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章 他赌我赢
    (ps:按计划是明天,也就是大年初六恢复更新,但是回家之后,身体一直不适,这些事情之前一直有些征兆,但是自己都不太注意,春节的时候因为疲劳的缘故导致有所爆发,所以明天想抽时间去医院检查一下,才能安心,再次请假一天,非常抱歉,初七一定恢复更新!!!)

    徐寒再次沉默了下来。

    这一次,他大抵明白了楚仇离的心情。

    那是在无边黑暗的深渊握紧的荧光,亦是在无垠荒漠中被悉心呵护的嫩芽。

    于事无补,却又聊胜于无。

    那是绝望中仅存的最后一丝渺茫到无以复加的希望。

    而人这种东西有时候就是这么奇怪。

    偏偏需要一点点希望,才能有继续在这世界爬行的勇气。

    “所以在玲珑阁前的那场雷劫,是你救了我对吗?”徐寒再次问道。

    关于那场雷劫,徐寒的心底其实早就存有诸多的疑惑

    无论是它的到来还是它的消失都显得太过突兀了一些,如今听楚仇离提及此事,徐寒下意识便认为是楚仇离所为。

    可出乎预料的是,楚仇离却在那时摇了摇头。

    脸色苍白的中年男人于那时直视着徐寒的双眸,一字一句的说道:“墨尘子死了。”

    徐寒的身子随即一震。

    自从长安之变后,徐寒对于剑陵的情感便复杂了起来。

    他与剑陵的联系说到底都是源于当年与沧海流的相遇,若是说这一切都只是一场算计,一场利用,那么他与剑陵的关系便不可避免的来到了一种尴尬的微妙境地。

    但墨尘子待他却是极好,至少到现在为止,徐寒于他的身上挑不出半点毛病。

    听闻他的死讯,徐寒终究难以平静以对。

    他不知道楚仇离提及此事究竟是何用意,但徐寒还是忍不住问道:“怎么死的?”

    少年的语气平静得可怕,像是某种野兽从喉咙压出的低吼。他眸中的光芒闪烁,像是那被逼到绝路的狮子,退无可退。

    而楚仇离的回答更是远远超乎了徐寒的预料,他说:“因为你。”

    徐寒显然并无法理解中年男人话里的意思。

    “那次雷劫是他帮你挡下的,而若是说我真的做过了些什么,便是在这之后,将你的气机隔绝,让那东西短时间内无法再寻到你。而也正是那次雷劫,毁了墨尘子的命宫。”楚仇离很快便再次言道,将徐寒心底的疑惑尽数解开。

    徐寒当然知道这些事情绝非楚仇离杜撰出来的东西,他没有理由骗他。

    但他依然无法在短时间内消化掉这些消息。

    所以他在一段短暂的沉默后,选择暂且避开这个话题,转言问道:“那之后呢?林老将军身上的窃命之法便是由你施展的吗?”

    楚仇离点了点头,并不否认。

    “不仅是他,元归龙与夫子身上都有我的窃命之法,说是窃命倒不如说是以命易命,到最后,反噬加身,我亦在劫难逃。”

    说道此处的楚仇离不免又是一阵苦笑。

    或许是这言语中提及到了某些徐寒并不愿面对的名讳,徐寒收起了再与男人对话下去的兴致。他最后沉吟了约莫了数息光景,方才言道:“楚大哥与我说了这么多,究竟为了什么?”

    这样的话对于此刻时日无多的楚仇离来说多少有些不近人情的味道。

    但听闻此言的中年大汉却并未露出愤怒或是悲伤的神情,有的只是一缕说不清道不明的遗憾。

    他沉吟了一小会,又才再次张开了嘴。

    只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楚仇离的状况一息差过一息,甚至就连发出声响这样简单的事情对于此刻的他来说,似乎都变得极为困难。

    他用了十余息的时间方才将话吐出他的嘴里:“我不知道,我想让你知道这些,或许有用或许无用,但终归是我最后能做的事情了....”

    说完这话的楚仇离脸色愈发的惨白似乎已经到了弥留的边缘。

    可徐寒的目光却出奇的平静了下来,他盯着楚仇离过了好一会光景:“楚大哥其实并不想死对吗?”

    “呵呵。”楚仇离轻笑一声,脸色愁然:“血仇未报,如何敢死?”

    “那便好好活着吧!”他这话方才音落,徐寒的声音便在那时骤然响起。

    然后,脸色冷峻的少年便于那时转过了自己的身子,头也不回的走出了房门。

    那时,楚仇离似乎意识到了徐寒要去何处,他张开嘴便要说些什么,只是这时他的身子已经到了极为虚弱的地步,楚仇离用尽浑身气力,竟是发不出任何的声音。

    ......

    徐寒推开了魏先生的房门。

    如他预料一般,魏先生早已坐在了房门中等待着他的到来。

    就一如对方也早已料到徐寒会在此时来到此地一般,双方对此都未有表现出太多的诧异。

    “想好了?”没有过多的辞藻铺垫,魏先生于看见徐寒的第一时间便问道。

    “嗯。”而徐寒亦在魏先生这问题落下的第一时间做出了回应。

    “你知道,救他的代价吗?”或许是早已设计好的台词,又或是惊讶于此刻徐寒的笃定,魏先生再次问道。

    “以命易命,很公平。”徐寒的面色沉寂。

    “公平?”魏先生对于徐寒此言嗤之以鼻,他挑眉看了徐寒一眼:“你需要付出的代价远超出你的预料。”

    “譬如?”徐寒的眉头同样一挑。

    魏先生微微沉吟这才言道:“楚仇离是盗圣门的高徒,精通窃命之法,饶是如此,三条性命,三条因果,造成他如今状况的原因不仅是窃命之法带来的寿元消减,更是坏了规矩后天地伟力带来的反噬。你行此道,我可助你成其愿,但恶果却只能由你来偿。救了他,你的寿元会因为承受那三份因果之故而大幅消减,你能活多久,我无法确定,但我知道,那绝不会是一段太长的时间。即便如此,你也愿意吗?”

    愿意吗?

    徐寒也在心里这样问自己。

    他与楚仇离并算不得莫逆之交,二人一路同行,虽是同伴,但却各有算盘。按理说,徐寒远不至于为了他,做到这样的地步。

    可事实上,这个问题,徐寒的心中很快便给出了一个肯定的答复。

    这是一个很简单的逻辑。

    徐寒愿意为了秦可卿当年的半个馍馍于森罗殿搏命,为的自然是那救命之恩,而更多的却是因为秦可卿是他漫长的十二年乞儿生活中唯一感到的温暖。

    人就是这样。

    当你拥有足够多的时候,一些舍弃或许会让你神伤、让你不舍,但远不止于了无生趣。

    可当你仅有的东西被夺走的时候,你便没了选择。

    你只有昂起头,抬起胸膛,亮起并不锋利的爪牙,微笑的对敌人说:“来吧,搏命吧。”

    这并不是武士的庄严,这只是一只丧家之犬的负隅顽抗。

    而这一路走来,从乞儿到杀手,从杀手到府主,从府主到如今的东躲西藏。

    徐寒从未有到一无所有的地步,但却素来所剩无几。

    就是这份所剩无几失去,每一次都让徐寒不得不舍命一搏。

    所以,他在微微迟疑之后,便再次点下了自己的脑袋。

    这般迅速又果决的回应大大超出了魏先生的预料。

    暮发脆肩的老人深深的看了徐寒一眼,又一次问道:“为什么?”

    这一次,徐寒的答案来得更快。

    他的眼睛眯起,嘴角上扬:“因为...”

    “他赌我赢。”

    “所以,我不让他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