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章 清风徐来,终会来
    一行人灰头土脸的坐在客栈的门前,七八个膀大腰圆的大汉将他们团团围住。

    路过的行人指指点点,三人低头掩面,但玄儿与嗷呜却犹若未觉,依然在一旁嬉戏。

    这样的窘境一直持续到魏先生背着他的大木箱,哼着小曲,悠哉悠哉的回到客栈。老先生没有多问,帮助三人付了酒钱。

    老人倒是颇为通情达理,似乎知晓了他们的窘境,于是便提出了一个办法。

    “老夫一个人每日支摊着实辛苦,不若三位就来帮帮老朽,这一路的房钱饭钱便算作工钱,虽然不至于能每日大鱼大肉,但想来也不会过得太过窘迫。”

    魏先生的办法很快便得到了楚仇离的响应,这中年倒也看明白了,如今只有这魏先生才是靠得住的大腿,丝毫没了之前谴责对方时的义愤填膺。

    徐寒与宁竹芒倒是对此并无他想,也就应了下来。

    ......

    夏紫川的身孕已有九个月之久,随时都有可能临盆。

    想到那个即将诞生的生命,宋月明的脸上便少见的浮出一抹笑意。

    或许是因为有孕在身的缘故,夏紫川变得有些嗜睡,已经到了巳时,对方依然没有起床的意思,宋月明轻轻的抚摸了一下女孩那张清丽的脸颊,便坐起了身子,穿上了那件紫色大袍。

    “堂主!司空长老请你上济世府一叙。”这时屋外传来了一道恭敬的声音。

    宋月明穿衣的动作在那时微微一顿,下一息便沉声回应道:“知道了。”

    自从回到山门之后,司空白便下令关闭了山门。

    宗门上下近两万弟子都开始全力修行那套他所赐下的剑诀。

    宋月明行走在悬河峰上,随处的可见的便是那些状若疯魔一般修行剑法的弟子,无论是以前的儒道还是医道都被摒弃,所有的弟子都只修剑法。

    同时,司空白还建立了一套极为严苛的等级制度。

    每个等级的弟子都有自己的目标,一旦无法按时达成,便会被送上所谓的争命台,两两搏杀,活着的才有资格继续修行。

    于是在这样的强大压迫下,这些弟子的修为进展可谓神速,而玲珑阁的两万三千余名弟子却也在这短短半年的光景中锐减到了一万八千余人。

    整个玲珑阁笼罩在一股阴郁的气氛之下,甚至远远看去不难发现,这玲珑阁的上空像是笼罩着一层乌云一般,始终阴沉沉的一片,而这乌云的中心赫然便是悬河峰山巅之上的那座名为济世府的府邸。

    宋月明站在那府邸前,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推开了府邸的大门,迈着步子,步入其中。

    如果说玲珑阁是一片灰蒙蒙雾层层的世界,那此刻的济世府便是一道幽深的漆黑。

    而在这漆黑的深处,一双猩红的眼睛犹如鬼魅一般在摇曳。

    “宋月明拜见师尊。”宋月明朝着那双眼睛的主人恭恭敬敬的拱了拱手,如此言道。

    “唔。”良久的沉默之后,一道沙哑的声线响起,“紫川如何?”

    “谢师尊关心,紫川状况良好,不日便会临产。”宋月明继续言道,态度依然恭敬。

    “名字想好了吗?”台上之人又问道。

    “徐来。”

    “徐来?宋徐来?尚可。”台上之人点了点头,便收起了继续这个话题的兴致,他又言道:“长夜司的人来找过我了。”

    “嗯?”宋月明闻此言,微微一愣,“长夜司不是已经...”

    “百足之虫死而不僵,更何况长夜司呢?”台上之人打断了宋月明的疑惑,继续言道:“他想邀我共谋大事,背后亦有森罗殿的支持,你以为何如?”

    大事指的是何事,宋月明一清二楚,他用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眼角的余光望了望那把躺在老人身侧的猩红色长剑,不动声色的问道:“师尊上次的龙气反噬便足足让师尊休养了半年光景,那位宇文南景号称万古第一圣皇,据说身上所聚的龙气,只比当年大一统的前朝帝王差上几分,师尊...”

    “这个你无须多虑,我自有分寸,你只言可与不可。”太上之人再次打断了宋月明的话。

    “那师尊所求呢?”可宋月明似乎丝毫没有听出那老人的不悦,竟再次问道。

    只是这语气平静的短短一句话,却好似戳中老人心头的痛楚一般,他的声音于那时陡然高亢了几分。

    “老夫为的素来就只是玲珑阁的传承,除此之外再无他物!”

    “玲珑阁的传承?”宋月明闻言,嘴角勾起一抹笑意,可却再无争辩的意思,他再次朝着老人恭敬的一拜,“弟子知晓了,一切凭师尊做主。”

    司空白的双眸一眯,他盯着宋月明看了许久,似乎是想要将他的心思看个透彻。

    可少年的脸上却始终是那一如既往的平静。

    司空白最终依然一无所获,他沉了沉眸子,言道:“我知道了,你退下吧。”

    ......

    宋月明出了济世府,并未有急着回到住处,而是独自一人去到了悬河峰的山腰处。

    那时一块鲜有人至的荒地,但荒地上却静默的矗立着三座坟头,坟头上长满了杂草,因为冬季的到来,而衰黄一片,似乎久未打理。

    坟前并没有墓碑,更不会有人来祭拜。

    毕竟以司空白的逻辑看来,能让这几人入土为安,已是最大的仁慈了。

    宋月明站在坟前一一朝着那坟头叩首,当然他叩首的只是其中两座,另一座他清楚得很,不过一座空坟。

    做完这些之后,宋月明站起了身子。

    又将那坟头上的杂草一一清理,这才算完成了到此的事由。

    只是他心有抑郁,依然未有离去,反倒立于那山腰处,举目四望。

    时间已经到了午时,正午的阳光正好,却照射不开笼罩在玲珑阁上空的雾霾,而山脚弟子们依然废寝忘食的在修行,喊杀声、怒吼声不绝于耳。

    “传承...”宋月明梦呓一般叨念着这样的字眼,冷峻的眉宇有了些许松动的迹象。

    “悬壶济世,救死扶伤...”

    “才是传承啊...”

    宋月明喟然叹道,这时一道清风拂面而来,吹动了他的衣衫,撩起他的发丝。

    他忽的想起了几日前与夏紫川的那场对话。

    “夫君,孩子你想好要取什么名字了吗?”女孩意味在他的怀中,柔声问道。

    “徐来。”

    “徐来?怎么感觉与你那位徐兄颇有关系呢?”女孩眨了眨眼睛,有些不满。

    “一路走来,徐兄教我良多,但此事却与他并无干系。”宋月明摇头言道。

    “那男孩就徐来?女孩呢?”怀里的人儿素来通情达理,并未在这个问题是多做纠缠,于那时又问道。

    “徐来。”

    “怎么也叫徐来,这名字有什么深意吗?”

    ......

    宋月明终究没有在那时回答夏紫川的这个问题。

    此刻他立于山腰,清风拂面,忽的心头一动,他缓缓伸出了手,像是要去握住那道清风。

    嘴里却在那时幽幽言道:“因为清风虽徐来,却终究会来...”

    言罢,紫袍少年侧头望了望身后那三座荒冢,展颜一笑。

    “诸位,你们说对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