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八章 饿死不吃嗟来之食
    “咕噜。”

    “咕噜。”

    “喵!”

    “嗷呜!”

    三日之后,大夏辽州白岭城,一家名为来福的客栈大厅之中。

    徐寒与楚仇离一人握着一个馒头,玄儿与嗷呜一人叼着一个馒头。

    他们却都没有下咽的意思,纷纷转头看着旁桌的那位老人,眼睛瞪得浑圆,喉咙处一阵蠕动。

    相比于这四位可怜巴巴的一点晚餐,老人的桌上的饭菜称得上是极为奢侈。

    一碗香喷喷的红烧肉,一盘卖相极好的清蒸鱼,还有两个卤制之后的大鸡腿。老人旁若无人的吃着,对于递来的四道目光犹若未觉。

    “那个...”楚仇离于那时小心翼翼的凑过了脑袋,舔着脸问道:“老先生这么多东西,你吃得完吗?”

    吃得正香的魏先生抬头看了楚仇离一眼,笑呵呵的言道:“不瞒楚兄弟说,老头子我这身无长物,就是这胃口好得惊人。曾经有一位精通医道的故人便说过,以老夫的胃口足以活到所有故人都故去,老夫也不见得会有大碍。”

    魏先生说着,便挑起了桌前的一道肥腻的红烧肉,将之慢悠悠的送入嘴中,唇齿蠕动,一些油脂顺着他嘴角的羊角须流下,看得楚仇离又咽下了一口唾沫。

    而玄儿与嗷呜更是伸长了脖子,瞪大了眼珠看着那老人,似乎恨不得现在便扑上去,将那红烧肉抢夺过来。

    老人给他们的一两银子在这几日的饭钱与房钱的消耗下,已经几乎见底。

    没了楚仇离这个谋生手段的帮助,这一行几人的日子过得可谓凄惨无比,前几顿多少还能叫碗咸菜,到了今日便只剩下这大白馒头了。

    嘴里淡出鸟味来的楚仇离对于老人的愤恨尽数抛诸脑后,他舔着脸再次上前,言道:“魏先生,说道这养生之道,楚某人可就有话要说了。”

    “你那位朋友保准是个庸医,这越是年纪大的人嘛,越是要清心寡欲,吃得太油腻对身体不好,你看你现在虽然老当力壮,但是还是得注意这些事情,这些油腻的东西还是少吃为妙。”

    “是吗?”魏先生闻言,顿时一脸兴致勃勃的看向楚仇离,但手上却不忘提起桌上的鸡腿放入嘴中大口咬下一块。

    “喵...”

    “嗷呜...”

    “咕噜...”

    这样的做法免不了让诸人又是一阵眼馋。

    “可我那位故人可是我们那时有名的神医,乡里乡亲寻他看病问医的都快将他门槛踩断了。”魏先生嘴里含着鸡腿,说话说得是含糊不清。

    眼看着这桌上的饭菜越来越少,楚仇离可是犹如热锅上蚂蚁一般焦虑得紧。

    但表面上楚仇离却是一副大公无私的模样,在那时肃然言道:“嗯?楚某人走南闯北了这么多年,也算是认识了江湖上大半有头有脸的人物,先生嘴里的神医究竟是谁,不妨说道出来,楚某人听听他是否徒有虚名。”

    “年岁太久了,老夫想想。”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魏先生闻言歪着脑袋思索了一番,这才皱着眉头言道:“好似叫什么...什么...昆不语...”

    “昆不语!”老人将那名字一吐出口,楚仇离想也不想的便一拍大腿,一脸愤慨之色的言道:“对对对,就是这个昆不语,我给你说,这个人我可是听说过,出了名的庸医,除了故弄玄虚,不知道做过多少医死人的缺德事!老先生肯定是久未在江湖上行走,如今都有好多门派在追杀他呢!”

    这些言论听得一旁的徐寒是头冒冷汗,暗道这楚仇离为了一个鸡腿也未免太拼了一些。

    “是吗?”魏先生似乎真的被楚仇离给唬住了,啃吃鸡腿的动嘴微微一缓,似乎有意放下,而这样的动作无疑挑动了一旁饥肠辘辘的诸人的神经。徐寒倒是过惯了苦日子能够悠哉悠哉的啃着馒头,可玄儿嗷呜还有楚仇离就没有这份定力了,他们的目光随着那鸡腿而不断移动,那眼馋的模样,似乎恨不得现在便将那东西咬入口中。

    “可不是吗!”楚仇离见老先生有了迟疑,顿时趁热打铁的继续言道:“所以,老先生这些油腻之物你还是不要再吃得好...”

    “可是这么多东西,要是不吃掉岂不暴遣天物。”老人迟疑道。

    “唉,我楚某人行侠仗义这么多年,靠得就是这为朋友肝胆相照的一股豪气。老先生勿忧,楚某人义不容辞。”楚仇离一拍胸脯,那时便坐到了老人的座位旁,一脸为老人上刀山下火海也在所不辞的豪迈。

    在说罢此言之后,楚仇离甚至伸出了自己的手,对准了那仅剩的一个鸡腿,就要去拿。

    “哎,楚兄弟的好意在下心领,但这些东西既然对人吃了不好,那咱们就都别吃了。”老人却在那时伸出了筷子一把拦下了楚仇离伸来的手。

    “那这不是浪费吗?你看如今的世道,百姓民不聊生...”楚仇离赶忙在那时言道。

    “怎么会浪费呢?”老先生淡淡一笑,筷子一条,那鸡腿便飞到了嗷呜的嘴边,早就垂涎三尺的嗷呜自然是一把接住,至于那清蒸鱼嘛,他轻轻一推,便又落在了玄儿的脚下。

    “你看,这样不就好了吗。”老人如此说道,伸出筷子将那最后一块红烧肉吞入肚中,满脸笑意的言道。

    随即便在楚仇离目瞪口大的注视下站起身子,将那大木箱背在了背上,言道:“老朽这就去街上看看有没有合适的地方摆个摊子,楚兄弟慢用啦。”

    说罢,根本看也不去看楚仇离满脸的愤慨之色,转身便出了客栈的大门。

    ......

    客栈中,楚仇离一脸愤慨的看了看吃得正香的一猫一狗,又看了看自己手上馒头。

    楚大侠顿时悲从中来,他一把扔下了手中馒头,指着玄儿与嗷呜便大骂起来:“正所谓饿死不吃嗟来之食!你们怎么如此没有骨气?说好的气节呢?区区一条鱼一个鸡腿就能让你们如此,以后怎堪大用。”

    楚仇离说得是义愤填膺,全然忘了自己之前的机关算尽。

    而一猫一狼听闻此言之后,抬眸看了楚仇离一眼,二者的眸中都写满了困惑。

    不过下一刻他们便将这样的困惑尽数抛诸脑后,再次低着头与嘴里的食物战斗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