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一章 牵丝戏
    嗷呜在意识到眼前这个中年大汉是比徐寒还可恨的人物之后果断的回归了徐寒的怀抱,他躲在徐寒身后瞪大了自己的双眼注视这眼前的男人。

    徐寒将这些看在眼里,却并不点破,反倒是看向那中年汉子,问道:“楚大哥这些日子在大夏摸清楚了龙隐寺的事情了吗?”

    徐寒一早便定下了来大夏的计划,只是因为体内的血元而耽搁了行程,楚仇离又是一个闲不住的性子,徐寒见他陪在自己身边百无聊赖,索性便让他先来大夏探明一番情况。

    楚仇离倒是一个直肠子,说走便走,徐寒也是方才发现自己没了盘缠这才想起还有楚仇离方才让嗷呜大叫,将之唤来。

    “哎,这大夏比咱们大周还要龙蛇混杂,光是这排得上名号的宗门都是一抓一大把,也难怪咱们老是打不赢人家。虽然都死第一宗门的名号,但这龙隐寺比玲珑阁可强出不少,估摸着整个大周也只有那不问世事的道门青莲观能与之相提并论了。”可惜楚仇离显然没有抓住徐寒的问题的重点,又或者是这些日子一个人闲得太久,张嘴便开始絮絮叨叨的说了起来。

    “什么魔天门、血刀山、焚天谷、落月峡...每一个都足以与咱们的玲珑阁比肩,号称一宗三门十二镇,说的便是这大夏的宗门。”

    “这一宗指得自然是龙隐寺,三门嘛分别是魔天门、极上门、赤霄门,我给你说单是三大宗门,明面上都有那么一两位仙人坐镇。”

    “特别是这魔天门号称天下第一邪宗,和赤霄门可谓水火不容。据说前些日子,魔天门的一位长老带着赤霄门的一位女弟子私奔了,这事可闹得沸沸扬扬,一边说是你家弟子勾引我家长老,一边说是你家长老强掳我家弟子,那闹得可叫一个不可开交,双方差点打起来,最后还是...”

    见楚仇离一脸眉飞色舞大有可以一人说上一整天的趋势,徐寒赶忙出言打断了他:“那个,楚大哥,这些趣事我们稍后再聊,你先给我说说那龙隐寺到底是个什么情况,我们有办法混进去吗?”

    楚仇离似乎也意识到自己的偏题,他撇了撇嘴,故作淡定的言道:“这个啊...”

    “难道楚大哥在这里呆了半年什么都没有弄明白?”徐寒哪还不能明白这大汉的意思,以楚仇离的性子,若是真知道什么恐怕这时早就和盘托出,那还能像这般支支吾吾,语焉不详?

    徐寒顿时觉得有些头大,心里暗道果然不该将希望寄托在这男人的身上。

    “小寒,你这是什么眼神,你觉得楚某人这些日子是只顾花天酒地,没有办正事吗?”楚仇离似乎从徐寒的目光中感受到了什么,在那时高声言道。

    只是那模样缺多少有些底气不足的味道。

    “嗯?”徐寒闻言只是淡淡的看了那楚仇离一眼,并未多言。

    方才还气势汹汹的楚仇离顿时如同被霜打了的茄子一般低下了脑袋,小声嘀咕道:“就算是,我也多少探听到了些消息。”

    那委屈的模样若是落在诸如叶红笺方子鱼这样的美人身上,倒是有几分受气小媳妇的做派,免不了惹来旁人的怜惜,可落在楚仇离这不修边幅的中年汉子身上,却是让人忍俊不禁。

    徐寒白了他一眼,问道:“那你倒是说说是什么消息?”

    “这可就多得去了...”听闻此问的楚仇离顿时来了兴致,“话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说那位魔天门的长老...”

    “重点。”徐寒不耐烦的打断了楚仇离方才开始的口若悬河。

    “......”楚仇离脸上那勃然的兴致,顿时烟消云散,他看着半晌之后又才小心翼翼的问道:“那落月峡的圣女苦恋龙隐寺禅宗方丈...”

    当然,与之前一般,这个故事方才开头,便再次被徐寒打断。

    “所以说,你还是什么都没弄到手对吧?”徐寒问道。

    “......”中年大汉低着脑袋想了想,最后,只能是闷闷的点了点头,言道:“嗯...”

    ......

    时值夜色将尽,徐寒一行人终于是抵达了他们的下一站距离漠烟城百里开外的黄沙镇。

    位于边境的辽州土地贫瘠,少有植被,也真是因为如此,辽州大半土地都被大夏的皇庭作为封地赏赐给了各个有功之臣,这黄沙镇据说便是一位侯爷的封地。不过此地过于贫瘠,那位侯爷也只是将之当做一种荣耀,素来少有管理到后来甚至连税收都一并免除,这无心之举反倒造就了如今黄沙镇中往来不绝的商贩的热闹景象。

    一路行来少见人烟,到了黄沙镇,徐寒觉得好似来到另一个世界一般,里面人来人往好不热闹,若非小了几号,否者这般盛况端是可比长安。

    徐寒虽然心里感叹,但对此兴致却并不大,他还想着如何混入龙隐寺的事情,领着诸人穿过繁华的闹市,就要去寻找一处客栈,以作歇息。

    楚仇离这半年倒也并不是什么都未打探到,至少他弄明白,每过五年,开春三月,龙隐寺便会大开山门,招收客卿。

    这些客卿被龙隐寺或者说被大夏的江湖称之为执剑人。

    龙隐寺作为大夏的国教,又是大夏江湖公认的第一宗门,素来担负着维护江湖稳定的重任,而这一点在受到了大夏朝廷的默认之后,已经是在诸人心中理所应当的事情。

    而作为回报这些执剑人可根据修为的高低,功劳的多少翻看龙隐寺藏经阁中的典籍。

    要知道作为天下仅次于太阴宫的藏书阁,龙隐寺中的典籍几乎包含了天下大半功法,甚至许多诸人闻所未闻的古老秘籍也可在这藏经阁中寻到一二。

    这自然是让天下人趋之若鹜的去处,每到这个时候江湖各地慕名而来的修士可谓云集于此,为的便是加入这个名为执剑人的组织。

    徐寒算了算,明年开春之日便是这盛会开始之时,此去他们还要穿越辽隆二州,以他们的脚程,这样的距离不过一个月出头的光景便可抵达,但毕竟他们人生地不熟,徐寒为确保万一觉得还是快些赶路最为妥当,因此对于这黄沙镇中的热闹景象徐寒并无驻足的意思。

    只是这街道上往来的人群着实太多了一些,作为辽州甚至可能是大夏唯一一个免除税收的城池,黄沙镇中的商贩可谓乐意不绝,行走其中的徐寒一行人多少有些举步维艰的感觉。

    好不容易穿越了最为繁华的街道,来到相对人少上一些街尾,正要去寻找客栈的徐寒忽然发现自己肩上的玄儿与跟在身边的嗷呜不知何时已然不见了。

    “咦,方才还在,怎么转眼就不知道跑哪去了?”一旁的楚仇离也是有些发愣。

    徐寒皱了皱眉头,暗道这两个家伙尽给自己惹事,心里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虽然腹诽,但担心这一狼一猫安危的徐寒却不得不再次转身扎入拥挤的人群,去寻找两个调皮的家伙,楚仇离见状也不好多言,只能是赶忙跟上。

    索性的二人并未走远,就蹲在不远处一个小摊前,嗷呜蹲坐在递上,玄儿蹲在嗷呜的脑袋上,二人都瞪大了自己的眼珠子看向摊贩所在的方向,那眸子中写满的好奇,就好似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一般。

    “你们可真是不省心啊。”寻到二“人”的徐寒走上前去,便想着要好好教育他们一番,可是话才出口,便生生停了下来。

    “西境有狐修成精,双眸含秋嘴含春。”

    “化作人形世间游,巧遇道门一仙人。”

    只听那摊贩所在之处传来一阵隐隐浅唱,却见一位年过花甲老人正坐在那帘布之后,点着蜡烛,他双手飞舞,两道皮影便在那帘布上来回游走,随着他的轻吟浅唱,一道故事缓缓与他嘴里道出。

    “狐儿道人结伴行,三载河山过半程。”

    “青衫道人少年气,懵懂狐妖貌倾城。”

    “相伴数载情意重,一朝月下定终身。”

    老人的声音有些沙哑,似乎并不适合唱弄这般的曲调,但他语调却极为奇异,每每皆能抓住诸人的心弦,而手中的皮影更是活灵活现,让诸人不由自己的便融入了他的讲述之中,以至于徐寒站的这会光景,聚集在这小摊前的来客却是越聚越多。

    而这时,老人的语调忽的变得高亢了起来。

    “南境起风云,魑魅乱盛平!”

    “少年拔剑去,狐儿影相行。”

    “邪魅计诡诞,道人命悬针。”

    “为救心上人,妖女现真身。”

    “天下竟相逐,全抛镇魔恩!”

    “道人剑欲斩,落颈却不忍!”

    “狐儿怀六甲,欲归山林隐。”

    “不想人怒平,却遭天劫愤。”

    唱到此处,那老人忽的停了下来,而喧闹的街道亦在那时安静了下来,似乎都在等待着老人的下文,可半晌也不见老人再次出言。

    “后面怎么样啦?”当下便有耐不住性子的看客问道。

    “是啊,后面呢?好生唱,唱完了爷给赏钱!”

    “对对对,快些唱。”

    有了人带头,人群亦在那时开始催促起来。

    老人却在那时不慌不忙的清了清嗓子,这才继续唱道。

    “百万雷劫至,八千仙人临。”

    “狐儿含愤死,少年负剑隐。”

    “人间百年事,尽作身后名。”

    “故人复黄土,道人霜雪行。”

    “千载弹指间,少年化天人。”

    “莲花池边生,仙人结发引。”

    “少年眸生寒,拂袖退仙人。”

    “一剑向天刺,只问何不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