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六章 唯一的东西
    剑光如银河倒灌一般,冲入了那黑色怪物胸膛处的豁口。

    黑色怪物的身子于那时一震,他摁在徐寒剑上的刀刃,开始颤抖,落于上面的力道也渐渐褪去。

    他血红色的眸子中闪着恐惧与不可置信的神采,脑袋缓缓低下,看向自己的胸口。

    那里被剑光轰出了一道巨大的破口,宛如岩浆一般的黏稠液体自里面倾落,顺着他的身躯,最后落到了地面,这一次那些岩浆却并未再次化为蝎虫,而是像是被冷水浇灌过了一般,渐渐熄灭化为了黑色的事物,凝固在了一起。

    “怎么可...”那黑色怪物喃喃自语道,只是话还未有说完,他眸中的血光就在那时忽的熄灭,整个身子亦那一刻化为了一尊漆黑的雕塑,再无任何生机。

    “这...”徐寒未有想到这个如何都杀不死的怪物,就这样被他击败,这多少有些出乎他的预料。

    但下一刻,那已经化为雕像的黑色怪物却忽的发出一声巨响,他黑色的身躯便在那时轰然炸开。他身躯化为了黑色石头四分五裂,玄儿倒是速度敏捷一个闪身便躲了开来,徐寒却没那么幸运,他的身后还有失去了行动力的狼王,他不得不咬着牙唤出体内剑意,将飞来的石块尽数搅碎,这才算躲过这一劫。

    徐寒心有余悸的收剑归鞘,他看了看周围那散落一地的碎石,这才算是真正放下心来,正要起身去查看身后狼王的赏识。

    “喵!”化为寻常大小的玄儿却发出一声高呼,跃入了他的怀中。

    “没事了。”徐寒安抚着玄儿,却忽的发现玄儿的嘴里正含着一块红色的石头。

    “这是什么?”徐寒从玄儿嘴里拿出那石头,放于眼前细细端详,却发现这块所谓的石头,通体晶莹,于朝阳下闪着妖异的光芒,隐隐间似乎还透露出淡淡的能量波动。

    “是从那怪物体内找到的吗?”徐寒问道。

    “喵?”玄儿却歪着脑袋,不明所以。

    ......

    陈国金陵城。

    在鏖战数月之后,夏国的兵终于退了。

    忧心忡忡的度过了半年光景的陈国百姓总算是松了一口气,百姓们对于那位蒙王爷可谓交口称赞,今日便是蒙克归朝之日,金陵城中的百姓自发的早早便在城门口摆好了队伍,准备迎接那位救百姓于水火的蒙王爷。

    “怎么还不死心?”坐在茶摊旁的紫眸少女看了看这低着脑袋饮茶的方子鱼,没好气的问道。

    她并不喜欢剑陵,更不喜欢那个叫蒙梁的家伙。但心底却还是免不了为那个蠢货抱不平,为了救方子鱼,那家伙可为不留余地,不仅答应了去南荒守陵,更是让她对于此事只字不提,为的只是不想让方子鱼心生愧疚。

    “哎,剑陵这地方,怎么都是这样的蠢蛋。”想到这里,紫瞳少女忍不住在心里叹了口气。

    方子鱼闻言终于是抬起了头,“今日蒙克归朝,陈玄机一定会出来迎接,我要亲口问一问他,否则我无法甘心。”

    “人家都立了皇后,贵为一国之君,怎么会看上你?”或许是因为想到蒙梁的缘故,又或许是紫眸少女素来如此,此刻她话里的语气,多少有些尖酸刻薄的味道。

    听闻此言的方子鱼俏丽的脸蛋上不免多出了一丝落寞的味道。

    她的脑袋又于那时低了下来,手指却死死的抓住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眼前的茶杯,喃喃自语道:“我不信他会如此对我,我不信...”

    “哼,满脑子都是陈玄机,蒙梁呢?怎么就忘了?”紫眸少女见她如此,顿时心头便有些不满,忍不住言道。

    “姓蒙的不是在剑陵养伤吗?”方子鱼有些奇怪的看向紫眸少女,颇为不解道。

    “哼,养伤,剑陵那地方...”紫眸少女冷笑一声,就要说些什么。

    啪啦!

    可那时城头却传来一阵鞭炮声,伴随着的还有百姓们山呼海啸一般的高呼:“欢迎王爷凯旋!”

    “蒙王爷好!”

    “谢谢蒙王爷!”

    紫眸少女的话被打断,而方子鱼也在那时侧头看向了城门方向,只见一群身着甲胄的士卒从城门方向步入繁华的金陵城中,他们器宇轩昂,行走间气机流转,凝儿不散,一眼看去便知是不同凡响的百战之师。而为首的一人坐于一匹红色大马之上,年纪四十岁上下,剑眉星目,脸上轮廓犹如刀削一般,隐约可见的是与蒙梁却有几分神似。

    不用想,方子鱼也猜到了此人便是近日里被金陵城百姓们传得神乎其神的那位陈国王爷蒙克!

    从此刻这些百姓们那脸上发自真心的笑意,以及他们端上的各色食物,不难看出这位蒙王爷在陈国是如何的得民心。

    “圣上到!”这时身后忽的响起一道奸细的嗓音,那些围着蒙梁高声祝贺的人群,纷然推开,而方子鱼的身子也是一震,赶忙转头朝着身后望去。

    紫眸少女带着她来到金陵城已有数月光景,可是如今的陈玄机可不再是当年那个玲珑阁的大师兄,深居长乐宫中的皇帝哪是她方子鱼想见就能见的?

    在盘恒数月之后,终于是让她等到了蒙克归朝,陈玄机亲自迎接的机会。

    她本以为这时她应该很开心,终于可以见到那个姓陈的笨蛋,可事实上,她在这时心底却生出一种恐惧,一种想要扭头离开的恐惧。

    灵珑阁早已回不去了,前些日子传来的消息,徐寒也已经死了,就连蒙梁也消失不见。

    她不知道自己能去哪里,该去哪里。

    若是陈玄机也不要她,若是这一切并非是他有什么苦衷,那她该如何活下去。

    这并非方子鱼懦弱。

    只是她的前半生过得着实太过舒适了一些,不管何种境地总是有人愿意为她遮风挡雨。

    而现在这些人都不在了,她免不了不适,免不了迷惘。

    这是成长必须的阵痛,于每个人都是如此。

    只有撕开某些人为你构造的天堂,见识过世界的残忍,你才会有勇气去面对真实的世界。

    所以,方子鱼终究没有逃跑,她站起了身子,将腰身挺得笔直,她想要他能够在第一时间看到她,给她一个拥抱,或是一记响亮的耳光。

    这样,她才能从这数年的美梦中惊醒过来。

    ......

    远处,皇帝的队伍终于缓缓走来。

    百人开外的护卫,鎏金的马车,锦绣制成的旗帜,都无一开外的展示着作为陈国君主的威严。

    若是放到以往,方子鱼怎么也得仰头挺胸的来上一句:“我家姓陈的笨蛋就是厉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害。”

    可现在,她却是如何也说不出这样的话来。

    因为那龙御之上不仅有她心心念念的陈玄机,亦有一位生得貌美如花,头戴凤冠身着羽衣的女子。二人的神态亲密,眉目传情,可谓羡煞旁人。

    方子鱼的身子开始颤抖。

    这样的景象她当然有所预料,只是当它出现在自己眼前时,她还是忍不住的心颤。

    按照计划,她应该在这个时候大声呼喊,让他看到她,让他告诉自己为什么会这样。

    可她却在这时,失去了最后一点勇气。

    她愣愣的看着那载着二人的马车从自己的身旁经过,喉咙里却像是被灌入了铁水,发不出半点的声音。

    而于那时,享受着百姓欢呼的陈玄机,却忽的转过了脑袋,他笑眯眯的朝着百姓挥手,目光却不经意间看见了人群中的方子鱼。

    “陈...”那久未的对视,让方子鱼生出了些许勇气,她张开嘴就要朝着对方说些什么。

    可陈玄机的目光却只是在她的身上做了不到一息的停顿,下一刻他便转过了脑袋,继续向着人群挥手,脸上的灿烂笑意,好似从未看见方子鱼一般。

    但方子鱼却知道,他确实看见了她。

    “陛下,那是谁啊?”

    “嗯?不认识,只是寻常百姓吧。”而远去马车上传来的对话也很好的证实了这一点。

    方子鱼的脑袋一阵轰鸣,她呆呆立在了原地。

    “怎么样?满意吗?”目睹了这一切紫眸少女,走上前来幽幽言道。

    答应蒙梁陪着方子鱼的紫眸少女并不喜欢太喜欢这个女孩,于她眼中,方子鱼着实太过懦弱,也太过天真了一些。

    她以为以方子鱼的性子此刻应该会嚎嚎大哭一场,可不想的是,方子鱼在听闻此言之后,脸上却忽的露出了一抹笑意。

    “谢谢你,陪了我这么久。”方子鱼如此言道,脑袋在那时一转,看向紫眸少女。

    也不知是她反应出乎了紫眸少女的预料,还是她的语调太过诚恳,紫眸少女竟是在那时一愣,并未第一时间给予她回应。

    “前辈,你愿意再帮我一个忙吗?”方子鱼却并不理会紫眸少女的异样,再次问道。

    “什么?”

    “我想变强。”

    “嗯?”

    “我想变得很强,可以保护所有人,而不是一次次被他们保护。”

    “我想重振玲珑阁,我想替姓徐的报仇,想去将姓蒙的从剑陵就出来...”

    “这是我欠他们的。”女孩直直的看着紫眸少女,一字一句的言道。

    紫眸少女又是一愣,她忽的醒悟了过来,或许从一开始眼前的女孩就明白了,蒙梁为她做的一切,也知晓关于长安发生的事情的一些端倪。

    她只是不愿意面对。

    而现在,世界终于清晰的呈现在了她的面前,她退无可退,只能孤身向前。

    “这很困难,你需要拥有足够的觉悟。”

    “那正是我现在唯一的东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