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二章 背负天下行人间
    a ,最快更新藏锋最新章节!

    “西境有狐修成精,双眸含秋嘴含春。”

    “化作人形世间游,巧遇道门一仙人。”

    陆川城的街道上,魏先生又唱起了那段歌谣,他语调婉转,声音略显沙哑,但曲折的故事以及那飞舞的皮影依然引来了不少人的驻足。

    深知魏先生的生意与自己下顿饭菜好坏有着直接关系的楚仇离忙活着招呼着来往的行人,于一旁驻足观看。

    雪还在下,于陆川城的地面上铺就了薄薄的一层积雪。

    不远处一对男女踏雪而来。

    男的三十岁上下,一身鸦青色绒衫,面容刚毅。女子二十出头,容貌姣好,一袭白衣,背负长剑。二人神情亲密,方才并肩走到此处。

    “南境起风云,魑魅乱盛平!”

    “少年拔剑去,狐儿影相行。”

    “邪魅计诡诞,道人命悬针。”

    “为救心上人,妖女现真身。”

    “嗯?”这般故事显然极易吸引女孩的注意,那女子于那时停下了脚步,侧头望向正在上演的皮影戏。

    “喜欢?”身旁的男人宠溺的看了女子一眼,柔声问道。

    “嗯。”女子点了点头。

    男人展颜一笑,言道:“那便听一听吧。”

    ......

    “故人复黄土,道人霜雪行。”

    “千载弹指间,少年化天人。”

    “莲花池边生,仙人结发引。”

    “少年眸生寒,拂袖退仙人。”

    “一剑向天刺,只问何不平!”

    待到一曲落罢,诸人叫好,女子的眼眶已然有些泛红。

    男人却只是面露异色,轻声嘀咕道:“这大周道门青莲观祖师的故事想不到竟然还有人尚在传唱。”

    身旁的女子并未将他的话听得真切,转头望了他一眼,正要询问。

    “唉,谢谢,谢谢诸位。”这时讨赏的楚仇离已经带着老人的瓷碗来到了二人的跟前,此刻那些瓷碗中以及摆着近百枚铜钱,这些听客出手倒也都还算阔绰,楚仇离更是脸上笑开了花。

    “晏哥。”女子在那时轻声朝着男人唤道,虽未多言,但意思却再明显不过。

    “知道了。”男人伸手刮了刮了女孩的鼻梁,便从怀里掏出一两碎银,放入了楚仇离的碗中。

    哐当。

    那银子落入瓷碗之中,发出一声脆响。

    顿时引来了诸人诧异的目光,而楚仇离更是瞪大了自己的双眸,不可思议的看着那男人。

    男人与女子却只是淡淡一笑,便要转身离开。

    楚仇离于那时正要道谢,可身后那位魏先生似乎也注意到了此处的情形,他少有的脸色一变快步来到了楚仇离的身边,将那一两碎银拿出,朝着男人言道:“这位兄台,老朽只是唱上一曲,这钱是否贵重了一些?”

    一旁的正要道谢的楚仇离闻言顿时脸色一变,心里暗骂道,这老家伙有钱不赚白不赚,可面上却不敢多言,只能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是一个劲的朝魏先生使着脸色,可对方却犹若未觉。

    “老先生收着便是。”男人却浅笑言道,然后便再无多言的意思,领着女子便消失在了夜色中。

    ......

    回到客栈的路上,魏先生一反常态的神色肃然,楚仇离暗暗觉得奇怪,却也未敢多言。

    直到各自回到房中,楚仇离方才拉着宁竹芒寻到徐寒,神神秘秘的言道:“哎,小寒,你说那老小子是不是奇怪得很,当初我们给他银钱的时候可不见他如此,今日别人给了他一两银子,你瞧他那模样,多不情愿,好似吃了大亏一般。”

    修为破境的徐寒心情相当不错,听闻楚仇离此言,却是忍不住白了这大汉一眼,嘴里言道:“老先生有老先生的心思,你就不要再恶意揣测了,况且...”

    说到这里的徐寒微微一顿,本想着将今日魏先生点悟之事说与楚仇离听听,免得他这泼皮性子哪日真的便得罪了老人,可转念一想又觉不妥,只能是言道:“总之,以后莫要给先生添堵。”

    听闻此言的楚仇离瞥了瞥嘴,“放心吧,楚某人还指着他吃饭呢,只是说说而已。”

    徐寒与宁竹芒见他如此,也只能是对视一眼,苦笑摇头。

    ......

    而就在他们一旁的房间中,魏先生将背上的木箱放到了一旁,打开箱子,在里面一阵捣腾,最后找出了那个装有铜钱的瓷碗。

    房门中并未点上烛火,除了窗口处射下的月光,房中便再无半点光亮。

    可那时,那被老人握在手中的瓷碗里却亮着一道金光。

    那光芒并不刺眼,反倒带着丝丝暖意。

    老人的神色在那一刻变得肃然,只见他正襟危坐,一手握着瓷碗底部,一手缓缓将那瓷碗口子盖上。那一刻瓷碗周身的光芒大盛,一股磅礴的气势自老人体内涌出,一道道霞光自他背后升腾而起。

    “背负天下行人间,唱罢苍生问神仙。”

    “一枚铜板一份念,十万银贯作宏愿!”

    随着他缓缓念罢此言,他手中瓷碗周身的光芒渐渐熄灭,而背后的霞光却于那时猛然遁出,朝着屋外四散而去。

    夜已渐深,陆川城中的百姓大抵都已沉沉睡去,却有一道道霞光在陆川城的大街小巷之中飞快的闪过遁入一户户人家。

    他们或有大户的富商员外,或有居于陋室的寻常百姓,或有年过花甲的白发老人,亦不乏方才束发的粉嫩童子。而无一例外的是,这些都曾在陆川城的街道上听过老先生的戏曲,也都曾慷慨解囊,予过他一两枚铜板。

    随着霞光入体,他们周身的气息都在那一刻变得绵长,虽然短时间内看不出差别,但无论是以后的寿元还是修行的速度都会在潜移默化中比之曾经强出数倍。

    做完了这些,老人的双眼缓缓睁开。

    那一瞬他脸上褶皱似乎又多出了不少,而行走间的脊梁似乎也佝偻几分。

    但他却对此犹若未觉,只是从瓷碗中拿出了那枚尚还在放在亮光的碎银,放于眼前细细端量。

    直到数十息的光景之后,老人方才轻轻的将放着碎银的手握实,碎银上的光芒也于那一刻尽数湮灭,老人见那碎银小心翼翼的放入怀中,轻轻拍了拍,这才喟然长叹一声。

    “唉,又是一段因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