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一章 再受拜
    转眼半个月的光景过去。

    十一月的大夏下起了小雪,穿越了边境的辽州,徐寒等人已经来到了位于大夏中部的隆州。

    说起来这隆州,还是徐寒的老熟人那位崔国柱的封地。

    隆州的土地相比于辽州要富饶许多,一入隆州,那黄沙偏布的景色豁然一变,虽然因为时值冬季的缘故,见不着那春日里应有鸟语花香,但隆州明显比起辽州的粗犷,多出了一份属于大周南部的温软柔美。

    夜里,隆州的陆川城中,下起了小雪。

    徐寒有些苦恼的坐在客栈的房门中,眉头紧皱。

    他于半年前便打通了自己的幽门,来到了通幽境大成的境界,这些日子他素来勤练不辍,隐隐也感觉到了即将破开这一层屏障第五境天狩境的征兆。

    他有心一鼓作气,可偏偏越是到了此时反倒越是把握不住事情的脉络,每每触之不及,挥之又至,这让他多少有些心烦意乱。

    今日他们来到客栈,徐寒只匆匆啃了两个馒头,便独自回到房中,想要破开此境,可一个时辰过去依然没有半点收获。

    “小寒!开工了!”屋外已经完全融入了江湖艺人身份的楚仇离在酒足饭饱后,敲响了徐寒的房门。

    “好,这就来。”徐寒摇了摇头,无奈的站起了身子。

    他不得不暂时压下了这份焦虑。

    ......

    天空中绵绵而下的细雪,丝毫没有浇灭城中百姓逛街的热情,街道上依然不少往来的百姓。

    大夏的风土人情明显与大周有着极大的区别,这一点在来到位于大夏中部的隆州之后便愈发明显。在这样的寒天里,于大周百姓们恐怕早已穿上了一件件厚重的棉袄,可于民风彪悍,又以尚武著称的大夏却并不如此。街上随处可见衣衫还算单薄的行人,更不乏身配刀剑的游侠儿。

    楚仇离拉着宁竹芒开始寻找合适的摆摊地点,徐寒低着脑袋想着心事,身后的魏先生背着自己的大木箱,神情悠哉,似乎世上并无任何事情能让这位老人皱半下眉头。

    除开这不同于大周的风土人情,徐寒自从入了隆州之后,便闻到了一股数息的味道。

    在森罗殿待了数年的他对于这味道太数息不过了,那是一种淡淡的摸不着痕迹的东西,却又着实存在于隆州的各个角落。

    徐寒若是有心,并不难寻到森罗殿的据点,以此倒是可以联系上刘笙。

    可是这样的做法免不了打草惊蛇,再没有弄清刘笙究竟经历了什么之前,徐寒不敢妄动,既怕给自己,也怕给刘笙带来不必要的麻烦。况且观刘笙如今在森罗殿的地位,似乎也没有需要徐寒担忧的必要。

    而如今摆在徐寒面前最大的难题依然是如何破开通幽境。

    龙隐寺的盛会还有不到四个月的光景,这样的盛会免不了会吸引来大夏各处的江湖好手,徐寒需要一场胜利,来达成自己加入执剑人这样组织的计划。而修为强上一分,便多出一分保障。

    除此之外,无论是刘笙的处境亦或者他本身体内的那道诡异力量,都让徐寒心中有着一股急迫感,他告诉自己,一定要变强,变得更强,才能应对将来可能发生的一切风云诡诞。

    而越是如此,他便越是焦虑。

    “小兄弟有心思?”这时,走在徐寒身后的老人笑呵呵来到了徐寒的身旁,于那时轻声问道。

    从自己的思绪中被拉扯出来的徐寒,看向身旁的老人,苦笑着如实言道:“瞒不了先生。”

    “老朽曾经认识过一位与小兄弟一般的修士,他很不错,据说在他们那地界算得是当时年轻一辈的翘楚。”老人闻言,脸上的笑意又甚了一分。“他似乎也很满意自己的天赋,但他并不觉得满足,反倒是每日都花去大半的时间修行。”

    “他的修为进展很快,不仅在同辈之中堪称翘楚,甚至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隐隐有赶超师辈的架势。我觉得他应该很满足,很开心。而我也为他感到开心,有求便有其得,世事如此,再好不过。”

    “又过了多年之后,老朽又一次碰见他。他年纪大了许多,他的修为依然傲视同辈,似乎所有都没有变,但这一次的相遇,他却似乎并不开心。”

    “于是我便问他为什么?”

    “他说,‘欲等无上境,可数载无得益,故而烦恼’。老夫一想,此事确实值得烦恼,于是便又劝他凡事随缘,放下心结,他已是天下翘楚,不若多出去走走看看,说不定便有了门路,况且河山大好,不看一看岂不白来世上走上一遭?”

    “他却说,‘天下太大,人寿有尽时,不登无上境,如何能看够天下河山?’”

    “最后他成功了吗?”徐寒于那时问道。

    “我不知道,但我知道的是就算他登上了那境界,自此之后天下河山就是再过锦绣,他也再无机会去看上一眼。”老人摇头言道。

    徐寒听闻此言不由一愣,问道:“为何?”

    “小兄弟也是修士,相必也清楚到了仙人之境,百年便是一劫,熬过了才有下个百年,熬不过便只有一死。这天下古往今来多少惊艳绝伦之辈?可他们去哪里了呢?有些当然死在了天劫之下,而剩下的了,或隐于高山古刹,或隐于洞天福地,为的不就是摒弃外物,一心修持,熬过下一次的天劫吗?”

    “于是锦绣河山也好,逍遥自在也罢,曾经的初衷都变得不再重要,重要得只有那百年一来的劫难。我想那位故人也跳不出这宿命。”老人说道此处,一声喟然长叹,其中所含情绪太过复杂,徐寒只能感受到片刻的愁然,却难解深意。

    仙人之境何其美妙,徐寒素来只听人讲述过这些,老人这番言论他还是凭生第一次耳闻,不免觉得心神震动,如醍醐灌顶一般,心底似乎某些关隘于那一刻蠢蠢欲动,似有破开的痕迹。

    “那以先生以为修行之道又当如何行之?”徐寒再次问道。

    “这个,老头子说不真切,只是...”说到这里的老人顿了顿,又言道:“只是既然初衷为的是锦绣河山,为的是逍遥快活,与其等到那时,不如把握当下...”

    “路一步步的走,梯一步步的登,每一步都是感悟,每一境都是风景。”

    “即使最后去不了那无上之境。”

    “但逍遥百年,也好过枯坐千载,你说呢?”

    老人问这话时,脸上依然带着那让人如浴春风的笑意。

    可徐寒的身子却在那时一震,脚下的步子也蓦然停了下来。

    “每一步都是感悟,每一境都是风景。”他叨念着这一句话,心头豁然记起在那长安城中,那位眸中含着烈阳的男人也与他说过同样的话,只是此刻听来,却是别有一番韵味。

    而体内那道幽门之中也在那时忽的爆出一道巨大的真元涌入他的四肢百骸,顺着他经脉游走最后归入体内的剑种。

    剑种颤动,头上的嫩芽在那一刻渐渐伸长,枝干也随即变得粗壮,甚至头顶处有一朵花蕾渐渐露出雏形,随后无边的真元在剑种之下化为了剑意充盈他的全身。

    他的身子又是一震,一股浩然的气势于那一刻自他体内升腾。

    徐寒的眸中亮起一道神光,与他体内那股气势在那一瞬间变得高亢却又戛然而止,归于他的体内。

    天狩境!

    徐寒知道,他破境了!

    困扰了他近半个月光景的桎梏在这一瞬间,在这隆州的陆川城中,就如此轻易的破开,他一跃来到了第五境天狩境!

    徐寒来不及欣喜,他转眸看向身旁依然一脸笑意的老者,再次朝着对方盈盈一拜,恭敬言道:“谢过先生教诲。”

    这一次,老人有些迟疑,他微微思索了一会,方才收起了避让的心思,受下了徐寒这一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