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五章 来客
    房门中的气氛因为徐寒的问题静默了数息的光景。

    甚至就连魏先生手上的动作也在那时一滞,虽然只是短暂的一瞬间,但徐寒还是敏锐的捕捉到了。

    似乎是看出了对方的异样,徐寒赶在那老者发言之前又言道:“以先生的大才想来不会诓骗在下,更不会随意胡诌对吗?”

    魏先生终是在这时回过了神来,他看了看徐寒,却见少年的脸上带着一抹狡黠的笑意,老人顿时无奈的摇了摇头。

    “我不知道。”

    老人如是回应道。

    徐寒大抵想过老人或许会用一些模糊不清的辞藻来回应自己的问题,又或是所上一些高深莫测的箴言,世上的大能大抵喜欢这样的把戏。可徐寒却是着实没有想到,老人的回答竟是如此简单的寥寥数字。

    “不知道?”他不可避免的在那时皱起了眉头,狐疑的看着老人,

    魏先生似乎清楚他们每个人的底细,徐寒并不想去深究老人这么做究竟为了什么,毕竟这一路来老人对他们多有帮助,甚至若不是他出手相助,楚仇离此刻恐怕早已去九泉之下寻他那些师傅师兄饮酒去了。

    只是徐寒却无法相信老人真的一无所知,就算当时那一两银子的打赏是徐寒兴致所致,但之后的一通上路怎么看都像是老人刻意为之。

    似乎是看出了徐寒的疑惑,也知道今日恐怕无法简单的便敷衍过去。

    魏先生再次低头沉吟了下来。

    然后,他的语调忽的变得阴沉了几分:“准确的说,我也想要弄明白你究竟是谁...”

    “嗯?”徐寒眉头一挑,并未多言,目光却直直的看着老人示意他说出下文。

    “我很好奇...”老人皱了皱眉头,似乎相当的困惑,“他为什么愿意冒着如此大的风险降临此方天地,为的就只是救你一命...”

    “他?”徐寒微微一怔,很快便反应了过来,老人口中的他显然便是那位在长安之变中宛如神祇一般降临的男人。徐寒看向老人的目光顿时变得诧异了起来,他直直的盯着对方,问道:“他究竟是谁?”

    魏先生目光一沉吐出了一个徐寒从未听过的字眼:“监视者。”

    “什么意思?”徐寒追问道。

    可魏先生却又摇了摇头,言道:“对于监视者,我所知甚少,只知道他们来自天外,他们规定着每一方天地的秩序,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们是比仙人更高级的存在,他们保护亦统治着这个世界,在大多数时候这都是如此,除了...”

    徐寒从老人话里那古怪的语气中闻出了些许味道,他问道:“除了什么?”

    魏先生抬头看了徐寒一眼,眸中的色彩莫名,他的声音忽的变得幽寒,于那时言道:“每当他们降临于此,与其随之而来的便是巨大的劫难与灾祸...”

    “你是说这跟我有关系?”徐寒问道。

    “或许有或许没有,如我所言,我对他们所知甚少,想要弄明白他降临此方世界的缘由,你无疑是最好的入手点。”话说到了这个份上,魏先生也似乎没有了隐瞒的意思,极为坦然的言道。

    “那先生究竟弄明白没有呢?”

    “相差甚远,不过近日倒是有了些方向。”魏先生抚须言道。

    “那先生届时莫忘了告诉在下。”徐寒拱手言道。

    “好说。”魏先生点了点头,满口答应,“小兄弟也莫要忘了答应过老朽的承诺。”

    徐寒知道魏先生指的是之前救下楚仇离之后,他所言的承诺,徐寒自然不会在这事上抵赖,同样亦是满口答应。末了,徐寒正想要拱手一拜,谢过魏先生今日与他的交谈,但又觉不妥,这倒不是他吝惜这点礼数,只是觉得毕竟二人并无太多实质性的交流,这若是拜下,他日老先生真的为他解了此惑,又当如何行礼?

    却不知他这般迟疑落在魏先生的眼中,那老人的眼睛眯起,眸中一道神光一闪而逝。

    魏先生似乎并不愿意给徐寒太多思考的时间,他于那时站起了身子,淡淡一笑言道:“此事就此揭过,小兄弟也不用放在心上,毕竟在老夫看来,小兄弟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何事?”徐寒一愣,一时间却是不知魏先生话中所指。

    魏先生却在那时忽的蹲下了自己的身子,四肢朝地的趴在地上,不得不说这时一个与徐寒印象中的魏先生极不附和的形象。

    而接下来魏先生的动作更是愈发颠覆了徐寒对于这位老者认识。

    只见老人身子趴在地上以一种极为怪异的方式扭动起来,朝着一旁的床榻方向移动。

    不过似乎是因为年纪太大的缘故,老人的速度有些缓慢,不一会额头上便露出了密密麻麻的汗迹。他倒也意识到了靠自己想要完成他的计划,似乎有些麻烦,于是他看向徐寒,言道:“帮把手。”

    “啊?”脑袋还处于当机状态的徐寒一愣,但下意识的还是蹲下身子按照老人的要求推着老人将他的身子送入了床榻之下。

    而做完这些之后,老人便伸手示意徐寒退回原来的位置。

    直到这时,老人才伸手指了指徐寒手中那枚一直被他握着的碎银,嘴巴一张一合,似乎在说些什么,可他的声音却着实太小了一些,徐寒并听不真切,只是通过老人的嘴型徐寒大致能够认出“因果”二字。徐寒被老人这奇怪的举动弄得疑惑不已,正要发问,可话到了嘴边。魏先生却像是感觉到了什么一般,一把将床榻上的床单扯下,将自己的身子完全遮掩在了那床底之下。

    噗!

    而这时,房门周遭的数个的窗户却猛然的别人从外推开,数道身影从那窗户外鱼贯而入,一直幽寒的匕首闪过,将房门中唯一的烛火击落,房门之中瞬息陷入了一片漆黑。

    而那数道窜入门中的身影也在这时朝着徐寒飞速杀来。

    徐寒的双眸在那是一凝,于那烛火熄灭前的一息的光景,他看得真真切切,那些来者都身着紫衣,袖口处绣着一道或者两道金线。

    他再清楚不过。

    这是森罗殿修罗使与大修罗使的标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