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四章 我是谁
    甄玥?

    徐寒豁然站起了身子。

    正开怀饮酒的楚仇离被徐寒这忽然而来的动作吓了一跳,一脸奇怪的看向徐寒,问道:“小寒,那女娃确实长得不错,要胳膊有胳膊,要胸部有...但你也不用如此啊,你若是真的憋得太久,这小镇我早就打探清楚了,哪里有最好的姑娘,你要你一声令下,做哥哥的...”

    楚仇离大抵是好了伤疤忘了疼,对于之前发生的种种早已忘怀,又恢复了他那口若悬河的性子,只见他嘴里如此说着,脸上却是露出一副可以为了徐寒上刀山下火海的慷慨模样。

    徐寒却并无理会他的意思,甄玥当时与刘笙一同离去,自那之后徐寒便一直寻不到他们的踪迹,此刻甄玥出现,徐寒想着或许可以以此了解到刘笙的情况,至少确认对方是否安然无恙。

    这样想着他便再次言道:“你在何处见的她,快带我去!”

    楚仇离这时倒也看出了徐寒的面色似乎并不是在与他说笑,他微微一愣,便说道:“我是在西口的街区支的摊,可那都是半个多时辰前的事情了,那女娃子早就走得没影了...”

    徐寒当然知道这个道理,但他想了想之后,还是言道:“带我去看看。”

    楚仇离倒是眼馋于眼前那一大堆可口的事物与酒桌上的美酒,但即使心底有一万个不愿意,还是在那时站起了身子,便要领着徐寒前去。

    “不用了。”可二人这方才起身,身后便传来一道苍老的声音,却是那还未走入自己房门的魏先生所言。

    他佝偻着身子,在怀中一阵摸索最后拿出一样事物,远远的朝着徐寒等人一抛。

    徐寒下意识的伸手接住,他定睛看去却见那事物竟是一枚碎银。

    还不待他弄明白魏先生的意思,老人的声音于那时却再次响起。

    “有缘,自会相见。”

    ......

    徐寒最后还是没有忤逆魏先生的意思。

    他压下了自己的冲动并未与楚仇离一道去寻找甄玥等人。

    这一来他觉得正如楚仇离之言,即使如今去到了方才魏先生支摊的地方也并不见得就能寻到甄玥,这二来,他也想借此验证一番自己的某些猜想。

    客栈外的雪越下越大。

    客栈内,楚仇离与晏斩杯光交错,二人再次面目通红的称兄道弟起来。这样的事情在以往的日子常有发生,诸人早已见怪不怪。雪宁还是安静的性子,只是在旁浅笑着看着晏斩,眉目间满满的都是由衷的笑意。

    宁竹芒与这热闹的气氛始终格格不入,他低着头自饮自斟,对于楚晏二人的敬酒也只是礼貌性的回应,既不让人觉得生分,但也同样不会让人感到亲近。

    嗷呜与玄儿受不了这酒桌弥漫的酒气,早早的便遁入了徐寒的房门,相互依偎着睡去。

    而徐寒却独自一人来到了魏先生的门前,他的手举起又放下,颇为踌躇。

    “进来吧。”不过很快这样的踌躇便被打破,魏先生那苍老的声音忽的自房门中传来。

    徐寒先是一愣,随即脸露苦笑,以这些日子相处下来魏先生所表现出来的各种不凡之处,自己的行为显然是瞒不住他的。想到这里的徐寒索性咬了咬牙,便于那时推门而入。

    房门中点着烛火,明亮、温暖,与屋外的风雪仿若两个世界。

    魏先生背对着徐寒,正用抹布不断擦拭着那素来与他从不离身的木箱。

    徐寒没有多言,而是静静的走到房屋的角落旁,安静的坐在那里,等待着魏先生忙完手上的事情。

    这当然是一种礼节,但于徐寒来说更是需要这些许时间来思索接下来即将发生在二人之间的谈话。

    无论是救下宁竹芒都束手无策的楚仇离,还是用火云令打发掉赤霄门的追兵都无一例外让徐寒意识到这个魏先生极不简单。而真正促使他来到此处的原因却是此刻他手握着的那一枚之前魏先生扔给他的碎银。

    约莫百来息的光景之后,魏先生终于擦完了木箱,但平心而论,徐寒并未觉得在擦拭之前这木箱与此刻有何不同。

    “小兄弟不与楚兄弟他们开怀畅饮,来我这老头子的住处所谓何事啊?”魏先生转头看向徐寒,笑呵呵的问道。

    徐寒微微沉吟,便将手里那枚碎银递了上来,看着老人问道:“先生很笃定我能再遇见她们对吗?”这话说完,徐寒顿了顿,又补充道:“准确的说,应当是先生能够遇到。”

    听闻此言的魏先生并无任何的诧异之色,他伸手接过了那碎银,放在自己眼前细细端量,他目光沉寂,就好似在看一件精美的器具一般。

    “她既然种下了这因,我便得结出这果。这因果便是缘,而既然有缘,万里之遥也自有相见之日。”魏先生如是言道。

    “这就好像我们当初给了先生一枚碎银一个道理,是吗?”徐寒又问道。

    只是这一次,魏先生却只是微微一笑,并未再回应徐寒。

    徐寒对此倒也不以为意,他说道:“楚大哥出身即使是我在这之前也所知甚少,如今想来,那一日先生却能对其如数家珍,并且恰好也会这窃命之法,为楚大哥续上一条性命。晏大哥被赤霄门追杀,先生又恰好有其宗门信物...先生以为这世上为何会有如此蹊跷之事?”

    这些疑问徐寒早已想过,只是一直摸不着头绪,今日听闻甄玥予了魏先生一枚碎银之事后才忽的意识到,似乎这一切都与这当初的一两银子有关。

    “缘起缘落,缘聚缘散,本就是玄之又玄之事,区区蹊跷何足耿耿于怀?”魏先生反问道。

    “究竟是巧合,还是先生早就算到,徐某不敢揣测,但我想既然先生对于楚大哥也好,晏大哥也罢都知之甚深,那能否也能为我解上一惑?”徐寒如此问道,目光却在那时直直的看向老人,不闪不避。

    老人又是一笑:“何事?”

    徐寒深吸了一口气,脸上的神色顿时肃然,他用了好几息的时间方才鼓足了勇气看向老人一字一顿的问答:“我是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