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七章 三日为期
    接下来的事情就变得简单多了。

    熊老大自然不敢再接下晏斩的赌局,这一次要是输了那便不是千两事情,足足万两的损失足以给背后的东家一个要了熊老大小命的理由。

    于是乎无奈之下,熊老大只能惊动了背后的东家。

    一位身着紫衣的男人。

    与徐寒预料的不差毫分,那是一位来自森罗殿的修罗使,而这个赌坊便是森罗殿在武州镇布下的联络据点。

    徐寒拿着从森罗殿赢来的钱,说明了自己的来意,这才弄明白徐寒真正目的的诸人纷纷一愣,而宁竹芒更是脸露潮红,脸上的关切可谓溢于言表。

    那位修罗使对于徐寒这用羊身上毛换羊身上的肉的做法显然极为不喜,但森罗殿规矩摆在那里,他最好还是接下了徐寒这般生意,并承诺二个月内必定给出答复,而到时他们自会去寻到徐寒。

    对于森罗殿的承诺徐寒并不怀疑,于是这才带着诸人心满意足的离开。

    “噗!”只是这方才迈出赌坊,那一直脸色阴沉的楚仇离却忽的身子一阵,一口鲜血自他嘴中喷出,而他的脑袋也在那时一歪,就要栽倒在地。

    本就一心想着楚仇离异状的徐寒眼疾手快,将之扶住这才免除了他栽倒在地的狼狈处境。

    “楚大哥!你这是...”周遭诸人对于此番变故也是大惊失色,纷纷上前关切的问道。

    面无血色的中年汉子在那时艰难的睁开双眸喃喃言道:“小骗诓孺,大骗欺天...”

    “小盗摸珠,大道窃命...”

    “我运不在...”

    “我命将衰...”

    说罢此言的中年汉子似乎再也支撑不住脑袋一歪,便在那时昏死了过去。

    ......

    回到客栈之后,楚仇离依然未有转醒的痕迹。

    徐寒将楚仇离安置在了床榻上,自己几番出手想要探明楚仇离的状况,却并无所获。

    就在他愁眉不展之时,一旁的宁竹芒却忽然言道:“让我来试试吧。”

    徐寒这才想起,宁竹芒可是玲珑阁掌教,他出身于悬河峰,论医术造诣,说是冠绝大周江湖也不为过。徐寒想明白了这一点,赶忙让开了位置,由宁竹芒出手开始探查楚仇离的状况。

    可这依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只见宁竹芒将楚仇离的身子扶起,自己也坐于一旁,以内力游走于楚仇离的经脉,试图找出症结所在。

    但从宁竹芒那紧皱的眉头以及额头上渐渐浮出的汗迹,徐寒也猜到这恐怕需要一个不短的时间才有可能探明楚仇离的异状究竟由何而起。

    时间一息一息的在流逝。

    徐寒难以从宁竹芒难看的脸色以及楚仇离那宛如熟睡一般的神情中看出事情的走向究竟是好是坏。

    晏斩与雪宁也眉头深皱,显然对于楚仇离的状况极为关心,可同样与徐寒一般,他们并不能做处任何能帮到楚仇离的事情。

    就连玄儿与嗷呜似乎也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在一旁耷拉着脑袋,没了往日的嬉闹。

    “小友...”就在徐寒一筹莫展之时,身后却忽地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

    徐寒一愣,回身看去。却见不知何时魏先生已然立在他的身后,正笑呵呵的看着他。

    “魏先生...”徐寒小意思的想要说些什么,可话未出口便被魏先生打断。

    老人侧过身子言道:“可否借一步说话。”

    徐寒又是一愣,但却意识到此刻魏先生忽然寻他恐怕与楚仇离之事有着某些关联,因此他在微微迟疑之后,便点了点头。

    ......

    随着魏先生走入了他的房间,徐寒便开门见山的问道:“魏先生知道楚大哥究竟怎么回事吗?”

    只是相比于徐寒的焦急,魏先生却是不慌不忙。

    他并没有在第一时间便回答徐寒的问题,而是自顾自的走到床榻旁,寻了一个舒适的位置坐下。他这才看向徐寒,言道:“这世上,有很多事是不公平的。”

    “譬如有的人生来就是王孙贵胄、天命之子、真龙之身;而有的人生来就是乞丐,为一口生计,奔波劳苦,即使侥幸为了龙蛇,最后也逃不开为他人做嫁衣的命运。”

    说这话时,老人的脸上依然带着那熟悉的笑意,可徐寒的脸色却在那时一变,他眉宇一沉,再次问道:“先生想说什么?”

    “而有的时候,这天地间的规矩又公平得可怕。”老人似乎没有感受到徐寒的异样一般,继续慢悠悠的言道:“民间常说,阎王让你三更死,不可留命到五更。”

    “有人改了阎王的债,到了还债的时候,连本带利算在一起,自然足以让人倾家荡产,血本无归...”

    听闻此言的徐寒脸色再次一变。

    他听懂了一些老人的话,又有些许不懂。

    他神色莫名的看向老人,但老人的脸上有的却只是那素来波澜不惊的笑意,他有些拿捏不准老人的心思,但还是于那时问道:“那以先生看楚大哥如今的状况何如?”

    老人这一次没有说话,只是伸出了自己的一只手,他将拇指与小指缩起,其余三指伸出。

    “三个月?”徐寒的脸色愈发难看。

    可这话方才出口,老人便在那时摇了摇头。

    “三天?”

    徐寒又问道,老人沉默不语,便是默认。

    “先生有办法救他?”徐寒不相信魏先生既然看出了楚仇离的症结,又将他待到此处谈话,只是为了告诉徐寒楚仇离只有三天的性命。

    “阎王的债可不好还,老朽是个生意人,徐兄弟想让老朽做这亏本的买卖吗?”老人笑呵呵的回应道,这话无疑也是默认了徐寒的猜测。

    “先生要什么?”徐寒沉眸问道。

    “徐兄弟觉得你身上什么东西能够在阎王爷那里为楚兄弟换来一条命?”老人反问道。

    徐寒又是一愣,什么东西能够换回一条命...

    这是一个很难的问题,但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是一个很简单的问题。

    徐寒僵在了原地,不知当如何将这个话题继续下去。

    魏先生又笑了笑。

    “还有三天时间,徐兄弟可以好好想想...”

    “想好了,老朽义不容辞...”

    “想不好,那就当好好陪着楚兄弟度过这剩下的时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