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三 袋子不大
    本来就囊中羞涩的徐寒还指望着楚仇离接济一番,此刻听闻楚仇离之言,徐寒顿时脸色一变,声音不觉到了几分:“怎么就没了?”

    “用了呗”似乎也意识到了自己理亏,楚仇离的声音于那时小了几分。

    “那可是八千两银子啊,你是怎么花没的?”徐寒显然不能接受楚仇离这样简单的说辞。

    按照大周的物价,一两银子便是足足六百文钱,而只需两百文钱便可在上好的酒店吃上满满一桌子饭菜,徐寒是如何也想不明白楚仇离是如何在半年时间将这么大笔钱挥霍得一干二净的。

    楚仇离也从徐寒的目光感受到了此事没有他想象中那么好蒙混过关,低着脑袋瓮声瓮气的吐出两个字眼来:“输了”

    “输了”徐寒顿时脑仁一阵发疼,“你不是号称盗圣门传人吗,不是说这赌术对于你来说只是雕虫小技吗?怎么就能输呢?”

    “这个世事无常嘛老马也有失蹄的时候”楚仇离的声音又小了几分。

    徐寒已然无言以对。

    当然他不言语不带便别人也会沉默,譬如那满心准备收房钱的伙计听闻此言顿时收起脸上的笑意,极为不耐烦的言道:“我说你们有钱没钱?没钱就快些滚蛋!”

    大夏虽然如今算得上太平盛世,但即使在昌平的盛世,也决计少不了一些肯蒙拐骗的懒汉,很显然眼前的徐寒与楚仇离在这伙计的眼里已然便是这样的角色,故此出言自是不会太过客气。

    “唉,你这小兄弟怎么说的话的,楚某人像是那没钱的人吗?”楚仇离闻言当下便颇为不忿的言道。

    “好啊,那你便给钱呗。”那小伙计却是白了楚仇离一眼,如此言道。

    身无分文的楚仇离顿时没了脾气,耷拉下了脑袋。

    “没钱就快些走,不要耽搁我做生意。”那伙计见状愈发笃定了自己的猜测,推搡着楚仇离与徐寒二人就要将之赶出房门。

    眼看着徐寒与楚仇离被退出了房门,就要落得一个露宿街头的下场,可那时一支苍老的手却忽的伸了过来。

    “这钱够不够这二位的房前呢?”一道略显苍老的声音也随之响起。

    徐寒一愣,循声望去,却见那客栈的门口一位老人正笑眯眯的看着他们,却是那方才在街边耍皮影戏的老人。此刻他被这一个大大的木箱,手里递出去的正好便是方才徐寒给他的那一两碎银。

    “这当然够了!”那伙计见着了白花花的银子顿时眉开眼笑,方才的不快被他尽数抛诸脑后,连连点头应道。

    “来来来,诸位里面请。”他赶忙将几人迎入房中。

    “对了,小兄弟,我今日早些时候已经定过房间了”老人在那时又言道,似乎是背上的木箱太过沉重的缘故,老人的身子有些佝偻,但眯着的眼睛中所绽放的笑意,却是让人不由心生暖意。

    “在的在的,早就为先生准备好了。”那伙计见老人出手阔绰,可是忙不迭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的应道。

    “谢过先生。”徐寒也在那时朝着老人拱手言道。

    老人闻言却赶忙摆了摆手,言道:“老朽不过跑江湖混口饭吃,当不起先生这个称呼,更何况这钱本就是小兄弟给的,也算是借花献佛,不足言谢。”

    说罢老人便再次看向那位伙计言道:“那老朽便回房了,这多余钱,记得补给这二位兄弟。”

    老人说完这话,便转过了身子,背着他大大的木箱子,慢悠悠的走上了客栈的二楼。徐寒见状倒是有意相送,可对方却摆了摆手,婉拒了徐寒的好意。

    约莫一刻钟之后,徐寒独自坐在床榻上,玄儿悠哉悠哉的躺在一边,蜷缩着身子,嗷呜尚且还未从之前的打击中恢复过来,依然耷拉着脑袋,神情沮丧。

    这时,房门被推开,楚仇离捧着一大袋子钱走了进来,兴冲冲的朝着徐寒言道:“小寒,这是找得零钱,明明该给五百三十文,那小子非说银子的成色不好,只想找我五百文,不过他哪是他楚爷爷的对手,我和理论了许久,不仅让他还了改个三十文,还多找了二十文!”

    楚仇离说罢,还一脸邀功之色的将钱袋递了上来,言道:“你数数,一文不差,足足五百五十文。”

    可徐寒怎么可能给他好脸色?

    他接过钱袋,抬头瞟了楚仇离一眼,随即轻声言道:“楚大哥是准备让我们靠着这五百文钱走到燕州?”

    “这”楚仇离顿时脸色变得极为难看,“这哪能呢”

    徐寒掂量了一番手中的钱袋,看向楚仇离的目光变得揶揄了起来:“那楚大哥准备如何做呢?”

    “要不我去顺点”楚仇离试探性的问道。

    “我说楚大哥,你好歹也是什么盗圣门的传人,怎么就老想着这些歪门邪道呢?”徐寒一脸痛心疾首的言道,似乎对于楚仇离此举极为不耻。

    这可让楚仇离有些费解了,当初在玲珑阁的时候,他可没有少在徐寒的怂恿下干这坑蒙拐骗的勾当,怎么当了一年的天策府府主,就被那些满脑子仁义道德的老家伙给洗脑了?

    “那你说咋办?终归不能让我去买身吧?我虽然年轻时确实有那么几分姿色,也被一些花季少女追逐过,但毕竟这岁月如刀,虽然容貌尚在,但这身子骨早就不复当年了,特别是这腰啊”说到这里的楚仇离又打开了话匣子,喋喋不休起来:“小寒,这老哥就得好生跟你说道说道,这正所谓肾藏精,精藏血,年轻的时候若是太过放纵”

    只是他的长篇大论方才起头,便被徐寒扔来的一个大大的布袋子给生生打断。

    “来的时候我见镇西有几户宅院,修缮得颇为精致,想来是个大户人家”徐寒的声音也在那时响起,他一本正经的言道。

    “嗯?”楚仇离一时未有回过神来,脸色有些茫然。

    徐寒却于那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手脚干净点”

    “嗯,袋子不大,记得挑值钱的东西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