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七章 受拜
    回到客栈,灰头土脸的楚仇离耷拉着脑袋。

    “那老小子有古怪。”他嘴里不住的嘟囔着这样的话,显然对于那木箱依然耿耿于怀。

    坐在床榻上的徐寒闻言白了对方一眼,老头子自然有他的古怪,楚仇离就是再不济,但多少有些修为,去了丝毫无法撼动那木箱,这样的情形不必楚仇离多言,徐寒也看得明白。

    “唉,小寒,你说那老小子的箱子里是不是装的有宝贝?”楚仇离又在那时凑到了徐寒的跟前,一脸垂涎之色的言道。

    徐寒没好气的回应道:“就是有,你敢去偷吗?”

    “额...”楚仇离顿时哑然,颇为苦恼的言道:“就是偷到了我也拿不走啊!”

    “那不就得了。”徐寒说罢,便躺下了身子,作势就要睡去。

    “唉唉唉!小寒都这个节骨眼上了,你怎么还睡得着?”可楚仇离见状却赶忙伸出了手,大声嚷嚷道。

    徐寒却是一脸茫然的反问道:“这个时间不正是应该睡觉的时候吗?”

    “那也得分时候啊,那老小子对咱们虎视眈眈,正所谓卧榻之旁岂容他人安睡,咱们怎么也得做点什么吧?”楚仇离一本正经的言道,一副如临大敌的焦急模样。

    “嗯,有道理。”听闻此言的徐寒坐起了身子,又从怀里不知哪一处掏出一个布袋,扔给了楚仇离:“确实要做点什么,不然明天咱们就得露宿街头了,那就辛苦楚大哥了。”

    说罢此言,徐寒便再次倒头睡下。唯留楚仇离看着手中的布袋,喟然长叹。

    ......

    徐寒当然知道那老人不简单。

    楚仇离的修为徐寒莫不清楚,但以那木箱的大小来看对于楚仇离来说应当不是难事,可偏偏楚仇离却无法撼动毫分,单是这一点便足以证明老人的不凡。

    徐寒曾在黄沙镇外与老人再次相遇时,便探查过老人的修为,不过却一无所获,徐寒的修为虽然只在第四境通幽境,但想要瞒过他的感知,非大衍境修士不可为之,因此,徐寒暗暗推论那老人的真实修为恐怕已是大衍境之上的强者。

    这样的人物,徐寒想不明白他与自己同路究竟是巧合还是刻意为之,在没有弄明白对方的意图之前,徐寒不敢妄动。况且对方出了调包那些楚仇离偷来的宝贝之外,似乎并未对他们表现出任何的敌意,所以徐寒更愿意选择静观其变。

    ......

    “这老小子是成心与楚某人作对!!!”

    清晨,徐寒是被楚仇离的哀嚎声所吵醒的。

    他睁开眼睛入目的便是瘫坐在地上的楚仇离,以及那洒落一地的石块。

    “小寒!你看,这可真是活见鬼了!”见徐寒清醒了过来,楚仇离赶忙来到了徐寒的床前,指着地上的石块便大声嚷嚷道:“方才还是金银珠宝,转眼就变成了石头!”

    徐寒揉了揉眼睛,看了看身旁那明显带着两个黑眼圈的男人,大抵猜到了楚仇离这一夜恐怕都未有安稳的睡过。

    “你是说你亲眼看着他们变成了石头?”徐寒皱了皱眉头问道。

    “可不是吗!”楚仇离一拍大腿,如此言道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我昨夜得手之后就是怕那老小子再动手脚,便一直盯着,可盯着盯着,这些东西便全部当着我的面变成了石块!”

    徐寒知道在这跟钱有关系的事情上面楚仇离可是从来不打马虎眼的,他的脸色也不由一变,这是什么神通,徐寒可是从未见识过这般本事。

    咚!

    咚!

    咚!

    这时,房门外传来一阵敲门声,二人对望一眼,皆面有异色。

    “谁啊?”但徐寒还是在数息之后,朝着那房门方向问道。

    “是老朽,呵呵。二位天色不早了,该上路了。”屋外传来一道和蔼的声音。

    ......

    于是一行三人加上一猫一狼再次北上,朝着燕州方向进发。

    老先生依然背着他那古怪的大木箱,一路走得颤颤巍巍却又不曾有过闪失。

    楚仇离心底对于这老先生颇为忌惮,一路躲得远远的,倒是徐寒不以为意,依然与老人并肩而行。

    “老先生去燕州所谓何事啊?”徐寒忽的问道,语气恭敬,似乎只是闲聊,并无他意。

    “叫我魏老吧,区区一个江湖艺人,着实担不起先生这样的称呼。”老人笑着回应道,随即目光一挑言道:“年纪大了,有些人有些事终归放不下,想趁着这身子骨还走得动,去见一见。”

    “能让魏先生牵肠挂肚的,想必不是小事。”徐寒言道。

    老人闻言呵呵一笑,伸手摸了摸徐寒肩上的黑猫。

    “这世上大事也好,小事也罢,不过因人而异。”老人笑着说道,手却在那时抬起,指了指路旁的一座麦田。

    田地不大,不过数丈见方,大夏的秋季来得晚了些,此刻正有一位农夫在收割麦子。

    “你看这小小的一亩田地,能有几多粮食?于富人不过一日的饭钱,但于这农夫或许便是一家人活下去的希望。”老人慢悠悠的言道,“若是有人偷了他的麦子,或许对于农夫来说便是天塌地陷一般的劫难。”

    听到这里的徐寒,眉头一挑,“先生话里有话?”

    “呵呵,老朽可没那意思。”

    “只是想告诉徐兄弟与楚兄弟,你若是拿了一个包子摊一个馍馍,那摊贩或许心痛,但却无关紧要,但你若是取了一个乞儿的馍馍,或许便断了一条性命的生路。”

    “可世上萍水相逢之人太多,你永远不会知道他光鲜亮丽的外表下究竟藏着怎样的烦忧,一些于你看来无关痛痒的取舍,或许于别人便是生死攸关的劫难。”

    “天地为炉,众生为羹。”

    “既然都身在劫中,何苦再互相煎熬?”

    老人幽幽言道,此言说罢尚且还转头看向徐寒,他眸子一眯,脸上依然带着淡淡的笑意,嘴里却如此问道:“小兄弟觉得老夫说得可有道理啊?”

    徐寒于那时一愣,忽的停下脚步,神色肃然的朝着老人一拜,恭恭敬敬的言道:“谢过先生教诲。”

    老人眯着眼睛微微点头,对于这一拜不闪不避,坦然受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