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七章 生死自择
    鹿角原出了妖物,许多来往的行脚商人都在夜色中看见了那满地爬行黑色蛇蝎,更有甚者信誓旦旦的说着曾见过一尊三丈开外的黑色怪物,各种传言在行脚商人间闹得沸沸扬扬,大多数人都选择在这时歇业,暂时收起了再穿越鹿角原的心思。

    曾经繁忙无比的鹿角原,在这几日真的化作了荒原,廖无人烟。

    时值九月,鹿角原上秋风萧瑟。

    夜里却有一处篝火,成了这漆黑的荒原上唯一的光亮。

    徐寒皱着眉头看着眼前这尊巨大的身影,他匍匐在地上,耳朵耷拉,巨大的头颅上写满疲倦,身子也在轻微的颤抖,即使徐寒将火堆的火烧到最旺,也似乎无法驱赶掉这巨大身影周身的寒意。

    玄儿卧在他的身侧,似乎试图以此将自己的体温传递给对方,可这样的做法同样收效甚微。

    距离击败那黑色怪物已经有五日的光景,按计划徐寒这时应该去往大夏,寻找进入龙隐寺的办法,可是狼王的伤势却一天差过一天,徐寒无论如何也无法安心离去。

    徐寒确实与夫子学过半年医术,在玲珑阁时也研习过不少医术典籍,但这些都是针对人类的办法,而巨狼却不一样,他是妖族,且造成他如今这般状况并非因为那几处外伤,而是那黑色怪物的黑气侵入之后所造成内伤。

    妖族的经脉与人族天差地别,徐寒不敢妄动,害怕弄巧成拙。

    一脸五日过去,可狼王的情况似乎并未有丝毫好转的趋势,反倒气息愈来愈虚弱。

    想到这里的徐寒,走到了狼王的身旁,它着实生得太过巨大了一些,即使趴在地上,头颅也到了徐寒的小腹处。

    “喵?”玄儿站起了身子,朝徐寒唤道,语调之中不乏焦虑之意。

    “狼兄,你的状况很不乐观,徐某想,与其坐等一死,不若让徐某试一试,总好过什么都不做。”徐寒伸手抚摸着狼王巨大的头颅,轻声言道。

    他觉得以对方的灵智或多或少能听到一些他的话。

    “嗷呜。”狼王确实没有让徐寒失望,在那时嘴里发出一声轻到极致的嚎叫,脑袋也微不可察上下晃动了一番,显然是同意了徐寒的话。

    得到首肯的徐寒深吸了一口气,双眸缓缓闭上,开始细细感应狼王体内的状况。

    不得不说,那是让人触目惊心的情形。

    狼王体内的经脉被一些宛如毒蛇一般的黑色力量所盘踞,不断侵蚀着他的经脉,但凡那些黑色力量过境之处,狼王的经脉便会被腐蚀成与其一般的黑色,此时那些黑色力量已经侵蚀了狼王过半的经脉,而随着时间的推移,这样的腐蚀还在继续扩张。

    见此状的徐寒眉头深皱,他很清楚的知道想要救狼王只有一个办法便是清楚那股诡异的黑色力量。

    可在此之前他便尝试了用体内的剑意深入狼王的体内,可是得到的效果却不尽如人意。

    剑意确实可以对抗那股黑色的力量,可是却需要耗费极大的精力,更可怕的时,随着剑意与黑色力量的争斗,对狼王经脉所造成的伤害也极为巨大...

    可现在,狼王体内的状况着实太过糟糕,如此下去也不过一死,徐寒在那时又看了狼王一眼,终是咬了咬牙,再次运集起体内的剑意,涌入狼王的体内。

    这一场无声的大战。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不过数十息的光景过去,徐寒的头上便已是满头大汗,而狼王身子的颤抖却是愈发的剧烈。

    这一次,徐寒做得足够小心翼翼,尽可能用剑意包裹住狼王的经脉,争取对他的伤害降到最低,可却是收效甚微。

    那些黑色力量已经与狼王的经脉连成一体,不分彼此,想要不伤及狼王的经脉又清楚这些黑气,最好的办法便是将之想从经脉是剥离出来,只是这黑色力量既不是真元,也不是妖气,徐寒闻所未闻,却是想不到什么办法能够做到这一点。

    徐寒意识到如此下去,即使消除那些黑气,狼王也会因为经脉破碎而死,他不免再次迟疑了起来。

    “嗷呜!”可狼王似乎感受到了这一点,他发出一声怒吼,大大的眸子死死的盯着徐寒。

    徐寒一愣,他当然听不懂狼王的话,可是他却从那双眸子感受到了一些东西。

    是愤怒,也是催促。

    是决然,也是尊严。

    万物有灵,人也好,妖也罢,又或者只是一只蚍蜉,都渴望活着,而除此之外,比之更重要的有尊严的活着。

    亦如眼前的狼王,他有自己的灵智,他当然知道徐寒再做下去等待的是什么,可他依然选择继续。

    它宁愿因经脉破开而死,也不愿被那黑色的力量慢慢腐蚀掉自己的生机。

    这当然是一份有些偏激的逻辑。

    但徐寒却选择尊重这样的逻辑。

    与他看来生与死都是生灵自己的权利,他追逐着这份权利,也理应捍卫这样的权利。

    所以他在那时点了点头。

    “我知道了,狼兄。”

    于是剑意再次自他体内涌出,奔向狼王的体内。

    这一次徐寒做得极为决然,他不断用剑意切割着那些黑色力量,但身子却忍不住颤抖。

    因为他知道,每一道黑色力量的湮灭,便意味着狼王的一道经脉破碎。

    每一次的剑意施展都意味着狼王离死亡更近了一步。

    可是,狼王的目光里却没有恐惧与挣扎,只有平静与安详。

    鹿角原的夜风呼呼作响,篝火在风中凌乱,却固执的燃烧,不曾熄灭。

    玄儿的嘴里发出呜呜的悲鸣,它伸出自己的爪子轻轻放在狼王巨大的头颅上,似乎是在安抚对方。

    狼王的眼睛疲倦的半眯着,此刻似乎睁开双眼这样简单的事情,对于它来说都极为困难。

    他伸出了自己巨大的舌头,似乎想要舔舐玄儿。

    这一次,玄儿没有躲开,它任由狼王巨大的舌头上的粘液侵染了它一身。

    在做完了这一切之后,狼王似乎心满意足。

    他的眼睛缓缓闭上,鼻孔中的气息从微弱渐渐化作虚无。

    徐寒看着这一幕,心头说不出究竟是何滋味。

    万物生于世,行于世,奔波于世。

    喜乐有之,苦难有之。

    而最后,若能自择生死...

    或许便是幸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