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四章 唯我金乌正艳
    “好大的口气!”听闻徐寒此言,吕厚德顿时脸上浮出暴怒之色,他冷哼一声,身子豁然前倾,双眸一眯,周身顿时升腾起一道道紫色灵炎,悬于他的四周。“就是不知道阁下的本事比不比得上这口气!”

    说罢此言,那些赤霄门的门徒也纷纷唤出了各自的护体灵炎,虽是寒冬霜月,但于这些灵炎升腾之时,周遭的温度却豁然变得炙热了起来。

    “诸位赤霄门素来以御火之术著称,所修功法皆与火有关,此刻他们结成朱雀五炎阵,更是可以将威力放大,诸位切不可轻触那烈焰!”晏斩见选等人铁了心要助他度过此劫,心头感动,嘴里连忙言道。

    徐寒亦是微微颔首,他从这吕厚德唤出这灵炎之时便感受到了这股灵炎之中所包裹的力量,此刻听晏斩之言,心中自然愈发警惕。

    “现在知道害怕了?可惜晚了!”只是徐寒等人的警惕落在那吕厚德的眼中却更像是一种怯懦,他在那时脸上的笑意更甚。

    而或许便是因为这样的心理,吕厚德唤出的灵炎愈发炙热,熊熊升腾而起将他周身包裹似乎下一刻便会爆射而出。

    徐寒等人同样不甘示弱,三千剑影、雄狮真灵、以及那位晏斩唤出的幽寒铁索都在那时纷纷爆出一道道强悍的气势与那以吕厚德为首的赤霄门门徒分庭抗礼。

    眼看着一场大战一触即发。

    “诸位,可愿听老夫一言。”可就在那时一道老者的声音突兀的响起,与这双方之间剑拔弩张的气氛显得是格格不入。

    徐寒等人一愣,皆在那时下意识的停下手中就要出手的攻势,而那位吕厚德也是心头一震,即将出手的杀招不知为何忽的收了下来。

    而魏先生却在那时背着他背后重重的木箱,颤颤巍巍的走入了诸人之间。

    他笑呵呵的看着吕厚德,朝着对方微微拱手,嘴里问道:“敢问如今赤霄门掌教何人?”

    这个问题于此刻看来多少有些突兀同样亦有些可笑。

    突兀在于双方此刻的情形显然已经过了自报家门的过程,而可笑在于赤霄门乃是大夏江湖能排入三甲的庞然大物,但凡行走江湖之人何人会对此都是如数家珍,老人能问出此问,无非真的是不知江湖事的寻常百姓,又或者是故意戏弄于他的微末伎俩。

    而在此刻心存怒意的吕厚德看来,眼前这位比他还大上些许的老人显然是属于后者。

    “哼!掌教名讳你还是去到阴曹地府去问问那些死在你之前的邪魔外道吧!?”吕厚德自是不会回应魏先生此问,在那时便再次运集周身真元唤出体内的灵炎山呼海啸一般朝着魏先生的面门涌来。

    徐寒等人见状皆是心头一惊,正想要出手救援。

    可那时魏先生却泰然自若的于自己的怀中一阵摸索,最后掏出了一样事物递到了吕厚德的跟前,笑眯眯的问道:“阁下误会了,老朽只是想再问问这火云令如今在你们赤霄门还作数不作数。”

    这话出口的瞬间,那吕厚德也看清了魏先生递来的事物,他的身子豁然一震,山呼海啸一般涌去的灵炎便在那时瞬息散去。

    他愣在了原地,瞪大了眼珠看着那道魏先生手中的令牌,就好似看见了这世上最不可思议的事物一般。

    “你的手上怎么会有火云令?”赤霄门建宗于八百年前,祖师爷得道之时,曾铸下三道令牌,言道,见此物如见他之亲临。如今三枚令牌,一枚握于赤霄门掌教许泉之手,一枚握于执剑人余温酒之手,剩余一枚早已不知踪迹,此刻见着,也难怪吕厚德如此惊诧。

    “我如何得来此物,阁下勿需知晓,老朽只想问阁下一句凭借此物,可否免除这场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干戈。”魏先生笑呵呵的问道。

    “这...”吕厚德顿时迟疑了起来,火云令对于赤霄门来说固然好比皇帝圣旨一般不可违逆,可在这追杀晏斩的过程中他已损失好几位极有天资的门徒,他又如何能够甘心?

    况且如今在这地处偏远隆州边境,若是...

    想到这里,吕厚德的眸子中顿时泛起阵阵杀机。

    一旁的徐寒却是弄不明白这火云令对于赤霄门来说究竟意味着什么,但吕厚德此刻周身荡漾的杀机却是瞒不住他。

    他一个快步上前,将魏先生的身子拦在了自己身后,沉声言道:“看样子阁下是不准备认下此物了?”

    被徐寒戳穿了心思的吕厚德索性撕破了脸皮,冷笑言道:“哼!我赤霄门的第三枚红云令早已消失多年,你这老匹夫凭着一道伪造之物,就想要救下他们的性命,未免太小瞧我的吕某人了!”

    吕厚德此言之中的轻蔑与嘲弄之意可谓毫不遮掩,要是换做他人恐怕此刻早已被气得火冒三丈,可魏先生脸上的神情依然平静到了极点。

    他直直的看着吕厚德,摇了摇头,脸上的神情颇有些孺子不可教也,朽木不可雕也的味道。而在那之后,魏先生眯着眼睛说道:“老朽要救的可不是他们的命,而是阁下的命。”

    听闻这话的吕厚德先是一愣,但随即脸上便浮出一抹笑意。

    晏斩的修为虽然了得,但在之前的大战之中已然负伤严重,战力十不存一,不足为据。而徐寒等人,除了那位白眉黑发的男人似乎修为已至大衍境外,其余诸人显然都不足以为惧,尤其是在这众多天狩境以上的强者一同结成的朱雀五炎阵下,吕厚德有信心与这世上任何一位仙人之下的修士一较长短。

    而也真是因为如此魏先生在他听来,此刻更像是不知所谓的妄言。

    “吕某人当真是在这江湖上走动得少了些,不知何时竟然出现了你们这些大言不惭之辈。”他在那时哈哈大笑,神色张狂,而方才熄灭的灵炎又在那时与他身后凝聚,与周遭的诸多弟子所唤出的灵炎结成一体,渐渐化为了一只巨大的浑身染着烈焰的朱雀神影!

    感受到身后朱雀身影传来的磅礴力量吕厚德对于此战的信心又大了几分,他狞笑一声便要迈步上前,身后的朱雀身影发出一声高明,炙热的灵炎便在那时自朱雀的体内涌出,将诸人的进退之路尽数阻断。

    他本以为在这样的浩瀚威势之下,诸人应该露出或惶恐或不安的狼狈神情。

    可当他侧眸看向魏先生时,这位老人却在那时不无遗憾的长长的喟叹了一声。

    “哼,死到临头还要故弄玄虚。”见此状的吕厚德心头再次涌起一阵怒意,他冷笑一声,便要于那时出手。

    滔天的灵炎呼啸而来,带着一股可怕的灼热气浪,好似要将诸人都烧成灰烬一般。

    可就在这时,一道沉闷的怒吼忽的自天际传来。

    像是一把利刃,割开了层层天地方才抵达此处。

    漫天的飞雪于那声怒吼中被撕开,呼啸灵炎于那声怒吼中被熄灭。

    “吕厚德,你是要欺师灭祖吗?”那声音如是言道,而一道浑身包裹着白色火焰的身影也在那时出现在了诸人的身前。

    方才还得意洋洋不可一世的吕厚德在那一刻脸色一变,与周遭的那些赤霄门的门徒一般纷纷跪拜下来,口中诚惶诚恐的高呼道:“弟子恭迎掌教法相!”

    这法相二字出口,徐寒等人的脸色皆在那时纷纷一变。

    所谓法相那是一门类似与身外化身的通天神通,需得度过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第二次天劫的仙人方才有可能凝练出的事物。

    而这样的东西,于仙人屈指可数的大周,诸人可都是只闻其名,不见其形。

    此刻听闻法相二字,才知大周与大夏之间究竟是存在何等大的差别,况且这赤霄门尚且还只是那一宗三门十二镇中的三门之一,由此推论,龙隐寺的实力又当强大到何种地步?这却是徐寒等人难以想象的东西。

    “掌教?吕厚德你眼里还有我这个掌教?还有我赤霄门近千年传承下来的规矩吗?”那浑身包裹在白色灵炎之下的身影并没有顾忌徐寒等人心底的震惊之意,而是在那时长袖一拂,寒声言道。

    那言语间所包裹的震怒,亦让在场诸人脸色发白,这仙人之力何其强大,由此亦可见一斑。

    而作为这股滔天怒意的最直接受害者,吕厚德的脸色更是难看到了极致,甚至他的身子也在那时开始颤抖起来,对于这道法相背后的主人的敬畏自是不言而喻。

    “弟子不敢!还请掌教大人明察!”吕厚德赶忙言道,脸上的神情惶恐。

    “赤霄门祖训,一见火云令如见祖师爷,你这欺师灭祖的畜生回山之后我再与你清算这笔孽帐!”那身影冷哼一声,如是言道。

    吕厚德岂敢忤逆他的意思,于那时赶忙言道:“谢过掌教!”

    可身子却依然匍匐在地,不敢抬头。

    而说完这话的身影身子一转,便看向徐寒等人,他目光所及之处,一股滔天的威压如潮水一般袭来,诸人都在那时纷纷脸色惨白。

    “火云令就是在你的手中?”最后他将目光落在魏先生的身上,语气低沉的问道。

    “正是。”即使面对仙人,魏先生脸上的神情依然平静。

    “交出火云令,今日你们尽可离去。”那身影再次言道,语气之中多出一份犹如面对蝇虫一般的嫌恶。

    “只是今日?况且据老夫所知,持有火云令可并没有这只能用上一次的规矩吧?”

    魏先生浅笑着问道,似乎丝毫没有感觉到那位仙人法相言语间的不悦。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交出火云令否则...”那仙人显然并没有太好的脾气,语气在那时陡然变得杀机凛冽起来。

    魏先生闻言愁然叹道:“千年传承落于君处,面目全非矣...”

    说罢此言的魏先生似乎变得有些意兴阑珊,他根本不待那仙人法相再给予他半分回应,伸手便将那枚令牌递出:“三月之前,保他无恙。”

    他如是说道,似乎已经笃定自己的条件对方根本无从拒绝,因此在递出那物之后,便转过了身子。

    接过火云令的身影微微一愣,但很快便想明白了魏先生的算计,明年三月正好便是龙隐寺召开执剑人选拔之日,魏先生想要将晏斩送入那处以求庇护。

    他淡淡一笑,对此不以为意,心头暗道执剑人可并非那么好当的。

    念及此处,他不由看向那背对他而去的老者背影。

    可那时耳畔却传来了一道抑扬顿挫的吟唱。

    “龙涛十里山河,云压百里雪川。”

    “兵戈千里疆土,夜笼万里黄玄。”

    “不怕,不怕!”

    “你且看东方见白,唯我金乌正艳!”

    法相的身子于那时一震,这首歌谣他似曾相识,乃是当年他赤霄门祖师乌萧何坐化之时,于山崖之上所刻诗句,外人不可得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