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三章 委屈
    二人沉默的走在这燕州边陲的小城之中。

    甄玥始终低着脑袋,不曾言语。

    这与之前她留给徐寒那精干利落的形象多少有些差别。

    徐寒微微沉吟正想着如何打开二人之间的话茬,毕竟他有许多问题想要问一问眼前的女子,当然他也知道对方同样有很多话要对他说。

    只是这样的想法方才升起,甄玥的声音却抢先一步响起。

    “谢谢。”女子依然低着头,用极为轻柔的声音言道。

    “嗯?”徐寒一愣,这与他想象中的对话相差良远。

    似乎是以为徐寒未有听懂自己话里的意思,甄玥又赶忙抬起头看向徐寒言道:“谢谢你在鹿角原救了我们。”

    这才回过神来的徐寒摇了摇头:“顺力而为,勿需挂怀。”

    这话自然并非客套之言,于徐寒来说当日之事确乃顺势而为,若是刘笙不在,他想来也不会为萍水相逢的甄玥等人做到这种地步。

    “嗯。”甄玥点了点头,俏丽的脸蛋在街道的灯火下似乎升起了两道不同寻常的绯红。

    徐寒的心头一跳,多少看出了甄玥的异样。

    他皱了皱眉头,决定直截了当的问道:“刘笙派你来送信不是只为了送信这么简单吧。”

    感受到徐寒语气中的变化,甄玥微微一愣,脸色在数息之后终是恢复了正常,她抬眸看向徐寒,沉声言道:“他想见你一面。”

    “嗯?”徐寒眉头在那时一动,异色浮上。

    之后甄玥将离开鹿角原之后她的遭遇对徐寒一一讲来。

    刘笙倒是说话算数,将甘老大送回了大周,让他短时间内不要再做这买卖,而甄玥等人却是无法在回到大周,但好在大夏分部的森罗殿势力大抵都在刘笙的控制范围之内,虽然无法如鬼菩提那般彻底抹去几人的痕迹,但却足以保他们无恙。

    不过这样的日子在约莫半个月前划上了句号。

    包括鬼菩提在内的两位阎罗来到了大夏,从刘笙手中接过了森罗在大夏的权柄。具体情况甄玥所知不多,但似乎刘笙的人身自由都因此受到了限制,而正好徐寒等人想森罗购买方子鱼消息的事情传到了大夏的总部,刘笙从徐寒留下的甘老大的名字中读出了味道,这才派甄玥等人前来传递消息。

    “他在何处?”听闻了刘笙的处境,徐寒自然义不容辞,当下他便问道。

    “横皇城。”甄玥言道。“他说让我将你带到横皇城,自会想办法与你联系。”

    “嗯。”徐寒点了点头,看样子刘笙的处境也不容乐观,他们正好也要去往横皇城,等待三月即将开始的执剑人大会,倒是并不冲突。念及此处,徐寒抬眸看了一眼身旁的甄玥言道:“那你便跟在我身边吧。”

    听闻此言的女子脸色一喜,可那喜色还未荡开,徐寒冰冷的声音便再次响起。

    “但那些小心思,最好给我收起来。”

    “我不喜欢。”

    说罢此言,徐寒便转身离去,未有去看女子脸上那渐渐凝固的神色。

    “老大,那小子没对你做什么吧?”待到徐寒的身影走远之后,“四大金刚”赶忙围了上来,一脸关切的追问道。

    目光还不忘上下打量着甄玥,似乎是想要寻找某些徐寒图谋不轨的证据。

    甄玥白了这四人一眼,脸色不善的摇了摇头。随即像是想起了什么,问道:“你们在跟踪我?”

    四人顿时脸色一变,胡马最为机警,于那时连忙解释道:“老大,我们也是担心那小子对你图谋不轨,暗中跟上以防万一。”

    其余三人也在这时反应过来,连连点头应和。

    只是却不想,这样的行为又招来了甄玥的一道白眼。

    “保护?人家什么本事,你们什么本事?要是真有个什么,你们拿什么保护我?”

    这一问,顿时让四位壮汉一阵哑然。

    但他们仍有些不服气的言道:“可就算我们不是那小子的对手,也决计不会让他欺负老大,除非踏着咱们的尸体。”

    四人语气中的义愤填膺,以及脸上那好不作假果决之色,让还在气头上的甄玥一愣,心头莫名一软,脸上的神色也随即落寞了下来。

    “其实我更希望,他想对我做些什么”

    “什么?”这话出口,四位壮汉顿时脸色一变。

    “难不成”胡马瞪大了眼珠子。

    “老大你”鲁压山长大了嘴巴。

    “真的看上”卫尘伸长了脖子。

    “那小子了?”史玉成满脸惊恐。

    四人耍宝一般的一唱一和让本是满脸愁色的甄玥顿时脸露苦笑,她又狠狠的白了他们一眼。

    “森罗殿的势力已经蔓延到了大夏而且随着刘笙的失势,咱们很可能再次被摆上受追杀的名单之上”她耐着性子对自己这四位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手下解释道。

    “老大想要用美人计寻个靠山?”四肢发达虽然不假,但诸人也还远未至愚笨的地步,听到这里顿时有了明悟。“可是那小子虽然本事比我们强上一些”

    或许是底气不足的缘故,说到这里的胡马声音小了几分,在确定甄玥无心与他计较的情况下,又才言道:“但想要对抗森罗殿,恐怕”

    一旁的鲁压山根本不待胡马说完,便将他的话打断,指着他的脑袋便言道:“你这榆木脑袋,你没听那日他唤那鬼菩提叫什么吗?二师娘!”

    “还有,他身边那个老头明显让鬼菩提都有所忌惮,你说他有没有保下咱们的本事?”

    被鲁压山呛住的胡马正要回击,可一旁的卫尘却又低着头言道:“可就算如此,咱们也不能让老大为了我们的安危如此作践自己”

    这话出口,一旁的三人这才醒悟过来。

    “是啊,老大,咱们说好了有福同享有难同当,杀人也不过头点地,咱们兄弟就是死,也不能看着你落入虎口,你这样还不如杀了咱们呢!”胡马嚷嚷道。

    而这样的言论出奇的引得其余三人的认可,即使与他素来不对付的鲁压山也在那时连连点头。

    可甄玥却摇了摇头。

    梳着一头利落黑色马尾的女子看向徐寒离去的方向,喃喃自语道。

    “拼了这么多年早就累了”

    “我为的是你们,却也是我自己。”

    “况且”

    说到这儿,女子顿了顿,她那黑色的瞳孔中忽的亮起了阵阵异彩,脑海里再次浮现出那一日那少年提着剑,带着三千剑影漫步而上的景象。

    她的嘴角忽的勾起一抹笑意,用只有他自己能够听清的声音喃喃言道。

    “况且,我也并不觉得委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