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九章 昆不语
    宁竹芒在陈国盘恒了数月的光景,也未有寻到方子鱼的踪迹,他心里牵挂得紧,甚至还铤而走险也闯过陈国的皇宫,却依然毫无收获。

    无奈之下,他只能暂时放下此事,前来与徐寒等人汇合。

    徐寒曾于来往的信件中告诉过他,他似乎认识一位森罗殿的故人,如今那故人身处高位,若是能寻到那故人,以森罗殿的势力只要方子鱼不刻意隐藏自己的行踪,想来不来找到。宁竹芒觉得与其如意没头苍蝇一般在陈国瞎转,倒不如来徐寒这里碰碰运气。

    他仔细算过以徐寒等人的速度,此刻应该就在这白岭城附近,他想着寻到一处客栈住下,再联系徐寒询问他们具体的所在。这样想着,他朝着繁华的街道四处张望,目光忽的在某一处定住。

    “来福客栈,恩,就是你了,但愿你真的能为我招来些福气。”宁竹芒自言自语的说道,迈着脚步便踏入了客栈之中。

    “小寒!那老小子肯定是故意与楚爷爷作对,他八成是知道了我的算计,将计就计的耍弄于我。”

    这方才踏入其中,耳畔便传来了一道咋咋呼呼的声音,宁竹芒听着耳熟,于那时侧头望去。

    却见楚仇离与徐寒竟然就坐在那大厅之中,楚仇离一脸愤慨的不知在抱怨着些什么。

    “你觉得呢?”那时徐寒白了楚仇离一眼,也不知这大汉真傻还是假傻,他方才那番行为莫说那魏先生,就是玄儿与嗷呜都能看出他的醉翁之意不在酒。

    楚仇离端是哑然,正要再说些什么。

    “楚兄!小寒!”耳畔却传来一声高呼。

    徐寒与楚仇离一愣,皆在那时侧眸望去,却见不远处,宁竹芒正一脸喜色的看着他们。

    “宁掌教?”

    “宁兄!”

    二人在同一时间站起了身子,徐寒正要询问他如何到了这处,可话未出口,一旁的中年汉子便以一个快得惊人的速度冲了上去。

    只见他一脸激动之色的握住了宁竹芒的手,激动不已的言道:“宁兄,好久不见,别来无恙啊!楚某人可是每日都盼着与宁兄再见,好把酒言,一诉衷肠。”

    徐寒见他如此,顿时知道了这大汉打的注意,于那时掩面扶额。

    玄儿与嗷呜抬头看了一眼,但很快便又再次低头与自己的鸡腿和清蒸鱼继续战斗。

    “额...是吗...那多谢楚兄挂念了...”宁竹芒显然也被楚仇离这忽然而来的热情弄得有些手足无措,他嘴里如此敷衍道,手臂却微微用力试图扯出被楚仇离紧紧握住的手,不过楚仇离却显然没有放开他的打算,宁竹芒的脸憋得通红也未挣脱掉楚仇离这热情款款的一握。

    而楚仇离递来的目光更是让宁竹芒莫名的心惊肉跳。

    那眸子中的热切就像是久别重逢的恋人一般咄咄逼人,宁竹芒心头不由泛起一股恶寒,暗道莫不是我的人格魅力已经到了男女通吃的地步?

    这样想着,他浑身一个激灵,升起无数鸡皮疙瘩。

    他也顾不得其他,赶忙运起体内的真元,这才从楚仇离的手中挣脱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出来。

    可楚仇离却丝毫没有感受到来自宁掌教的嫌恶,他继续上前热络的将手勾搭在了宁竹芒的肩上,嘴里言道:“你有所不知,我常常与小寒言道,楚某人很是怀念在玲珑阁中听闻宁兄教诲的日子,每次都可谓受益颇多,今日得见,自是得好生痛饮一番。”

    楚仇离如此说着,便将宁竹芒带到了徐寒所在的木桌旁。

    “哦,是吗...楚兄谬赞了。”宁竹芒皮笑肉不笑的回应道,心底却暗暗思忖着自己在玲珑阁的时候何时有与这楚仇离谈经论道过?

    “宁兄远道而来,想来还没有来得及吃饭吧?”

    “额...确实还未来得及吃饭。”宁竹芒言道。

    可这话音一落,楚仇离那豪放的声音便再次响起:“那感情好,就趁着今日,咱们哥俩边吃边聊。”

    说到这里的楚仇离微微一顿,声音笑了几分,“对了,多问一句,宁兄应该有带钱吧?”

    “有是有一些,只是...”宁竹芒还有些没有搞明白状况,只是这话一出口,便没了再说下去的余地。

    只见楚仇离听闻此言之后,立马站起了身子,朝着身后便嚷嚷道:“小二!就方才那老头子的菜,一样三份,再来三壶美酒!”

    “楚大哥,这太多了些吧...”一旁看了许久的徐寒,终于在那时开口言道。

    可是此刻的楚仇离显然听不进这些话,在那时摆了摆手,“不多不多,为宁兄接风再多也不算多,你说对吧,宁兄?”

    有道是伸手不打笑脸人,宁掌教就是心底有一万个为什么在盘旋,但面子还是连连应道:“不多,不多。”

    徐寒见状也只能是连连苦笑。

    ......

    不消一刻钟的光景,饭菜酒水上桌。

    数日不见肉味道的楚仇离可再也坐不住身子,拿起桌上鸡腿便放入嘴中,嘴里还嘟囔着言道:“宁兄,吃!别客气...”

    “额...好...好...”看着风卷残云一般的楚仇离,宁竹芒一脸苦笑的点着脑袋,拿起筷子想要夹菜,却发现无从下手,只能又是苦笑着收了回去。

    就这样在徐寒与宁竹芒的注视下,楚仇离以快得惊人的速度几乎凭着一己之力吃完了三份红烧肉、三份清蒸鱼、三份大鸡腿。

    然后这中年大汉方才心满意足拍了拍自己的肚皮,嘴里打了一个饱嗝之后米饭菜言道:“这饭啊不能吃太饱,七分足矣,足矣。”

    说罢他还颇为得意的看了看一旁的徐寒,说道:“那老小子,不给楚爷爷饭吃,不知道楚爷爷知交遍天下,他不给自然有人给。”

    说到这处的楚仇离似乎来了兴致也不管徐寒与宁竹芒不与他半分回应,自顾自的继续唠叨起来:“还什么昆不语,就那庸医的水平,这老头子这么吃下去,还想着长命百岁,楚某人好心帮他,他还不领情...”

    “昆不语?”一旁听闻此言的宁竹芒眉头一皱,他似乎在何处听过这个名字。

    心底暗暗觉得极为熟悉,可一时却又想不起来。

    &nbs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p; “还有你们两个没骨气的家伙,现在想吃了?我不给你们了。”楚仇离转移了攻击目标,开始挑衅起玄儿与嗷呜。

    宁竹芒的眉头越皱越深,忽的他心头一动记了起来。

    周夏陈鼎力之前为楚,楚前为离。

    大离朝末年,军阀战乱,诸侯割据,连年征战,民不聊生。

    有一医道圣人于悬河峰开宗立派,招揽天下流离之士,授予医术、剑法、文韬,纷置悬河、重矩、大寰三脉,已成玲珑阁。并立下了历代皆以医者为掌教,悬壶救世的门规。

    而那位医道圣人的名讳便是昆不语!

    只是这世间太过久远,加之那位祖师爷又并非武者大能,故而鲜有被人提及,饶是宁竹芒也微微思索方才回过味来。

    此刻听楚仇离之言,似乎还有人记得这位祖师爷。

    宁竹芒心头一动,正要询问。

    “小二!结账!”可那时,酒足饭饱的楚仇离却是一拍桌板,站起了身子。

    “好勒,客官。”那小二忙不迭跑了过来,躬身言道:“一共是三百六十文钱。”

    小二此言出口,宁竹芒一愣便觉察到于那时有数道目光落在自己的身上,他抬头望去,却见不止楚仇离就连徐寒、玄儿身子那只他不知道名讳的黑狗也都于那时看着自己。

    “诸位这是何意啊?”宁掌教问道。

    “嗯。”楚仇离笑了笑,朝着宁竹芒使了个眼色,又看了看那位等着付钱的店小二。

    宁竹芒这时才会意过来,他指了指自己,言道:“我给钱?”

    “唉,宁兄,楚某人最近囊中羞涩,宁兄先垫付上,择日我还你便是。”楚仇离拍了拍宁竹芒的肩膀,又打了一个饱嗝。

    “额...”宁竹芒微微一愣,这才在袖口中一阵翻找,最后只寻出了约莫五六十枚铜板,言道:“可宁某身上,只有这么些钱啊...”

    “嗯?”见此状的楚仇离一个激灵,酒醒了大半,“方才你不是说你有钱吗?”

    “宁某确实有钱,可并不多啊...我方才想说来着,可楚兄着实太过热情,我也就...”

    “怎么?想吃霸王餐?”一旁的小二于那时从诸人的对话中听出了味道,顿时收敛起了脸上的笑意,他面露狞笑,朝着后厨方向便大声的要喝到:“掌柜的,这几个人想要白吃白喝!”

    “什么!”这话出口,顿时后厨方向便传来一声怒吼,还不待徐寒反应过来,一群身着麻衣,手持大勺的男人便于那时蹿了出来,直直的朝着诸人杀了过来。

    “不是,小兄弟,你听我解释...”

    见势不对的楚仇离正要言说,可话才出口,一个还冒着热气的铁勺便朝着他的面门招呼了过来。

    于是在这大夏辽州,一座叫做白岭的小城中,一座叫做来福的客栈前。

    曾经的玲珑阁掌教,盗圣门唯二的传人,天策的前府主以及一猫一狼便在那时被乱棒打出,灰头土脸的被扔在了人来人往的街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