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五章 十二
    “来,今日之事幸得各位相助,晏斩在此敬诸位一杯!”武州镇中,楚仇离终于如愿以偿的吃到了他心心念念的铁板流沙。

    晏斩是个有钱人。

    为了感谢诸人今日救命之恩,晏斩在武州镇挑了一家上好的酒店宴请徐寒等人。

    确如楚仇离预想的那般,这位晏斩以及与他随行的那位名为雪宁的女子便是前段时间江湖上盛传魔天门长老与赤霄门女弟子私奔的事情的男女主角。

    有了大鱼大肉,楚仇离自然是笑逐颜开,对于晏斩的敬酒可谓来者不拒,二人你来我往好不热闹很快便称兄道弟起来,惹得一旁的雪宁娇责连连。而玄儿与嗷呜更是借着这个机会大快朵颐,吃得不亦乐乎。

    魏先生在按例摆过摊后便早早回房休息,而坐在一旁的宁竹芒却是与这酒桌上杯光交错的气氛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徐寒知道他是在忧心方子鱼的安危,于是他再想了一想之后,便站起了身子。

    “徐兄弟这是...”见徐寒突然起身,那喝得满脸通红的晏斩顿时有些错愕的看向徐寒,似乎对他此举颇为不解。一路同行,徐寒大抵也摸清楚这位曾经魔天门长老的脾气,大大咧咧直来直往,也难怪能与楚仇离这莽汉如此投机。

    “徐公子,是不是我们有何处招待不周...”一旁那位名为雪宁的女子也在那时站起身子问道,神情多有惶恐,似乎因为此事心存愧疚一般。

    若说这晏斩的性子大大咧咧,那这雪宁的性子却就是另一番截然相反的风景了。

    这女孩似乎内向得有些过分,一路上除了最开始与诸人道谢外,便鲜有言语,此刻露出这般神情倒是让徐寒有些无所适从。

    他赶忙言道:“晏兄与雪姑娘误会了,并非二位招待不周,而是我与宁掌教有要事要办,明日又要启程故而不敢耽搁。”

    一旁的宁竹芒闻言,心头一动,知道徐寒所言之事应当于今日在那陆川城外的承诺有关,顿时也在那时站起了身子:“二位莫怪,我们确实有要事在身...”

    事关方子鱼,宁竹芒的态度自然也热切了起来。

    晏斩一愣,见这二人的模样似乎并非作假,自然不好强留,嘴里便于那时言道:“如此...不知可有需要在下帮衬之处,尽管言来...”

    “此事说来话长,诸位就不用...”宁竹芒在那时下意识的便说道。

    只是这话方才出口,便被一旁的徐寒生生打断,少年在那时笑呵呵的迈出一步言道:“既然晏兄如此盛情,那徐某这里确有一事需要晏兄帮助。”

    “嗯?何事?”晏斩似乎也未想到徐寒会有此言,他微微一愣,但在下一刻还是豪迈言道:“但说不妨。”

    宁竹芒也未又想到徐寒会有此言,也在那时望向徐寒,显然不明白寻找方子鱼的事情如何能与眼前这位魔天门的长老挂上关系。

    可徐寒却对于宁竹芒投来的疑惑目光视若未睹,他一本正经的看着晏斩,如是言道:“可否借给在下五两银子。”

    “嗯?”这话出口,那晏斩又是一愣,如何也未料到徐寒所谓的帮忙竟是指的此事。不过很快他便哈哈一笑,从怀里爽快的掏出了一锭元宝递到了徐寒手中,“徐兄弟够不够,若是不够在下这里还有。”

    那元宝入手极沉,恐有足足三十两开外,徐寒顿时眉开眼笑,连连点头,言道:“够了够了,不过还有一事,恐怕亦得麻烦晏兄。”

    “尽管说来。”晏斩笑道。

    徐寒闻言,伸手如提小鸡一般提起了坐在一旁尚且还在胡吃海喝的楚仇离,说道:“将这酒伴借我一用。”

    “啊?楚某人还未吃饱呢!”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向桌上餐的楚仇离顿时不满的嘟囔道,他嘴里尚且还有大块的鸡肉未有咽下,手里亦提着大块的烧鸡,嘴角更是沾满了油渍与酒渍,那模样看上去多少有些滑稽的味道。

    噗嗤!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见他如此,一旁的雪宁不由得掩嘴轻笑,只是那笑声一出,又似乎觉得有些不妥,赶忙捂住了嘴巴,却把自己的脸蛋憋得通红,看上去煞是可爱。

    晏斩颇为宠溺的摸了摸雪宁的脑袋,这才笑道:“楚兄既然徐兄弟有要事寻你帮助,你便与他走上一遭,这饭嘛随时都可以吃,只要楚兄不弃,日后你想吃什么皆可与我言说,晏某必有求必应。”

    “此话当真?”听闻此言的楚仇离顿时双眸放光,瞪大了眼珠子一脸期待的看着晏斩。

    或许是被楚仇离这滑稽模样逗乐了,晏斩连连点头,言道:“自然,自然。”

    “好勒!”楚仇离顿时放下了手中的烧鸡,撩起自己的袖口便将脸上的油渍与酒渍抹了个干净,转头看向徐寒,豪气干云的言道:“小寒,说吧,要干啥!”

    那气势汹汹模样大有徐寒让他上刀山下火海也万死不辞的架势。

    深知这楚仇离秉性的徐寒自然不会对他抱有这样的期望,他在那时掂量了一番手中的元宝,展颜一笑,言道:“老本行,搏一搏,铜币变金梭。”

    ......

    徐寒领着宁竹芒与楚仇离穿梭在武州镇的闹市之中,晏斩与雪宁二人闲来无事最后也提出跟着一起,徐寒想了想,索性也应了下来。

    诸人对于徐寒要做之事都极为好奇,可徐寒却犹如无头苍蝇一般走走停停,四处观望。

    楚仇离倒是听出了徐寒的心思,可这一路已经路过了三四个赌坊,可徐寒只是微微驻足,便再次前行,这让楚仇离也有些摸不着头绪,几次询问,徐寒只言是那几座赌坊不够大,便敷衍了过去。

    楚仇离见徐寒不愿多言,也只能收起了心底的疑惑,沉默的跟着徐寒。

    直到几乎逛遍了武州镇,徐寒终于在一条小巷前停了下来。

    “就是这里。”他的双眸一沉,如此言道。

    诸人一愣,皆在那时顺着徐寒的目光朝着那处望去。

    那确实是一座赌坊。

    当然这样的用词有些不当,因为赌坊的门破败无比,若不是一旁的木牌上歪歪斜斜的写着赌坊二字,想来旁人还会以为这处只是一处寻常的民宅。不过这破烂到连名字都懒得取的地方,比起之前那几处着实相差甚远,诸人却是想不明白之前一直嫌弃那些赌坊不够大的徐寒为何会寻到此处。

    “走吧。”徐寒却并没有为诸人解惑的意思,他在那时淡淡一笑,便率先迈着步子走入了其中。

    诸人见状,也只能是赶忙快步跟上。

    ......

    无论是大周还是大夏,赌坊都是一个很神奇的地方。

    有输得一贫如洗却还梦想着一次翻身的落魄汉子,也有赚得盆满钵满却还想着更进一步的锦衣贵人。

    赢的人春光满面、喜笑颜开,输的人双眸尽赤、沉默不语。

    人间百态于这小小的赌坊便可见其中一二。

    赌坊内豪华装饰与赌坊外的破败不堪,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刺激这诸人的眼球。

    房门中仿佛另一个天地,足足十丈见方,摆满了各色的赌桌,最简单也有着最多人群簇拥的便是骰子,玩法简单,输赢快捷,自然受到了大多数人的青睐,但除开此物尚且还有投壶、打马、行棋之类的常见把戏,大抵都聚集了不小人群。

    一行人方才步入这赌坊便有一位生得贼眉鼠眼的干瘦男人快步迎了上来。

    “哟!几位一看就是贵人,想玩什么,小的可以为诸位引路。”那男人如此言道,发黄的脸上堆满了谄媚的笑意。

    这干瘦男人当然不会是赌坊中的伙计,因为赌坊中伙计素来只有两个作用,其一防止那些输得倾家荡产之人闹事,其二打断那些出老千之人的手脚。

    而对于这干瘦男人有一个很笼统的称呼——鹿童。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r />

    找到合适的客人引路、伺候着,待到他赢了钱,打发他些赏钱,做的便是这样的勾当。当然也不乏一些鹿童与赌坊勾结坑害客人,从赌坊那里得来打赏。

    而眼前这位鹿童很不巧的便是后者,徐寒等人一入这赌场,他便瞧出了徐寒等人身着的衣物显然不是那些小打小闹的寻常赌客,在意识对方是头肥羊之时,他便赶忙迎了上来。

    “骰子,大的。”徐寒却根本没有在乎他来意的心思,于那时直接了当的言道。

    那鹿童闻言,心头一震,暗道是踩着了狗屎运,脸上却赶忙笑道:“不知客官要玩多大的...”

    “最大。”徐寒再次言道。

    鹿童脸色一喜,躬下身子便道:“好勒!这边请!”

    而眼角的余光却看向一旁压着的场子的伙计,示意对方准备好“宰羊”。那伙计顿时心领神会,转身便朝着里屋走去。

    ......

    很快那鹿童便领着诸人穿越了大厅来到侧屋。

    相比于热闹非凡的大厅,侧屋中只三三两两坐着四五人,大都衣着华贵,显然都是这武州镇有头有脸的人物,徐寒一干浩浩荡荡数人来到这侧屋免不了引来那些赌客的一阵侧目。

    坐庄的中年男人在那时抬头看了徐寒等人一眼,身旁的鹿童便笑呵呵的言道:“熊老大,这位是新来的客人,想要玩几手。”

    那名为熊老大的中年男人早就接到了那伙计的消息,但表面上还是言道:“想玩自然欢迎,但规矩得讲清楚,不能动用内力,每次押注至少一两银子,还有看客太多了...”

    隆州不同于辽州,自从踏入此地徐寒便闻到了森罗殿的味道。

    他所寻找的赌场,其实便是在寻找森罗殿的分舵,他虽然不能以此接触到刘笙,但买卖情报,却没有比森罗殿更好的去处。

    而在那之前他需要的便是以手中的元宝凑够数量庞大的钱财,以完成这次买卖。

    不过这规矩却让他有些诧异,不能动用内力这样的规矩在以往的森罗殿赌场之中并不存在,或者说并没有太好的手段去遏制这一点,不过现在这赌坊显然有些不同,徐寒的眼角的余光在那时微微一瞥,便将那放在桌子正中上的一块石头收入了眼底。

    徐寒的双眸在那时一凝,那石头他自然知晓,唤作流光铁,并无太大的用处,但只要有力量波动便会亮起流光因此得名。

    此物放于此处显然是为了侦查牌桌之上有无以内力作弊的行为。

    “看客太多?没关系,我们也可以玩玩嘛?”晏斩在那时爽朗的一笑,拉起旁边的凳子便坐了下来。

    徐寒则于那时看了看身旁的楚仇离,小声问道:“你行不行?”

    素来热衷于这赌博之事的楚仇离再看见这赌桌的时候却莫名的脸色有了些许变化,他愣了一会,方才言道:“应该没问题...”

    徐寒有些奇怪楚仇离的模样,但还是将怀里的一枚元宝放到了楚仇离的手中。

    楚仇离曾经与他说过,他盗圣门自有赌运加持,这赌桌上的事情,只要他不愿意输,便无人能让他输。

    徐寒曾经对此并不太放在心上,直到某日闲着无聊被楚仇离拉着玩了几次骰子之后,方才明白楚仇离所言非虚。

    他无论是动用体内内力改变骰子的点数还是任何其他的办法,都尽数以失败告终。

    甚至他被逼得没有办法,索性将点数尽数化作最大的六,暗以为至少可以立于不败之地,可偏偏在开盘之时,却发现其中一枚骰子竟然被他摇成可碎末,徐寒这才对楚仇离在这赌桌上的本事心服口服。

    曾经在雁来城寻找妖患的情报时,徐寒也用过这办法,但却是依靠着内力,如今有了流光铁在,徐寒也不敢去触这森罗殿的霉头,故而只能将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这个盗圣门的传人身上。

    一旁的宁竹芒虽然不明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

    白此举究竟何意,但大抵猜到与寻找方子鱼恐有密切关系,因此这时看向楚仇离的目光亦多了几分希冀于其中。

    ......

    赌局很快便开始了,非常简单的压大小。

    当然这侧屋既然是有钱人玩的地方在,自然也有他不同的规矩,除了寻常的大小、豹子之类的押注地外,还有一到十八这样的数字。赌客们除了压下大小外,还可压下开出骰子的具体数字来参与这样的赌局,而一旦压中得到的回报也是极为丰厚,大抵收拾五倍开外的赔率。

    很快除开庄家之外,之前的四位赌客早早的便下了注,都是七八两的银钱,押大押小皆有之。

    而晏斩也在那时想了想,从怀里又掏出了一枚大大的元宝,又引得诸人连连侧目。只是他似乎有些迟疑,不知当将这元宝压向何处,于是他转头看向了身后的女子问道:“宁儿,你说压在何处妥当?”

    那个素来给人羞涩恬静的女孩却在那时展颜一笑,伸出手指向了赌桌上的某一处,言道:“这儿!”

    晏斩便在那时想也不想的将元宝落在那里,笑道:“好,那就这里。”

    而这时,赌桌上便只余下楚仇离尚未押注,诸人自然皆在那时看向那大汉。

    却见不知为何素来大大咧咧的楚仇离却脸色泛白,就连额头上也浮出密密麻麻的汗迹,徐寒皱了皱眉头,问道:“怎么了?”

    楚仇离干涩的笑了笑,这才在那庄家催促之前将元宝落在了那押小的盘口上,转身看向徐寒言道:“无碍...”

    徐寒眉头于那时皱得又深了几分,他如何看不出楚仇离的异状,只是这里显然不是细问的时候,因此只能放下了心头的疑惑,想着此间事了,在询问一番。

    “买定离手!”这时那庄家见诸人押了注,便高呼一声,将那装着骰子的骰蛊高高举起以各种颇为花哨的技巧一阵摇晃,看得诸人耳晕目眩。

    直到十息的光景之后,才听啪的一声,那骰蛊再次落入赌桌。诸人皆在那时屏气凝神的看向那小小的骰蛊,等待着开盘之时。

    “起!”庄家于那时轻喝一声,骰蛊被缓缓抬起,其下散落的三颗白玉做成的骰子也于那时浮现于诸人眼帘。

    三六三!

    “大!”

    这个结果一出赢的几位自然是喜笑颜开,而楚仇离却在那时身子又是一震,脸色瞬息煞白,嘴角似乎有殷红之物就要溢出,可却被他咬牙吞了回去。

    “楚大哥这是...”徐寒也未料到会是这般结果,正要询问楚仇离,可那时却看清了楚仇离脸上的异状,顿时将到了嘴边的话收了回去。

    楚仇离着实有些古怪,这古怪并非输了这一个元宝,而是放在平时,这大汉遇见这样的情况恐怕早就插科打诨起来,可如今他却这般模样。

    徐寒的心头一阵,忽的记起自己给楚仇离的那几千两银子如何不见的,似乎他曾听闻楚仇离提及过,是被他输掉了。

    可是以楚仇离的本事,怎会...

    “下注了,怎么只玩一把吗?”这时赌桌上的赌客们却在那时催促了起来,在他们看来楚仇离的异状大抵只是输得再无他物之后应有的状态,而这样的模样于这赌场之中可谓屡见不鲜。

    那位庄家也在那时撇了撇嘴,本以为是条大鱼,却不想只是一个想要以小博大的亡命客。

    他于那时笑着言道:“若是朋友没了赌资,那边请回吧,胜败乃兵家常事,下次再来说不准便可...”

    “咳咳...”可就在他说着此言之时,一旁却传来一阵咳嗽声,只见那晏斩笑呵呵伸出了手,指了指自己压下的元宝,问道:“请问在下是不是赢了?”

    那庄家一愣,这才想起还有这位晏斩的存在,他侧目望去,顿时身子不由得一震。

    晏斩的元宝压在了一个写着十二的盘口之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