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五章 忠诚
    这半年,大周的百姓算是尝到了风调雨顺的甜头。

    可有道是有人欢喜有人忧。

    世事不会尽如人意,这一点对于如今祝首座尤是如此。

    他很不开心。

    自从在鹿先生一干人的逼迫下,交出兵权之后,朝廷的形势扭转直下,如今的长夜司就好似曾经的天策府一般只是一具空壳。大周的局势渐渐稳定,祝贤很清楚待到彻底平定各方的暴动之后,第一个被开刀的便是他。

    他的手上沾染了太多鲜血,无论是牧王府的逆案,还是天策府的衰败都与他有着直接联系,他注定是逃不了一死。

    树倒猢狲散,无论是依附他的江湖势力,还是手下的四部御使都在这半年的光景中不见了踪影,就连那位仙人也领着门徒回到了玲珑阁,关上了山门。

    祝贤终日买醉,心灰意冷,所等不过便是那一日的到来。

    这一日的祝贤如同往常一般喝得烂醉如泥,他瘫坐在府邸的大殿之中,看着空无一人的府门,脸上的神情颓然。

    他惨然一笑,又提起手中酒坛大口饮下其中的清酒。

    他喝得着实太急了一些,酒水顺着他的嘴角不断的倾洒,瞬息便打湿了他的衣襟,浓浓酒气在这大殿之中荡开,或许是久未打理的缘故,大殿之中充斥着一股发霉的味道,与这酒气混集在一起,房门中的味道让人不免觉得有些作呕。

    只是,祝贤对此却依然犹若未觉,自顾自的开怀畅饮。

    或许在如今的日子只有这美酒能够让他暂时忘却自己悲惨的处境。

    祝贤一人喝了许久,从傍晚时分一直到夜深人静,他的周围散落着大大小小的酒瓶,整个人的衣衫都已然被酒水浸透。

    嗒!

    嗒!

    这时,忽的传来一道声音打破了祝府这半年来长久的静默。

    那是马靴踩在石板上发出的脆响。

    祝贤抬起了头,醉眼朦胧的朝着那房门的方向望去。

    一道青色的身影出现在了他的眼帘。

    他眯起了眼睛,想要看清那来者的模样,可他着实喝得太多了一些,这样简单的事情对此刻的他来说却显得有些困难。

    直到那身影走到了他的跟前,他这才将之看得真切。

    “冉青衣!”他一个激灵,坐起了身子,眸中燃起了一种名为愤怒的火焰。

    篡位之事失败的原因自然有很多,但最根本的原因还是随着司空白弑帝之后再无战力,而剑仙岳扶摇却带着五万天斗军兵临城下,致使祝贤一方再无与天策府抗衡的资本。

    而这一切若是早些谋划,甚至可以想与天斗军已决高下,以他手中重建的苍龙军,这样事情并非毫无胜算。

    可偏偏身为白凤部御使的冉青衣却对此隐瞒不报,以至于天斗军杀到了城门口,祝贤也犹若未觉。

    可以毫不夸张的说,篡位的失败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眼前这位青衣女子方才是罪魁祸首。

    但自那事发生之后,冉青衣便消失无踪,祝贤就是想要兴师问罪也并无任何机会,如今见她竟然出现在了自己的眼前,祝贤如何能不怒火中烧?

    “首座大人是想要杀了小女子吗?”冉青衣很明显的感觉到了祝贤杀机,但她却并无丝毫的慌张,反倒是淡淡一笑,如此问道。

    “冉青衣你个贱人,我待你不薄,你安敢诓我?”祝贤的双眸于那时蒙上了一层血色,他站起身子怒吼道,作势便要出手。

    冉青衣盈盈一笑,轻声言道:“祝大人杀了小女子,等着祝大人的依然也是死路一条,既然如此,何不静下心与我好生聊聊,说不准尚且还有一条生路呢?”

    祝贤闻言脸色微微一变,他咬牙切齿的言道:“你的蛇蝎心肠,我早已领教,还想欺我?”

    “祝大人未免太高看自己了,你以为现在的你还有什么值得我骗的东西吗?”冉青衣再次问道,她眸中的笑意,在那一刻陡然变得恶毒了起来。

    她看着祝贤,以一种居高临下的姿态,眉宇间写满了轻蔑与怜悯。

    祝贤的身子在那时不由自己的颤抖了起来,一股恐惧之感如毒蛇一般自他小腹升起,缠绕着、盘旋着包裹住了他的身躯,他被那样的感觉所吞没,这让好似置身冰天雪地之中,寒彻骨髓。

    在他执掌长夜司的这么多年里,他始终奉行着一条铁律,任何人只有失去的价值便是废物,在他的宏伟计划中,任何人都是可以被抛弃、被利用的,即使他唯一的儿子也是如此。而如今,某些情况发生了改变,正如冉青衣所言,现在的他就是那个毫无用处的东西。

    冉青衣似乎很满意祝贤这般模样,她殷红的嘴唇微微上挑,继续言道:“小女子此次前来,实际上是为了帮助大人。”

    “什么意思?”被击溃了心理防线的祝贤再也没了方才那气势汹汹的模样,于那时如此问道。

    “夺回大人失去的东西,甚至得到更多。”

    “我凭什么相信一个曾经背叛过我的人?”祝贤问道,他毕竟在大周的朝堂摸爬滚打了数十年,&bsp;自然不会认为冉青衣的善意是不求回报的赏赐。

    “祝大人是个聪明人,而青衣素来喜欢与聪明人打交道。所谓的背叛,说到底也只是筹码问题,而如今我能开出的筹码相信足以让大人满意,所以所谓的背叛我相信不会再在你我之间发生。”冉青衣说得极为笃定,好似已经吃准了祝贤的心思。

    “那我可以得到什么?”

    “我说过,你失去的一切,无论是权力还是力量我们都可以给你,你会重新成为大周的长夜司首座,而那些天策府的跳梁小丑,不久便会被你踩在脚下,而你需要做的只有一件事情。”冉青衣缓缓说道,她的语调之中渐渐带上了是奇异的韵律,像是那蛊惑世人的山精,在夜里吹奏起的摄人心魄的长笛。

    祝贤的身子再次开始颤抖,却不是因为恐惧,而是对于再次拥有权力的兴奋,他急切问道:“我需要做什么?”

    “忠诚。”

    “对我,对森罗殿的忠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