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一章 秦可卿与宇文南景
    本来只是想戏弄一番苏慕安,并无觉得这个男孩能给出什么像样的回答。

    可当苏慕安的嘴里吐出这样一番话时,叶红笺没来由的一愣。

    还不待她回过神来,她的身后便传来一道数息的声音。

    “说得真好。”那声音如是说道。

    让身处房顶的二人都是一愣,纷纷于那时回头望去,只见一位身着黄袍的女子如谪仙临世一般轻轻的落在了二人的身前。

    “可卿姐姐?”待到看清那人的模样,苏慕安便不由自主的发出一声惊呼。

    “陛下!”而叶红笺却单膝跪下,口中高呼道。

    秦可卿,或者说宇文南景,在那时无奈的笑了笑,一只手伸出,将跪下的叶红笺的身子轻轻抬起。嘴里说道:“说了多少次,你我之间勿需这些繁文缛节。”

    只是宇文南景的善意却并未得到她想要的回应。

    “尊卑有别,陛下的恩宠红笺心领了。”说罢此言,叶红笺方才站起了身子。

    心思单纯的苏慕安倒是未有察觉到二人之间于那时那微妙的气氛。

    “可卿姐姐你怎么来了?”他如是问道,脸上的笑意倒是真真切切,没有半点虚伪之意。

    “宫中无聊,又到了年关,我连一个说话的人都没有,想来想去,便偷偷跑出来找你们了。”宇文南景笑道,说罢便自顾自的在二人身旁坐下,随即又拍了拍自己身侧的两处屋顶,示意叶红笺二人也坐下身子。

    二人自然没有不从的道理。

    “陛下,鹿先生与张丞相听闻还领着百官跪在溥天宫外,你怎么有空闲来此?”相比于心思单纯的苏慕安,叶红笺却不是那么好糊弄,她坐到了宇文南景的身侧,眯着眸子便问道。

    “他们要跪是他们的事情,我拦不住。”宇文南景却对此不以为意,她坐在房顶的檐口,一双玉足悬空,悠哉悠哉的来回晃荡,脑袋却抬起望向不断绽开烟花的夜空,笑着言道:“既然他们那么喜欢跪,那就让他们一直跪下去吧。”

    说这话时,宇文南景的脸上依然带着那属于她的标志性的笑容。

    温暖、淡雅,如春日阳光一般和煦。

    可莫名的叶红笺却在那时犹如置身九幽炼狱,心底发寒,她一跃觉得眼前的宇文南景好似换了一个人一般,虽然还是原来的模样,可却让她有些陌生

    “他们是为了祝贤那个坏蛋的事情吗?”苏慕安接过了话茬瞪大了眼睛看着宇文南景,眸子中写满了困惑与不解。

    “嗯。”宇文南景出奇的坦然,她点了点头。“他们不想让我将祝贤推上朝堂之中。”

    “可祝贤确实是个坏蛋,他杀了我爹”说道这件事情,苏慕安的脸色也变得古怪了起来。以他的性子,显然不知当以如何的立场来面对似乎与祝贤已经站在同一阵线的宇文南景。

    “我当然知道他是个坏蛋。”宇文南景笑着伸出了手,抚摸着苏慕安那张写满困惑的脑袋。“但小安安,现在不是还没有本事杀他吗?”

    “我是杀不了他,但我每日都在修行,很快我就会亲自替我爹报仇!”苏慕安握紧了拳头如是言道。

    “那到时候,可卿姐姐帮你好不好?”宇文南景言道。

    这般态度让苏慕安一阵迷糊,摸不清宇文南景究竟是什么意思。

    “祝贤当然是坏蛋,可鹿先生还有张相这些呢?他们逼走了你的徐大哥,甚至险些杀掉他,他们何尝是好人?在你杀掉祝贤之前,就把他借给姐姐用一用吧,姐姐让你看一处狗咬狗的好戏。”宇文南景语气轻松的言道,末了还不忘朝着苏慕安眨了眨眼睛。

    “这样吗?”苏慕安脸上的困惑却是又重了几分,但出于对宇文南景的信任,以及也确实寻不到任何这话语中纰漏,男孩到最后还是点了点头。

    见此情景的宇文南景展颜一笑,言道:“小安安最可爱了,明天我给你买糖葫芦吃。”

    三人在这天策府的大殿房顶又聊了好一会光景。

    或许是默契使然,宇文南景与叶红笺都未有再去提那些朝堂之事,苏慕安自然也不会可以提及,三人之间的气氛倒是渐渐回升,直到烟花燃尽,三人这才走下房顶。

    苏慕安独自一人回去休息,而叶红笺则寻了一个由头,说是要送送宇文南景。

    走在已至深夜,但因为年关而依然人来人往的街道上。

    宇文南景与叶红笺之间的气氛有些沉默。

    “你是真的准备对鹿先生他们动手了吗?”而在百来息的光景之后,叶红笺还是率先打破了二人之间的沉默。

    “自然。”宇文南景的回答笃定而简短。

    “他们救过你,是他们将你推上这帝王的宝座”闻言的叶红笺眉头紧皱,她试图劝解对方,只是这话方才出口便被生生打断。

    “红笺”身着黄袍的女孩声音轻柔,脸上的笑容如春风拂柳。“你知道吗,以前我一直很羡慕你。”

    “嗯?”叶红笺一愣,显然不明白对方话里的意思。

    “你可以一直陪在徐公子的身边,似乎你们之间只要一个眼神便能读懂对方的意思。我很羡慕这样的默契,我觉得你们心意相通,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她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以一种平静的语气陈述着这一切,让人难以听出此刻她的内心究竟在想些什么。

    “可现在,我觉得我错了。”

    宇文南景转过了头,看向叶红笺。

    她的还在笑,可那扬起的嘴角,弯起的眉梢中却多出了些不一样的东西。

    那是居高临下的俯视,也是发自灵魂的怜悯。

    “你根本不懂他。”

    “我们只想成为自己想成为的人,这样的念想无关于我们的身世,我们的血脉,只关于我们的灵魂。”

    “皇族如何?千古一帝如何?这从来不是我想要的东西!是什么规定我们一定要接受这些别人强加给我们的馈赠?并且还需要对此感恩戴德?”

    “我是秦可卿,不是宇文南景。”

    “我要按我意志而活,任何试图改变这一点的,都注定是我的敌人!”

    女孩说着,那清澈的眸子中忽的有血光亮起。

    炙热鲜红,咄咄逼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