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九 在路上
    (ps:新年更新不稳定,忙了一年也想抽时间陪陪家人,初五或者初六就会恢复更新,也会有补更,望大家理解,谢谢!)

    第三日。

    当徐寒再次来到楚仇离的房间时,楚仇离的状况已经恶化到了极为严重的地步。

    他瘫坐在木桌旁,地上是洒落茶水与裂开的茶杯。

    他极力的挣扎,想要站起身子,但这似乎注定只是徒劳。

    徐寒见状赶忙上前扶起了脸色苍白的楚仇离,又给他倒满了一杯茶水,这才询问楚仇离的状况。

    “楚大哥,你感觉如何?”

    中年汉子意兴阑珊的摆了摆手,言道:“阎王要人三更死,何曾留命到五更,好与不好,又有何差别。”

    徐寒默然,他知道,楚仇离的状况,楚仇离自己比谁都清楚。

    坐在木桌旁的楚仇离端起茶杯,饮下一口,又侧目看了徐寒一眼,忽的展颜一笑说道:“小寒,再帮我一个忙吧....”

    ......

    依照楚仇离的要求,徐寒去集市上买到了两个骰蛊与数个骰子。

    又于晏斩那处借到了几十文散钱,这才回到了楚仇离的房间中。

    接过这些事物的楚仇离对着徐寒又是一笑,然后伸手示意徐寒在自己的对侧坐下。

    徐寒自然不会去拒绝楚仇离的意思,他坐到了木桌的一侧,神色平静得看着眼前的男人。他终究不复了平日里的嬉笑怒骂,只是颤抖着手,小心翼翼的将两个骰蛊摆好,又将手中的骰子一个又一个的放入那骰蛊之中。

    这本算不得如何困难的事情,中年汉子却足足用了半柱香的光景方才做完。而他的额头上也因此布满了密密麻麻的汗迹,但他却犹若未觉,脸上露出了开怀的笑意。

    做完这些之后,他将其中一个骰蛊递给了徐寒,又从桌上那一堆徐寒给他的散钱中划出一文放到了自己的身前,再将另一个骰蛊握在了自己手中。

    他开始摇动那骰蛊,徐寒一愣回过神来,也将自己手中的骰蛊摇晃起来。

    十息光景过后,骰蛊停歇,楚仇离与徐寒同时提起了各自的骰蛊,里面的事物于那一刻展现在二人之间。

    楚仇离,三四三。

    徐寒,六五四。

    楚仇离见状,苦笑摇头,便将那一枚铜板递向了徐寒,然后再次在自己身前放下一枚铜板,抬头看向徐寒,虽无言语,但目光中的催促却让不明所以的徐寒不得不再次摇晃起了手中的骰蛊。

    ......

    徐寒借来的银钱有足足七八十文之多,每一枚铜板都是一次博弈,而结果都无一例外,楚仇离都是那个输家。

    徐寒渐渐明白了些许楚仇离的意图,他的脸上的神色从疑惑到古怪,从古怪到诧异,而坐在他对面的男人却始终目光平静,淡漠以对,似乎这一切都在他的预料之中。

    很快楚仇离便输完了所有的钱。

    那时,他将手中的骰蛊小心翼翼的放到了一侧,又一次抬眸看向徐寒。

    那是一次约莫百息左右的注视。

    楚仇离的目光依然平静,徐寒却有些不适。

    他不适于男人此刻的安静,更不适于每一息的流逝都意味着男人离死亡更近一步。

    这注定不会是一件让人愉快的体验。

    或者说,每一息对于徐寒来说都是一场煎熬。

    但他终究未有出言打破这份几乎令他窒息的沉默。

    中年汉子于那时终于再次开口。

    他的目光变得深邃,像是藏着蛟龙的池水,深不见底。

    他的语调变得绵长,像是穿越了万载光阴方才抵达此处。

    “其实,这个世界上,藏着许多秘密,更有不知几何多的不出世的宗门躲藏在俗世之外的世界,譬如道门青莲观....”

    听到这里的徐寒眉头一挑,言道:“又譬如盗圣门?”

    楚仇离的身子在那时微微一怔,苍白的脸上浮出一抹苦笑。

    “小寒你真的很聪明。”

    做完这番感叹,见徐寒并无接话的意思,中年汉子目光一沉便再次言道:“宗门隐世,不问世事,大抵也只有一个目的——找出那条通往长生的路。”

    “古往今来万载光阴,天骄妖孽比比皆是,可那条路究竟该如何走,依然没有人寻到。但每个隐世的宗门大抵都有自己的尝试,我窃以为,盗圣门虽然比不得那些宗门的家大业大,可在这条路上却走得比谁都远。”

    说道这里,楚仇离的目光愈发的深邃了起来,“我的师傅,青衣的父亲,冉林真。盗圣门第二十六代传人,他是一个天才,以盗圣门的欺天窃命之法寻到了一种可以蒙混天机,以求万劫不加身的秘法。”

    “用他的话说,仙人寿本无尽,雷劫阻之,雷劫亦无尽,故而仙人终有一死。”

    “而他那关于蒙混天机的办法似乎大有所为,他甚至造出了一个木箱,唤作藏天匣,依靠着此处让一位身负重伤的仙人躲避了数年天劫,直到他修行精进有了对抗天劫的信心,方才走出其中,成功对抗了那次天劫。这次的成功给了师傅极大的鼓励,他愈发全身心的投入到这秘法的研究之中,眼看着盗圣门就要一步登天,可偏偏是天容不下此道,盗圣门大祸临头......”

    “那一日一群黑衣人杀入了盗圣门,将宗门上下百余口人尽数斩杀,唯有我与青衣被师傅藏在了那藏天匣中。方才躲过了这次劫难....”

    “所以,你想要报仇对吗?”徐寒听到了这里,终是忍不住沉眸问道。

    “楚某人烂命一条,若不是当年师傅收留,师兄照料,我早就不知死在了那个角落。他们待我恩重如山,我自然想要为他们报仇。”楚仇离对此直言不讳。

    徐寒的目光在那时愈发的阴沉,他问道:“所以你在我身上下的的赌注便是你报仇的资本对吧?”

    这并不是一个太难猜测的事情。

    楚仇离到死依然对此念念不忘,显然对于楚仇离来说这是一件足以为之拼尽性命的事情。而细观与楚仇离相识这些日子,这个中年汉子做过的最冒险的事情便是在那场长安之变中选择了站在徐寒一边。

    以此,徐寒不难猜出,这二者之间的关系。

    只是他依然并不明白,自己在楚仇离的这场赌局中究竟扮演着怎样的角色。

    事到如今的楚仇离显然也没有否决的意思,他又看了徐寒一眼问道:“小寒,你恨我吗?”

    这一路走来,楚仇离算是见证徐寒的所有经历,尤其是在长安之变后,虽然表面上徐寒似乎还是那个徐寒。他依然带着平日里应有的模样,但内里多出的一份言语难明的阴郁,楚仇离却再清楚不过。

    他很明白,背叛与利用对于如今的徐寒究竟意味着什么。

    但徐寒却并没有回答男人这时的问题,反而问道:“你的仇人是谁?”

    那时少年的目光平静,像是三月的春水,古波不惊。

    但语调却像是九月秋末的夜风,表面上和煦清凉,背后却藏着锋利幽冷的风雪。

    楚仇离似乎无法再第一时间读懂少年话里的意思,他微微一愣,最后却是苦笑着摇了摇头,言道:“那是一个任何人都无法战胜的对手。”

    “我想试一试。”只是这话方才出口,徐寒的声音便再次响起。

    楚仇离又是一愣,这是一个出乎他预料的答案。

    为此他不得不抬眸看向这位少年,试图从少年脸上的神情中看出他此刻的心底究竟在作何想。

    这是一件很没有道理的事情。

    于情于理,都是楚仇离利用了徐寒。

    虽然这样的利用还未成为既成的事实,但它却正真的存在过。楚仇离对此不止一次感怀愧疚,临死之时道出此事为的便是求一个心安理得。也正是因为如此,他在这时终是忍不住问道:“为什么?”

    少年的回答出乎预料的简单。

    “因为你是楚大哥。”

    听闻此言的男人脸上的神色微微一滞,随即紧皱的眉头舒展,嘴角上扬,真切的咧嘴一笑。一如当年二人初见。

    “其实我并不对此事抱有任何希望,盗圣门的仇人远比你想象中更可怕,我打心眼里的并不希望你真的有一天会遇见他们...”

    “不管你信与不信,我压在你身上的注与其说是报仇的资本,倒不如说是给自己的一个念想...”

    徐寒并不能完全理解楚仇离话里的意思,他沉着眉头言道:“盗圣门的仇人究竟是谁?”

    他着实想不明白,究竟是怎样的存在能够让人生出如此的绝望,甚至连一丝战胜对方的奢望都不敢留存于心间。

    楚仇离抬头望了望窗外,那里蓝天白云,时不时有飞鸟游弋其中。

    然后他张开了嘴,声音有些苦涩。

    “你记得在去往玲珑阁时,那场雷劫吗?”

    这话出口,徐寒的身子猛然一震,他的瞳孔也在那时忽的放大,看向楚仇离的目光顿时变得诧异了起来。

    房门中的气氛因此沉默了数十息的光景。

    直到良久之后,徐寒方才再次问道:“那既然如此,为何你还要做到这样的地步?”

    这一次,徐寒的声音终于有了变化,那是一种一如楚仇离语调一般的苦涩。

    男人苍白着脸色思索了好一会的光景,方才回答了少年这个问题。

    “其实元归龙也好、夫子也好、林守也好,他们都斗不过那东西....”

    “没人斗得过那东西,可楚某人终究还是要做些什么....”

    “哪怕明知道这条路是错的路,是死的路,我都得走下去...”

    “因为只有在路上,楚某人才会觉得对得起师傅,对得起师兄,也对得起自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