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八章 血眸
    呜!

    呜!

    呜!

    玄儿不断用脑袋蹭着狼王已经闭上双眼的身子,嘴里发出呜呜的声响,像是想要将之唤醒。

    但徐寒却很清楚这样的做法只是徒劳。

    狼王虽然还没有死去,但他体内的经脉已经破碎大半,死亡的到来只是时间问题。

    他佝下了身子,想要安抚悲切的玄儿。

    叮。

    可这时,他怀里却忽的有一样事物落出,它落在了地面的石子上发出一声脆响,然后被弹起,落在了狼王的躯体之上。

    “嗯?”徐寒定睛看去,却是那枚从那黑色怪物体内寻到的血色石头。

    他正要去捡,可就在这时,那血色的石头却忽然爆发一道耀眼的血光。

    徐寒对于那黑色怪物本就十分忌惮,留下此物其最初的原因是想要以此为根据,寻找一番关于那些怪物的由来。此刻见其变异,自然是心头一惊,本能的想要阻止。

    可这手方才伸出,却忽的心头一动。

    他发现那红色石头周身的血光正不断的涌入狼王的体内,而随着这样的异变,狼王体内断绝的经脉竟然隐隐有了恢复的迹象。

    徐寒拿捏不准这血色石头的来历,更说不明白这样的修复会不会给狼王带来其他的影响,但本着死马当作活马医的态度,只要又些许希望,徐寒都愿意试上一试,终归情况不会比现在更糟。

    这样想着,徐寒收起了其他的心思,将玄儿唤了回来,目光却是直直的注视着狼王的身体。

    时间缓缓过去。

    天际的乌云忽的散去,月光如银水一般倾洒在狼王的身体之上。

    狼王的躯体在血光与月光的包裹下于那时看上去带着一抹诡异的味道。

    他微弱几近不可闻的呼吸渐渐变得有力,胸膛亦开始起伏,似乎再次有了生机。

    玄儿与徐寒都紧张的注视着狼王,它身体的每一丝变化都让这一人一猫神经紧绷。

    呼!

    忽然,狼王的鼻尖发出一声响亮的呼吸声,他紧闭的双眸豁然睁开,一道明亮的血光于眸中亮起,转瞬又恢复了常态。

    “喵?”玄儿跳下了徐寒的肩膀,小心翼翼的来到了狼王的身侧,似乎想要探查它的状况。

    可就在那时,狼王的身子却豁然站了起来,他似乎同样有些困惑,可在看见眼前那小小的黑色身影时,他巨大的眸子却流露出由衷的兴奋,他再次匍匐下身子围着对方不断的跳跃,尾巴亦左右摇晃,甚至还伸出自己的舌头不断舔舐&bsp;着玄儿。

    只是他的个头着实太大了一些,很快便将玄儿浑身都弄满了黏稠的唾液,见狼王苏醒,玄儿的心情似乎好了许多,少见的未有与他计较此事,反倒是一跃到了狼王的头顶,不断用自己小小的爪子抚摸着狼王的脑袋。

    这样的场面,着实让徐寒很是舒心。

    他对于狼王的死而复生感到由衷的高兴,可目光却在那时瞥见了落在一旁的那块石头上。

    他弯下身子将之捡起放在手心。

    似乎是因为耗光了其中的力量,那血红石头此刻变作了一道晶莹透明的事物,徐寒于月光下细细打量着那事物,眉头再次皱了起来。

    夜色已经深了。

    &n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bsp;  深秋的夜风带着一股彻骨的寒意,长安城的街道上早已行人寥寥,大抵都不愿意在这样的夜风中赶路。

    而溥天宫的未央殿中却依然亮着烛火。

    身着一身甲胄的赵星宇侧眸看了看高台上那道依然在批改奏折的俏丽身影,身为幽州赵王赵褚的侄子,赵星宇的身份自然算得上是高贵,可这一切在那位女子面前,却显得无足轻重。

    自有史以来,史上第一位女帝登基,这自然引来了诸多不满,尤其是在州牧藩王拥兵自重的大周。

    可素来对于朝堂之事漠不关心,甚至隐隐与祝贤颇为交好的赵王赵褚却在第一时间对朝廷释放了自己的善意——让自己的侄子赵星宇领着一万大戟士入京供朝廷驱使,平复内乱。

    对于身在幽州长在幽州赵星宇来说,他对于朝堂这些年来的无作为素有不满,可直到他那一天之后,他却改变了这样的想法。

    那是他来京的第三日,大军被驻扎在长安城外等候派遣,自己则在朝廷准备好的将军府中静候调令。

    他闲来无事,便想随处走走。

    在行至东郊时,却看见一位女子在百姓的簇拥下,为那些乞儿们施粥。

    女孩的模样说不得如何好看,至少在幽州赵星宇大手一挥,便有数不清的这般女子蜂拥而上,可是不知是女孩那脸上始终带着的温润笑意,又或是她即使满头大汗,依然不曾言说一句辛苦的模样,终归,赵星宇在此之后,对于那位女子始终无法忘怀,却又寻之不得。

    直到几日之后,他奉命进宫面圣,这才知晓那位女孩竟然就是当今圣上宇文南景!

    于是他的心底对于朝廷再无半分的芥蒂,更是在平复内乱之后,凭着自己堪堪二十五岁便有的天狩境的修为,成为了皇帝的近卫。

    只是他也明白自己与宇文南景之间的差距究竟是如何的大,只是希望可以这样陪在对方身边,便已然知足。

    “大人。”这时,一位女官打扮模样的女子走到了赵星宇的身旁,在他耳畔轻声言道。

    “唔。”听完此言的赵星宇点了点头,便迈步走入了殿中。

    “陛下,天策府叶红笺求见。”他于那时低头拱手言道。

    “嗯?让她进来吧。”台上传来女子温软的声音,赵星宇低着脑袋应了声是,却不敢仰头去看。似乎哪怕只是看上一眼,于赵星宇来说便是亵渎。

    他正要退下,可台上的女子却像又想到了什么,又在那时说道:“你们都退下吧。”

    “可”赵星宇一愣,正觉不妥,但又想到这位女子与那天策府的叶红笺之间的关系,顿时将到了嘴边的话收了回去,身子缓缓退下。

    秦可卿并不喜欢宇文南景这个名字,同样也不喜欢作为大周女帝这样的身份。

    相比之下,她更喜欢以前的生活。

    作为秦可卿,作为徐寒身旁的一员。

    可却有很多人告诉,只有她坐上皇帝的位置,这世上才不会有流离的百姓,才不会有饿死的饥民。秦可卿不懂这是什么道理,可所有人都重复着这句话。

    所以她没得选择,只能顺从。

    但她终究开心不起来,因为徐寒死了。

    怎么死的,诸人却对此讳莫如深,又含糊其辞。

    她怎能甘心?

    未央宫的大殿忽的被推开,一身红衣的女子迈步而入,于殿前跪下,高呼道:“臣叶红笺,拜见陛下。”<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br />

    “师姐,你快些起来吧。”秦可卿赶忙快步走下了高台,扶起了跪下的红衣女子,如此言道。

    她素来受不了这样的繁文缛节,尤其是在见到之前与她亲近的人如此,她便觉得愈发不适。

    “如今陛下身为大周天子,这些礼节理应如此,不可落外人话柄。”站起身子的叶红笺笑着言道,她还是那俏丽的模样,只是眉宇间却藏着一抹说不清道不明的疲惫。

    这样的对话二人之间已经进行了不知多少次,秦可卿有些无奈,却也不打算再在此事上多做纠缠,拉着叶红笺便问道:“师姐此行可还顺利?”

    “嗯,充州泗水关外的蛮子们还算安稳,只是小打小闹,年年如此,你也不必介怀。”叶红笺笑着回应道。

    说完这话,二人之间便陷入了沉默。

    徐寒不在了,她们一人坐上皇位,一人成为天策府的府主,二人可谓如今的大周最有权柄的那么几个人之一,可是二人之间却少了某种东西,这种东西,让她们之间不复往日。

    “师姐”而在许久的沉默之后,秦可卿出言打破了这份静默。

    叶红笺抬头看向秦可卿,正要回应,可秦可卿的声音却在那时再次响起。

    秦可卿在那时望向叶红笺,语调忽的变得有些低沉,她如是问道:“你听说过龙蛇双生之法吗?”

    “嗯?”听闻此言的叶红笺脸色一变,不止是因为秦可卿嘴里说出的这个辞藻,更因为那般阴寒的语气在叶红笺的记忆里是从未在秦可卿的嘴里出现过。

    亦不知是否是自己的错觉,叶红笺隐隐在那时发现秦可卿的双眸之中,似乎有那么一道血光一闪而逝。

    “你听说过对吧?”秦可卿从叶红笺那般剧烈的反应寻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

    她的殷红的嘴角上扬,勾起了一抹锋利的弧度。

    “太多人见过那个场面了,纸是保不住火的。”秦可卿盈盈言道,眸中的光芒渐渐冷了下来。

    叶红笺的心思愈发的深沉,数万天策军,还有长夜司祝贤带来的诸多江湖人士都见过那一幕,这件事情自然不可能永远的瞒下去,她知道迟早秦可卿会知道真相,她真正忧心的是此刻秦可卿的反应与她预想中差得太多。

    没有伤心欲绝的眼泪,没有悲愤不已的自责。

    有的只是近乎疯狂的平静,近乎理智的淡漠。

    这与她知道的秦可卿终究差了太多,这让她很不安。

    “嗯。”叶红笺点了点头,目光却死死的看着眼前的女孩,隐隐觉得她有些陌生。

    “所以是他们害死了徐公子,对吗?”女孩再次问道。

    “徐寒没有死。”不知出于怎样的心理,叶红笺在微微犹豫之后,还是将实情告诉了秦可卿。她觉得这么做或许能让女孩感到好受一些,“但是这并不能让他们知道,否则对小寒很危险。”

    出乎预料的是,秦可卿只用了数息的时间便消化掉了这样的消息。

    她脸上笑意更甚,却没了往日那让人如沐春风的味道,反倒带着些许阴森之感。

    “我懂,他们还不打算放过徐公子。”

    “没关系的。”

    “我会帮他,帮他把这些坏人都杀掉。”

    女孩笑着言道,语调轻松得就好似在说一件无关紧要的小事,而眸中却在那时再次燃起了可怖的血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