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三章 变异
    自从长安之事过去之后,徐寒在大周待了足足有半年的光景。

    这半年他做的事情的不多,但每一件对他来说都极为重要。

    刑天剑被司空白夺走,他与刑天剑心血相连,每一次司空白动用此剑,都会对他的身体造成不小的负荷,徐寒这些日子做的第一件事情,便是用体内的剑意将那枚血元移除体外,不过最后却发现,那血元已经与他连成一体,将之移除只会带来更大的后患,不得已之下,徐寒只能暂时以剑意将之封印。

    而随着那道血元被封印,他体内的九道真元,便只余下天地人三元、四枚剑元,加之一枚妖元,总共八道真元。

    这相比于寻常修士已是强出不知多少倍,但坏就坏在,他早已破开了三元境,来到了第四境通幽境。

    就好比万丈高楼,再上一层未有搭好之前,下面如何摆设都是自己说了算,可若是上一层已经铸好,拆了其中一道立柱,那必然是大楼摇摇欲坠。

    眼看着自己的修为便要下跌,徐寒思来想去,却忽然在自己体内寻到了那一日,那位踏星而来的男人留在之力体内的那道星光。本着死马当作活马医的态度,徐寒尝试着将那道星光炼化成了自己的第九道真元——星元。

    却不想机缘巧合之下,此举异常的顺利。

    再次恢复九元的他不仅根基稳固,更是一具破开了幽门,通幽境大成,只要再向前迈出一步,便可抵达第五境天狩境。

    而他得到的好处还远不止这些。

    须知他的肉身修为达到第四境紫霄境后,便难有进寸,即使在得到完整的《修罗诀》后也因为肉身修炼的巨大难度而让他长久未有进寸。可这星元注入体内之后,他赫然发现他竟然可以通过吸收星光淬炼肉身,其速度比起之前的修罗诀快出不止一筹,这半年光景,许久未有松动的紫霄境肉身修为也有了十足的长进,似乎离第五境龙象境已然不远。

    而之后徐寒更是潜心研究了一番那位男人赠给他的这把不知名的长剑,足足四个月的光景,他也只是发现这般漆黑的长剑极为与众不同,只要催动剑意便可唤出足足三千道剑影,无论是御敌杀敌都可谓强悍无匹。

    也正因为如此,在面对这些太阴宫来的诡异儒生之时,徐寒也才有了那么些许一战之力。

    只是,催动足足三千道剑影,对于通幽境的徐寒来说依然是不消消耗。

    徐寒双手持剑,以扛鼎之势对上了那道巨大黑暗手掌。

    三千道剑影犹如利箭一般不断的朝着二者触碰之处绵绵不绝的轰来。

    这样的僵持持续了近百息的光景,终于伴随着一声巨大的轰鸣,那漫天黑气终是承受不住徐寒狂暴的轰击,彻底散去。

    呼!

    呼!

    一番对拼之后,徐寒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手中的长剑剑芒黯淡,而那些漫天的剑影也于那时因为失去了徐寒剑意的支持而尽数归入剑中。

    而那些黑袍儒生的脸色同样亦不好看,却不仅因为方才那一次对拼消耗掉的巨大的内力,更是因为在这对峙的百来息光景之后,刘笙等人早已不知了踪迹,想要在追上他们恐怕又得花费不知多少精力。

    理所当然他们将这样麻烦归咎于徐寒身上。

    “你很不同,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你对于我们算得上是意外之喜,甚至意义可能还要大于那个半妖,既然你要替他挡下这麻烦,那你就得做好相应的觉悟。”为首的儒生阴沉着脸色看着徐寒,嘴角渐渐勾起了一抹狞笑。

    徐寒能够躲开《天易》之法的算计,那么想来身上必然有着某些特意之处,而至于是什么,他不得而知,但也正是因为如此,他对于太阴宫来说或许算得上一个很有价值的事物。至少在他看来,将徐寒带回太阴宫,应当能够弥补放走了刘笙的过错。

    这样想着,漫天的黑气再次自他们的体内涌出,朝着天际汇集。

    星光与月光再次被遮蔽,鹿角原中这一方小小的天地随即陷入了黑暗。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身处如此境地的徐寒双眸一眯,手中长剑之中剑芒在此亮起。

    他几乎是在同一时间脚尖点地,直直朝着诸人杀去。

    他意识到这些儒生所唤出的黑气似乎与鹿先生等人所激发的浩然正气有着异曲同工之妙,只能以气御敌,而本身却并无太多战力。

    有道是擒贼先擒王,很显然想要破开此局,最好的办法便是拿这些儒生下手。

    徐寒想着这些便再次催动其体内所剩无几的剑意,三千道剑影与那时再次自漆黑长剑的剑身上纷涌而出,犹如护卫一般萦绕在徐寒周身。

    他的目光决然,速度快到了极致,转瞬便杀到了那些儒生的跟前。

    可是面对如此气势汹汹的徐寒,那些儒生的脸上并未露出半分的惊恐之色,反倒是手中的结印催动起那漫天黑气封死了徐寒的退路。

    徐寒隐隐意识到了不妙,可若是回身,以他现在的状况想要破开那黑气的围剿并非易事,与其如此,倒不如放手一搏。

    于是,徐寒周身的剑意愈发的汹涌。

    那三千道剑意亦于那时发出阵阵高亢的长鸣,他们旋转着围绕着徐寒,化为了一道以黑色神剑为锋芒的巨大螺旋状事物。

    噗!

    只听一声轻响,徐寒的剑锋直直刺入了为首那位儒生的身体。

    并没有想象中的反击或是强大的阻碍,他的剑极其轻易的便做到了这一点。

    “哼,找死。”那儒生犹如鬼魅一般阴测测的看了徐寒一眼,发出这样一声狞笑,然后他的身子便在那时犹如气囊一般炸开,周遭的诸多儒生亦是如此,他们就这样在徐寒面前一个接着一个化为一道道黑色的气息,至于他们身上的白袍则尽数洒落在地。

    “这!”饶是见识过诸多诡异场面的徐寒也免不了在这时心头一震。

    但接下来,那些黑气与之前儒生们唤出的黑气汇合到了一起,然后翻涌着凝聚起来,转瞬便化为了一尊高约三丈开外的巨大黑色人形怪物。

    它生的一双猩红色的双眸,漆黑的骨骼暴露在外,其下的血肉宛如岩浆一般不断在体内翻涌,时不时从中落出炙热液体,落地之后一阵蠕动便化为一只只外表焦黑的毒蛇、蝎虫,密密麻麻的盘踞在那巨大怪物身侧。

    “区区凡人也想伤我!”那巨大的怪物如此言道,一只手豁然伸出,手臂于那时不断的伸长,宛如触手一般朝着徐寒飞射而来。

    感受到这一击之中所蕴含的庞大威力,徐寒不敢托大,身子一跃,看看避过这诡异一击。

    轰!

    只听一声巨响,方才徐寒所站的位置依然被怪物的手臂轰开了一道巨大的沟壑,那手臂上似乎携带这巨大的热量,那被轰开的沟壑四周不断变得焦黑,甚至塌陷。

    徐寒看得胆战心惊。

    他不敢恋战,于那时再一次咬牙祭出了那三千道剑影,口中大喝道:“剑如瀑!”

    顿时三千道闪着金光剑影,再次呼啸着飞向那怪物的面门。

    金色的剑影击打在怪物的身上,不断的爆出阵阵火光,却无法破开那怪物坚硬的躯体,但却可以稍稍延缓他再次反动进攻的步伐。

    而这对于徐寒来说便已经足够了。

    “玄儿!”他再次发出一声高呼,手中的长剑归鞘,看不看那怪物一眼,便转身朝着反方向跑去。

    “喵!”

    躲在不知何处的玄儿身子于那时跃出,它亦高呼一声,但“喵”的尾音还未结束,便化为了一声绵长的怒吼。

    “吼!”它细小的身躯跃到了徐寒的身侧,一道紫光将其包裹,待到它落地之时依然化为了一头三尺高的黑豹。

    徐寒对此并不惊讶,翻身一跃便落在了它的身上。

    “快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