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六章 再来一局
    之后的事情大抵可以用一个峰回路转来形容。

    有道是东边西边亮,这晏斩对于徐寒来说倒还是一个意外之喜,他朝着徐寒眨了眨眼睛,收起了连本带利庄家赔下的六枚元宝,又看向身后的雪宁问道,“这一次呢?”

    不知为何一路上相处表现得极为腼腆的女孩,却在这时如同换了一个人一般,脸上洋溢着如春风一般的笑意,而这样的笑意大抵是源于她对于自己近乎笃定的自信。

    “十八。”雪宁想也不想的回应道。

    “好勒!”晏斩一笑,六枚元宝尽数压了上去。

    那位庄家的脸色顿时一变,这时才意识到来者不善,他瞪大了的眼珠子看了一眼引徐寒等人来此的鹿童,那鹿童顿时缩了缩脖子,脸色惨白。

    “怎么?不玩啦?”晏斩却好似没有注意到这二人之间颇为明显的互动,在那时大声问道。

    唤作熊老大的庄家面露狞笑之色,言道:“玩,当然玩,这只有赌客赌不起的道理,哪有庄家做不了庄的道理?”

    说罢他便再次提起了那骰蛊,以一种奇怪的韵律摇晃起来。

    能在这样的大赌桌上坐上庄家,熊老大自然有自己的本事,至少这靠着力道与骰子碰撞骰蛊的声响便可控制所出点数的本事他还是有的。

    晏斩压了十八,便意味着压了三个六,这是个豹子,按照赌桌都规矩压中了数字便是五倍,加上豹子的三倍,足足便是八倍的赔率。

    六枚元宝,少说也有一百八十两开外,八倍便是千两开外的输赢,饶是这赌坊背后的主人家大业大,可出了这样的纰漏,恐怕熊老大也是吃不了兜着走。

    想着这些的熊老大使出了浑身的解数,摇着骰子,也仔细通过蛊中的声响来判定骰子的走向。

    这一次他足足摇了二十息的光景,方才落下骰蛊。

    那时他双眸一沉,看向晏斩的目光中带起了丝丝狞笑,他很确定这骰蛊之中如今的数字应当是一五六.....

    可晏斩却似乎丝毫没有感觉到房间中紧张的气氛悠哉悠哉的坐在那里,甚至还时不时的与身后的雪宁附耳说着些什么,惹得女孩一阵浅笑。

    受到轻视的熊老大心头莫名升起了一股火气。

    他摁着那骰蛊的手猛地连同着那骰蛊一同抬起,而等待的却是周遭诸人的惊呼。

    三枚骰子,整整十八个点数,不多不少的躺在那里。

    熊老大的嘴角开始抽搐,而晏斩的脸上却没有丝毫的波动,似乎于他看来这一切就是理所当然...

    “徐兄弟,够吗?”他在那时转头看向了徐寒,问道。

    “再来一次,就差不多了。”徐寒回应道。

    他看得真切晏斩的手没有触碰一下赌桌,更不可能在流光铁的监视下释放出半分的真元或是其他任何内力来干预这骰蛊中的结果。

    他如何做到这一点的,徐寒自然心里有些疑惑,可相比于这些,他更担心的是身旁这位楚仇离的状况。

    虽然在这数十息之后,中年汉子脸上的异色有所缓和,但他额头上那密密麻麻的汗迹却未曾消减半分。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

    “砰!”

    这时一声轰响传来,那熊老大竟然在这时一把掀开了赌桌上的赌具,指着晏斩便喝骂道:“你手脚不干净!”

    晏斩于那时用眼角的余光轻飘飘的看了一脸怒色的熊老大一眼,问道:“怎么?输不起?”

    “分明是你耍诈。”熊老大怒吼道。

    “究竟我是否使诈,你应该比我清楚。”晏斩的眼睛在那时眯了起来,嘴里如此言道。

    熊老大在那时一愣,他不由得细细回忆起了方才自己摇动骰蛊的细节。

    按理说他将力道把握得极为完美,并无半点纰漏,而整个过程中晏斩也并未触碰赌桌,流光铁也并未有任何异常的反应,那么究竟是何处出了问题呢?

    熊老大想到这里,身子忽的一震。

    问题出在落下骰蛊时,或许是因为太想要看到晏斩那张嚣张的脸上浮出错愕的神色,他落下骰蛊时的力道大了几分,而就这大出几分的力道促使了本应是一五六的点数变作了三个六的豹子。

    念及此处,熊老的额头上顿时浮出密密麻麻的汗迹,他着实想不明白晏斩能够事先将这一切都算计进去,这对于并无多大修为的熊老大的来说算得上是一件极为恐怖的事情。

    他的身子顿时摇晃了起来,半晌之后方才言道:“去给他取银票...”

    身旁负责伺候的伙计微微一愣,正要说些什么,熊老大的脸色却是一寒,高声言道:“听不见我的话吗?”

    那伙计顿时收了声,赶忙离开这房门。

    不出二十息光景,便带来两张银票,每张都是千两的份额。

    熊老大在那时将那银票恭恭敬敬递了上去,口里言道:“这一次,熊某人认栽。”

    不得不说,熊老大这般果断的决定当是了得,若是他真的不愿吞下这苦果,计较起来,以晏斩的修为,恐怕损失的便不只是这些许银钱了。

    “两千两多了吧。”接过银票的晏斩微微一笑,反问道。

    八倍的赔率,以他压下的筹码,庄家只因给出约莫一千四百两左右的赌资即可,这两千两着实多了些。

    只是晏斩的坦诚并未有得到熊老大善意的回应,这个男人在那时脸色一变,沉声问道:“这位兄弟你我素未谋面,更无冤无仇,为何要将熊某人往死路上逼?”

    “嗯?这是何意?”晏斩不解道。

    熊老大摸不准晏斩究竟是故意戏弄于他,还是真的不懂规矩,但此刻他为鱼肉,人为刀俎,他不得不耐下性子沉声言道:“道上规矩,做事留一线,日后好相见!”

    “阁下既然有这样的本事,熊某人甘拜下风,这多出的钱便是熊某人的买路钱,收了这钱,就请阁下离去吧!”

    “这样啊...”听闻此言的晏斩点了点头,一副了然的模样。

    熊老大见状悬起的心在那时一松,可还未等到他彻底放松下来。

    晏斩便摇了摇头,笑眯眯的看着熊老大言道:“可我这兄弟要我再来一局。”

    说着便又将那两章银票放在了一片狼藉的赌桌之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