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九章 嗷呜
    “狼兄,前面便是大夏的边关漠烟城了,我尚且还有要事在身,这便要与玄儿离去了。”徐寒站在山丘上,指了指远处那座隐约能看见轮廓的关隘朝着身旁那比他还高出一个脑袋的巨狼言道。

    “嗷呜!”

    “喵呜!”

    这话出口,身旁一大一小两道黑色身影都在那时发出一声不满的长啸。

    徐寒见状顿时脸露苦笑之色。

    距离狼王“死而复生”已经过去了半个月的光景,徐寒为了以防万一特意多呆了半个月,就是要确定狼王的身体彻底无碍,这才敢放心上路。

    只是却不想这半个月的光景,狼王却把玄儿给彻底“策反”。

    这让徐寒着实有些想不明白,狼王无论是他的卖相还是表现出来的近乎天狩境的实力,都与玄儿又云泥之别,可偏偏这个大家伙在玄儿面前没有丝毫作为狼的尊严,反倒是像极了一只哈巴狗。

    每日只要玄儿一声“喵呜”,这大家伙便一头窜入山林之中,什么山鸡野兔,什么麋鹿肥鱼通通一股脑的送到玄儿的跟前,然后自己就摇着尾巴吐着舌头蹲坐在一旁,安静的看着玄儿享用大餐。到了晚上,还很是贴心想要用舌头为玄儿梳理毛发,不过通常都会因为被玄儿嫌弃而换来一顿暴揍,大家伙却是没有半点敢还手的意思。

    有时候徐寒也会暗暗去想,是不是在妖族的审美观中,玄儿是属于类似于红笺这样的美人?

    不然如何能让狼王如此俯首帖耳,又甘之如饴?

    不过不管如何,享受惯了狼王伺候的玄儿显然不愿意丢下这个无微不至的“仆人”,而狼王呢,似乎也不愿意离开在他眼中“如花似玉”的玄儿,二人如此真切的表达出了自己的意愿,却是让徐寒好生为难。

    他倒是有意成全这对“猫狼恋”,可是

    “不是我不愿意带你,你看你这模样,入了城不出十息光景,便会有大把大把的修士打着降妖除魔的名号把你宰了,回去顿成一锅狼肉羹”徐寒不得不苦口婆心的言道,似乎怕狼王理解不了他的意思,他还伸出手在那时一阵比划,“所以啊,狼兄你就先在这鹿角原好生待着,不要再去打那妖丹的主意,那些人你可招惹不起,等到此间事了,我便与玄儿再回来看你就是了。”

    徐寒觉得嘛,自己这话是说得有理有据,狼王想来也无从反驳。

    “嗷呜!”可谁知这话音一落,狼王却又发出一声高呼。

    “不是,狼兄,我这也是为了你好,你若是”徐寒无奈之下,不得不再次言道,可这次,他的话方才出口,便生生停了下来。

    因为眼前的狼王在那时忽的周身溢出了浓郁的妖气,而他的身形却在那紫色妖气的包裹下不断的缩小,转瞬便化作了寻常家犬大小。

    “这”徐寒看得是目瞪口呆,从未想过狼王还能有这般本事。

    “嗷呜!”可狼王却丝毫没有理会的徐寒的意思,变小之后的它似乎觉得徐寒再也没有理由拒绝他,顿时兴奋了起来,一个劲的围着玄儿撒欢似的跑来跑去,却不想扬起的尘土溅到了玄儿的身上。玄儿那一声油亮的毛发顿时泛黄,这让素来爱干净的玄儿炸了毛。

    “喵呜!”它发出一声尖叫跃上狼王的脑袋便是一阵组合拳招呼过去。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狼王却是没了脾气,耷拉着耳朵一个劲的求饶。

    徐寒苦笑着看着这活宝一般的一狼一猫,扶额言道:“好了好了,别闹了,既然都这样那便一起吧。”

    “喵?”

    “嗷呜?”

    听闻此言的一狼一猫顿时停下了自己的打闹,都瞪大了眼珠子看着徐寒,似乎是觉得这幸福来得太过突然了一点。

    徐寒却在那时蹲下身子,来到了狼王跟前。

    他一本正经的看着狼王,言道:“但话可说好了,那里可是人族的地界,你可不能化出真身,否则咱们就得有大麻烦。”

    徐寒这话可不是危言耸听,人族如今对于妖族的态度可谓又恨又怕,但凡哪里听闻了妖患,便是各方豪杰云集,杀得那妖物屁滚尿流。

    “嗷呜?”狼王歪着脑袋回应道。

    徐寒的脸色顿时变得有些难看,他也不知道狼王究竟听懂没有他说得话,只能硬着头皮继续言道:“还有你得一直跟在我身边,不能给我惹是生非!”

    “嗷呜?”狼王的脑袋依然歪着,但眸中的困惑却是有了愈演愈烈的趋势。

    徐寒觉得脑仁一阵发疼,他忽然有些后悔应下此事,隐隐觉得这两个家伙混在一起指不定会不会给自己找来天大的麻烦。

    不过这既然已经答应了,若是再反悔恐怕玄儿就得对他发飙了,本着破罐破摔的原则,徐寒继续说道。

    “既然要和我们一起,我也不能老是狼兄狼兄的叫你,终归得有个名字吧?”

    “嗷呜呜?”

    狼王眸中的困惑愈发的浓重,甚至有了些不耐烦的味道,或许于他看来眼前这个人类怎么如此婆婆妈妈,喋喋不休。

    可徐寒却丝毫没有被一只狼嫌弃的自觉,他很是苦恼的皱着眉头,“那叫个什么名字好呢?”

    “嗷呜!嗷呜!”狼王开始发表他的抗议。

    “那就叫你嗷呜吧!”徐寒得了灵感,一拍脑门的下了决定,末了还不忘自言自语的说道,“嗷呜嗷呜,听上去就很有气势。”

    似乎是意识到自己被冠上了一个并不好听的名字,狼王有些气愤的大声吼道:“嗷呜!!!”

    “嗯,不用感谢我,都是应该的。”徐寒却是感受不到狼王的不满一般,他一副沉浸在自己在取名字上登峰造极的造诣之中的陶醉模样。“走吧,咱们快些入关吧,去到城里吃些好吃的,让嗷呜兄也见识见识我们人族的美食!”

    说完,徐寒根本不去理会狼王眼中那股发自灵魂的幽怨,便朝着漠烟城的方向迈开了脚步。

    “对了,嗷呜,去到大夏你可不能再这么叫了,容易吓到小孩子。”

    “正所谓干一行爱一行,既然做了狗,就得有狗的样子。”

    “来跟我学,汪汪汪!”

    “嗷呜?嗷呜?”

    “不对不对,是汪汪汪!”

    “嗷呜?嗷呜!”

    “不对”

    “嗷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