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四章 寒意
    “谢谢!谢谢!”魏先生端着他的瓷碗朝着来往的行人一一道谢。

    虽然已经到了年关,但大夏依然还是一副隆冬严寒的模样,此刻大雪暂歇,但街道上依然铺满了一层厚厚的积雪。

    这样的天气,即使以尚武著称的大夏百姓不到万不得已,也不愿上街来遭受这份寒意。而愿意在这份风雪中,停下脚步听完老人这段戏曲的便更是少之又少了。

    也真是因为如此,魏先生今日的收获并算不得太好。

    待到围观的人群给外赏钱离去,老人并未有如往常一般收拾起自己的行头,反倒是独自矗立在渐渐变得人迹罕至的街头,低着脑袋细细的数着手中瓷碗里少得可怜的那几枚铜钱。

    他算了算。

    今天应当是腊月二十九。

    明日一过便是年关,十万银钱还差上不少。

    而时间却只剩下了三个月不到的光景,他不由得叹了口气,眉头深皱。

    他脑海中思绪回荡,莫名又想起了那久远的时光尽头,那一场刻在他心头的对话。

    满头白发,却面容俊美的道人衣袖一荡,将那周身仙鹤围绕的白袍人影震退。

    漫天的霞光于此散去,池中盛开的莲花凋零。

    白袍人影不可思议的看着道人,沉声问道:“魏长明!你要作甚?”

    生得俊美的道人没有回应那白袍的意思,他的右手伸出于虚空一握,一把通体雪亮的长剑便在那时被他握在了手中。

    他冷眸看着那白袍身影,并未言语,但目光却一息冷过一息。

    “这方天地,千年一个的真仙之位,就在你的面前,魏长明,为了当年那数年不到的一场儿女情长,这真仙之位你不要了吗?”白袍人影问道,虽然他的模样被包裹在那圣洁光芒之下,但从他此刻的语气中,俊美的道人不难想象此刻他的脸上必然写满了困惑与愤怒。

    他想,那应当是很有趣的一道景象。

    只可惜,有人无缘见到。

    所以,他叹了口气,又摇了摇头。

    “你是在拒绝我吗?”白袍人影问道,“百年苦修,千年来万千修士求之不得的机会,你就要放弃吗?那你这百年的苦修究竟为何?”

    白袍的语气中充斥这诧异,而在这诧异之余,更多的却是不解。

    以他阅尽世间百态,经历百重劫难的阅历依然无法理解眼前这位道人的选择。

    “为了见你们一面。”俊美的道人迈出了自己的步子,朝着白袍人影。

    那一步轻踏,如蜻蜓点水,又似山岳斗转,举重若轻。

    于是莲池生波,庭院落尘直至天地晃动。

    白袍人影瞬息明悟。

    他的语调也与那时阴冷几分:“你想为那妖物报仇?”

    妖物?道人不喜欢这个称呼,又或者说不喜欢白袍说这个称呼时轻蔑的语气,更直白的来说,他应当是不喜欢白袍这个人。

    所以他在下一刻,又向前迈出了一步。

    这一步重若千钧,如泰山压顶,万军驰骋。

    于是风雨忽来,天地昏暗,雷霆悬于九霄,轰然欲下。

    那是震古烁今的一剑。

    是贯穿天地的一剑。

    亦是湮灭于无形的一剑。

    那一剑来的气势汹汹,却消散得无声无息。

    道人看了看手中的剑,又看了看安然立在原地的白袍身影,眉头皱起。

    “真仙之躯,凌驾于万劫之上,不死不灭。你不一日不如真仙境,便一日伤不了我。”

    “可你一旦承了我道,入了真仙境,你便没了理由杀我。”

    “这是一个死局。”

    白袍如是言道,宽大的衣衫鼓动,仙光环绕之下的脸上神色狰狞。

    道人看不见那光景,但却可以很真切的感受到。

    不得不说,他很讨厌白袍此刻的模样。

    但却如白袍所言,他对此无可奈何。

    所以他收了剑,转身就要离开这座他枯坐了百年的草庐。

    “你要去何处?”白袍问道。

    “找一个杀你的办法。”道人言道。

    “你做不到的,天地的规矩早已立下,你失了这次机会,便再无登临真仙之境的机缘。等待你的会是无穷无尽的雷劫,直到将你劈得灰飞烟灭为止!”白袍高声言道。

    道人离去的脚步在那时顿了顿,似乎是被白袍的话语所动容。

    “我想试一试。”但下一刻道人的声音便再次响起,这一次,他没了半分迟疑,迈着步子便出了这草庐。

    想到这里,魏先生忽的感到手指处传来一阵寒意。

    他一个激灵,心神从思绪中被拉扯了出来。

    他定睛看去,这才发现,自己握着瓷碗的手掌上不知何时已然沾染上了一点白色的晶莹事物。

    老人愣了愣,忽的醒悟过来。

    那是雪。

    他抬起头望向漆黑的天际,昏暗的天空中正不断的飘散而下着这样的事物。

    它们轻飘飘的落下,转眼便落满了老人的肩头与头顶。

    那股寒意于这时变得愈发的清晰,它从肩头,从手臂,从额顶传来,穿越老人的四肢百骸,透过他的五脏六腑,直抵他的脑仁与心脏。

    那是一股令人牙齿打颤的感觉。

    老人下意识的收起了手中的瓷碗,又将自己的衣衫合拢,以此抵御这股忽然而来的寒意。

    整个过程,老人的动作有些生疏。

    他已经记不得有多少年没有感受过这样的滋味。

    他并不觉得讨厌或是难受,反倒生出一种莫名的自在感。

    “这便是做人的感觉吧。”老人这般说道,脸上竟然荡漾出一抹笑意。

    可或许是因为太冷的缘故,这笑容有些僵硬,就好像他满是褶皱的脸蛋已经被这大雪与寒潮冻得僵硬了一般。

    但魏先生却犹若未觉,甚至还一扫之前的阴郁,悠哉悠哉的哼起了小曲。

    他蹲下身子,冒着严寒收拾了自己的家当,一如往常一般将它们放入自己的木箱,然后背起了那大大的箱子,就要离去。

    只是待到他起身时,却发现这木箱比起往日似乎又重了几分。

    老人摇了摇头,又咬了咬牙,这才站起了身子。

    雪越下越大,好似要将整个城镇都吞没。

    大雪中老人佝偻着身子,缓缓前行,于雪地下留下了一排深浅不一的脚印。

    他渐渐走远,而那悠扬的曲调却依然还在回荡。

    只是不知是那小曲本就如此,还是老人刻意为之,此刻听来那曲调

    既想像是远方情人的呢喃,又像是暮里山涧野狐的长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