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八章 眸中一汪水.
    (ps:过年了,这几天比较忙,明天回老家会更忙,更新这几天会非常不稳定,望大家见谅,我会尽量更新,恢复正常更新应该会在初七左右。感谢大家这一年来,从《书剑长安》到《藏锋》的支持,明年我会更加努力,争取从两更提速到三更,最后祝大家新年快乐!)

    前往燕州的行程暂时停了下来。

    因为魏先生的话,也因为在此之后宁竹芒证实了这番话的真实性。

    “静脉衰竭,气息紊乱,生机将灭,命火将烬。”这是在走出魏先生房门时,宁竹芒对着徐寒说的一番话。

    那时宁竹芒脸上苍白的脸色与难看到极致的神情,然徐寒无法去怀疑事情的真实性。

    但他仍然觉得恍然若失。

    这一切终究来得太过突然。

    就好像上一刻那中年汉子还絮絮叨叨的在他耳畔说着:“小寒...小寒...小寒...”

    而这一刻,便有人告诉你,他只有三天的性命可以活了。

    二者带来的反差,让徐寒生出一股无法言说的不真实感。

    就好像这一切只是一场噩梦,他想要醒过来,却发现自己被困在里面。

    逃不掉,迈不出,亦挣不脱。

    ......

    楚仇离是在第二日的辰时苏醒的。

    一直陪在床榻旁的徐寒已经昏昏欲睡,玄儿与嗷呜的惊呼将他吵醒。

    他快步来到了那中年汉子的身侧,想要询问他的状况。

    但中年汉子却苍白着脸色对着他咧嘴一笑,“小寒,我想喝酒。”

    楚仇离已经四十岁开外的年纪,脸上留着浓密的络腮胡,却用一种近乎撒娇的语气与徐寒说出这样一番话,若是换作平时,徐寒只能赏给他一个白眼。

    可这时,徐寒却在微微一愣之后爽快的点了点头。

    于是一大早,在晏斩等人错愕的目光下,徐寒与中年大汉出了客栈,直直的杀向武州镇最好的酒馆。

    酒店的伙计还未来得及打扫完昨日酒客留下的一片狼藉,便迎来了楚仇离与徐寒。

    大汉熟络的点上了一大桌子菜,叫上了几坛美酒,然后将从晏斩那里借来的一锭元宝扔在了桌上,见着元宝的小二顿时双眼放光,忙不迭的招呼起来。

    这顿酒,二人从艳阳高照喝到了华灯初上,从人声鼎沸喝到了廖无人烟。

    酒馆中的酒客来来去去,楚仇离的酒杯举举停停。

    楚仇离是个话唠,即使到了这时也不曾更改,他一边喝着酒,一边在徐寒的耳畔絮絮叨叨。

    他说,酒是穿肠刀,能割万古愁。

    他说,他师父喜欢喝酒,他师兄也喜欢喝酒,而现在只有他一个人还能继续喝酒,所以他要将他们那份一并喝掉。

    他说,盗圣门只余他与她二人,没有对的路可以走,她走了错的路,他走了死的路。都是末路,亦是陌路。

    他说,世上多仙人,都图望长生,却不知天路早已堵死,盗圣门不是第一个前车之鉴,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他说了很多,徐寒有的听得懂,有的却听不懂,但他都一一记了下来。

    不仅他的说话,也连同他此刻那醉眼朦胧的脸。

    ......

    第二日,楚仇离再次寻到了徐寒。

    他舔着脸,有些羞涩亦有些蠢蠢欲动的言道:“小寒,我想听曲。”

    没有犹豫,徐寒便再次寻到了晏斩借下了些许钱财。

    然后他领着楚仇离,寻到了武州镇最好的青楼,开上了一道最好的厢房,叫上了这楼中长得最美,唱曲最好听的几位姑娘。

    这一路走得并不安生,楚仇离的身子比起昨日明显差了许多,他的脸色惨白几无血色,脚步也明显不如昨日轻盈。

    但在坐到了那包厢柔软的矮榻上时,大汉的脸上还是流露出了惬意的笑容。

    几位姑娘于那时千娇百媚的走到了房门之中,她们抹着艳妆,穿着或红或白或紫的轻纱,胸前的酥肉被高高的撑起,羊脂玉般洁白的手臂裸露在外。

    这算得上是一道颇为靓丽的风景。

    可楚仇离在看见这些女子时,脸色却忽的垮了下来。

    “不对!不对!”他嚷嚷着,“青衣,我要青衣!”

    或许是大汉癫狂的神色吓到了这些姑娘们,她们一个个愣在了原地。

    “换青衣。”坐在一旁的徐寒不动神色的将一锭元宝放在了一旁的木桌上。

    那几位女子顿时回过了神来,目光皆被那一锭元宝所吸引。

    “想要就快点,武州镇不是只有你们一家青楼。”徐寒于那时淡淡的说道。

    听闻此言的诸位女子皆是脸色一变忙不迭匆匆出了房门,在约莫百息的光景之后又走了回来,而身上的衣衫也随之换成了一件件靓丽的青衫。

    楚仇离一边喝着酒,一边打量着那些女子,女人们似乎也明白只有伺候好眼前这个邋里邋遢的大汉她们才能得到那一锭元宝,于是在楚仇离目光射来之时都纷纷挺直了自己的胸膛,想要吸引对方的目光。

    “不像...都不像...”楚仇离却摇了摇头。

    “那要不要换一家?”徐寒问道。

    听闻此言,那些女子都脸露惶恐。

    “算了...”楚仇离却又意兴阑珊的摇了摇头,“唱曲吧...”

    可几位却有些面面相觑,似乎拿捏不准楚仇离的心思。

    “一个一个的来,唱你们最拿手。”徐寒见状,于那时言道。

    女人们迟疑了一小会,不过在那一锭元宝的诱惑下还是有人迈出了步子。

    “闹花深处层楼,画帘半卷东风软。春归翠陌,平莎茸嫩,垂杨金浅。迟日催花,淡云阁雨,轻寒轻暖。”

    女人的声音清软,韵律拿捏也算合适,一曲《水龙吟》起调算得中上水准。

    可是楚仇离却在那时摇了摇头,“不对,不对,换一个!”

    “君若天上云,侬似云中鸟,相随相依,映日御风。”

    “君若湖中水,侬似水心花...”

    又一位女子浅唱,可楚仇离却在那时一摔手中的酒杯,喝骂道:“也不对!换一个!!!”

    ......

    于是一连三四位女子唱罢,都被楚仇离一一否决。

    大汉脸上的神色,从不满到愤怒,从愤怒到失落...

    “都不对,都不对...”

    “没人唱得出她的味道...没人唱得出她的味道...”

    他喃喃自语道,想要饮酒,就发现手上的酒杯早已被他摔碎,他只能伸手拿起一旁的酒坛,仰头一饮而尽。

    那些女子最后都被徐寒遣散,诺大的房门便只余下徐寒与楚仇离二人。

    房门静得可怕。

    大汉看了看满地被他摔碎的酒杯,又望了望眼前的少年。

    他忽的伸出手,轻轻的敲打着身旁的桌板,一下又一下,以一种奇怪的韵律。

    “天上月儿明,田里柴犬吠。”

    “南山有花开,北河有鱼肥。”

    “你把眉儿画,遮了红烛泪...”

    “你说故国美,可故国如何美...”

    “也不及你回头眸中那一汪水....”

    楚仇离用他那沙哑的声音唱着徐寒不知名的歌谣。

    这般柔情万种的曲调显然并不适合楚仇离这般粗犷的嗓音,可莫名的徐寒却觉得此曲此调于此时万分般配。

    于是他又将它记了下来,当然也包括唱曲时中年汉子于眼角潸然落下的泪...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