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三章 雪盖三尺好掩尸
    第二日清晨,一行人再次上路。

    去往燕州的行程比想象中要长上一些,因为魏先生每日都需要寻到城镇摆摊赚取路费的缘故,在行程的选择上诸人不得不按照每日都能抵达城镇这样的方式前行,这样的做法自然免不了绕上一些路程,不过好在龙隐寺的盛会在来年三月才会开始,时间尚且充裕,诸人倒是对此并无太多的异议。

    “魏先生我听说咱们今日的目的地,那个武州镇有一道驰名夏周的美食,唤作铁板流沙。相传是将上好的猪脊肉放在铁板上,下面铺上黄沙,放上佐料、葱花...”

    这才刚刚吃过早饭,一边啃着馒头的楚仇离便贼头贼脑的来到了魏先生的跟前开始对着老人口若悬河,至于目的那便再明显不过——知道昨日赚了笔大钱,楚仇离故而想要唆使老先生今日好生打打牙祭。

    看着前方为了这口舌之物费尽心思的楚仇离,宁竹芒无奈的摇了摇头,转而看向身旁的徐寒:“徐兄弟似乎修为有所精进啊。”

    “嗯,幸得先生指点,已到了天狩境。”徐寒颔首言道,对此倒是毫不避讳。

    他很明白,宁竹芒的修为早已是大衍境的强者,这老先生的不凡,他都看得明白,更何况是宁竹芒?

    “魏先生确实是为高人。”宁竹芒抬头看了看前方被这大箱子缓缓前行,对于犹如苍蝇一般喋喋不休的楚仇离视若无睹的老人,由衷的赞叹道。

    只是这话说完,他的脸色便微微一暗,似有心思,故欲言又止。

    徐寒将这一切看在眼里,又将肩上的黑猫提起放到了一旁嗷呜的头上,这才朝着宁竹芒问道:“宁掌教是在担心子鱼吗?”

    宁竹芒闻言身子微微一怔,但还是如实言道:“我在陈国找了她近半年的时间,甚至潜入过皇宫都未有发现她的踪迹,就连那个与她一同前往陈国的蒙梁也寻之不见...”

    听到这里的徐寒也眉头微皱,这事情他当然早就听宁竹芒说过,只是想要确认方子鱼的安危,最好的办法便是联系上在森罗殿位居高职的刘笙,只是徐寒现在还没有特别好的办法去做到这一点,因此一直搁置了此事。

    但如今方子鱼下落不明拖下去确实对方子鱼颇为不利,徐寒想了想这才言道:“你稍安勿躁,等到了下一站武州镇,我再想想办法,或许能寻到子鱼的行踪。”

    宁竹芒一愣,随即便脸露喜色。他很清楚徐寒的性子,虽然年纪不大,但却颇为沉稳持重,他既然如此说了,想来并非虚言。

    “那宁某便谢过徐兄弟了。”宁竹芒在那时便要朝着徐寒拜首。

    可徐寒哪敢受他此拜赶忙在那时伸手扶住宁竹芒,言道:“宁掌教就勿需如此了,我与子鱼本来便是至交好友,这些只是徐某分内之事...”

    “晏哥,你快跑,不要管我!”

    二人推诿之间,远处却传来了一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声女子的惊呼。

    伴随着的还有阵阵刀剑声,以及真元涤荡所激发出的波动。

    一行四人于那时皆停下了脚步,楚仇离首当其冲,躲到了魏先生的身后,而徐寒则与宁竹芒互望一眼,皆神色凝重,正要细细感应那真元波动从何而来。

    可就在这时,路边堆满积雪的密林之中忽的飞出两道身影,不偏不倚的落在了诸人之间的道路上。

    诸人皆在那时定睛看去,可这一看,几人便不由得神情古怪。

    这两道身影却不是旁人,便是昨日为魏先生的皮影戏慷慨解囊的那一对男女。

    此刻他们的神情狼狈,衣衫多有破碎,而那位男子身上更是带着大大小小近十余处伤势。二人艰难相互扶持着站起身子,看了徐寒等人一眼,显然也认出了他们,那女子便在那时赶忙言道:“诸位,你们快走!”

    只是这话音一落,密林之中便接连窜出了数道身影,将包括徐寒在内的诸人团团围住。

    为首的是一名身着灰衣的老者,他毛发皆白,身子干瘦却不显老态,反倒是行走间虎虎生风,徐寒的双眸在那时一凝,一眼便看出这老者修为不俗,恐是离尘甚至大衍境上的强者。老者也在这时注意到了诸人的存在,他迈步上前朝着徐寒等人一一拱手,沉声言道:“齐州赤霄门清理门户,还请诸位行个方便。”

    楚仇离很早便与徐寒说过,大夏江湖号称一宗三门十二镇。

    其中所言的三门指的便是魔天门、极上门、赤霄门。

    很显然能被排入三门之中,这赤霄门显然是一个庞然大物,此刻这老者抬出这样的名头目的也简单得多,便是为了唬住徐寒等人以防节外生枝。

    徐寒在那时看了老者一眼,还不待他说些什么,那位已然身负重伤的男子便喝骂道:“呸,什么清理门户,宁儿早已退出你们赤霄门,你这老贼分明便是心存私冤,欲行歹事?!”

    “哼!晏斩!你为邪魔,我为正道,我诛杀于你何须借口,正邪不两立,杀你便是天经地义,任凭你口若悬河,今日注定便是你的死期!”那老者厉声言道,身旁数十位修为皆在天狩以上的强者身子瞬息移动起来,隐隐间似乎以老者为中心结成了一道阵法,将那位名为晏斩的男子进退之路尽数封死。

    “是吗?想要我晏斩的命,那得看看你吕厚德有无胆量来取了!”名为晏斩的中年男人在那时一声暴喝,他身旁的女子便在那时身子被轻轻送出了战圈,而男人的衣衫却在那时鼓动,一股磅礴的气势赫然自他体内涌出,他发丝扬起,四根巨大的锁链自他背后伸出,两根牢牢的插入地面,两根顺着他的手臂缠绕盘旋,最后被他握于手中。

    眼看着这双方剑拔弩张就要开战。

    可这时一道极为不和谐的声音却突兀的响了起来。

    “晏斩,魔天门的晏斩,这么说来你便是前段时间说得那个带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着赤霄门女弟子私奔的魔天门长老?”一个形容邋遢的中年大汉好似丝毫感觉不到周遭那火药味十足的气氛一般,他走到了二者之间一脸好奇的看着眼前的男人,大声的言道。末了他还不忘上下打量一番晏斩,口中啧啧称奇的言道:“也不见得比楚某人好看多少,怎么就没有哪个漂亮姑娘愿意和楚某人私奔呢?”

    一脸肃杀之色的晏斩显然也被这大汉无厘头的举动弄得不明所以,一时间不知如何回应。

    而另一边那位名为吕厚德的老者却将楚仇离这样行为视为挑衅,他眸中亮起一抹杀意,当下便喝道:“找死!”

    此言一落他与围杀着晏斩的诸多高手便在那时豁然动了起来。

    这些赤霄门的门徒,显然是动了杀心,出手便是凌厉的攻势,直取楚仇离与那位晏斩的面门。

    一旁的徐寒见状暗道不好,楚仇离虽然平日里行为古怪了些,但素来不会再大事上掉链子,此刻忽然参与此事,确实颇为古怪,但如今的情形显然不容徐寒细想。

    “小心!”他在那时暴喝一声,身子便豁然向前,而身旁的宁竹芒反应比起徐寒只快不慢,也在那时冲杀了上去。

    哐当一声轻响,徐寒背上的长剑出鞘,三千剑影如暴雨倾泻将后方袭来的诸人尽数但在剑雨之外。

    而宁竹芒也在那时落在了楚仇离的正面,他体内真元奔涌,背后一头巨大的红色雄狮豁然浮现,那雄狮于那时仰天一声长啸,真元激荡,老者正面的扑杀便在这一吼之下被尽数瓦解。

    但谁也未曾注意,远处一直眯着眼睛看着此间情形的魏先生在看见徐寒手中那把激发出三千剑影的长剑之后,却是脸色一变,眉宇低沉下来。

    不曾想在这隆州边陲之地竟会遇见如此变故的吕厚德同样脸色阴沉无比,他惊尤不定的看了徐寒等人好一会之后,方才沉声言道:“诸位的意思是想要与我赤霄门作对了吗?”

    一旁的晏斩也在这时回过神来,他却是不想自己昨日一时兴起给出一两银子的那几位江湖艺人竟是如此深藏不露的高人,可即便如此他还是言道:“诸位的好意,晏某心领了,但毕竟只是晏某之事,不愿牵连诸位,若是诸位真的想要帮助晏某,就请帮我好生照料宁儿,晏某自会拼死拖住这几人...”

    听闻此言的徐寒却撇了撇嘴,心里苦笑,若非楚仇离忽然犯浑,他又岂会来趟这趟浑水,想及此处,他不由得转眸狠狠的瞪了楚仇离一眼,大汉自知理亏,傻笑着撇过脑袋,徐寒对此亦颇为无奈,只能是沉着脸色看向那老人拱手言道:“得饶人处且饶人,前辈请回吧。”

    那吕厚德显然也不是易于之辈,岂会被徐寒这简单的一句话所唬住,当下便冷笑言道:“若是老夫不回呢?”

    徐寒闻言于那时仰头看了看正越下越大的雪花,不无遗憾的言道。

    “这大雪倾盆,不过百息便可盖三尺,正好为诸位掩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