停下。

    她举目四望,才发现此处四下无人,顿时心头一紧,看向徐寒的目光变得有了几分惶恐,可心底确有莫名的生出了几分期待。

    徐寒在那时看着她。

    目光炯炯,神情耐人寻味。

    甄玥被他看得浑身不自在,下意识的便要躲避徐寒的目光,可那时,徐寒却伸出了手,从甄玥手中拿过了那个铃铛。

    “喜欢吗?”然后用一种极为低沉的语调问道。

    这时他与甄玥靠得极近,那说话时呼出的热气拍打在甄玥的脸蛋上,让女孩的脸色愈发的羞红。

    “嗯。”她点了点头,声音微不可闻。

    “那就好。”徐寒笑了笑,竟然就在那时伸手将那铃铛温柔套在了甄玥的手臂上,而从未与异性有过如此亲密接触的甄玥更是在那时身子僵在了原地,像是被人施了定身咒一般,动弹不得。

    “你知道我为什么带你来这里吗?”徐寒的声音在那时再次响起。

    甄玥听闻此言,顿时觉得自己的心脏好似要跳出她的胸膛一般,她能清晰的听到自己咚咚的心跳,也能感受到自己此刻脸蛋上那好似要将她融化掉的炙热问道。

    “来了。”她脑中暗暗想到,但出于女子的矜持,她还是摇了摇头,身子却愈发紧绷。

    “因为”徐寒嘴唇靠在了她的耳畔,语调愈发的古怪,呵出的热气打在甄玥的耳垂,让女子感到一阵酥麻。

    “真是一个”

    “杀人灭口的好地方!”

    徐寒的声音却在那时猛然变得幽寒与杀机四起,一只手也在那时伸出,掐住了她的脖子,然后在甄玥诧异的目光下,她的身子就这样被徐寒高高提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