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二章 凝视虚空
    第四日的清晨。

    当楚仇离活蹦乱跳的出现在诸人的眼前时,不可避免的引来的诸人一阵诧异的目光。

    晏斩也好,宁竹芒也罢,到底不是愚笨之人,虽然诧异于楚仇离的起死回生,但大抵也猜到这与那高深莫测的魏先生必然大有联系。但他们却极为识趣的并未去细问其中的细节,不过却又真心的为楚仇离的安然感到开怀。

    于是乎一行人再次上路。

    离开了位于隆州的武州镇,朝着燕州再次迈开了自己的步伐。

    一如既往的是,那位背着木箱子的魏先生走在队伍的前方,似乎与以往并无区别,只是他本就佝偻的身子却好似比起以往又弯下了几分。

    而徐寒与宁竹芒一如既往的走在队尾,宁竹芒对于楚仇离的情形只口不提,他亲自探查过楚仇离的伤势,自然清楚那般生机枯竭的现象根本不是任何医术手段可以治愈的,这其中蕴含的玄妙显然不是可以随意与人言说的,他自然不会多问,只是安静随着徐寒看着走在队伍正中的大汉一脸得色的朝着晏斩与雪宁二人吹嘘着昨日自己师傅还魂梦中救他一命的玄乎事迹。

    “楚兄弟倒是生死不惊,转眼便恢复了常态。”看了一会之后,宁竹芒忽的出言感叹道。

    听闻此言的徐寒侧头瞟了对方一眼,笑道:“这样不好吗?”

    ......

    “所以,越狐死了,对吗?”牙奇山,笼罩在一片黑色事物下的太阴宫,早已不复曾经那仙气萦绕的模样。

    一身黑衣的俊美男人,侧眸看了一眼身旁的白袍儒生如此问道。

    那白袍儒生拱了拱手,低眸言道:“自从数月前派他前去请半妖入宫之后便再无消息,我派人搜查过鹿角原,没有半点他的踪迹,只在一处发现了尊主化身的尸骸。”

    “嗯...”听闻此言的俊美男人微微颔首。

    但那白袍儒生却似乎按捺不住心头的疑惑,于那时追问道:“可是宫主,越狐此行,我早已推演数次,应无任何变数,为何还是出了这样的事情。”

    白袍儒生对于太阴宫那名为《天易》的推演之术可谓推崇万分,之前种种谋划,即使是地仙也少有能逃出他们算计的可能,为何此行却出了问题,他难免心头不解。

    生得俊美无比的黑袍男人转眸看了对方一眼,沉声言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记住,无论你到了何种境界,永远不要小看任何人。”

    黑袍男人如是言道,眸中却光芒闪烁,他又记起了那一日,他头顶七星而来,眸生烈阳的男子,当然还有那个看似寻常,却似乎体内藏着天大秘密的少年。

    白袍儒生闻言一愣,他生性聪慧,很快便回过了味来。

    之前,宫主吞噬龙气的计划何尝不是万般谋划,看似并无任何纰漏,可最后依然铩羽而归,想到这里,白衣儒生的心头一凛,似乎想要说些什么,可话方才到了嘴边,却见黑衣男人却依然闭上了双眸,好似陷入了熟睡。

    他知道,这是这位宫主大人无心再与他谈论此事的预兆。

    他自然不会去忤逆男人的意思,于是便在那时收回了到了嘴边的话,朝着男人微微拱手,这便退了下去。

    待到那白袍儒生退出了已经漆黑一片的凤来阁。

    那黑衣男子闭着的双眸忽的睁开,他坐在宽大木椅上的黑袍忽的涌动起来,他眼前的空间也忽的开始扭曲,渐渐的三道不同的影像犹如流光一般浮现在了他的身前。

    一位白衣老者,背后是黄沙一片,黄沙之上是密密麻麻的倒插入其中的长剑,宛如墓碑一般。

    一位是慈眉善目,身着金色袈裟的和尚,年龄五十开外,虽盘膝而坐,但周身却隐隐有阵阵佛光闪烁,可谓不动如山,宝相庄严。

    最后一位却是立在那一座道观前的年轻道人,年纪不大,二十出头,生得唇红齿白,背负着一筐背篓偶,里面装的并非什么天材地宝,而是一些卖相极差的野果野菜。

    “南荒剑陵、大夏龙隐、大周道门...三位寻我何事?”待到看清那三道影像中的景色,黑衣男人的眉头一挑,淡淡问道。

    “监视者来过这方世界了。”和尚如此言道。

    黑衣男人脸上的神色轻松,问道:“那又如何?”

    “我们的时间不多了。”居于剑陵的老者如是言道。

    黑衣男人脸上的神色依然轻松无比,他又言道:“这一劫迟早会来,诸位理应早有预料。”

    “大劫当前,我四门受上古大贤之命镇守这方世界,于此更应同心同德,救苍生于劫难。”那和尚似乎颇为不喜男人的态度,他皱了皱眉头,再次言道。

    “上古大贤?”可黑衣男人却是冷笑一声,“昆仑的仙人早已离我们而去,这方世界已然沦为弃子,凭我们如何对抗那浩然天劫?星空万域之中究竟存在些什么我们都不清楚,但单单仙人离去便足以证明这劫难远非我等可以抵抗,与其抱着这苍生大义,我看倒不如另谋出路。”

    “无上真人!你与森罗殿的龌蹉勾当我可视而不见,但若是你做出什么有违当年四方盟约的祸事,我南荒剑陵,第一个不答应!”

    “我的剑仙大人,看好你的凶剑,我太阴宫之事,轮不到你来指手画脚。”黑袍男人对此不以为意,当下便反唇相讥。那影像中的老者顿时脸色阴郁,背后漫天长剑隐隐作响。

    就在这男人与老者还有那和尚三人之间气氛剑拔弩张之时,那为一旁一直未有出言的年轻道人忽的嘴唇张开,轻声言道:“前些日子,祖师爷出山了。”

    这话的声音并不大,但出口之时,那三人之间的气氛却忽的静默了下来,几乎到了落针可闻的地步。

    “他竟然出山了...”黑袍男人站起了自己的身子,脸上的神色凝重。

    “他在何处...”和尚身子颤抖,如临大敌。

    “他想做什么?”老人咽下一口唾沫,如此言道。

    “祖师爷的心思,我不敢揣测,但我想大抵与监视者的到来不无干系...”年轻道人轻声说道,脸上的神色平静。

    而在座其余诸人却纷纷脸色一变,再次静默了下来。

    于数息之后,剑陵老人与和尚纷纷寻了个借口离去,二人的影像也于那时熄灭。

    唯独那位年轻道人的影像依然停留在男人的眼前,他双眸直直的注视着黑衣男人。

    “道长还有何赐教吗?”黑衣男人在微微一愣之后,终于回过神来,笑着问道。

    那年轻道人摇了摇头,过了好一会方才平静的言道:“宫主奉先贤之名镇守虚空...”

    “此乃大义...”

    “但当你凝视虚空之时,虚空亦在凝视你...”

    “看可以...”

    “但宫主别看得太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