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四章 塞翁失马
    第二日,天色方亮,徐寒便带着玄儿与嗷呜在城门外等候着。

    今日的黄沙镇显然与昨日有了很大的区别,昨日不曾见过的士卒,今日一早便守卫在各个城门方向,进城之人尚且好说,可这出城就麻烦许多,又是搜身又是盘查,徐寒足足与那护卫耽搁了半刻钟的光景,方才成功的脱身。

    传闻镇西的大户卢员外家昨日糟了贼祸,家里但凡值钱的物件都被洗劫一空,急的素来爱财的卢员外是几度晕厥,这才报了案,官府可也不敢得罪这在大夏朝堂有着大人物做亲戚的卢员外,赶忙一早便封锁了城门,这才有了徐寒此番际遇。

    “看样子,咱们有好日子过了。”出了城门寻到了之前与楚仇离约定的地点,徐寒很是满意的拍了拍玄儿的脑袋,笑着言道。

    这城门的守卫越严密,便说明那位卢员外的损失越惨重,也就说明楚仇离的收获越丰盛

    只是不小半个时辰的光景,便见扛着一大包东西的楚仇离鬼头鬼脸的从树林深处探出了脑袋,朝着徐寒远远的招手。

    “小寒,小寒。”大汉一脸兴奋的跑到徐寒跟前,似乎是迫不及待的分享自己的战果,伸手就要去掏袋中的事物。“猜猜我都拿到了什么?”

    “嗯?”徐寒倒也来了兴致,出奇的未有阻拦楚仇离,就连一旁的玄儿与嗷呜也凑了过来,瞪大了自己的眼珠子好奇的看着楚仇离手中的袋子。

    中年大汉脑子里面似乎从来没有卖关子这样的概念,也不遮掩当下便一件一件的将袋子里的事物掏了出来,嘴里还如数家珍一般的说着:“碧玉紫光镯、红木香檀、前朝大家顾长风的字画、青铜葫芦”

    不出十余息的光景,徐寒眼前的地上便已摆满了各色物件,徐寒倒是看不出真假,只是楚仇离混迹江湖多年,虽然有时候做事天马行空,但想来在与钱有关的事情上,他倒是从未含糊过,从他此刻脸上的神情徐寒觉得眼前这些事物,恐怕足够他们舒舒服服走到燕州了。

    “啧啧,这大夏就是不一样,边境一个员外家就这么有钱,要是去到了燕州,啧啧”说着楚仇离便是一阵摩拳擦掌,一副要大干一场的模样。

    见此情景的徐寒却也只能暗暗为大夏那些达官贵人们祈祷了。

    “这不是小兄弟吗?”可就在这时,不远处却忽的响起一道苍老的声音。

    楚仇离本能的收起了地上一摊物件,速度之快,即使徐寒也难以望其项背。

    而徐寒则转头看向那声音传来的方向,却见一位背着大大木箱的老人,正站在小路上朝着徐寒招手,却是昨日给徐寒解了围那位唱戏老人。

    “老先生这是要做什么啊?”徐寒笑着走到了老人的跟前,恭敬的问道。

    “呵呵,这戏嘛我只会唱那一处,自然都四处行走,不然一处人听得腻了也就赚不到银钱了。”老人回应道,而后话锋一转,又言道:“听说黄沙镇昨日出了大案子,那位卢员外家被洗劫一空,今日城门处的守卫格外严格,老朽一早便在那里排队,此刻才终于放行,却不想小兄弟比老朽出来得还早一些。”

    老人说罢此言,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目光却看向楚仇离身后那沉甸甸的袋子。

    做贼心虚的楚仇离皮笑肉不笑的朝着老人招了招手,身子却不露痕迹的移动了一小段距离,挡住了老人的视线。

    徐寒也在那时心头一动,他细细的打量了一番眼前这位老者,甚至试图感知对方的修为,但却一无所谓。故而只能沉下心思,脸上不动声色的问道:“那老先生此行是欲何去呢?”

    “燕州。”老人的脸上依然是一副笑呵呵的神情,似乎对于徐寒与楚仇离的异状并未察觉。

    楚仇离倒是一个直性子,见对方似乎并未在意他盗物之事,便于那时提着那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一大袋子东西扛在肩上,走到了老人的跟前,大大咧咧的言道:“那感情好,我们也要去燕州,这一路正好同行。”

    楚仇离这一点性子与徐寒极为相似,昨日老人解了他们的围,既然老人与他们同路,在楚仇离看来,随行可以照顾一番,很是不错。

    “这可不妥,我这身子骨比不得你们年轻人,若是耽搁了二位的行程,老朽如何担待得起?”老人在那时连连摆手,就要推辞。

    “无碍,耽搁不了多少时日。”徐寒也在那时出言说道。他在探查老人身上并未感觉到任何能量波动之后,也暂时放下了之前升起的戒心。他想着距离那执剑人大会召开还有五个月之久,即使中间耽搁些时日也无伤大雅,而老人既然同路,有了昨日的善举,徐寒自然是没有弃之不顾的道理。

    老人闻言在那时想了想,最后终于还是坦然点头应了下来。

    于是这燕州之行便多出了一位同伴,一行人再次上路,只是无论是徐寒也好,楚仇离也罢都未有注意到的是,老人在那时右手忽的屈指一弹,一道神光便如离弦之箭一般,以一个快得几乎难以捕捉的速度遁入了楚仇离的背后那个布袋之中。

    而他们身后那座渐渐远去的黄沙镇中,寻了一日也未找到那贼人的卢员外失魂落魄的回到家中,正要长叹,却惊喜的发现就在那院落之中,他所丢失的物件正一件不少躺在那里,好似从未离去一般

    在夜色方才到来之时,一行三人终于抵达了悲伤的第三座城池——洪湖城。

    背上带着价值万贯的宝贝,楚仇离的腰板也应了起来,在寻到客栈之后,极为爽快为老人付了房钱,老人虽然执意要自己付钱,但终究没有坳过一脸豪气干云的楚大侠。而楚仇离做完这些方才兴冲冲的拉着徐寒入了房门。

    “你说这老头子也真是的,我看他被这那么大个箱子,害怕他受不住,好心要帮他背一段路,他倒好,还真以为我想要骗他的东西,也不想想楚爷爷背后背的是什么。”入了房门,楚仇离便忍不住嘟囔起来,腹诽着今日路上好心被拒的郁闷事情。

    “好了,你何必与老先生见气,晚些时候寻个黑市把这些东西处理掉,不然背着这么多东西上路也是不妥。”徐寒淡淡言道,对于楚仇离的腹诽不置可否。

    “对对对,这些东西肯定可以买个好价钱。”提到此事,楚仇离瞬间将之前的不快抛诸脑后,他一脸兴奋的言道,伸手便拉开了布袋,想要将里面的事物拿出,嘴里还不住的言道:“今日等我卖了这些东西,咱们就去大吃一顿,嗷呜,你想吃什么?红烧鸡?清蒸鱼?大猪脚?汪汪叫两声,楚叔叔便带你去吃”

    末了,他还不忘调笑一番对于这狼族身份颇为在意的嗷呜。

    只是他的话还未说完,便忽的脸色一变,伸入袋中鼓捣的动作也好似被人施了法术一般,僵在原地。

    “怎么了?”见说得兴起的楚仇离忽然没了声息,徐寒也奇怪得很。

    楚仇离却显然没有理会徐寒的心思,只见他一把提起那布袋,将之倒转过来,然后将带着的事物一股脑的抖了出来。

    砰!

    砰!

    砰!

    伴随着一阵轻响,里面的事物尽数浮现在徐寒的眼前。

    徐寒在那时亦是一愣,眸中顿时浮出不可思议之色。

    之前那些分明还是价值万贯的物件,此刻却尽数变作了一块块大小不一的石头。

    于是,小小的客栈中便于那时响起了中年大汉鬼哭狼叫一般的哀嚎。

    “我的红烧鸡!”

    “我的清蒸鱼!”

    “我的大猪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