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章 好人坏人
    腊月将尽。

    长安城中一片张灯结彩盛世光景。

    这一年大周迎来了近二十年来的第一次丰收,举国欢腾,百姓展颜。

    他们理所当然的将这样的成就归功于那位号称千古一帝的宇文南景,民间对于这位女帝的拥戴已然到了狂热的地步。

    而作为拥立新君首功的天策府地位自然也是水涨船高,加上与冀州牧家军牧青山成犄角呼应之势,如今在大周的地位可谓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叶姐姐,你在干嘛?外面放烟花呢,咱们不去看看吗?”背负长刀的少年走到了正坐在天策府大殿中的红衣少女面前,如此问道。

    年轻的天策府府主,依然还是那美丽动人的模样,只是眉宇间那份深切的疲倦却是如何也遮掩不住。

    少年到来前,女子似乎在低头思索着些什么,目光空洞的看着前方,直到少年的声音响起,她方才如梦初醒一般坐直了身子。

    然后,女子在自己那张漂亮的脸蛋上挤出了一抹笑意,言道:“你去看吧,我想歇一会。”

    “哦。”得到这般回答的少年,无悲无喜的回了一声,却并未离开,反而安静的坐在了一旁的椅子上,皱着眉头不言不语。

    叶红笺一愣,有些不解的看向少年问道:“怎么你也不去看看?”

    时值年关,无论是民间自己组织烟花爆竹,还是朝廷派出的舞龙舞狮都可谓是难得一见的热闹景象,诸如刘茉刘箫这些孩子,早早的便去长安街头等着看这热闹,而眼前这少年倒是与他们比起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姓苏的男孩在那时眉头皱得又深了几分,言道:“我不喜欢长安,这儿不好,人也不好,地也不好”

    说到这儿,男孩似乎觉得有些不妥,有赶忙看向坐在高台上的叶红笺,言道:“我说的可不包括叶姐姐,我只是只是”

    男孩的声音在那时渐渐的变得低沉,连同脸上的神色也变得有些落寞与困惑:“只是不明白为什么”

    叶红笺将他这般模样看在眼里,有些好笑,又觉得有些心疼。

    大抵越是善良的人,便越是无法在这般表面上光鲜亮丽,内里早已龌蹉不堪的地方生活下去。这不是矫情或不适应,而是发自灵魂的难以协同。

    而叶红笺莫名的在这时,有些羡慕眼前这个男孩所拥有的这般干净的灵魂。

    “既然这么不喜欢,那干嘛还要让我去看?”叶红笺调笑道,试图以此让男孩低落的情绪好转些许,“难不成你没听过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吗?”

    说着,叶红笺的脸上还有意露出了一抹怒色。

    “不是的不是的。”脑子一根弦的男孩顿时慌了手脚,连连摆手言道,极力想要与叶红笺说明白自己的意思,可他终究不善此道,口齿不清的说了半天,却也未有说出个所以然来。“我只是看叶姐姐这几日都不开心,所以想着若是姐姐去看看外面的烟火说不准能心情好上一些”

    说到这里,这少年似乎有些愧疚于提议让叶红笺去看一个连他自己也不想看的东西,脑袋于那时低了下去,就像是一个犯了错的孩童,在心惊胆战的等待着父母的责罚一般。

    他这般模样,让方才还紧绷着脸色的叶红笺顿时哑然失笑。

    女孩摇了摇头,脸上浮出一抹笑意,言道:“走吧,咱们一起去看看。”

    “啊?”男孩一愣,神情茫然,似乎并未在第一时间适应叶红笺如此突兀态度的转换。

    “给你买冰糖葫芦哟?!”叶红笺狡黠的一笑。

    这话无疑戳中这位方才满十五岁的男孩的痛点,回过神来的男孩再也不作他想,迈着步子便跟上了叶红笺离去的步伐。

    砰!

    伴随着巨大的轰响,一道道烟花被送上了天际,于空中炸开,绽放出一朵朵的璀璨的烟花。

    人群开始欢腾。

    百姓的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为这即将到来的新年,也为那过去一年的丰收。

    黑压压的人潮之上,叶红笺与苏慕安并排坐在天策府大殿的房顶之上。

    男孩吃着上好的糖葫芦,看着天上绚烂的烟花,眼睛眨了又眨。

    毕竟是孩子心性,终究免不了被这般景象所吸引,转眼便忘却之前在大殿中的言论。

    “好吃吗?”看着他这般模样,叶红笺不由得问道。

    “嗯。”男孩点了点头,眼睛弯起,显然很是享受嘴里的美味。

    “难道是他们克扣你每月的银钱了?怎么好似很久没吃过的样子?”叶红笺看着苏慕安吃得满嘴都是糖渍的样子,忍不住笑道。

    男孩却是一本正经的摆了摆手,言道:“没有,每月该给的银钱都没少过。可徐大哥说了,再好吃的东西一直吃都会变得索然无味,所以,我不到是在忍不住,都不会自己去买。”

    “是吗?”不知是否是因为那徐大哥三字的缘故,让叶红笺方才有些轻松的神色在那一刻又忽的落寞了下来。

    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的男孩心头一紧想要出言安慰,可话到了嘴边,不知为何又被他咽了回去。

    他咬着牙沉吟了半晌这才问道:“叶姐姐,我一直有一个问题,弄不明白”

    回过神来的叶红笺脸上堆起一抹笑意,问道:“什么问题?”

    “你说徐大哥是好人,鹿爷爷也是好人。”

    “但不是每个好人都能做对的事,所以鹿爷爷赶走了徐大哥”

    “那为什么祝贤明明是坏人,他杀了我爹,还害了好多好多的其他人,那为什么,可卿姐姐还要让他重新做官”

    这个问题让叶红笺一愣。

    前些日子,女帝宇文南景力排众议将已经失势的祝贤重新推上了长夜司首座的位置,虽然短时间内祝贤依然无法拥有与天策府抗衡的资本,但这样的做法却招来了远在冀州驻守边境的牧家军的不满,牧青山上奏朝廷弹劾祝贤的奏折一本接着一本的飞往长安。

    天策府实际的掌权人鹿先生联合张相等朝堂老臣几次上奏,可素来对他们言听计从的宇文南景如今却像是换了一个人一般,对于此事没有半点松口的意思,而此刻本已至年关鹿先生等人却还在皇宫外跪着,求着宇文南景收回成命

    想到这里的叶红笺眉头皱了起来。

    经历了长安之变后,她本就对着朝廷之事意兴阑珊,她虽然名义上是天策府的府主,但实权却大抵落在鹿先生等人之手,她也无心此事,倒是听之任之。

    只是秦可卿近来的状况却颇为反常,这一点她很早便有所察觉,却一时间又抓不住要害,而这启用祝贤之事便很是恰好的证明了之前她的担忧并非臆想。

    所以,她只能摇了摇头,言道:“我不知道”

    “或许每个人都会改变吧”

    “什么意思?是说可卿姐姐会变成坏人吗?”苏慕安不解的问道,但眉宇间却多出了几分担忧。

    叶红笺哑然失笑。

    她站起了身子,仰头看着那依然不断于天际绽放的烟花,言道:“好与坏的界定不适用于大人的世界”

    “我们每个人都是好人”

    “也都是坏人”

    “是这样吗?”苏慕安听得有些发愣,他当然无法理解叶红笺话里的意思,他只是觉得对方说得似乎有几分道理,但又觉得这道理并不足以让他信服。

    “我觉得叶姐姐你说得不对”他那直性子的脾气再次发作,于那时一本正经的看着叶红笺说道。

    “怎么不对了?”叶红笺笑着问道,饶有兴趣的看着这个似乎要与她说出个是非黑白的男孩。

    “你说有些人是坏人,也是好人,我觉得有道理”

    “就像鹿爷爷,他好像做了很多好事,也帮助了许多人,但我就是没办法喜欢他。我想他就是你说的那种人”男孩皱着眉头言道。似乎是为了让自己的言辞听上去拥有足够的说服力,他说话时有些断断续续,像是在极力寻找合适的辞藻以阐述自己的观点。

    “但有些人就是好人,怎么看都是好人。”男孩如此言道,脸上的神情颇有些严肃的味道。

    “比如呢?”叶红笺有些好笑的问道。

    “徐大哥!”少年的回答不假思索。

    叶红笺闻言一愣,随即无奈的摇了摇头,她指着男孩言道:“你啊,就是被徐寒那无奈洗了脑,他就是让你去杀人放火,你估摸着也得不假思索的拔刀向前。”

    只是谁知这本是调侃之言的话落在了男孩的耳中,男孩的脸色顿时一变,颇有些不忿的嘟囔道:“不是这样!”

    “”叶红笺见他有些生气的样子,这也才收起了继续调笑的心思,问道:“好好好!那你说说你的徐大哥为什么就一定是一个好人?”

    这个问题可难住了苏慕安,男孩歪着脑袋想了许久,又是抓耳挠腮,又是愁眉紧锁,良久之后方才言道:“我也说不明白”

    “大概是因为”

    “他从未辜负过任何一个不该被辜负的人”

    “我觉得这样的人,怎么说都不会是个坏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